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燕急报:被列入“高危人物”,丈夫遭警方暴打喷伤眼睛

因帮助过维权律师高智晟一家而被警方监控、一直不能正常工作生活的黄燕女士,8月24日晚通过电话告诉本台,他先生当天被警方带走,遭到暴打,眼睛被化学药品烧伤,现已获释。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9年08月24日
2009-08-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原在北京开美容美发店的基督徒黄燕,当年因为认识基督教传道人蔡卓华的母亲,旁听了蔡卓华案开庭。黄燕说:“我是2005年因为旁听蔡卓华的案子认识高智晟律师的,后来高律师经常到蔡卓华母亲那边听道,然后认识了高律师的太太耿和。2006年2月13日,高律师把侄子高龙送到我那边作学徒,国保的车跟在他后边,我当时不知道,第二天我就被国保抓走了。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高律师是敏感的人,只知道他给蔡卓华辩护得非常好、非常精彩。从那时一直到今天,国保这样那样让我不得安宁。”

         黄燕24日说,她和先生二十多天前刚刚领了结婚证,他先生近日从南方来北京。国保到她在北京大兴的住处,当时她不在家,在不远处公路的另一边。黄燕说:“我先生怕国庆前我有麻烦,帮我搬到安全一点的地方。8月24日大概早九点,我先生和我老乡正在收拾东西,来了五个警察。问我先生‘干嘛还没有搬走?你们现在跟我走一趟,如果不走,我把这所有东西都拉走。’我先生问‘我们犯了什么罪吗?’他们说‘你们跟我走,不准讲话,老实一点’,然后就动手打起来了。把他的头往水泥墙上磕,五个人,把他弄到地上,近处有卖菜的在旁边看到了,事后对我说‘你老公被打得很厉害’。警察用化学品喷我先生的眼睛,然后打他,用脚踢。  ”

         他被放回来后说,到派出所,警察让他跪下来,他的膝盖现在还是红红的。警察打,‘保安’也过来打,打完又拿化学品喷眼睛,他在地上滚,把他喷昏倒。眼睛到现在都是红红的、肿肿的完全睁不开,很痛。我问喷的什么,他说‘好像辣椒水’,朋友送他去医院,医生写了一张证明,说是被化学成分的东西严重烧伤。”

          黄燕表示:“我现在什么都不求,只求一位像高智晟律师那样的律师帮我打所有的官司,看我这几年是怎么受的。”

          黄燕回顾:“我2004年来北京。2005年开第一个店,在海淀四季青,国保局孙迪亲自带人找到市场经理,让我走,不准租房,损失很大,刚刚开了九十天不到就走了。

          2006年因高智晟律师的事情,牵扯到我侄儿喻拯,他的鼻子被派出所和一些‘保安’打骨折,中央二台‘法制进行时’节目还播报过,这边的报纸也追踪报道过。

          开第二个店在朝阳区,高律师8月份被抓,九月份就不准我们做了。

          2007年又到海淀白沙滩,孙迪亲自带人找到那边的房东,不准我在那边做,那时还没有开业,在要开业的前三天就把我绑架到丰台一个地方,关了两天。

         第四次开店的时候,国保处长孙迪讲‘昌平每个地方我都走到了,还有密云、怀柔、顺义,那边的警察更加野蛮、残暴,如果你到那些地方,还有你好受的’。国保一个警察科长王军,他就像孙迪手里的遥控器一样,孙迪让他怎样他怎样。

         后来,那边也是不准开,工商、卫生的天天找我麻烦,不准我们办照,写了公告‘禁止营业’,这是第五次。再后来,在大兴刚刚开了二十三天,他们就叫人去拆房东的房,房东害怕,就叫我们走,那是春节过后。一直到现在。”

         黄燕说,警方今天当着他先生面打开电脑让他看:“我先生看了,电脑上写着‘黄燕是高危人物,一定要离开北京’。他们叫我先生赶快走,这才把他放出来。”

          主持人:“把他带走的时候,有没有出示什么手续?”

           黄燕:“什么手续也没有。带过去找他要钱,让他出一千块钱。他说‘没有,你看我像有钱的吗?我们几年没作生意,你们把黄燕整成这样子,我来帮她搬家’。他们说‘没有一千就拿五百’他说‘五百也没有啊’他还管警察叫大哥,说‘大哥啊,你放过我们吧!我身上没有五百,你就是收五十都没有。’他们说‘那你拿两百就可以走’他说‘我没有’他们就把荷包都翻了。他们把他打了,五个人换着打。”

         黄燕说:“他们今天主要是对着我来的,想抓我。”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