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西藏发展满足了国家需求, 西藏人却失败了

2021-02-26
Share
专栏 | 西藏纵览:西藏发展满足了国家需求, 西藏人却失败了 大昭寺
(Public Domain)

近日“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发布有关西藏发展权问题的特别报告,披露中共当局在西藏实施的扭曲发展,满足了国家的需求,而西藏人却失败了,该组织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中共的西藏政策。而在藏历新年期间,中国当局加强了对藏族新年活动的限制,理由是担心新冠病毒疫情的传播,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有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配音。

根据本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国在西藏的发展动力使该地区与北京的经济和文化融合更加紧密,但藏人自身却失败了,创造了一种“双重经济”,这使得藏族农村人口从传统的放牧地转移到城市,而在那里,汉人拥有最好的工作。

总部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的报告说:“在国家利益的驱使下,北京的西藏发展计划使西藏人“与有意义的发展和现代化隔绝并孤立”。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主任次仁措姆Tsering Tsomo在二月二十三日于达兰萨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国际社会一再谴责中国政府侵犯西藏境内的人权。她说,“但是中国共产党通过强调所谓的中国发展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典范来明确地忽略这一点,并说,“这使西藏人摆脱了西藏的贫困”。

次仁措姆指出:“中国政府坚持人民的经济利益是他们最重要的权利,但是,他们通过使人民服从经济权利来威胁所有其他基本权利。”

次仁措姆并说:“政府也没有提供任何分类数据来显示实际上从这一发展中受益的藏人人数。”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在其报告中指出,中国在西藏的发展政策旨在“将该地区及其人民同化为单一中国民族身份的框架,而不是有意义地改善西藏人的生活,” 报告并指出,西藏牧民被迫从传统的放牧地带中撤离。

该人权组织表示:“由于中国的发展政策已成功地使藏族农村人口城市化,并消除了他们的土地权利,因此成功地通过人口减少创造了原始的荒野,使城镇经济中心化,确保投资和利润流回中国。”

它还建立了包括高速公路和铁路在内的基础设施,以将西藏及其资源“拉近与中国的距离,开采天然矿产和资源,并建设水电来满足遥远的中国沿海对能源的需求”。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在其报告中说,破坏藏语教学的双语教育计划进一步不利于在经济上有利可图的地区寻找工作的藏族,而被迫离开自己土地的藏族牧民则没有为过渡到现在由中国移民主导的现代就业市场做好准备。

同时,当局对在西藏城市地区的中国公司的投资优惠,确保了利润从西藏流回内地,使西藏成为“汇款经济”。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说:“未来,随着中国加快和加紧努力,将藏人转移到城市中心,这将意味着边缘化和与已经由汉族移民主导的经济机会的疏远。”

“西藏人为从农村生活向现代就业市场的社会经济转变准备不足,将继续被剥夺有利于移民的就业机会,并被以发展为名实施的政策直接边缘化。”

次仁措姆在新闻发布会上并指出,联合国大会于1986年通过《发展权利宣言》,该宣言要求任何国家在实现经济发展时,必须尊重民众的政治权利,相反的,中共当局在西藏境内以经济发展的名义,肆意修建公路和摧毁藏人的居所,却未对蒙受损失的藏人提供补贴。
次仁措姆表示,中共当局的“发展建设工程”,实际上是有利于他们达成目标的政治工具。她继续表示,中共的这一工具不仅严重损害境内藏人的生计问题,且还有助于他们实施“汉化政策”。

次仁措姆还指出,中共当局在国际社会将西藏的经济发展作为典范,并且大肆炫耀,同时声称他们已取得巨大成就,但事实上西藏几乎已成为中共外宣活动的展览室。

此外,报告呼吁了七国集团、国际人权组织,以及美国为主的其它国家政府关注中共在西藏实施的发展权政策,并反对中共将经济发展置于首要的行径。同时,报告呼吁国际社会认清中共以经济发展名义迫害基本人权的状况等。

与此同时,报告敦促中共当局在实行发展和建设的政策之际,以尊重藏人的意愿和传统习俗为前提下实行名副其实的发展。同时,报告要求中共停止实行牧民搬迁政策和破坏西藏的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

与此同时,中国当局加强对藏族新年活动的限制,理由是关注新冠病毒疫情的传播。

据西藏消息人士说,在农历新年期间,中国藏族地区当地政府进一步加强了对佛教寺院公开集会的限制,将原先民众广泛参与的宗教仪式,限制在常住僧侣中。

新年的前三天(从今年2月12日开始,在藏语中称为洛萨Losar)通常充斥着节日和宗教仪式,该地区大多数藏传佛教徒会参观寺院和寺庙以进行传统的纪念活动。

一位当地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现在甘肃省的拉卜楞寺和青海的隆务寺举行的传统祈祷节日活动,已从寺院中移出并交到地方宗教事务委员会的手中。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根据严格的指导原则,寺院将不允许独立安排传昭大法会Choetrul Monlam祈祷节的活动。”

消息人士引用官方通知称,一年一度的祈祷节也被称为“默然大法会”,传统上会吸引数千名参与者,但今年只限于寺院喇嘛和少数选定的当地人参加拉卜楞寺和隆务寺活动,当局指称这是“预防新冠病毒传播的措施”。

一位住在热贡的消息人士说:“青海地区的寺院也被禁止悬挂与年度祈祷有关的装饰挂毯,并禁止进行传统的欽木宗教舞蹈。” 欽木。指舞者帶上具有佛教象徵意義的面具,在法器的節拍下直接演示佛教教義的舞蹈。

在甘肃,拉卜楞寺将在2月12日至2月28日对游客保持关闭,而在青海的塔尔寺,公众人士被禁止参加通常在洛萨第15天进行的特殊花礼,今年为2月26日-当局称禁令的原因是担心新冠病毒的传播。

另一位消息人士说:“当地藏人也被禁止参加(四川)甘孜州寺院的传昭大法会以及附近的其他寺院。根据中国当地官员发出的通知,必须遵守指南和限制,以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

而西藏自治区体育局则公告称,为减少人员聚集,取消现场举办2021藏历铁牛新年民族传统马术表演活动,改为网络播放视频的方式进行。拉萨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楚布寺、大昭寺、热振寺等联合倡议称,鉴于大型活动参与群众多、跨区域流动性强,存在疫情交叉感染及传播的风险,决定暂停举办拉萨市2021年第一季度传统大型宗教活动。

西藏和中国西部的藏族聚居地区的佛教寺院,经常成为促进宗教和藏族文化价值观的努力重点,而且某些地区的居民,对限制参加传统活动的官方理由表示怀疑。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官网)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官网)

而在藏历新年到来之际,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向西藏境内外藏人、蒙古朋友,以及喜马拉雅地区居民祝贺新年快乐。并达赖喇嘛指出,这一祝福特别献给境内藏人,他表示有时透过网络能够看见境内藏人的信仰非常坚定,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的内心能够获得宁静的原因,也因此能够坚持让自身成为一个善良的人。

为此,达赖喇嘛表示虽然他的身体仍在印度,无法前往西藏境内,但是他指出:“我认为比起待在西藏境内,或许我在境外的帮助能够更大。我为了教法能够长久住世正在努力,请你们不要丧失心力。”

达赖喇嘛指出藏王松赞干布建立了西藏语文,并在赤松德赞的促成下,将大藏经翻译成藏文,若要学习那烂陀传承的法脉,必须依靠藏语文才能学习,这也是为什么藏语文会受到重视的原因,而当时这些藏王有如此的远见,藏人身为藏王的子孙更应该维护西藏与众不同的文化。

此外,根据藏人行政中央英文官网的消息,设立于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的“亚洲佛教徒和平会”(ABCP)于上月中旬(1月14日)在斯里兰卡首都可伦坡,透过网络召开该协会第十三届大会。据悉,该会议通过多项决议,其中包括关于达赖喇嘛转世制度的决议。

消息指出,藏人行政中央宗教与文化部长噶玛格勒(Karma Gelek Yuthok)也受邀参与会议,他在会中提出了中共当局干涉达赖喇嘛转世的事务,同时他提出关于达赖喇嘛转世制度的三项决议,得到“亚洲佛教徒和平会”成员一致的支持。

据了解,三项决议内容包括:未来将继续支持达赖喇嘛的转世制度;唯有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有权决定是否延续转世制度,西藏人民绝不承认任何由中共当局“亲自挑选”的转世人选;将延续长达八世纪独特的西藏传统,以寻找与认证下一世达赖喇嘛。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