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中共禁止藏族干部学生参加宗教活动

2020-05-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图为矗立在林廓转经道上的甘珠尓经塔。2020年5月23日起,又是最殊胜的萨嘎达瓦佛月,至6月21日。(唯色2018年萨嘎达瓦佛月拍摄)
图片:图为矗立在林廓转经道上的甘珠尓经塔。2020年5月23日起,又是最殊胜的萨嘎达瓦佛月,至6月21日。(唯色2018年萨嘎达瓦佛月拍摄)

在藏历4月“萨嘎达瓦”期间转经礼佛,是藏传佛教延续千年的传统。但是近日来自藏区的消息指出,中共当局依照惯例在“西藏自治区”所属各单位学校发布公告,禁止党员干部、退休职员、学生在“萨嘎达瓦”期间参加任何宗教活动,让境内藏人感到无奈与愤慨。而联合国人权专员也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被关押的维权藏人。此外西藏昌都地区的数百名藏族家庭被迫迁移而无家可归,让我们一起来深入了解情况。

据西藏消息人士说,在佛教圣月“萨嘎达瓦”期间,中国当局正密切注视着西藏地区首府拉萨的政府雇员和学生,禁止他们参加传统的宗教聚会。萨嘎达瓦圣月在西藏农历的第四个月,是为了纪念佛陀的诞生、启蒙和涅槃纪念日。西藏人相信,在本月期间转换祈祷轮,奉献物,释放被捕的动物,祝福和表现怜悯等宗教活动,将为他们带来更多的益处。这个节日持续整整一个月,是为了去神圣的地方朝圣,并做出其他贡献。尽管拉萨著名的大昭寺和其他宗教场所已向公众开放,但“学生,政府工作人员和领取国家养老金的人均不得参加宗教活动。” 拉萨市一位居民这样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在与中国官员的会晤中,也警告过藏族学童的父母,不允许他们的孩子在萨嘎达瓦期间参加宗教仪式。消息人士说:“当局警告说,发现参加宗教仪式的共产党员、政府工作人员和学生将面临严重后果”。他补充说:“目前,拉萨的警察活动也在增加”。

拉萨的另一位消息人士说:“在拉萨首次爆发冠状病毒期间,由于担心冠状病毒在拉萨市扩散,西藏的所有学校都关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又说:“学校逐渐重新开放,但幼儿园和日托中心大多保持关闭,直到5月25日才重新开放”该地区的消息人士说,长期以来,中国藏族地区当局,一直试图限制藏传佛教对儿童的影响,而藏传佛教传统上是藏族文化和民族认同的焦点。

此外,近期联合国人权专专员也呼吁中国释放被判入狱的藏族社区领袖。
联合国人权专员五月十九日呼吁中国政府,释放和撤销对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藏族社区领袖阿亚桑扎的指控,阿亚桑扎目前因在网上抱怨当地腐败官员、非法采矿和狩猎受保护的野生动物,而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五名特别报告员和联合国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成员在5月19日发表的声明中说:“我们对少数族裔成员和人权维护者的合法工作,被定为刑事犯罪感到深为关切”。

联合国专员补充说:“我们还担心因不当拘留而导致阿亚桑扎身心健康恶化的报道,对阿亚桑扎的指控,源于对藏族少数族裔维权者的广泛镇压。
我们敦促当局遵守国际法规定的义务,包括取消对阿亚桑扎的指控。西藏少数民族的人权必须得到充分尊重。”

据伦敦倡导组织自由西藏运动(Free Tibet)报道,2019年12月6日,青海省果洛州甘德县9名藏人被判处最高7年徒刑。主要被告阿亚桑扎的律师表示,阿亚桑扎是因为试图揭露“当地官员的非法行为”而以扫黑除恶名义被逮捕。官方于7月26日发出的起诉文件证实,阿亚桑扎曾批评当地官员──即其所在乡镇的党委书记──这位官员在2014年阿亚桑扎赢得村委会选举后取消他的当选资格,并且因为他一再抗议而加以处罚。

7月26日发出的起诉书称,阿亚桑扎和八名同案被告被控“寻衅滋事罪”,因为他们建立在线群组,讨论当地腐败、环保问题并组织居民上访。当局对这九人的指控还包括“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因为他们在建筑工地静坐抗议,为一起交通事故致死案件索讨赔偿。相关细节表明,被告们只不过是参与了反对地方政府政策的和平抗议和上访活动,并未涉及任何犯罪活动。

联合国少数族裔问题特别报告员费尔南德·德瓦雷纳斯(Fernand de Varennes)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联合国5月19日声明的签署方,正在等待中国当局的回应。 德瓦雷纳斯说:“特别是我们正在等待有关当局将完全遵守国际人权法规定的义务的回应” 。

约翰·琼斯在伦敦自由西藏发布的声明中说:“五名联合国专员的干预,是对中国无视西藏人权的必不可少的手段。”他说:“像阿亚桑扎这样的西藏人,被视为社区中的英雄,因为他们愿意挑战诸如环境破坏,和政府腐败之类的错误。 正是这种英勇行为,使中国当局在假审判后惊慌,拘留、虐待和判处他入狱。” 琼斯并说:“中国政府必须听从这些专家的呼吁,释放阿亚桑扎,并听取藏人对人权与自由的呼吁”。

另外据西藏消息人士说,暂时不住在自己家中的西藏昌都地区的数百名藏族家庭,在被中国当局命令从其祖传土地上移居的居民名单中,遭到除名的打击后,失去了永久的住所。 当地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这些家庭包括约4,000名昌都的芒康县和贡觉县的居民,同时也被禁止返回家园,使他们陷入困境。 自由亚洲电台的消息来源说:“昌都地方政府取消了这些家庭的移民资格,也不允许他们留在原籍或家乡,因此,这些家庭目前无处居住”。

在去年寄给西藏政府的请愿书上,陷入困境的家庭表示,他们只是为了找工作,或为了子女的教育而短暂地离开家乡,并没有自愿永久搬走。请愿书说:“我们的家庭仍登记在我们的家乡和出生地,我们从未向村本或乡镇当局报告我们是自愿移民的。如果我们现在不算作芒康县和贡觉县人口的一部分,那我们属于哪儿呢?”请愿书中问道。 “如果我们仍然被视作当地居民,中国中央政府向我们承诺的补贴发生了什么事?谁拿走了它们?”请愿书并说:“我们呼吁对此事进行紧急调查”。

在2014年至2015年启动的安置计划中,当局下令成千上万昌都贫困地区的藏族居民,离开他们的农地和房屋,搬迁到靠近首府拉萨的地区,在那里,他们生活在拥挤的环境中,许多大家庭窘迫的挤在一处居住,就业机会也被切断,很多被重新安置的人,对他们的新生活条件不满意,并抱怨所得资源不足以养家糊口。

一名男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我们被迫在土伦定居。” “我们的祖传土地以及我们所有的一切,都被芒康县政府拿走,现在我们出生的地方留给我们的是一无所有”。他说,尽管当局在为他们所安置的乡镇,给了他的家庭和其他家庭金钱与居住的地方,但这些钱对于大家庭来说是不够的,他们得到的补贴很快就用光了。 “此外,我们还无法送孩子上学。我们很难找到工作,甚至连在餐馆做服务员的工作,由于女儿们不会说中文也被拒之门外后才发现。我们已经要求政府允许我们返回我们的老家,但他们不会让我们这样做”。他并补充说,一些试图独自安静地回到芒康县的家庭,后来被“强行赶走,不得不再回到这里”。

另外据西藏消息人士表示, 5月20日,经历120余天闭寺后,除大昭寺外,西藏拉萨全市城镇和主城区各寺庙,包括哲蚌寺,色拉寺和甘丹寺,开始逐渐恢复对外开放。大昭寺因正在实施整体安全消防、电力提升改造及文物保护工程,暂不在开放之列,但在大昭寺广场外设置了功德处,向信众提供供养、点灯服务。

与此同时,当局在4月27日在四川色达县的喇荣藏传佛教学院发布了一份通知,称该中心将在5月1日国际劳动节纪念日之前保持不对外开放。色达喇荣沟管理委员会发出的通知说 “色达喇荣沟是一个学习僧侣和尼姑精神修行的中心。这不是一个观光景点” 。委员会补充说:“在5月1日国际劳动节结束之前,该中心将不再开放。在庆祝活动期间,将不允许任何外部人员或车辆进入佛教中心。”

数千名藏族和汉族人曾经在喇荣佛学院学习,使其成为世界上最大、最重要的藏传佛教研究中心。消息人士在自由亚洲电台的一份较早的报导中说,2019年4月,中国当局关闭了喇荣佛学院的新入学资格,宣布现在不再允许任何新居民在该处居住和学习。此举是在为期一年的驱逐僧侣和尼姑、并拆除其住房的运动之后进行的,这场运动导致成千上万已经生活在此庞大的研究中心的人,被迫离开并禁止返回。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