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访民徐大丽欲赴美在上海机场被绑架(1)

2013-11-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被当局禁止与陈光福赴美的徐大丽(中)抱着孩子,还有徐母。(村民提供 / 首发)
被当局禁止与陈光福赴美的徐大丽(中)抱着孩子,还有徐母。(村民提供 / 首发)
Photo: RFA

*山东临沂访民徐大丽24日在友人家被绑架,回顾其欲赴美16日上海机场被阻*

 

北京时间11月24日晚,中国山东访民徐大丽在友人卢秋梅家被绑架。以下对有关徐大丽的一些事情作简要回顾。

北京时间2013年11月16日上午,来自中国山东临沂一位上访的女访民、河东区九曲镇孙 于埠村村民徐大丽在上海浦东机场准备乘东方航空公司MU587号航班去美国。办理好行李托运后,在登机口被告知护照已被山东当地发证机关注销。

我通过越洋电话,采访了当时在现场的徐大丽。

 

主持人:“能不能请您讲讲事情经过?”

徐大丽:“就是今天,11月16日我早7点买完机票,8点40到这边,我在上海浦东机场。带登机牌把行李全部托运完。差不多9点40,到登机口,(工作人员)核实护照和登记卡的时候,说我的护照有问 题,要核实一下信息。然后他就拿到中国边检柜台,说我的护照被注销了。

我问‘我没有去注销,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说是我们当地的发证机关注销的。

我又问‘他们有什么权力注销我的护照?我是一个合法的公民’,他说‘你只能回你们当地,问发证机关’。没有说法。”

 

主持人:“您能把您想出国,怎么申请、怎么拿到签证……简要说一下好吗?”

徐大丽:“我2013年9月27日办护照,签证下来是上个月。我今天把事情都办完以后,来买的机票。就发生了这种情况,被拦在了机场。”

 

 

主持人:“这次您是几个人一起走?”

徐大丽:“我自己一个人。”

 

*徐大丽:我的案子——我带环意外怀孕生子——弟弟被捅死——我和母亲险遭活埋*

主持人:“您这次到美国是想做什么呢?”

徐大丽:“一方面是看望一下陈光诚,另一方面就是我也有一个案子。就是因为我因为意外怀孕,孩子出生四十多天的时候,我们村的村支书带着二十多口子人到我娘家,并且带着洋镐把,还有深刃的匕首,去把我弟弟捅死了,把我父亲绑架了。我只是去请个律师看看这个案子到底怎么办。”

 

主持人:“您的弟弟当时是多大年纪?”

徐大丽:“我弟弟出事的时候是21岁。”

 

主持人:“这是哪一年的事情?”

徐大丽:“2011年3月21日的晚上。”

 

主持人:“两年半多以前。后来又有什么情况?”

徐大丽:“事情出来以后,我就去找各个当地机关开始维权。维权的路上她们除了绑架我,就是拘留我,发生活埋我和我妈妈(未遂)。”

 

主持人:“活埋是怎么回事?”

徐大丽:“2013年1月9日我们到山东省公安厅信访去反映问题,还没到信访办公室的时候,他们在路口有好几个人、好几个车把我和我妈妈,还有我爸爸直接按在车里,拉回我们当地,在派出所里关了我们一天一夜。没有给我们说法。

到了第二天早上,把我和我妈妈、爸爸送进拘留所,拘留了十天。在第十一天出来的时候,本应该早上放人,拖到中午没放。

因为当时把我们的东西全部搜走以后,我妈妈留了一个手机,就给我的亲戚打电话,他们就在拘留所外面等着接我们。接的时候早早就去了,一直到中午都在外面等着,询问‘为什么还没有放人?’他们也不给个说法。

等到中午,他们回家吃饭了。就是趁着这个时间,把我爸爸先放了,然后又放我妈妈和我。我爸爸没奔大路走,专门走的庄稼地。我跟我妈妈出了大门口,看在拘留所门口他们都安插了人。我们娘俩出门时,开了两辆吉米车把我和我妈妈按在吉米车里拉走了。

大概离我们家四、五十里地,在车上把我妈妈给打了一顿。然后把我们关在一个宾馆里。我妈妈偷偷跟我家里人联系了以后,他们报了警说我们被关在离我家好几十里地的汤头‘汤泉宾馆’,不给我们吃喝。我妈妈用手机给我们亲戚打完电话以后,他们知道我们打电话给家里了,不知从哪方面得到了消息,直接就把我和我妈妈转到另一个宾馆。

到晚上天黑后,把我和我妈妈用棉布包着头,从楼上……三楼还是四楼我也记不清了,因为蒙着我的头,把我们弄到楼下,摁到车里,我们什么也看不见。反正觉得走了好长好长时间,把我们拉到沂河那里,要把我和我妈妈推里边去。

就在这时候,远处来了一辆车,他们看到事情不好有人,就跑了。是有一个开车的,下去方便,小便的人说‘干嘛呢?’我们一听声音不对,把头上的棉布拿下来以后,才知道他们跑了。

那以后……因为我妈妈被他们打了,第二天我们去报警,我们河东区说不予立案,然后我们跑到临沂市去报案。信访的接待人员说‘我给你们联系了’我们坐在那里等。

等了一会儿,我们九曲可能是党委派来的人叫王春雷,他开着车,我们到哪,他们跟到哪儿,我们没办法躲不掉他们,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围着公安局门前的路故意周圈,跑了一个遍,他们还是追着。

最后我们没办法,只能回到了公安局里。一直等到下午天黑时,我们才回家。

从这那以后,我妈妈就住院了,住了很长时间院。因为我妈妈被打了以后……本来妈妈因为我弟弟被杀,心情和身体一直很不好。现在查出来是肺心病、冠心病……很多病都集中在她身上。就是因为他们每次打压关押我们造成的,我妈妈被拘留两次了。”

 

*徐大丽:弟弟被杀一案开庭不让我们旁听,只判一人四年六个月刑*

 

主持人:“您弟弟被捅死之后,他们怎么讲?”

徐大丽:“就是说走司法程序,开庭时没有让我 们参与。等到大概过了一年多的时候,才下来判决书,判的那个人我们也并不认识,判了四年六个月刑。当时二十多人,现在只判了一个。”

 

主持人:“当时怎么说的呢?”

徐大丽:“现在里面的具体事情我们不知道,因为他们没有叫我们旁听。”

 

主持人:“您刚才说被活埋,当时是把头包上以后,你们人进了要埋的坑没有?”

徐大丽:“那个坑我一脚都踏进去,掉进去了,我妈还没进去。我妈妈身体不好,当时又两三天没吃饭了,他们有两个人,强抓着我妈妈的。”

 

主持人:“您说您是超生引起这事情,是生第几个孩子时?”

徐大丽:“第二个。因为那时我第一个孩子有四、五岁的时候,我是因为带节育环意外怀孕。在孩子快出生的前一个月,那个环自己掉出来了。这孩子现在快三周岁了。”

 

主持人:“您的大孩子是男孩女孩?”

徐大丽:“男孩。”

 

主持人:“老二呢?”

徐大丽:“男孩。”

 

*徐大丽:欲赴美无法成行,取回行李退掉机票*

 

主持人:“您买的机票,今天本来应该什么时间登机?是什么航班?”

徐大丽:“应该是11点45登机,东方航空MU587。”

 

主持人:“机票怎么处理?”

徐大丽:“现在我们还没有去询问。刚取完行李。”

 

主持人:“现在行李又取回来了。您现在有什么要求?”

徐大丽:“我现在心情很乱,我的要求只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耍用这种无赖手段对付我们维权者。我们现在得去买票的地方询问一下,然后再做打算。”

 

主持人:“那您就赶快去问一下票的事情吧。我们先说到这儿。”

徐大丽:“好的。”

 

过了半个多小时,我打电话询问徐大丽机票情况,她说已经退掉。

 

*与徐大丽通话困难*

星期一,也就是11月18日,北京时间晚十点多,我拨打徐大丽的电话,想询问她现在的情况,电话接线员回应是“(录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拨”。之后,一个多小时内多次拨打,听到的都是同样的回应。

第二天,11月19日,我又拨打徐大丽的电话,终于拨通。

 

主持人:“您好,请问您是徐大丽吗?”

徐大丽:“(声音不清楚)您好!我是。”

 

主持人:“我听不清您讲话。您听得清我讲话吗?”

徐大丽:“我听得见。”

 

主持人:“您已经回到家乡了吗?”

徐大丽:“是。”

 

主持人:“我昨天打您的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都说是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您那边电话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一直在打电话吗?”

徐大丽:“没有,没有,不是。我手机那时是关机的。”

 

主持人:“关机为什么说是在通话中,这就有点奇怪了。现在电话信号不太好,您听我的声音清楚吗?”

徐大丽:“断断续续的。”

 

主持人:“这电话信号非常不好,那就不多讲了,您休息吧。”

 

在本节目第一次播出前快要截稿的时候,也就是北京时间11月22日夜里,我再次拨打徐大丽的电话。对方接线员的回应又是“(录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拨。”同样的几次之后,对方反应变成忙音(录音)。当对方时间已经超过晚上12点,进入后半夜,也就是星期六(23日)凌晨的时候,我又拨了一次,对方又变成语音回应“(录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候再拨。”

想到本周二与徐大丽核对的时候,她说周一那个时间她的电话并没有在通话中,那么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她的电话真的是在通话中吗?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后续报道:24日晚约10点徐大丽被从友人家绑架走,据报当晚9点习近平到临沂*

 

【附录后续报道】

RFA张敏报道:北京时间11月24日晚约十点山东临沂访民徐大丽被从另一位访民卢秋梅家抓走。

北京时间2013年11月24日晚11点多,临沂访民卢秋梅接受我的采访说:.“今天下午约3点,徐大丽到我家。晚约10点,四个穿便衣五大三粗的人闯进我家抓徐大丽。我说‘这是私人家为什么抓我的朋友?’我被推倒殴打,在场的我丈夫和一岁多的女儿以及朋友刘国慧也被殴打。电话线网线被扯断。

来的四人中一人叫王春雷。车牌号为鲁QDY129,金杯银白色大面包车。来人踹毁我家两个门,殴打和掐我们,女儿吓得哇哇大哭,脖子和后背被掐和勒出血色痕迹;我的左手被打肿、左胳膊不敢动;刘国慧被打得手不能动。徐大丽被绑架走。因严寒家里有暖气,徐大丽被抓走时穿毛衣拖鞋。

我报警,出警六人穿警服,一人警号是074636,其他是协警,拍了我们的伤情和家被损毁状。刘国慧刚刚被她家所在地干部叫走。据说今晚9点习近平来到临沂,车队级别规格非常高。

 

以上“附录后续报道”于24日事发后约一个小时在推特以推文形式首发。

北京时间11月25日晚11点再次致电徐大丽,电话语音回应仍是“正在通话中”。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