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分析报告称藏人在中国领导层中代表性不足

2024.03.29
专栏 | 西藏纵览:分析报告称藏人在中国领导层中代表性不足 目前有 205 名委员的中国共产党最高决策机构中共中央委员会中,只有一名藏人委员,即西藏自治区主席严金海。
路透社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西藏纵览邀请您与我一同纵览西藏。西藏倡导和权利组织的一份新报告称,许多藏人被排除在中国政府高级职位之外。报告称,藏人在中国领导层中的代表性不足,原因之一是中国当局“对西藏人民缺乏信任和信心。此外,自由亚洲电台独家报道有关警察审问并殴打在冈托水电站大坝抗议中被捕的藏人,一些被拘留者因遭到殴打而需要医疗救治。当局并因抗议而对藏人实施限制,敦促“稳定”,他们告诉居民和寺院负责人,冈托水库的建设将按计划进行。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进一步深入了解,相关人士的谈话录音由人工智能生成。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人权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报告称,在西藏,藏人在国家、省和副省级领导职位上的代表仅限于“象征性职位”,大部分职位由汉人担任。

根据这份题为《代表性不足:藏人继续被剥夺政治权利》的报告,目前有 205 名委员的中国共产党最高决策机构中共中央委员会中,只有一名藏人委员,即西藏自治区主席严金海。

近期发布的报告称,这比上届中央委员会的藏人人数少了一名,上届中央委员会有两名正式藏族委员。

该报告发布之际,中国在该地区的镇压政策受到批评,藏人在该地区面临歧视,宗教、结社与和平集会自由权受到限制,语言和文化也受到侵犯。

另外有三名藏人担任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

报告称,在国家层面,还没有藏人在中共最高权力机构政治局常委会中占有一席之地。                

该报告是在中国领导人召开“两会”之际发布的,这是中国议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政治咨询机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最重要的年度会议。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研究及监察组负责人布琼次仁(Bhuchung Tsering)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发布这一消息的时机是为了“提请人们注意藏人在最高领导职位上代表性不足的问题,并让中国当局负责解决藏人有意义地参与领导职务的“系统性障碍”。

布琼次仁说:“中国要坚持西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主张,就必须解决这些差异,并澄清西藏人在领导职位中代表性有限的原因。”

本届第十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中,现任西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洛桑江村是14名副主席中唯一的藏族人;而来自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拉卜楞寺的洛桑坚赞,有报道称,他是全国人大常委会159名成员中唯一的藏族人。

同样,在中国最高咨询机构第十四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简称“政协”)中,强帕巴拉·格列朗杰是唯一一位获得副主席级别的藏人。据报道,他继2023 年 3 月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之一后,再次被任命为2024年政协23名副主席之一。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表示:“西藏在国家层面的领导层危机的一个原因是中国领导人对西藏人民缺乏信任和信心,即使是那些担任相对高级职位的人也是如此。”

“任何针对西藏人民合理表达不满观点的西藏领导人,在被直接或间接指控为‘地方民族主义’后,都会受到迫害。”                    

报告称,在整个西藏自治区以及四川、青海、云南和甘肃等藏族聚居区,没有藏人担任省级最高权力职务——党委书记。

然而,在17个地级市和两个县级行政机构中,只有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日喀则市和青海省措江市的三名藏族人担任党委书记。这一数字低于2020年,当时有四名藏人担任该职务,当时海南藏族自治州党委书记也是藏人。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布琼次仁说,“共产党将藏人排除在西藏真正的领导职位之外,这一事实使我们有理由相信,共产党领导层不相信藏人如果有选择的话会支持中共的统治,相反,藏人会选择废除中共的统治”。                   

非藏族人还担任藏区省级和地级政府安全机构——人民解放军、人民武装警察和公安局——的几乎所有主要领导职务。

公安局一直处于中国镇压、控制和监视西藏人民的最前线,但在省级以下各级也没有藏人代表。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表示,在地级市一级,17 名公安局局长中只有 4 名是藏人,并补充说,这表明中国共产党“对领导这些办公室的藏人不够信任”。

报告称:“中国在西藏的安全化要求——以‘维护稳定’为首要目标——意味着没有西藏人担任与安全相关的领导职务。”

此外,三名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二月二十四日,中国警方开始对因抗议冈托水电站大坝项目而被捕的藏人进行大规模、严厉的审讯,其中一些人被殴打至需要医疗救治。

二月二十三日,自由亚洲电台当时的独家报道称,警方在中国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汪布顶镇逮捕了 1000 多名藏人,其中包括佛教僧侣和当地居民。

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被拘留者“每次拒绝回答重要问题都会遭到掌掴和毒打”,出于人身安全原因,该消息人士要求匿名表示, “许多人不得不被送往医院。”

自2月14日以来,僧侣和居民一直在和平抗议金沙江上计划修建冈托水电站大坝。

大坝将迫使两个主要社区搬迁,并淹没数座寺庙,其中包括以 13 世纪古代壁画而闻名的汪堆寺 (Wonto Monastery)。 

第一位消息人士称:“汪堆寺的一名僧人被立即送往医院,因为他被打得连话都说不了。他身上也有多处严重瘀伤” 。               

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许多被捕者被关押在上汪堆的一个警察局,而其他许多人则被关押在德格县的一所旧监狱中。

由于警方没有地方可以在一个地点拘留超过 1000 人,因此这些被拘留者被关押在德格县的其他地方。

第二位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这些拘留中心,被捕的藏人除了一些热水外没有得到任何食物,许多人因为在寒冷的气温下缺乏食物而昏倒了。”

二月二十三日,自由亚洲电台获悉,被捕的藏人被告知要自带床具和糌粑(藏族主食),消息人士称,这表明被拘留者不会很快被释放。

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国还在德格县实施了类似新冠病毒 (COVID-19) 的限制,并向包括上汪堆(Upper Wonto) 在内的藏人被拘留地区部署了大批警察,以控制局势。

第三位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从德格以外调来的每一支警察部队的任务都是控制一个社区,并对那里的人们进行严格的监视和镇压。”

同一消息人士并称,“在汪堆和叶那社区,人们被限制离开家,而且限制非常严格,类似于新冠病毒爆发期间整个地方都被封锁的情况”。

警方于 2 月 22 日星期四开始逮捕抗议者。自由亚洲电台独家分享的民众视频显示,身着黑衣的中国官员强行约束僧人,可以听到僧人大声喊叫,要求停止大坝建设。                 

加拿大外交部发言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加拿大政府正在密切关注德格的局势,并表示藏人被拘留的问题令人“严重关切”。

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发言人吉纳维耶夫·特伦布莱表示:“加拿大仍然深切关注影响藏人的人权状况,包括对言论自由和宗教或信仰自由的限制,以及对语言和文化权利的保护。

她并说,“我们敦促中国当局立即释放所有因行使言论和集会自由权而被拘留的藏人”。

二月二十四日,西藏流亡政府领导人以及来自超过 42 个国家的西藏支持团体的代表援引自由亚洲电台有关大规模逮捕的报道,发表声明表示震惊。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边巴次仁说,“德格对非暴力抗议活动的镇压引起非议,中国当局无视藏人权利的行为无论如何都是不可接受的。这些惩罚性行为表明中国将其意识形态和利益置于人权之上,我们呼吁中国政府释放所有被拘留者,并尊重西藏人民的权利和愿望。”

世界各地的藏人继续举行示威活动,声援抗议者,其中包括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驻锡地印度达兰萨拉。流亡藏人并在纽约、多伦多和苏黎世的中国领事馆前示威。人权观察中国事务临时主任王松莲通过电话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我想强调的是,鉴于中国政府对西藏地区的信息控制不断升级,我们能够有一个了解西藏局势的小窗口是多么不容易,发送此类信息和视频的人将面临监禁和酷刑。”

而两名了解情况的藏人表示,在 1000 多名抗议水电站大坝的抗议者被捕后,中国官员要求四川省当地藏人和寺院领导人保持稳定,并明确表示该项目将继续进行。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