郭飞雄狱中再受辱继续绝食 家人恐其体力不支吁外界调查(RFA张敏)

2016-06-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郭飞雄隔纱网见律师。(律师提供)
郭飞雄隔纱网见律师。(律师提供)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6,06,18)
*郭飞雄狱中绝食抗议进入第四十天,狱方强行灌液体维持其生命*
在前面节目中报道了现在中国广东阳春监狱服刑的维权人士郭飞雄(杨茂东)从5月9日开始绝食,抗议监狱强行作肛检,并被威胁要录制视频上网。郭飞雄要求中国政府改善狱中政治犯待遇,在全国监狱取消电刑,并要求中国政府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到本集节目第一次播出时,郭飞雄绝食已进入第40天,现在狱方强行灌液体维持其生命。

*杨茂平:家人担心郭飞雄体力不支,我收到张青写给郭飞雄希望他停止绝食的信*

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和妻子张青因担心郭飞雄身体支持不住,希望他停止绝食,为此在作努力。
请听6月16日杨茂平接受我采访的一段录音。
杨茂平:“一个月来,我一直在……各方面都找,在跟政府内部沟通,每一个环节都特别缓慢。到了6月5日,广东这边他们去找到我们医院(杨茂平工作的医院),跟我谈‘只要杨茂东能停止绝食,其它问题慢慢解决’。我当时身体也不好,就叫我大弟弟、杨茂东的哥哥到监狱看杨茂东。他哥哥返回,有些东西当时不让我们说,我们就没说,就是杨茂东这样一个 1.72米男子只有105斤了。
当时我非常心疼,更加着急。我说‘张青,你赶快给他写封信吧’,张青也在写信。我拿到信后痛哭,张青那信也特叫我感动,我觉得他们这一家人好不容易!”

*杨茂平:6月13日,我去阳春监狱,狱方不准我会见杨茂东,我把张青信交给监狱*

杨茂平:“张青的信用照片形式发给我,我打印出来,同时又用Word打了一张,给我们当地国保。我说‘你看,我拿着这个信去劝杨茂东。当时是端午节,正在放假,我急不可待,一上班就给我们医院请假,医院也同意我去。
但是我到了监狱,监狱说不准我见。这是6月13日上午11:00,说‘杨茂全6月7日见了,家属每个月只能见一次’。我说‘杨茂东今天是在绝食30多天的情况下呀,我们要叫他停止绝食啊。这种特殊情况,不行吗?’
他说‘这是法律规定的,只能见一次’。
我说‘法律规定,法律也是要有人性吧’。
他们中间有个胖子出来,说‘我纠正你啊,法律是没有人性的’,不允许我见。    
我说‘你们把信件今天下午给杨茂东看’”。

*杨茂平:6月14日,狱方不准见杨茂东,我在门前静坐8小时,近四十个警察围着*
杨茂平:“我6月14日去了。狱政科科长接待了我,他说‘不准见’。
我说‘你说最后一句话,是肯定不能让我见吗?’
他说,肯定不能见让我见。我就朝外面走,一边走,一边给我们当地国保打电话,希望他们来沟通,叫我见一面。
我同时又给广东省监狱局……有个女士给我留有电话,我给她打电话。我说‘杨茂东绝食30多天了,我现在要带着他妻子的信件来见他,他们不让见’。她说‘向领导汇报’。
我又同时给广州国保发短信。等到11:50的时候,这三个方面也没有给我回信息。
这时,狱政科长拿着我递交希望给杨茂东的那本书,朋霍费尔的《狱中书简》,是纳粹监狱一个囚徒写的书。这边监狱说‘你这本书不可以给杨茂东看。我也不能叫你会见’,就这样两句话。
我还是忍着怒气,给我们当地国保打电话。我说‘关处长,你已经尽力了,但是可能他们仍然不会让我见。我不会再承诺我不再跟什么境外的媒体……那个了’。
放下电话,我就叫跟我同行的一个网友,说‘来给我照张相吧,我要正式向全世界宣布,我在这儿静坐’。
这个女士正在给我照相时,就有将近40个警察围着我,他们说广东话,我听不懂。他们抢她的手机。
当时有一个小伙子冲过来,抢我的手机。我说‘谁敢抢我的手机?’我把手机夺过来。这时至少有三部摄像机对着我摄像,当时我情绪很激动,赶快给张青拨打电话,整个从头到尾经过都跟她说了。
张青说‘那怎么办呢?’

我给张磊律师打电话,给李金星律师打电话。
李金星律师说‘向微博发消息,向微信发消息’。
因为他们把我的微博群和朋友圈全给我封了,我只能在一个小的朋友群里……说‘朋友们!我现在遇到什么事……’我就把那些相片全都发上去了。
静坐到下午5:00,阳春监狱办公室主任过来,他说‘杨女士,你一定要见杨茂东?’
我说‘是的’。
他说‘你觉得见到杨茂东一定有用,那我们回去研究一下,你明天再来’。
这样我就结束了当天的静坐,一共静坐了8小时,我回到宾馆。

*杨茂平:6月15日仍不准见面,监狱内外传递文字,给我看杨茂东视频*

杨茂平:“第二天6月15日早晨我再次去。9:00多钟见到了阳春监狱狱政科长和办公室主任。他们说‘他没有停止绝食’。
我说‘据我所知,你们昨天跟我说他看到(张青的)信了,但是昨天晚上网友给你们监狱打电话时,监狱还说‘我们在研究这封信能不能给他看’。我说‘这里边就出现了语言误差,不知道是谁在说谎。我又跟他们沟通好半天,他说‘你不能见,你每一次见,就让舆论升级一次’。
我说‘其实我也不想让舆论升级,是我每次给你们小范围沟通时,都解决不了问题。我哭天无助时才向舆论求救。但是现在我就退一步,你怕舆论升级,我们用纸质来沟通好吧?我说‘我写一段文字(你送)进去,叫杨茂东看,杨茂东再写文字给我’。最后就达成这样。
我就写‘杨茂东,我现在正在阳春监狱。我是来拿着张青劝你停止绝食的信给你看的。请求你停止绝食。这是你的妻子、你的孩子、你姐姐、你哥哥和所有你的朋友共同的愿望……’。
写进去以后,他们过了很长时间。拿着杨茂东一封信和杨茂东的一段录像过来了。”

*杨茂平:给我看杨茂东的信,不准拍照、不准拿走。我记忆杨茂东信主要内容*

杨茂平:“杨茂东的信,当时他们那主任看了以后说‘这封信你可以看,你能记多少就是多少,不可以拍照,也不可以拿走’。
我说‘好吧’。
看到他信的大致内容是这样——
第一,张青的信件他看到了,但是他绝食的诉求无一得到回复,所以绝食不能停止。
第二,扣压小孩子的信,是违法行为。小孩子的信他这两天才看到。
第三,在阳春监狱5月9日时,因为剃平头、强行做‘肛查’,还有语言性的侮辱,导致他绝食。但是绝食以来,阳春监狱小的侮辱行为不断。
第四,姐姐,有些话我不能给你写,我写在这儿以后,你这封信都看不到。
第五,在7月28日的时候,你来看我,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我就口述,你记录,将这封信递到广东省监狱局李景言局长手里,你一定要交给他。”

*杨茂平:从录像看杨茂东反应有一点点迟钝*

杨茂平:“他们将录像给我看,我看到录像里杨茂东当时反应有点差了。因为我那封信用很大的字写,拿进去时,监狱李院长说‘你姐姐给你写信来了,你姐姐现在到监狱来了’。他说‘我姐姐到监狱了吗?’他说‘你看,你姐姐自己写的’。‘是吗?’他的反应就是有一点点迟钝,他说‘你看信。’他就看,说‘哦’。我看他在录像里说‘我让她不要来看。既然我姐姐千里迢迢来了嘛,我很想见她一面。’
他就给他(指)手边上……说‘这儿有我的绝食计划,给我姐姐看吧’。他们说‘那不行,见面也是不行的,你写一封信给你姐姐吧,让你姐姐看’。
我就看到杨茂东在写信。
他跟监狱里的人说‘我老婆和孩子的信是没有隐私的,你可以看’”。

*杨茂平:我对狱方说“若杨茂东出现像雷洋那样事,你们所有人都直接受连累”*

杨茂平:“我看(录像)到这儿的时候,马上就跟当时接待我的狱政科长,还有主任,争辩起来。我说‘哪里可以绝食这样状态你们还侮辱不断!还有扣压小孩子的信,这么不人道的事情你们都做得出来!’
他说,小孩子的信是因为国保审查时间太长了,刚刚到他们手上。
我说‘审查四个月吗?小孩子有什么政治目的?’当时我就在谴责。
他说‘我们不想整杨茂东,整杨茂东我们在医疗手段上就可以’。
我说‘你们敢!如果杨茂东出现像雷洋那样的事,你们所有的人都是直接受连累的人!哪一个领导签字了叫你们迫害杨茂东的?现在维持杨茂东的生命,是你们基本的职责’。我说‘你们以为他绝食你们灌食,这样你们都光彩了?他绝食,杨茂东是受害者,杨茂东的家属是受害者,对中国国家政府的名誉也不好。一个人漫长的在绝食,大家置之不理,你以为你们光彩了?’
因为他坚持不让见,我就离开那个地方。”

*杨茂平:我16日给广州监狱局局长写了上面的内容,希望给杨茂东转个监狱善待他*
主持人:“下一步您和家人打算怎么办?面对这个情况,有什么计划,或有什么希望?”
杨茂平:“我今天给广东监狱局局长写了上面的内容,递到监狱局去了。把我的要求写了——希望杨茂东转一个监狱,当然也希望上面的人安排了他才可能在那儿安安静静地过。看是不是能改变一下这种处境,善待杨茂东。”

*张青:郭飞雄因狱方不断侮辱继续绝食情况紧急,应有第三方帮助调整缓解僵局*
现在在美国的郭飞雄的妻子张青得知郭飞雄近日情况。
张青说:“现在郭飞雄因为监狱方侮辱他,导致他绝食,接下来就是绝食以后这么三十多天时间,持续的、不断的有侮辱,所以就导致他根本无法停下绝食,他宣布要绝食100天。这个情况就非常紧急,我们家人也非常的着急,现在基本上状态就是一种僵持状态。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想到,这时候应该有第三方进来,帮忙解这件事。所以我们考虑到换监狱,当时姐姐也给广东省监狱管理局李局长写了信,要求换监狱。
因为杨茂平跟我有交流,阳春监狱和郭飞雄的关系已经僵持在这里,广东省监狱管理局他们的职权功能是能够管到广东省所有的监狱,而且他直接都有权力能把郭飞雄换一个监狱。
另外我也要给有些国际组织写信,希望他们直接干预这件事,派人去监狱调查情况。这种第三方加进来的话,我相信对这僵持的局面能够有缓解。
说到底,当局要改善郭飞雄在监狱里面的状态,是分分钟钟能做得到的事情。所以外界如果有力量进来调整一下的话,我认为是可以做得到的。”

*张青:广东当局未向新加坡某报如实提到郭飞雄腰椎已经检查出的问题*

张青:“现在我们就朝这个方向在努力。我们也是非常非常希望郭飞雄停止绝食,因为他的身体状况根本不能承受这么长时间的绝食。
他已经在监狱里关了接近三年,而且有两年半是被关在没有太阳、没有户外活动的小空间里。他身体非常消瘦、骨质疏松和骨质蜕变已非常明显,而且腰椎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广东省当局在新加坡那边的一个什么报纸上,根本就没有提腰椎的问题。他腰椎有广泛的骨质增生和蜕变,明显的就是说因为这种关押环境,已经导致他的骨骼都有问题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非常希望他能够停止绝食,希望有第三方能介入进来。”

2013年8月8日被抓捕的郭飞雄,案件涉及声援《南方周末》和“八城快闪”,呼吁新闻自由,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和要求中国全国人大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015年11月27日,郭飞雄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