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正召开 高智晟两月余无下落(RFA张敏)

2017-10-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高智晟近照(耿和推特提供)
高智晟近照(耿和推特提供)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17,10,21)
*中共“十九大”召开,高智晟失踪两月余,家人委托律师寻找高智晟无果*
在前面节目中,报道了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的家人8月13日早晨发现出狱以来被软禁在陕北家乡窑洞中将近三年的高智晟失踪,于是向警方报警。直到9月3日高智晟的大哥高智义从所在县佳县公安方面得知高智晟被押送北京,家人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正式通知,也无法确认高智晟的确切下落。
10月12日,受高智晟家人委托的两位律师燕薪和张磊在网上发布《寻找高智晟办案实录》,其中谈到案件代理手续无人接收,工作”陷入悖论和死循环”的现状。

10月18日是中共“十九大”召开的日子,我打不通高智晟家人委托的律师的电话。于是,打电话向在美国的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询问近况。
耿和:“没有新的消息。还是……大哥说的是,从佳县公安那儿得到的是高智晟现在被羁押在北京。”

主持人:“我们外界已经知道家人委托了律师,这些方面的情况您能讲讲吗?”
耿和:“好。高智晟8月13日失踪以来,我们就为高智晟聘请了两位律师,是北京的燕薪律师和张磊律师。非常感谢他们愿意代理高智晟失踪一案。
为了完成这套手续,就花了一个月零几天。因为我跟大哥都担心中间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就签不了。也都是用的最原始的‘鸡毛信’的形式,我从我这儿找的朋友,朋友再给他的家人讲,把电子的手续打出来以后,我在这面搞明白哪个手续在哪个地方要打印几份,要在哪儿签字、按章、按手印、写日期,给大哥再写一个这种信。然后全把它照下来,发给朋友,朋友就以接力棒的形式,把这资料准备好送给大哥,签完了以后,又以这种形式撤出来寄到北京。
在10月1日完成以后,10月12日燕薪律师、张磊律师他们就去到当地公安局了解情况,然后他们到北京的公安局窗口那儿要递交材料,接待部门说,不知道这个 具体的办案是由哪个部门,就没有接待。”

* 燕薪律师、张磊律师:寻找高智晟办案实录*
耿和读出她收到的两位律师所写的《寻找高智晟办案实录》——

受高智晟先生亲属的委托,燕薪律师和张磊律师担任高智晟失踪一案的代理人及在涉及刑事案件的情况下担任其辩护人。
因据家属从当地公安部门了解,高智晟先生目前疑被北京警方控制,两律师今天上午至北京市公安局,依刑事诉讼法规定,拟及时告知办案机关、递交委托手续及会见材料,并了解涉嫌罪名和案件有关情况。

北京市公安局对外接待窗口称,需联系具体办案部门,因不清楚具体办案部门,两律师提出由北京市公安局安排人员接待并查询核实相关事宜。窗口人员让我们电话联系办公室,办公室人员先是给我们提供了北京市监所管理总队法制部门的电话,电话打过去,对方称没有家属通知书,无法确定是否在监所羁押,不可以查询。

之后办公室人员又让我们去北京市公安局人民来访接待室交材料。该室只有一位警察值班,态度尚耐心和蔼。我们向他沟通并反映了问题后,经过一次短暂和一次长时间的等待后,他答复我们:北京市公安局办理的案件,都会依法通知家属;现在你们没有家属收到的通知书,不能证明该案确实是北京市公安局办理的,所以不能接收你们的材料。我们答:正是因为家属没有收到通知,无法确定办案部门,我们才到你局询问。您的答复能否理解为,该案北京市公安局未参与办理?该警察不置可否。经过多次交涉,其让我们再等等,他再去问一下。

又是很长时间的等待后,警察终于回到窗口。他仍然不接收我们的手续并坚持称:只能由具体办案部门负责接收律师手续,我这里只是信访接待,你们还是要让家属了解清楚,确定办案部门和案件具体信息后跟办案部门联系。

跑了一上午,仍无人接收我们的手续,案件代理工作,陷入了悖论和死循环。高智晟先生到底身在何处,是否涉及刑事案件,办案部门是何方神圣,一切是那么扑朔迷离。我们到底该去问谁?问天?问地?还是继续问人呢?这些问题,我们需要好好思考一下了!

燕薪律师、张磊律师
2017年10月12日

*耿和:非常担心高智晟的身体、牙齿状况。如果在警方手里,真是太危险了!*
主持人:“看到律师他们写的陈述的这个情况之后 ,你是什么心情,怎么想?”
耿和:“唉呀,我是这么想,亏了有正义的律师这么认真负责接高智晟这个案子,我非常的感激!希望这两位律师通过法律的渠道,替我们寻找高智晟到底在哪里。”

主持人:“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知道去找谁了,投诉无门,或者说行使律师职责都找不着门径,你是怎么想呢?”
耿和:“唉呀,我是咋想,反正是从2014年8月7日释放回家,一直在村里软禁着。连基本的看医生和治牙都不允许,在这种情况下人就找不见了。唉呀,非常担心,担心他这种身体,这种牙齿的状况,再失踪,如果再在他们手里面,那真是太危险了!这个命我看都保不住了。”

主持人:“从12日到现在又六天了,家属有没有跟律师联系,他们有没有做什么新的努力?”
耿和:“他(律师)给我写信了,他说‘看当局是否回应吧,之后我们会再作信息公开,必要时给公安部门公告’,(这是)14日的信息。”

*高智晟和高案简况*
今年53岁的高智晟律师曾经参与基督徒维权案、陕北油田案和为法轮功修炼者维权。
三次发出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公开信,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2006年8月15日高智晟律师被警方绑架,同年12月22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回到家中。缓刑期间高智晟多次被绑架、失踪和酷刑。
高智晟律师获美国出庭律师委员会的“勇气呼吁奖”等人权奖。
高智晟律师在五年缓刑将满、当时已被失踪21个月时,于2011年被送到新疆沙雅监狱服原判的三年实刑。到2014年8月7日刑满日,家人在这三年期间只获准两次探视。   
高智晟律师出狱后三年多,一直被当局软禁。在被软禁于陕北老家的窑洞中,写作并秘密传出《2017年,起来中国》一书,2016年6月在台湾出版。2017年1月英文译本出版发布。
2009年初,高智晟律师的太太耿和在友人的帮助下携子女逃离中国,后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

*耿和:高智晟再度失踪后,我和女儿接受中英文媒体采访,呼吁寻找高智晟*
耿和谈到,高智晟这次失踪以来媒体的关注和家人呼吁寻找高智晟所做的努力。
耿和:“自8月13日高智晟再度失踪以后,我就接受了像自由亚洲……自由亚洲还做有视频……还有美国之音、大赦国际、大纪元和新唐人都做了采访。
女儿也做了(接受)许多英文采访,比如像日本的、法国的法新社……都做了节目,为了让国际社会能更多的关注高智晟这次的失踪,女儿带病到了英国,昨天在英国还在BBC节目做了直播。”

主持人:“中国方面是有反响,还是毫无反响?”
耿和:“家人没有得到任何的反响,他们也没有给家里面  亲自送达高智晟到底在哪里的任何的通知。
女儿到了英国的伦敦去参加了这种人权的活动,让国际社会关注高智晟这个状况。”

*耿和:高智晟失踪前所写《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昨天发表,他关注中国受迫害的人*
耿和:“也是非常感谢China Aid(对华援助协会)、人权基金会(Human Rights Foundation),还有全球基督徒团结联盟(International Christian Solidarity Union),他们翻译并出版了高智晟写的《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昨天公开发行。
高智晟这种需要关注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关注着中国受迫害的那些人,关注着中国的人权迫害的案子。我想这个《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里面有名有姓非常具体的有几十个迫害案子,每一个迫害案子,像高智晟这个再度失踪的情况是一样的,就是中国的缩影。
我想说的,高智晟他也是期望《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中文版和英文版本公开以后,希望各界、各个人权机构把这个人权报告呈送给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欧洲,还有英国、法国、德国等政府及议会。
也期望我们能更多的关注邵重国和李发旺,就是因为高智晟失踪,他们关注高智晟,他们也被失踪。邵重国和李发旺被关押在佳县公安,这两位勇士他们因为声援高智晟而被羁押。”

*傅希秋:透过各种渠道谈高智晟下落不明,敦促川普总统访华时提交中国良心犯名单*
多年来一直关注高智晟律师及其家人的在美国的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会长、美国外交关系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CFR)成员傅希秋牧师在10月18日中共“十九大”召开当天,他于赶往纽约旅途的机场登机前,就关注高智晟律师下落接受我的采访。
傅希秋:“我们透过各种渠道,敦促川普总统在11月访华的时候,如果那时候高律师还是没有任何的下落,川普总统在提交给中国的良心犯的名单上,肯定应该包括高律师了。
我本人也是应邀参加了部分的组织CE C C(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n China,簡稱CECC)就是“国会行政当局中国事务委员会”的年度报告在参议院的发布,CECC现任主席、参议院卢比奥和共同主席是众议院史密斯议员,以及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的主席哈特.格瑞恩都参加了,我们当时也跟包括卢比奥参议员和史密斯议员在内的国会相关的这些负责人谈高律师至今下落不明。
高律师已经被绑架超过两个月,到现在生死未卜,不知道他被关押在哪里。犯什么罪也得有个交代吧!陕西地方当局除了向他的大哥高智义告知所谓‘高律师是被北京带走的’这样一个说法,就完全没有任何消息。所以这不能不令人揪心哪!
参议员卢比奥主席明确的在记者会上和私下都表示,在川普总统访华的时候一定要带着这个中国良心犯的名单。
我本人明天会应前总统布什和劳拉.布什的邀请,特别作为他们的嘉宾出席明天在纽约举行的关于自由精神的特别的研讨会。我在这些不同的场合,肯定会特别提到高律师被失踪的问题。因为我知道布什总统是特别的关心高律师,他的女儿耿格还曾经在布什总统图书馆作过实习生,所以我们会继续的为高律师的自由,发出更大的声音和努力。”

*傅希秋:联合另两家国际机构出版高智晟早前写《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中英文本*
主持人:“关于高律师……你们机构发了一个他的《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能不能把这件事情讲一下?”
傅希秋:“因为高律师在未失踪之前,特别起草了一个《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他是透过各种各样的方式,也有一些其他的朋友们在国内向他提供一些相关的资讯,写出一个12万字长的涵盖人权、法治、宗教自由、集会结社自由、新闻自由、访民议题、工人议题等等非常广泛的一个很具体的《2016年中国的人权报告》。
这个报告呢,我们联合了另外两家国际机构,一个是Human Rights Foundation人权基金会,另外第三家是总部在伦敦的国际基督徒团结联盟(International Christian Solidarity Union)我们三家共同把它翻译成英文,并且做了多次的校对、编辑,本周终于向全球正式发布了英文。”

*傅希秋:高律师在被监控的窑洞里主笔人权报告惊天动地、个例翔实具体,意义重大*

傅希秋:“高律师在他的“序言”里提到,他希望这是最后一份中国的人权报告。当然他在起草报告的时候还是对中国的变革持有积极乐观的态度。我们觉着,因为他是在窑洞里边,并且是在受监控的环境里的情况下,可以说他的资讯的获取甚至受到某些限制的情况下,他能够连接起来国内的一些维权人士,他能够主笔起草这样一个人权报告,那是……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惊天动地的。
我也跟这些国际人权机构接洽的时候,他们也觉得非常的惊讶,当然我们还是做了一些解释。然后大家都非常感动——高律师在这样的情况下,身在窑洞,心在世界、整个中国,关心中国的各个阶层的人权状况,宗教自由啊,法制啊,他写的都非常翔实、具体。不仅仅只是条文,而且都有很具体的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例,显示那些各阶层的人士人权自由被践踏的、有的甚至极其严酷的这些情况,他都录制在里面。所以应该是一个比较翔实的、能够反映中国2016年人权状况。
一位中国的良心犯,并且是一位勇敢的、一直受迫害的维权律师,撰写这样一个报告,所以我觉得意义还是蛮重大的。”

*傅希秋:當局拒絕做出解釋,還有否其它法律救濟措施?讀了律师的報告我更加揪心*
目前如果法律途徑透過這種方式當局還拒絕做出解釋,那我不知道還有没有其它另外的法律救濟措施,*
主持人:“高智晟律师的家人在前一时期已经委托了二位律师,是燕薪和张磊律师,您对目前律师们所报告的他们的工作情况和努力结果、现在律师所遇到的情况是怎么看?”
傅希秋:“我觉得,第一,燕薪律师和张磊律师他们的勇氣我是非常的佩服,也很感動,能夠在高律师这样一個所謂的在中國比較敏感的一個良心律師失踪的時候,站出來用法律的途徑去尋找他。第二,從他們在北京的公安局被各個部門踢來踢去的情況,很明顯是高律師目前下落還是不明嘛!
如果當局告訴高律師的大哥是真的話,那么他應該被控制在可能是北京的某個神秘單位手裡,所以北京的當局很明顯是不願意交代高律师的下落。我覺得也很憂心哪!
目前如果法律途徑透過這種方式當局還拒絕做出解釋,那我不知道還有没有其它另外的法律救濟措施,所以我覺得讀了他的報告我更加的揪心。”

*傅希秋:中共“十九大”开会,今天談高律师人间蒸发最有说明意义,这叫法制吗?*
主持人:“今天是10月18日是中國共產黨的‘十九大’召開的第一天。在这样一個特別的時候,您對目前中國的人權和法制狀況有什麼看法、評論?”
傅希秋:“唉呀,我覺得我們今天談高律师的案子,那是最有说明意义的,就是一個在全世界都知名的、兩度獲得諾貝爾和平奬提名的這樣一個中國维权律師高智晟,竟然就是這樣从人間蒸發了。沒有人出來說明,他是如何被抓走的?他被抓到哪裡去?他是被以什麼樣的罪名,或什麼样的理由被抓走的?那麼沒有人出來向家屬說一個字,高律師何時获得释放?高律师現在在裡边是什麼狀況?…無論在哪裡。就這樣蒸發了?這叫法制嗎?
這个‘十九大’,在這樣一個氣氛中,可以說是無法(律)的氣氛中,各地還在不停地踐踏法制,所以我對這個‘十九大’往下的發展是不抱樂觀的態度。
我現在要登機了,是最後一個了。”

主持人:“那好,趕快登機,謝謝!一路順風!”
傅希秋:“Bye (再见)!”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