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族基督徒吾斯曼将上诉

2008-05-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宗教迫害报告第二十一集:新疆维族基督徒吾斯曼案 第一篇)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8,05,15)      


吾斯曼妻收到一审判决书

新疆维族基督徒吾斯曼.依明因不服被处以两年劳教且决定书中未列任何违法活动,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劳教两年决定。该案4月16日“不公开”开庭,5月13日,他的妻子努尔古丽收到一审判决书。

努尔古丽对判决不服

现在和田市的努尔古丽说:“法院给我打电话,我是13日得到的。法院的判决书说‘本院认为,原告吾斯曼.依明为境外人员提供国家秘密,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和田地区劳动教养委员会就吾斯曼.依明违法事实,依照《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的规定,对其作出劳动教养二年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准确,程序合法,应予维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十四条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吾斯曼.依明要求撤销被告和田地区劳动教养委员会于2007年11月27日作出和地劳教字(2007)第94号劳动教养决定的诉讼请求。
   
二、驳回原告吾斯曼.依明的其他诉讼请求......’”

也是维族基督徒的努尔古丽表示:“对判决书,我也特别不服。”

吾斯曼和案件简介

三十五岁的吾斯曼.依明2007年11月19日被新疆和田市警方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罪”刑事拘留。当年在浙江义乌市一家外贸公司工作的吾斯曼2007年7月被传唤回新疆监视居住,直到被刑事拘留。11月27日新疆和田 地区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委员会签发劳动教养决定书,决定对他劳教两年。决定书中指控“吾斯曼.依明1998年3月至 2004年4月,在外资企业新疆太平洋农业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洛浦县分公司工作期间,协助外国人从事违法活动”,但决定书中并未列举其从事了何种违法活动。
    
随后吾斯曼提出行政复议,3月28日复议维持原决定。吾斯曼又提起行政诉讼,今年 4月16日不公开开庭审理,审理前不准原告吾斯曼会见律师,5月5日宣判维持原判、劳教两年。

努尔古丽:我们平民不知国家机密,此案与信仰有关

她说:“我们是平民百姓,不可能知道国家机密,我丈夫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我自己认为,肯定跟我们的信仰有关系,就是因为我们是基督徒,别的什么都没做。因为在他被抓之前,他们(警方)问我们所有的问题都是关于信仰的。”

问:“也问过您吗?”
答:“问过。”

问:“怎么问?”
答:“问怎么信耶稣的,问整个信仰过程。”

问:“问其他人吗?”
答:“可能还有与我们接近的朋友,因为警告不准告诉别人,我们也不太问别人。现在很多人知道是因为基督教的事吾斯曼被抓了,和我们疏远关系,汉族和我们同样信仰的还来拜访。”

问:“判决书上提到信仰了吗?”
答:“没有。”

努尔古丽:吾斯曼决定上诉

努尔古丽说明:“法院通知我,是因为吾斯曼写了一份要求上诉的东西。法院5月8日把判决书寄给吾斯曼,从5月8日算起,十五天内决定上不上诉。法院给我看了吾斯曼写的条子,他说决定上诉,让我继续做上诉的事。我今天已经开始做,法院让我星期一去交诉讼费,律师寄过来的上诉状可能周一、二才能到。我想按法律程序一直走下去。”

梁小军律师:开庭前几次要求见吾斯曼都未获准

受吾斯曼委托的梁小军律师表示:“上次我们去,是开庭,之前我们去过两次,要求面见吾斯曼没有得到批准。”

问:“理由是什么?”
答:“吾斯曼在劳动教养所,说‘出去劳动去了,去很远的地方,一时也回不来。’然后再说‘法院开庭正在往这走,你们要见,明天再见吧’。再就说‘吾斯曼这个案子涉密,南疆形势比较紧张’...这些理由,反正一直没让我们见。”

问:“这次行政诉讼吾斯曼是原告,原告方和被告方不能见律师在法律上规定有没有什么区别?”
答:“没什么区别,都应该让见律师。”

梁小军律师说,他们一直没时间和吾斯曼谈话:“开庭时把吾斯曼带来坐在那儿,开完庭立刻把吾斯曼带走了”。

梁小军律师:劳动教养制度与法律

梁小军律师认为:“‘劳动教养’制度是中国的一个特色,也是限制人身自由的一种行政处罚措施。从法律上来说,任何人不经法律判决,不得宣告有罪、被限制人身自由。但是,中国有‘劳动教养’,实际上就把这个权力给了公安机关。”

梁小军律师:开庭只有口供不出示证据

谈到吾斯曼被处“劳动教养”和行政诉讼一审判决维持原决定,梁律师说:“他们声称吾斯曼‘泄露国家秘密’,但开庭时又没有出示任何‘泄露国家秘密’的证据,只是有一些当事人的口供。庭上还有个罪名就是‘非法传教’,也都是一些人的口供。从证据来说,这么处罚是不对的。而且你说‘泄露国家秘密’,这个‘国家秘密’按照‘中国保密法’来说,要有相关部门来认证,这到底是不是秘密?几级秘密?”

问:“口供是他人口供还是他本人口供?”
答:“有他人的,也有他本人的。说‘他本人已经承认泄露国家秘密,非法传教’,可是吾斯曼当庭否认,他说‘我的口供不是这样说的’”。

梁小军律师:本案中的程序违法

梁律师说:“开庭时,我们又增加了一条,就是程序也违法。调查吾斯曼是从2004年就开始了,2005年给他作出了个决定,是维文的,说‘因为侦查终结,取消他的取保候审’,就是说这个人无罪了。但是2007年突然又把他逮捕,通过审查,证明他有罪证据也确实不充分,这期间又涉及到宗教问题,然后就把他给判了个劳动教养。

关于程序问题,梁律师还说:“法律上从最高院的08年第1号司法解释,这种行政诉讼案子不应该是和田市法院管辖,依职权审查后应交和田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审查。”

梁小军律师表示:“拿到判决书后,我们要商量上诉的问题。”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主持人张敏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