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访谈:关注狱中良心人士

2013-09-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江西新余的维权人士呼吁当局释放政治犯。(博讯网)
资料图片:江西新余的维权人士呼吁当局释放政治犯。(博讯网)

*郭飞雄被刑拘超37天无音讯,律师要求会见屡受阻,提交诉状又寄意见书*
在前面的节目中报道了今年8月8日中国维权人郭飞雄(本名杨茂东)被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在广州刑事拘留,羁押在广州天河区看守所。此前已接受委托广州律师隋牧青和北京律师蔺其磊先后4次到看守所要求依法会见郭飞雄,被拒绝。9月10日,隋牧青律师在郭飞雄被羁押第33天仍无法会见律师的情况下向天河区法院递交了行政诉状,就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和天河区看守所侵犯原告隋牧青、蔺其磊律师依法会见权和当事人杨茂东的合法权益提起行政诉讼。
在郭飞雄被刑拘已超37天时限,仍没有关于他的新消息,9月16日下午隋牧青律师向广州天河区检察院寄发了要求对杨茂东不予批准逮捕的法律意见书。

16日当晚,隋牧青律师接受我采访说:“因为37天届满,我们准备了一个法律意见函,今天发给检察院,要求他们撤销这个案件。虽然我们没有见到人,也没看到案卷,我们的理由是,一则警方办这个案程序有重大违法问题,从开始其实就故意拖了很久,才让外界知道郭飞雄的消息,没让律师会见。他8月8日被刑拘,8月17日外界才知道他被刑拘消息。第二个警方重大违法是拒绝律师会见,而且理由明显不成立。再结合郭飞雄本身是很著名的维权人士,包括我和蔺其磊律师都跟他很熟悉,他所有的维权行为都是公开的。包括‘南周事件’他的街头演说等等都有录音录像。就我们所知道的情况,根本谈不上犯罪问题。我们认为,有理由怀疑警方这样办案负有某种不正当的政治使命。所以我们要求天河检察院撤销这个案件。
今天下午我已经把这个意见书用特快专递方式发给了天河区检察院。”

*郭飞雄和郭案简介*
维权人士郭飞雄曾经参与太石村维权活动等。2005年被当地公安局刑事拘留,他进行了长达59天的绝食抗争。此后又因从事维权活动,多次被殴打、拘留。2006年郭飞雄被捕,因在此前5年出版的揭露官场腐败的《沈阳政坛地震》一书,2007年 被以“非法经营罪”判刑5年,在拘留与监禁期间遭受酷刑折磨。2011年出狱后,郭飞雄继续参与维权活动,也办好对广州隋牧青律师和北京蔺其磊律师的委托手续。

今年8月11日互联网上传出消息,郭飞雄8月8日上午与亲友联络过,但自当天中午以后,亲友无法再联络到他。直到8月17日郭飞雄的姐姐杨茂平才收到了寄自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在前面的“心灵之旅”节目中报道了9月3日隋牧青律师第4次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连大门都不得而入。

*隋牧青:郭飞雄被刑拘40天仍无消息;同看守所孙德胜被改“监视居住”下落不明*

9月17日郭飞雄被刑拘已40天,仍然没有任何新的消息。
隋牧青律师说:“(从微信)看到,今天同是在广州天河区看守所的孙德胜也是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 比郭晚4天)被抓刑拘的广州街头维权人士。律师去要求会见时,看守所说他已经‘被放了’,但实际上是所谓‘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后来我们问了一下有经验的人,说这个‘指定场所监视居住’还不如在看守所。”

主持人:“这个‘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可能让人不知在什么地方了?”
隋牧青:“对。让律师根本见不到,现在见不到人,包括家人也联系不到他。”

*隋牧青:赤壁案改涉嫌罪名,拒律师会见的不成立“理由”失去,应让我们会见*
第二天9月18日,也就是中秋节前夕,我再次打电话给隋牧青律师,询问近况。
隋牧青:“因为明天开始中秋节放假,本来想再发律师函给公安局。现在是这样,以前天河公安分局有个阻挡律师会见的不成立的‘理由’,是说‘郭飞雄涉案赤壁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现据我们得到的消息,赤壁案三人已改为‘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也就是说,不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现在这个本来就不成立的理由、借口也失去了,所以应该让我们会见。”

主持人:“37天过去了,到今天无论怎么算都超过40天了,仍然没有任何说法……”
隋牧青:“所以我只能再发函给他们。包括发函的时候如果还没有消息,那么这个问题都要一并提出”。

主持人:“您准备什么时候发函?”
隋牧青:“只能节后了。”

主持人:“孙德胜呢?”
隋牧青:“现在也没有进一步的消息。要去追问一下下落,还不像过去在看守所,毕竟是下落明了的,现在所谓‘指定场所监视居住’跟你保密,根本不告诉你下落,这些是很无耻的手段。”

*张青:郭飞雄被刑拘43天仍无消息,警方非法办案。吁当局放人,吁各界关注*
前些年因为郭飞雄参加维权活动和被判刑,家人也先后受到株连。先是他的妻子张青失去工作,后来儿子被当局阻拦不能入小学失学一年,女儿入初中受到控制。家中的银行账户被冻结,法院强行提走家中的存款,每个存折上仅仅留下十元左右余额。2009年初,郭飞雄的妻子张青携儿女逃离中国,4月到达美国。同年11月获得美国政治庇护。

今年9月20日郭飞雄被刑拘43天仍然没有消息。
郭飞雄的妻子在美国的张青说:“自从8月8日郭飞雄被天河公安局刑拘后,我们一直没有得到他的任何消息,作为家人我非常担心。我也知道律师们一直在作努力,四次要求见郭飞雄都被拒绝。因为37天是刑拘期限,必须给家人一个说法、给外界一个说法。郭飞雄的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还没给说法。我作为家人当然非常担心,也看到律师的信函,他们认为天河警方是在非法办案。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呼吁立即放人,没有证据就得放人。我作为家人提出强烈抗议,抗议当局这种黑箱操作构陷罪名来政治迫害郭飞雄。也呼吁社会各界高度关注郭飞雄案件。”

*高智义:8个月没有高智晟任何消息,找地方公安局一问三不知*
中秋节前夕,我打电话给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大哥在陕北家乡的高智义先生。
高智义今年1月12日在新疆沙雅监狱会见了服刑的高智晟律师,此后一直听不到高智晟的音讯。

我问高智义先生:“请问现在有没有什么关于高智晟的新的消息?比方说家人争取通电话,写信有没有回信?现在马上就是中秋节了……”
高智义:“没有。一点儿也没有。”

主持人:“近期家人又作什么努力了没有?找过有关方面没有?”
高智义:“找谁都一问三不知,什么也没人管。没办法。”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49岁的高智晟律师参与过陕北油田案、法轮功等案辩护。2004年12月至2005年12月,曾经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2005年11月,他出任主任的北京晟智律师事务所被北京市司法局停业。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
2007年9月高智晟再遭抓捕,获释后传出他的文章《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自述受到包括用牙签插入生殖器在内的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2009年2月4日凌晨,高智晟当着亲人的面,被警方从陕北老家绑架后失踪。2010年3月底、4月初,曾有十多天露面可以与外界通话,后来又被失踪。

2009年初,高智晟的妻子儿女逃离中国,后来被以难民身份安置到美国。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年底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
2012年3月24日,他的家人在高智晟律师被失踪21个月,又被关押3个月,整整两年后第一次见到高智晟。以后家人无法与监狱直接联系,直到今年1月上旬才第二次得到探视准许。

*高智义:我不知提多少次让高智晟与家人通个电话,没有;我们写信无回信*
今年中秋节前夕,我问高智义先生:“您最近、最新一次去找有关部门是什么时候?”
高智义:“一个月以前。找过佳县公安局国保,他们说‘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管不了’。没办法。”

主持人:“您提出什么要求了?”
高智义:“今年我家老四胃癌切除要求让高智晟跟家里通打个电话,他们坚决不答应,也没办法。”

主持人:“一般服刑人员每个月都可以往家里打电话,家人有没有经常提这个事情?”
高智义:“经常提。这事我不知提了有多少次,根本不行。”

主持人:“高律师在监狱情况怎样?你们有没有往监狱打电话?或通过其它各级有关部门问,他们怎么答复?”
高智义:“情况根本不知道。打电话他们不接。人离着几千公里,我们能知道吗。”

*高智义:准备11月去看高智晟,须地方政府开探监证明,还不知让去不让去*
主持人:“家人准备什么时候去看律师?允许不允许会见,这方面信息你们得到的是怎么样?”
高智义:肯定还得去看,大约在农历10月(公历11月)份。看上看不上,得到时候再说。初步打算就这样。家里有农活走不了。到时还必须通过地方政府开手续,看让去还是不让去。他们监狱规定,要由地方公安派出所开探监证明,说‘如果没证明,到地方就不认你!’”

主持人:“以前有这个规定吗?”
高智义:“有。我们去时候都得开。”

主持人:“你们有没有给高律师写过信?”
高智义:“原来写过,他一直没有回信。我们不知道啥意思。”

主持人:“您写过几封信?”
高智义:“我写过一、两次,我们老二写过两、三次,他一直没回信。我们没办法,只有等着。”

*朱虞夫的妹妹朱小砚致信对华援助协会求助*
9月16日,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发布消息,标题是“朱虞夫狱中受煎熬, 家人继续寻求国际社会关注” 。其中公布了朱虞夫的妹妹朱小砚写给对华援助协会的求助信。

现在在中国浙江省第四监狱服刑的异议人士朱虞夫先生1978年参加杭州“民主墙”运动,1998年投入中国民主党筹备工作,1999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7年。刑满出狱后,2007年5月又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2011年“茉莉花革命”期间,朱虞夫先生写了一首小诗,题目是《是时候了》,3月被捕,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7年。

看到近日朱小砚写给对华援助协会的求助信,我打电话给现在在美国的朱小砚女士。

*朱小砚:杭州遇罕见高温,朱虞夫患皮炎全身溃烂血淋淋夜不能寐,扶墙而行*
主持人:“我看到你的求助信了。能不能简单讲讲你所知道的情况,为什么写这封信?”
朱小砚:“好的。其实在8月份时,我嫂子去看我哥哥,那时候杭州遇到罕见的高温,持续时间长、温度高。那天我嫂子去,我哥哥出来时人不能站立,是扶着墙壁出来,全身没有一块好的皮肉,全身溃烂。
他发了夏季皮炎,监狱里不给他用药,不给他看病。这夏季皮炎很痒很痒,我哥哥只能用手抓。我嫂子跟我说,他全身血淋淋的,没一块好肉,我嫂子看了心惊肉跳,除了眼睛,连脸上、腿上、手上、背上全都是血淋淋。
我哥哥跟我嫂子说,因为温度高,监狱里几十号人的房间里只有一台电风扇。我哥哥又睡在下铺,很热很热,整天都不能闭上眼。唯一想让自己闭上眼睛的方法就是把毛巾全部用水打湿,不拧干,就那么湿着,然后床上全撒上水,躺在上面闭一小会儿眼。他说一天只能睡一两个小时。
那次我嫂子告诉我,我哥哥说‘如果高温这样持续一个月、半个月,我真的无法出来了,肯定要死在里面,因为实在太难忍了。’
这是上个月的事情。

*朱小砚:监狱人满为患,符合条件者可登记狱外服刑,只朱虞夫一人除外*
9月我嫂子又去看我哥哥。因为杭州气温降下来,我哥哥全身溃烂的皮肤有好转,开始结痂。这期间他向监狱方提出很多……想改善一下,像室内给他弄个扇子或怎么样,他们都没答应,一直拖到现在。

这个月浙江省四监人满为患,里面犯人实在太多了,监狱里有一个方案,就是有三类人可以或者保外就医,或由社区监管,或通过别的途径不在监狱里看管,减少监狱人满为患的压力。
有三个条件:第一是满65周岁者;第二是服刑期满三分之一的人;还有身患两种疾病以上的,符合这3个条件中一个的,就可以登记,不在监狱里服刑了。当时我哥哥想,他身患六、七种病都有了,服刑期也已三分之一以上。他也去报名。
登记的人跟他说‘你不行,整个四监就是你一个人不行,哪怕三个条件都符合也不能给你报名。为什么?因为你是反对共产党的’。他说‘反对共产党的人任何待遇都没有的,都不用说的,你根本不在这列,你就把牢底坐穿吧’。
所以我嫂子去看他时,我哥哥说,这个事情发生后他很气愤。我们本来就在申请保外,因为我哥哥患有多种疾病。”

*朱小砚:希望朱虞夫得到同狱服刑者平等待遇,尽快保出狱外就医*
朱小砚:“通过这一系列事情以后,我嫂子发现我哥哥精神状况很差很差,快到了要崩溃的边缘。现在是黑白颠倒,我哥哥患了那么多病,出来都是扶着墙,站立不稳。
这个月我嫂子发现我哥哥精神快要崩溃,这点我们家人很担心。哪怕现在监狱方改善他的条件或者怎样,我觉得他们在精神上给他的无形中的精神折磨更可怕。所以我们家人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尽快尽快让他脱离现在这个魔掌,保外就医,或者怎么样。”

主持人:“如果按照现在的三条,像对待其他服刑的人一样……”
朱小砚:“对,对,就可以出来了。他现在已经符合两个条件,他们其实规定只要符合一个条件就可以不在监狱里,可以到监外服刑了,希望跟那些人有一样的待遇。”

*傅希秋:朱虞夫先生的境况在急剧恶化中*
接下来我采访了收到朱小砚求助信的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牧师。
傅希秋:“我们前几天……9月中的时候,当朱虞夫先生的太太去探访朱虞夫之后,我本人收到了朱小砚写给我和对华援助协会的一封信。最主要讲了朱虞夫的太太最近一次跟朱虞夫会面的情况,以及家人的忧虑和呼吁。
虽然现在随着天气转凉,朱虞夫皮肤方面的毛病有所好转。但看到他总体的疾病没有得到治疗。最重要的是监狱方面一直拒绝保外就医,甚至有关当局在由于监狱人满为患的情况下,对符合条件的犯人进行保外的甄别,虽然朱虞夫先生满足这些条件,但是狱方拒绝给他保外就医。
这封信里也特别提到,狱方给出的理由最主要说他是政治犯,所谓的‘反政府’。所以我们认为这个事态正在急剧恶化当中。
朱虞夫先生不能单独行走,需要靠扶着墙才能行走。看起来身体还是极其虚弱,多种疾病也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

*傅希秋:展开外交行动敦促中国当局从人道主义出发,允许朱虞夫保外就医*
傅希秋:“我们对华援助协会看到这封信后,迅速的……除了向社会公众、国际社会发出呼吁之外,也联系了美国的行政当局、外交部门,以及美国府会中国事务委员会、美国国务院等等这些朱虞夫先生的弟弟、妹妹今年来华府期间拜会的一些人士,近期会有一些外交方面的行动,我们现正在组织当中。
最主要的是希望敦促中国当局从最基本的人道主义出发,把已经坐过多年牢、现在仅仅因为写了一首小诗、行使他最基本的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权利,就被又一次判刑7年之久。这不仅仅是根据国际人权方面的基本的准则,而且也是中国自己的法律所不能够允许的。这很明显是大家公认的政治上的迫害。
我们希望中共当局能够给朱虞夫先生一个基本的生存权,让他能有治疗的权利,能够保外就医。”

*傅希秋:“自由16中国良心犯”行动,关注被判无期徒刑的王炳章、彭明等*
主持人:“您刚刚也谈到了此前曾经专程来到华盛顿表达对目前在中国服刑多年、或多次进监狱服刑的良心犯的关注。目前他们的情况这样?”
傅希秋:“在今年习近平主席跟奥巴马总统在加州会晤前夕,对华援助协会连同30个国际人权机构、非政府组织发起‘自由中国16良心犯’行动(朱虞夫先生在16人中)。
像朱虞夫先生这样过去坐过多年监狱、现在身体状况有日益恶化的当然不止朱虞夫先生一人。像著名的也是基督徒民运人士王炳章博士,在监狱里现在情况也相当严重,精神状态都已经产生了恶化、抑郁……根据家人的描述。彭明先生也是被判无期徒刑,身体也没有得到治疗,长期患有心脏病等多种疾病。”

*傅希秋:关注狱中良心人士高智晟、郭飞雄、王志文等*
傅希秋牧师谈到在狱中服刑的高智晟律师。
傅希秋:“高律师一直是对华援助协会重点关注对象。他受的酷刑、监禁的严厉性,当局对待家属的残酷性都是最严重的之一。我觉得现在当局连一个最基本的正常犯人的待遇都没有给,甚至取消律师和他亲属的探访权利。至今也没给他任何机会让他在西北沙漠监狱里跟家人有一次亲情的电话……这些都显示当局的思维极其残酷、毫无人性。
我们走到哪里,很多世界各地的基督徒弟兄姐妹都在说‘为高智晟律师祷告’……从我们去西方自由国家的政府和议会,也是很多人都在追问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监狱里的其他良心人士,像法轮功练习者王志文先生,据他女儿讲,也是在狱中经历了酷刑折磨,身体状况也是非常恶化。
其实‘自由16中国良心犯’是在今年习近平和奥巴马会晤之前提出的。在这之后,中共当局又抓捕了大批良心维权人士,包括著名的法律维权人士郭飞雄先生。
郭飞雄先生被抓引起大家极度关注,最主要的是他上次被抓期间受到极其严厉的可以说是骇人听闻的酷刑,这被抓当局又没有及时通知家属,并且到现在为止当局还是禁止律师会见。这就不能不使人再次担忧、联想是不是又一次被酷刑了?”

*傅希秋:现在是近20年中国人权最恶化时期。中秋与良心犯家人同心情,举世关注*
主持人:“您谈到这些多次坐牢、多年坐牢的良心犯,今天我们这个访谈正好是在中国传统的中秋节前夕,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时候,您看还有没有要说的话?”
傅希秋:“我作为一个海外的华人、基督徒牧师,现在在中秋佳节前夕,有道是‘每逢佳节倍思亲’我能够体会这些家人、这些亲人的心情。他们完全是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公义,以及为言论自由的实践和追求被身陷大墙之中。我想告诉这些亲人们,我们跟他们一样,思念他们在狱中的亲人。
我也希望鼓励他们。我们在海外的会不懈努力,他们的亲人也是我们的亲人,我们会与那些在国内的亲属一起,为他们的自由做出努力,直等到他们从大墙出来的时候,也是中国能够真正实现爱与公义的自由社会建立的时候。我们为这个目标一起努力。他们的劳苦、所流的血和汗,并不是为了自己,我们相信不会白白付出。
看到中国整体的人权状况,可以说现在确实到了近20年最恶化的时期,我相信国际社会现在也都重视起来。我也收到很多各国议会、非政府组织的关注(信息),也都在希望采取比较具体的、建设性的行动,能够敦促中国当局遵守自己的法律和签署的国际人权方面的标准,依法行事,善待狱中人士。”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