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談滕彪律師護照被扣起訴邊檢案開庭


2008-10-30
Share

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主持人張敏採訪報道2008,10,25


*滕彪律師起訴北京邊檢總站案22日不公開開庭*
   
在北京的法學博士、維權律師滕彪先生就自己出境受阻、護照被沒收一事對北京市邊防檢查總站提起的行政訴訟案於10月22日在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開庭。

日前,滕彪律師就這次開庭情況接受我的採訪。

他說:“開庭大概持續了一個半小時,有朋友趕過來想旁聽,但是法庭拒絕了,說這個案子不公開審判。

然後我們向法庭提出交涉,我們認爲這個案件不應該屬於祕密審理的範疇,法庭還是堅持不公開審理。”

*滕彪律師:起訴北京邊檢總站緣由*

滕彪先生談起訴北京邊防檢查總站緣由:“今年1月18日,我準備出國參加關於法律方面的一個會議,那天去機場辦登機手續,過邊檢時,他們把我名字輸進去後,就叫來他們別的同事,等了很長時間,後來就說我不能出境,出具了一個決定書,而且把護照沒收了。”

主持人:“決定書上怎麼寫?”
滕彪:“就說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出境入境管理法》第八條,不允許我出境,護照予以收繳。”
       
主持人:“您能講講這第八條的內容嗎?”

滕彪:“我可以念一下,‘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批准出境:第一是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和公安機關或檢察院法院認定的犯罪嫌疑人。第二是人民法院通知有未了結民事案件不能離境的。第三是被判處刑罰正在服刑的。第四是正在被勞動教養的。第五是國務院有關主管機關認爲出境後將對國家安全造成危害或對國家利益造成重大損失的’。
因爲我不屬於裏邊任何一種,我隨後提出行政複議,複議維持原決定。然後我就提起行政訴訟。”

*滕彪律師:22日開庭印象*

辯論比較激烈,但看不到唯一關鍵證據,不能質證――

滕彪律師談他對10月22日開庭印象:“整個開庭辯論得還算比較激烈,我覺得我們這邊發揮比較精彩,對方水平也不低,但是我們提出的最關鍵的一些
質疑,對方沒辦法回答。

最重要的就是對方提出一個證據,就是收到北京市公安局給他的《邊控對象通知書》,這應該是他最重要、最關鍵的證據,但這最關鍵唯一最重要的證據,他申請了法庭不公開質證,而且法庭竟然允許這個案件‘屬於國家祕密,不能公開質證’。

我們針對這個提出反駁。因爲首先,這個案件即使是公開審判的話,當證據涉及到國家祕密或者個人隱私時,也可以要求旁聽人員迴避,但當事人,原告被告以及代理律師是必須要看到這個證據,從而才能夠對這個證據進行質證,何況這個案子是祕密審理,作爲當事人的原告,我們這一方必須要看到這個證據,然後對這個證據進行質證。”

不能確定最關鍵證據真實,如依此作判決,影響司法權威性――

滕彪律師陳述當庭情況:“我們說‘我們連這個最關鍵的證據看都看不到,我們怎麼能知道它是真實存在?怎麼能知道它是邊檢站在作出那個行政決定時就拿到的這個證據?’所以我說‘如果法庭依照這個證據來作出判決的話,就會影響整個法院的權威性,影響整個司法的權威性。

一個公民他是否能夠出國,或者說一個國家把什麼樣的人列爲不準出國的名單,從性質上說,不應該是國家祕密,應該是公開的,讓大家都知道什麼人出國會對國家造成危害,這是關鍵證據。

另外退一步說,即使被告,也就是北京邊防檢查站有這個《北京市公安局邊控對象通知書》,它作出的這個收繳護照和阻攔出境的決定,也是不合法的,因爲按法律規定,必須是國務院有關主管機關認爲出境後會給國家利益造成危害的,才能夠不批准出境。
根據這些關鍵的東西,我們覺得阻止我出境和扣留我的護照是非法的,要求法庭予以糾正,並且要求歸還我的護照。”

*滕彪律師:隨便剝奪人旅行自由,與國內國際法相違背*

主持人:“您提起行這個政訴訟進行到目前情況,您有些什麼想法?”

滕彪:“這樣的案件恐怕不是朝陽區法院他們能夠自己決定得了的,整個出境問題,包括辦理護照的問題,還是普遍存在的現象,很多人因爲各種原因,政治上的,或者其它方面的原因,沒有辦法辦到護照,或者沒有辦法離境出國旅行。  

這種情況以前被關注得比較少,現在希望能夠有更多人關注這個問題。畢竟中國加入了些一基本的國際人權公約。這種隨便剝奪一個人旅行自由,是和國內關鍵、國際法律的精神相違背的。
作出這這種行政決定,是他的一種工作習慣。他認爲,北京市公安局有這麼一個邊控人員名單,就理所當然不加任何反思,按照北京市公安局的要求,去阻攔一個公民出境,這種決定明顯是沒有法律依據的。必須是公安部、安全部,有明確的不批准出境的決定纔可以”。

*滕彪律師:警醒潛規則侵權,依法維權,促行政行爲納入法律軌道*

滕彪律師表示:“我們公開用這種方式來挑戰他這個決定,並不一定指望能夠拿回護照,或儘快拿回護照。但是,能夠引起更多人關注,一方面讓更多人拿起法律武器爭取自己的權利,另一方面,也對行政機關這種靠個人好惡,或靠一個政策、靠一個非正式的潛規則,就隨便侵犯公民權利,對他們這種作法,有一個警醒,讓他們付出更大的成本,並且希望通過越來越多的這種維權行動,讓他們能逐漸把自己的行政行爲,納入到法制軌道上來。”

*黎雄兵律師:此案祕密審理和不準查閱證據違反程序*

滕彪律師委託的代理律師黎雄兵先生出庭後即出差外地,黎雄兵律師在旅途中接受了我的採訪。

主持人:“請問您認爲這次開庭情況都是符合程序的嗎?”

黎雄兵:“發言權利、發言時間不被打斷,是得到了保證的,符合程序。但這樣一個案件使用祕密審理是不對的。第二,他之所以祕密審理的理由,說涉及到的一些證據屬於國家祕密,居然原告本人都無權獲得,無權質證,無權查閱,這明顯違反國家法律規定。
我國刑事訴訟法有非常明確規定,其中第三十條第一款說‘代理律師有權查閱這一案卷的證據,如果涉及到國家祕密,有保密的義務。’我作爲他的代理律師,滕彪作爲本人,毫無疑問都有權查閱質證與自己權利直接相關的證據。        
而且在這個司法解釋和行政訴訟規定裏,都無一例外強調,凡是進入訴訟程序的證據,都必須經過質證,不經過質證就就不能採納。
如果涉及到祕密的證據,不公開開庭質證,也就是說,不讓其他旁聽的的人員在庭上看到這些證據,但是沒有說祕密審判情況下也不質證。這是一個法律上的依據。”

*黎雄兵律師:行政訴訟說‘涉密不質證’後果惡劣荒唐,程序流於形式*

黎雄兵律師特別指出:“如果對方不質證的理由成立的話,一個非常惡劣的後果是――以後所有訴訟案件被告,也就是行政機關,都可以以這樣一個理由,就是說‘行政機關所提供的證據,涉及到國家祕密’,而不公開質證,也不給行政相對人查閱,那麼以後行政訴訟的話,毫無疑問就是非常荒唐的局面――可以不需要任何證據,案件裏他說他唯一的證據涉密,那麼就使整個程序流於形式。
這都是非常明顯違反程序、違反法律原則的。”

*黎雄兵律師:關於公民出入境法律適用和權利性質的辯論*

主持人:“質證階段這個實質性環節都沒有進行,這次開庭,您印象有實質意義的都做了些什麼呢?”
黎雄兵:“我們圍繞這樣一個法律的適用方面,比如,涉及到三個法律法規,《護照法》、《出境入境管理法》、《出境入境邊防檢查條例》的一些適用,雙方展開論述和辯論。
另外一方面,關於公民出境入境權利的性質,我們認爲是公民的人身權利,而不是類似被告所稱的,是北京市公安局要批准原告出境――批准或不批准。他們把它理解或歸於一個行政許可行爲,性質是限制人身自由的一個行爲。我們雙方有個辯論過程。”

*黎雄兵律師:不能任由行政法規限制人身自由*

黎雄兵律師認爲:“關於限制人身自由行爲的效力層次,只能是由國家法律規定,而不能任意由一些行政法規,也就是《邊防檢查條例》來作出限制,甚至依據邊防檢查條例來沒收或收繳公民證件,人身身份性證件。
然後就是關於質證、關於開庭程序是不是應該公開,不公開審理程序是不是合法的問題。我方反對對方所提出的不予質證的提議,也進行了法庭陳述辯論。”

主持人:“這次開庭結束時,法庭是怎麼說的?”
黎雄兵:“法庭最後說‘查閱筆錄、簽字,暫時休庭,將擇日進行宣判’。”

*黎雄兵律師:前瞻幾種可能性,包括追加案件第三人*

主持人:“接下來會有幾種可能性呢?”
黎雄兵:“沒有宣判之前,各種程序都有可能繼續進行,比如再次開庭,比如增加新的訴訟主體進來,比如說其中有一個細節,對方提到北京市公安局出具了一個不批准滕彪出境的文件,說是個祕密文件。因爲的不到質證,我們對這個文件是否存在,是否真實,是否確實由北京市公安局所出具,這些都存在着疑問。    
根據法律的規定,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將這個涉案的相關行政主體追加爲訴訟的第三人。當庭我們要求把北京市公安局追加爲這個案件的第三人――原告滕彪,被告北京邊防總站,第三人就是北京市公安局。法庭沒有當庭予以支持,沒有采納,我們在等待着後面往下的程序。
可能會有兩種情形,一種是法院可能根據10月22日開庭情況,直接作出宣判;也有可能會再次開庭,或者增加其他訴訟主體。現在還不得而知。”

主持人:“如果法院不接受你們把北京市公安局作爲第三人,你們還有另外一條路,比方單獨起訴他嗎?或者有些什麼空間做這件事情?”
黎雄兵:“這是完全有可能的,目前之所以沒有啓動對北京市公安局的訴訟,因爲我們沒有獲得相關證據表明北京市公安局是否向邊檢站那樣說的,出具了一個關於不讓滕彪出境的決定,我們不得而知。現在只是邊檢站單方面這樣陳述。
如果這個案件判決下來,確認北京市公安局確實作出過這麼一個行爲,那麼我們可以依據這個判決所確定的法律事實,對北京市公安局提起訴訟。
當然最後是否啓動、願不願意啓動這樣一個行政救濟的措施或者訴訟,取決於原告滕彪本人的決定。”

*黎雄兵律師:人身權利應受法律保障,行政行爲應受法律制約――此案意義*

主持人:“您代理這個案子到今天,您認爲這個案件的意義主要在什麼地方?”
黎雄兵:“我認爲這個案件主要意義是,在這樣一個保障人權和依法治國大的時代背景之下,公民的人身權利,出入境自由權利應該怎樣得到法律保障,才能真正落實。
另一方面,關於公安行政機關怎樣能夠切實作到依法行政,權利不被濫用,而他們的行政行爲能夠切實受到法律制約。
這兩方面看,這個案件有它突出的典型意義。”

以上自由亞洲電臺“心靈之旅”節目由張敏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採訪編輯、主持製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