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學博士範亞峯“下崗”透視

11月3日,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基督教家庭教會領袖範亞峯博士被法學研究所告知因政治原因“不再續聘”。現年四十歲、失去公職的範亞峯先生4日在北京家中接受我的電話採訪。(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09,11,07)

2009-11-12
Share


*範亞峯博士:“下崗”心情坦然,失去工作的直接誘因是宗教自由狀況惡化*

       
問:“請問這次法學研究所在通知您之前,沒有什麼提示,直接就約您去談嗎?”
答:“對。他們到2009年這時候才讓我‘下崗’,跟你說句實在話,我內心已經非常感激了。”

範亞峯先生2003年畢業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獲法學博士學位,曾主修比較憲法。近年來在中國和美國的法律研究刊物和學術刊物上有多篇論文發表。他致力於憲法學、政治哲學與社會理論、儒學與神學研究,並參與組織基督徒維權律師團、家庭教會維權行動、中國公民維權聯盟等。

我請範亞峯先生談談11月3日,他是怎樣得到不再續聘消息的。

範亞峯:“我正常上班,所領導找我談話,宣佈一個讓他們很爲難的消息,我‘不再被聘任’,原因是一以貫之的政治原因。”

問:“有什麼直接誘因嗎?”

答:“直接誘因現在無法判斷。我認爲最直接的誘因還是宗教自由的惡化。中國教會處於一個非常艱難的時刻,9月13日到現在的‘臨汾教案’,11月1日的守望教會,2日上海萬邦教會被宣佈爲‘非法活動’,3日本人失去工作,4日今天上海萬邦教會收到正式通知,正式宣佈爲‘非法宗教活動’...這個完整性你不覺得太奇特了嗎?我的‘下崗’也屬於這個大計劃的一部分。”

問:“您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
答:“很坦然,非常坦然。非常平安喜樂。沒有一點失去了什麼東西的感受。”

問:“您爲什麼能有這種坦然?怎麼看待現在的局面?”

答:“中國家庭教會被興起的時候到了,恩典中國爲自由中國奠基的時候也到了。這個冬季,對家庭教會考驗和熬煉的時候也到了。中國人靈魂‘過紅海’(‘過紅海’爲聖經中所講)的時候真正到了。我估計未來幾個月會是中國教會關鍵的時期。最近幾天我和很多朋友交往,對中國未來很多東西有一些比較類似的看法。這一次,把家庭教會逼到了牆角上,這問題嚴重了。如果黨國在這一輪打壓,能夠把教會搞下去,中國的基督化和民主化都遙遙無期;如果未來幾個月搞不下去,整個中國民主化和基督化就此打開一個大缺口,宗教自由就會成爲中國人自由的先導。

現在黨國的內部已經亂了。尤其是現在很多人很難理解的對中國城市教會全面打壓,我認爲非常不奇怪,因爲他認爲國際社會沒什麼壓力我就幹唄,民間也沒有什麼太大的阻力我就幹唄。”


*範亞峯博士:這輪對家庭教會的打壓具有全面性、整體性,中國家庭教會生死存亡進入關鍵時期*


範亞峯博士說,無論是丟掉工作還是進監獄,他都有思想準備:“丟工作在過去幾年中一直處於隨時可能的狀態,我作了充分的思想準備,這次丟工作沒有什麼太大的意外。進監獄嘛,2009年中國處於一個非常不確定的狀態,你不知道你會不會進監獄,你也不知道因爲什麼進監獄,所以我只能說‘不清楚’,這一輪應該主要是對教會。”

問:“現在新一輪對家庭教會的打壓與過去對‘中國家庭教會聯合會’的打壓有什麼不同?”
答:“去年主要是針對家庭教會聯合會單個組織的打壓,今年大不一樣了,可以看到針對四個教會系統和福音機構。

首先是對臨汾教會作爲鄉村教會非常有代表性的教會系統的打壓。臨汾教會有五萬多人,三十年的歷史,一夜之間就被打成‘非法宗教活動’。表明黨國對民間社會的基本積累持一種非常蔑視的態度。

第二是對北京積累了二十年的守望教會,在黨國眼裏,根本不知道有任何尊重,用盡心機使守望教會失去聚會的地方。而且不讓他們購買辦公樓簽約成功。這樣,守望教會被迫街頭聚會。

第三個,上海萬邦教會有兩千人,被定爲‘非法宗教活動’。

第四個就是我本人的失去工作,我也是福音機構的。三個大型教會和一個福音機構的遭遇可以看出中國家庭教會的生死存亡進入一個關鍵時期。”

問:“如果歸納一下,您認爲這輪打壓還有什麼特點嗎?”

答:“具有全面性、整體性。(被打壓的)四個平臺,第一個是鄉村教會的大平臺;第二個是城市教會上海和北京最重要的代表性教會;第三個是中國大陸有影響的福音機構之一,包括教會、基督徒維權律師團等等。這三點可以看出黨國現在對家庭教會板塊的強硬打壓進入一個關鍵時期。其中以守望教會被迫街頭聚會爲先導。守望教會的街頭聚會是1989年之後中國。。。尤其是在北京出現的最大規模甚至是持續時間最長的未經當局批准的街頭集會,所以說發展前景很難預料。”


*張明選牧師:法學博士被解職有損社會公道,當局逼迫打擊家庭教會,不符合憲法宗教自由*

以上範亞峯博士談到去年“中國家庭教會聯合會”被打壓取締。去年11月28日,中國民政部發出決定書,取締“中國家庭教會聯合會”。12月4日,會長張明選牧師到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交了行政起訴狀,要求撤銷民政部取締“中國家庭教會聯合會”的決定,法院拒絕受理。

近日,家庭教會領袖範亞峯博士被以“不再續聘”解除公職,張明選牧師就此接受採訪,談他的看法。他說:“我認爲範亞峯是一個維權的好基督徒,支持中國家庭教會的維權工作。對中國家庭教會逼迫打擊,目前是比較嚴重的。這次範亞峯被解除社科院的公職,法學博士被解除公職,有損於社會公道,也有悖於憲法規定。中國當局目前對中國家庭教會的打壓,比過去還厲害,任意說你非法就是非法,說你是邪教就是邪教,這樣的作法是不符合法律標準的。

特別是今年,整個河南、山東,打壓的聲勢非常大。山東日照教會被解體了,‘三自教會’(在政府登記註冊的教會)  因爲辦了學習班、學校,就被政府給解體,把信徒趕出,說‘非法聚會’,把召集人趕了,不允許信徒上訪。

再有河南夏邑縣、鄭州的磐石教會,把牧師給‘勞教’,還有上月23日,把武漢一個教會的牧師趕出教堂。。。都是今年發生在地方的事件,很多,不符合憲法所宣告的宗教自由。這種想抓就抓,想解體教會就解體,哪有這樣一個法律?哪有說打就打,說搶就搶?我坐火車就犯法了?”


*張明選牧師:希望國際社會呼籲中國政府實現宗教自由,否則會發生社會更不安定因素*


張明選牧師講近期他和太太被送到與他們毫不相干的“戒毒所”的遭遇,:“上月13日,我到臨汾去看一個弟兄,到那兒,臨汾公安局就把我抓起來,頭上矇住塑料紙,把我們夫妻二人送到‘戒毒所’,這是什麼社會啊!十幾個公安男女看了我們三天,南陽公安把我接回來了。”

去年被趕出北京現在住在河南南陽老家的張明選牧師說,當局不准他去北京或其它一些地方,一旦發現,就會被抓、被關押。他說:“不叫我在北京,再到北京就趕我。今年3月22日,我在吳江河(音)家,當局就把我抓起來。如果他們繼續這樣做,只能給社會帶來不和諧。整個信教羣衆受到的壓力非常大,不會給社會帶來好的果效。

我想,還是借國際社會呼籲中國政府,胡錦濤中央政府要改變他們的作法,要能真正把他們說的宗教自由實現,如果繼續這樣,會發生社會上更不安定因素。”


*範亞峯博士:舊體制政治改革的潛力已經基本耗盡,未來可能出現“和平的政體革命”*

我問剛剛失去公職的範亞峯博士:“近年來您提出‘中道維權’,在很多地方都表現出更多的平和,您自己當初作這樣的定位選擇,現在當局以‘不再續聘’解除您的公職,對您懲罰。無論是作爲法律人維權,還是家庭教會領袖,您自己下一步會有什麼調整嗎?”

答:“我自己不會有太大調整。我要強調的是,我個人失去工作,表明黨國這個體制從自我撤離走向自我抗拒;表明它政治改革的潛力已經基本耗盡。未來等待這個舊體制的可能就是一場‘和平的政體革命’,就好像臺灣在國內外各種壓力之下,被迫對權力結構進行 改造。”

問:“您這裏相信它是‘和平的’,您認爲是藉助黨內的力量、體制內的力量?”

答:“跟黨內沒關係,我說‘和平的政體革命’並不討論黨內的。 共產黨內部的‘雙核心之爭’ 毫無疑問提供了一個變革的契機,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民間力量的發展和國際社會的壓力所能提供的變化契機。”

問:“您認爲什麼力量引發您說的這個‘和平政體革命’,什麼力量在其中起主要作用呢?”

答:“最重要的還是大陸民間社會的力量所形成的壓力吧。在官民矛盾和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矛盾的雙重矛盾全面激化前提之下,毫無疑問黨內的權力‘雙核心之爭’會爲官民矛盾的激化、中國民間力量提出變革的新要求創造機遇。”


*範亞峯博士:我失去公職與一些維權律師通不過“年度考覈”或被註銷執照本質一致*

問:“您認爲這次失去公職,與那些維權律師‘年度考覈’通不過和有人執照被註銷,這中間有什麼關聯嗎?”
答:“本質上是一致的,都是‘下崗運動’的一部分。”

問:“您怎樣評價這樣做意味着什麼和直接結果?”

答:“毫無疑問是希望利用民間力量一切可能的弱點進行打壓。比如說,律師是一個準官方職業。每年的年檢(現在是‘年度考覈’),是掐住律師喉嚨最重要的一個環節。有良知的律師被迫‘下崗’,毫無疑問是使已有的律師失去發揮作用的平臺,使即將進入維權律師陣營的年輕律師不敢輕舉妄動的重要威懾。同時對我來講,失去工作也是如此。這樣的作法,毫無疑問在短期內有一定效果,但長遠來看,非常愚蠢。”

    
*範亞峯博士:維權運動被更多人羣接受,中國走向自由民主法治的趨勢不可改變*

 
問:“對近些年來一些律師和法律人維權,以及目前他們處境總的估計,您怎樣描述?”

答:“過去近十年,大陸的維權運動應該說在推進中國民間力量的積累、資源整合和新的規則形成方面已經形成了初步的積累。但是面對殘酷打壓,也付出了極大代價。總體來講,維權運動被中國的主流社會、被更多的人羣所接受,是不可改變的趨勢。中國未來無論有多少律師‘下崗’,有多少人失去工作,整個中國走向自由民主法治的趨勢是不可改變的。”


*範亞峯博士:信仰使中國人的“人觀”、“人論”發生變化*



問:“您覺得自己的命運和中國家庭教會目前的命運連在一起,關於中國家庭教會在中國的生成、發揮什麼樣的作用,您有沒有什麼想講的?”

答:“中國教會(文革後)已經積累了三十年時間,用我的朋友李凡教授的話來講,中國家庭教會佔中國民間社會力量的百分之五十以上。就是說,整個中國人靈魂的需要,中國家庭教會八千萬到一億人的現實的力量,現在已有的中國城市教會維權的意志、持守信仰的意志,都是不可摧毀的。

中國家庭教會被更新的這一羣人(數目)會極大增加,家庭教會得到的尊重也會越來越多。信仰使中國人的‘人觀’、‘人論’發生了變化,認識到人是有限、有罪、與上帝有約的,這‘三有’的‘人觀’會帶來人對自身理解、認識自己的最大的變化。”

問:“您認爲,這樣的人在爲中國和諧、穩定和尊重普世價值方面會起什麼作用?”

答:“我想,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對中國邁入世界的必要性和中國持守自己傳統的必要性,兩者之間會有一個比較好的平衡,會比較恰當地處理基督教與傳統文化的關係。”


*範亞峯博士:家庭教會持守宗教自由底線,反被當局政治化,成公共政治事件*

問:“您認爲中國家庭教會現在對中國社會起了什麼作用?對未來中國的民主化、社會穩定,可能起什麼作用?”

答:“簡單講,我提出一個命題,叫作‘自由中國與恩典中國的雙生子’,換通俗話來講,就是恩典中國爲自由中國奠基,更通俗講就是隻有中國家庭教會可以扛得住黨國體制的全面打壓和逼迫。我們在未來幾個月裏會看到,中國家庭教會是否能夠擔當這個重任,作出這個見證,教會是自由的堡壘,還是不堪一擊。中國的家庭教會如果順利渡過了共產主義的紅色海洋,那麼,類比的話,就好像以色列人過紅海(聖經記載),中國家庭教會就獲得了一個全新的發展機遇,迎來了一個新的復興。

目前看來,在2009年秋冬,黨國體制看上去氣勢洶洶,實際上對無論是臨汾教會、守望教會、萬邦教會,還是我本人的打壓,給人的感受都是底氣不足,充滿機會主義。相反,中國家庭教會在這時興起的是一羣願意‘擺上’的基督徒。這兩者之間信仰力量、心靈力量的對比一目瞭然。”

問:“對於中國法制建設的的情況,您怎樣估計現狀和不太遙遠的未來?”

答:“現在毫無疑問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時期。2007年以來是大倒退的兩年,但是未來到底多久才能改變這個不利局面,這很難講,我們不能作線性的單一判斷,要根據很多領域的變化來確定。”

問:“未來家庭教會下一步,您覺得像您這樣學者型的家庭教會領袖或其他一些人,還有什麼可以做的事情?”

答:“中國家庭教會的宗教自由,應該說是一個底線的持守,不是家庭教會政治化。無論是守望教會、萬邦教會,還是臨汾教會,包括我本人從事的教會維權研究,沒有任何要使教會作爲治理心靈的團體、一個聖約的愛的共同體要參與政治的任何願望。本意都是要促進教會致力於心靈靈魂事務的治理。但是在黨國體制之下,所有問題都是政治問題。在黨國體制把信仰、宗教問題政治化的背景之下,中國家庭教會自身這樣一個理性的持守,比如守望教會的雪中堅持聚會,反而成爲一個公共性事件,成爲一個充滿政治性的事件。

所以,我們不用害怕‘政治’的概念。所謂政治就是衆人之事,很多人的事情,公共的事務就是政治。”

問:“這種時候您還有什麼要講的想法、希望...?”

答:“我最主要的呼籲是,現在要超越城市教會和鄉村教會,超越溫州教會、河南教會、北京教會,超越國內大陸教會和海外教會這些差別。我們已經看到中國教會一個好的趨勢,就是在共同承受的命運背景之下,整個中國教會空前走向團結與合一。這是最讓人欣慰的事情。”

 
*莫少平律師:法學所有權不續聘,但若出於政治或宗教原因,我認爲嚴重違憲,研究機關、大學應允許不同觀點*   
   

得知法學博士範亞峯先生被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告知“不再續聘”的北京莫少平律師說:“我昨天還跟他在一起喫飯。他自己說,(法學所)跟他談的時候說是因爲政治原因。

作爲一個單位來講,如果說想聘用或者不聘用一個人員,確實單位有這個權力。當然,如果如範亞峯所說,就是因爲出於政治原因不允許他在法學所繼續工作,這本身就反映出等於連像這種研究單位、大學的寬容度都已經受到很大壓制了。

按說一般學府、大學、研究機關應該比較包容、寬容,正常情況下應該允許不同觀點、不同聲音存在。我個人認爲,相比較而言,這些單位應該是最寬容的場所。如果連這種機構都不能容許不同的聲音或有自己獨特見解的一些知識分子的存在,那我覺得,得出的結論只能說現在環境越來越惡劣了。”

問:“維權法律人範亞峯本身又有家庭教會的背景,您怎麼看目前當局對於這兩個羣體兩部分人所採取的措施,出臺的政策和作法?”

答:“還是從憲法的角度講,《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明文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一個基本權利。如果一個單位的研究人員,由於他的信仰而不被單位續聘,從法律角度講等於違反憲法了。無論是膚色、信仰、持有什麼觀點,應按憲法規定,也是按人類普世價值理念,都應允許存在,大家一律平等。如單位因爲一個人的宗教信仰而不允許他在那兒工作了,我認爲是嚴重違憲。

範亞峯確實也談到過...在我這兒也講他信基督教,現在受到了打壓。我認爲,如果作爲具體單位,也許不是這個單位本身願意這樣做的,可能受到方方面面不同壓力。但是如果結論就是有因爲他宗教信仰的原因,而被單位...叫辭退也好,或不允許他繼續工作,我認爲是違反憲法的。”


*莫少平律師:律師如因代理敏感案件或宗教信仰“考覈通不過”或被“註銷執照”,我認爲不合適*


問:“從今年5月底以來,一些維權律師、法律人被以“年度考覈”或其它原因,有的考覈通不過,有的執照被註銷,對這些做法,您有什麼想說的?"

答:“作爲律師,當然我們希望應該有一個非常寬鬆的執業環境。從理論上講,律師是通過維護公民方方面面的私權利,來與公權力抗衡的一種不可或缺的力量。這樣的社會才能夠體現出法治,才能夠真正做到和諧。如果律師可能是代理了一些敏感案子,或者可能是其它僅僅是這方面原因,而不給他註冊登記,我當然認爲這是不合適的。不管怎麼說,作爲律師,只要他是能依法爲當事人提供服務,這都是《中國律師法》所認可、所應該保護的。而不能出於因爲代理敏感案子。。。我也知道有些律師是信教的,也不能因爲宗教信仰原因不給註冊。如果因此不給年檢註冊,我認爲是不合適的。”


*傅希秋牧師:範亞峯被解職是當局對家庭教會和維權人士一系列打壓的一部分*


一直關注中國的基督教家庭教會和維權人士的在美國的對華援助協會主席傅希秋牧師,就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副研究員、基督教家庭教會領袖範亞峯博士被以“不再續聘”解職一事接受採訪談他的看法。

傅希秋先生說:“我想他最近的被解職,是顯示中國政府一系列對家庭教會和維權人士打壓的一部分。是從9月份臨汾教案到最近對上海萬邦教會打壓,以及對維權律師打壓,這整體打壓其中的一環。因爲範亞峯博士既是一位在北京的家庭教會領袖,同時也是多年來積極從事維權的法律工作者。對他的打壓從去年就已經開始了,包括警察試圖衝擊他所帶領的家庭教會,到對家庭教會他在倡導的一個刊物的沒收等等,這些都已顯示出當局在積極準備。

這次對他這樣一位倡導溫和理性、公義和愛的基督徒法律維權人士採取這種非法的行政手段將他開除,是中共最近一系列整體部署的一部分。我想,後邊還會有更多打壓出現。”


*傅希秋牧師:如果中國當局繼續違背民意,違反法制,將造成一系列惡果*


問:“您在發佈相關消息的同時表示,對華援助協會會就此作出一些反應,你們有些什麼要講的話?具體會作出什麼反應,現在方便在這裏談嗎?”

答:“我們會在全球發動至少兩百萬人的簽名呼籲,針對中國最近的宗教自由狀況和法治的嚴重惡化。應該會在近一、兩個禮拜完成準備工作。另外,我們還有幾個較重要的重大行動,如果中國執政當局繼續沿着這樣一個違背民意、並且違反自己法制的狀況繼續走下去,會起到相反的果效。我想將來造成的一系列惡果,也是他不願意看到的。

我覺得,無論是家庭教會還是維權律師,都是中國政府所提倡的法制,以及公平公義社會的倡導者和實踐者、積極的建立者。對他們的打壓,無疑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是人爲樹立社會動盪的新根源。我想是當局不願看到,也是許多中國人民不願意看到的。奧巴馬總統訪華之前,如果有這種更激烈的打壓,更會向國際社會證明中共當局沒有誠意在推動中國法治和宗教自由方面努力。”


*傅希秋牧師:如果中國當局報復訪美作證的基督徒法律人,甚至可能影響奧巴馬訪華和中美關係*


問:“近期幾位來自中國大陸的基督徒維權律師和法律人到訪美國,並且在國會作證。他們回中國後,會不會受到新的壓力?有沒有這方面的擔心?”

答:“當然我們根據過去的慣例,還是抱很大樂觀的希望,如果中國執政當局突破底線,對這些到美國作正常訪問,講述基本事實的基督徒律師、維權人士實行強制措施的話,我想後果會極其嚴重,甚至有可能影響到奧巴馬總統順利對中國成功訪問,中美關係都會受嚴重影響,會產生嚴重後果。”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訪談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匿名 說:
2009-12-20 07:56

範是當今中國的但以理

匿名 說:
2009-11-12 21:38

願神與範博士同在,奉主名求,阿們。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