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访杨伟东:《立此存照》香港卷面世之后

2014-11-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杨伟东先生近照。 (杨伟东提供)
图片: 杨伟东先生近照。 (杨伟东提供)

*1028日香港“占中”整一月新书发布会,主编杨伟东受阻缺席,再度受访*

在前面节目中播出了对《立此存照:500位中国人的心灵记录》主编杨伟东先生访谈的第一部分,谈他主编这部多卷本访谈录的背景和进展,报道了在《立此存照》第四卷香港卷在香港“占中”和平抗争期间即将面世时,杨伟东先生被限制出境,原计划10月中旬启程的台湾之旅未能成行。

10月28日,由香港溯源书社出版的《立此存照》第四卷香港卷于“占中”运动整一个月之际于香港面世,杨伟东先生也因被限制出境而无法出席在香港举行的新书发布会。

10月29日,我再次采访杨伟东先生询问近况并了解他的下一步打算。

 

*杨伟东:已经答应我,又出尔反尔,我觉得他们太紧张了,对他们的紧张表示理解*

主持人:“请问您最近这些日子处境怎么样?情况怎么样?”

杨伟东:“还可以。”

 

主持人:“这次新书出来后您没有能够去香港和台湾,原计划中一些新书发布和其它活动都没办法成行。您在我继续播出有关您的节目时,还有什么特别想对外界说的话吗?”

杨伟东:“我觉得我在(准备)走之前警察跟我谈了两次,我把行程都已经跟他汇报了,他同意了。因为在那段时间我也没做什么,在这种前提下你突然就变,(笑)你这么出尔反尔,我觉得有点太紧张了。因为我把我去香港的行程都跟他们说了,而且在出书之前把书的样稿也给他们看过了,这样的话,我觉得他们太紧张了!对他们的紧张表示理解。”

 

*杨伟东:日前拿到新《港澳通行证》,计划中第五卷是台湾专卷。我的两种准备*

主持人:“第四卷工程已完工,书已经面世。您下一步在出书方面的打算、接下来一卷是怎么考虑的,方便讲吗?”

杨伟东:“可以。因为10月24日我去台湾的《通行证》到期了,我25日又重新申请,他又给了我《通行证》,就是北京公安局发的《港澳通行证》。”

 

主持人:“他们有没有再问继续下一步行程?”

杨伟东:“没有。我会在下星期找他们谈。我计划第五卷应该是台湾专卷,但如果要是我没法……就是他打乱了我的出书计划的话……因为我现在采访了375个人,我正在继续……在国内有两个项目,一个项目是基督教项目,采访基督教的牧师,谈他们对信仰的理解、对普世价值的理解,包括他们的生存状况……也是(用)国内这些问卷来问他们,这是一个项目。

第二个还是对学术界的,都是跟‘六四’发生过关系、后来(到)现在在社会上做一些事情的人的访谈。

主要这两个(项目)方向。看我能不能去台湾,如果能去,就继续出台湾专卷,如果不行呢,我就回过头来做基督教的项目。”

 

主持人:“您是两种不同应对,根据情况然后决定。请问您对国内基督教界人士的访谈与您前三卷对大陆人士所提的问题会是一样吗?”

杨伟东:“是一样的,但是着重要谈一下信仰问题。”

 

*杨伟东:计划采访台湾人士,穿插采访外国媒体驻北京首席代表,我会提的问题*

主持人:“那您到台湾去准备访谈提什么问题,有关部门也跟您谈到这么具体吗?您跟他们说过吗?”

杨伟东:“我大概其说了一下,因为去年有一段时间我在采访国内的……前段时间我同时穿插在做,对各国媒体驻北京首席代表,包括驻京记者,我给他们发邀请信是在四、五月份。

我要采访《读卖新闻》中国总局局长加藤,(有关部门)他们在前一天找我谈话,说‘能不能叫我看一下具体采访内容?’我就拿过问题给他看了。他看完后说‘这个没问题’。我对国外人的访谈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同样的问题。无非就是加几个关于日本的问题稍微谈谈,

 

主持人:“既然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是公开的,那我就专门请您简要说一下您如果对台湾人士做访谈,准备提什么问题?向世界各国驻北京的关注中国问题的人士……当然他们是各族裔的,您准备提什么问题?这样也让我们知道您未来将要出版的这些书大致是从哪些角度来记录他们的心灵历程?”

杨伟东:“比如说像采访日本人,就要谈到历史问题,谈中日关系、中日之间存在什么样的文化差异?像关于人权问题和在中日两国关系中有哪些理解上的不同?我问了‘六四’的问题,问了6月20日‘香港全民公投’问题。这是我问日本人士的。

问德国人,我是谈到,‘柏林墙’已经拆除了24年,请他谈谈当时他的感想。还有就是东西德统一的基础是什么?问德国人就加了这些问题。”

 

主持人:“如果问台湾人士的问题对未来他们允不允许您去无影响的话,或已经跟他们讲了的话,我愿意听听。如果还没有讲,这个问题我就不问了。”

杨伟东:“我觉得这没什么。我的问题(问被采访者)百分之九十都是一样的。前头肯定加上要谈一下他们怎么看统一,如何统一,统一的基础是什么。还有一个就是说‘统一像香港那种模式,你们能接受吗?’肯定是这些问题。这些提纲我去之前肯定要给他们(有关部门)的,都是公开的。”

 

*杨伟东:希望大家和平相处,因为我还要延续目前的工作*

主持人:“在新书出版,而自己又受到某些限制的情况下,您还有要说的吗?”

杨伟东:“因为现在我还是(在)语言里有很多约束。我尽量跟他们(有关部门)保持着那种他们认为‘比较和谐的状态’。

我因为工作还要继续嘛。尽量我们大家和平相处,他们给我提出的要求我能够遵守的还尽量的(笑)去符合他们的那种标准。这样,我能够延续我目前的工作。我这种谈话方式呢,我也跟他们多次表达过,就是我们尽量不要做到水火不容啊,我们很愤怒啊,其实我觉得没有必要。

我就是把我的想法跟他们提出来,包括遗憾,包括一些他们的那种紧张,对他们的理解。我说到了。”

 

*杨伟东:每天跟母亲聊天,鼓励她坚强地活着,时间决定最后能揭示真相*

主持人:“因为在上次访谈中谈到您的父母亲(见上篇报道:因母亲在国家体育总局作医生抵制兴奋剂,家人受打压迫害,父亲被殴打去世),现在母亲情况怎样?她身体情况怎样?有没有关于母亲方面您要讲的?”

杨伟东:“现在我从两方面,一个就是尽量让我母亲少接触这些事,我也不愿意让她老去接触,总是在想过去怎样。过去有她 非常高兴的那块,也有到后期她非常痛苦的那块。我说你不要去想过去你好的那块,也不要想过去……

我说‘你现在首先把身体养好。他们现在这么拖着你,就是等着你死嘛,死了以后就一了百了了嘛’。我说‘你就必须坚强的活着,快乐的活着’。

对我母亲……每天我跟她聊天,鼓励她。我说‘所有事情我来承担,你就把身体养好。你看我怎么做,看我走到哪一步为止。真的有一天我走不动了,我会告诉你说我的能力就到这儿了’”。

 

主持人:“母亲今年多大年纪?”

杨伟东:“我母亲今年76岁。受打击之后两次中风了。”

 

主持人:“恢复得怎么样?”

杨伟东:“恢复得还可以。说话呀、各个方面反应能力都还可以;但是走路啊,跟过去已经没法比了。我就告诉我母亲‘你现在必须使劲地活着,时间决定最后你有能力把真相揭示出来。’”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