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与人权同盟合作是本届美国政府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

2021-04-09
Share
专栏 | 西藏纵览:与人权同盟合作是本届美国政府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 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斯科特.巴斯比(Scott Busby)。
Photo: RFA


在近日发布的年度人权报告中,美国国务院指出了所谓的中国重要的人权问题,包括西藏,香港和新疆。而流亡藏人将在4月11日进行投票,这是对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领袖,藏人行政中央司政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投票,投票结果将于5月14日公布。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谈话由安克配音。

3月30日,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卡丹洛多采访了美国国务院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斯科特.巴斯比(Scott Busby),询问中国,西藏和新疆人权状况的恶化以及对拜登总统执政期间对美国政策的期望。

卡丹洛多首先请巴斯比就国务院新近发布的2020年人权报告,对亚洲,尤其是中国,西藏和新疆简要概述一下它的重要意义,巴斯比回答说:正如美国国务卿所指出的那样,我们担心世界各地的人权倒退。其中包括亚洲和中国,尤其是新疆,西藏等地。我认为这是目前引人注目的趋势之一。

卡丹洛多接着问道,根据最新发布的人权报告,在中国,西藏和新疆乃至香港的人权状况日益恶化的背景下,新一届政府领导下的美国将采取哪些具体行动?

巴斯比再次表明,正如国务卿所强调的,拜登·哈里斯政府的首要任务之一不仅是我们自己采取行动,而且还要与其他有志一同的国家合作。我认为到目前为止,在缅甸和中国方面,我们都已经看到了这一点。

我们看到了协调一致的努力成果,对中国和缅甸境内的侵犯人权行为大声疾呼,并采取具体行动,例如美国,英国,加拿大在中国实施的制裁,欧洲联盟,以及一些国家和地区对在缅甸侵犯人权行为负有责任者的类似制裁。

当被问及这些将盟友团结在一起的共同努力是否将成为美国政府和美国外交政策的新焦点时,巴斯比说:我认为,对于本届美国政府来说,当务之急是不要独自行动,而要与我们的盟友一道行动。对于行政部门而言,这将继续是非常重要的优先事项。

记者并询问巴斯比:您今天看到了一些有关香港的报道,内容涉及如果要竞选香港议员必须向中国政府提供经过审核的信息。人们非常担心,现在几乎所有事情都由中国共产党控制,而且那里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对此情况您有多担心,您打算怎么做?

巴斯比说:我们对香港的倒退感到极为关切,并且我们多次表明我们认为北京采取的行动违反了先前就香港的自治权所达成的协议。

因此,我们非常非常关注,迄今为止,我们已采取了许多行动,包括对负责香港相关政策以及犯下这些罪行的官员进行制裁。

自由亚洲电台继续向巴斯比提问:您认为这些制裁是否会奏效?您希望中国政府做出什么反应?中国已经开始对美国和其他国家实施制裁。美国将采取的下一步是什么?

巴斯比说:是这样,从短期来看,有时候您不会看到行为的变化。但我认为,从长远来看,当实施这类制裁时,您确实会看到变化。同样,本届政府的工作重点不仅是独自行动,而且要与我们的盟友,例如英国,加拿大,欧盟联合行动。我认为,通过共同行动,我们可以对中国的思想产生更大的影响,而现在则是对中国的行为产生更大的影响。

自由亚洲电台又问:现在特别是在西藏,国务院尚未任命新的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对于上届政府来说,任命一个人需要花费三年半的时间,因而藏裔美国人和其他藏人都对这种情况感到担忧,希望美国政府早日采取行动。在任命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方面,人们现在应该有什么期待?

巴斯比指出:国务卿已经坚定地表明了任命一名藏族问题特别协调员的决心,因此,我认为毫无疑问这个职位将被任命。政府还处于起步阶段,所以我们无法确定该人选的时间和身份,但是国务卿明确表示他打算任命该职位。

而关于这个问题,自由亚洲电台继续又问:上届政府的任命是助理国务卿而不是副助理国务卿,但在此之前的政府中,他们都是副助理国务卿。因此,人们现在担心这象征着某种地位的下降。如果有任命,将由副助理国务卿担任吗?

巴斯比则表示:我不能说谁将继续担任这个职位,这将是国务卿做出的决定,但我相信国务卿会任命一位有能力并且能胜任的人来担任这一职务。

卡丹洛多也提问:在与劳工有关的问题上,2020年有报道称,超过五十万的藏人被迫在中国或西藏的劳动营工作。如您所知,现任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曾是西藏自治区的党委书记,他在西藏实施的许多强硬措施,后来被复制到新疆。现在,新疆的手段在西藏再次被复制。美国政府对此可以做些什么?您会考虑派一个真相调查团去西藏吗?

巴斯比指出:我们非常关注有关西藏强迫劳动的报道。坦率地说,无论发生在哪里的强迫劳动的报道我们都担心。当这些报告出来时,我们深切关注这一点。您可能知道,美国有一些针对强迫劳动的法律,排除以强迫劳动制成的商品的进口,因此,我认为我们将考虑其中一些主管部门,以决定如何应对关于西藏强迫劳动的指控。

最后卡丹洛多问巴斯比,您对本届政府任期期间世界各地,尤其是中国,香港,西藏和新疆的情况有多么乐观的希望,情况会有所改善吗?

巴斯比回答说:我们当中那些致力于人权的人们总是必须对我们的行动抱有希望,无论是他们报告世界各地侵犯人权的情况,是实施制裁还是采取其他可改善人权的政策。我认为那些致力于人权的人对我们的行动必须始终抱有希望,所以是的,我要说,我们必须充满希望,以便继续进行我们的重要工作。

卡丹洛多随即补充问到:您和国务卿会不会考虑,或者说拜登总统是否考虑去印度与达赖喇嘛会面?

对此问题巴斯比回答说:我不想在我,总统或国务卿可能做的任何旅行之前有所表示。但是,我们确实认识到达赖喇嘛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我们将继续敦促中国政府与达赖喇嘛进行直接和建设性的对话。

变态辣椒:中国对基督徒和在新疆、西藏设立再教育营
变态辣椒:中国对基督徒和在新疆、西藏设立再教育营

此外,流亡藏人新一届领导人的最终投票定于4月11日,两位候选人均承诺扩大对外联系。

藏人行政中央选举事务署于近日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公布藏人行政中央第十六届内阁噶厦司政两位候选人名单,分别为前西藏人民议会议长边巴次仁和前藏人行政中央驻北美办事处代表吾嘎仓•格桑多杰。

西藏的新司政必须继续推动与中国就扩大西藏自治权进行对话,吾嘎仓•格桑多杰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采访时表示, “但我对中国政府将与西藏政府进行对话并不太抱有希望。因此,我们必须致力于加强西藏自由的斗争,西藏政府必须将更多的关注放在这场斗争上,而不是仅仅关注政府。我将继续努力争取和获得印度政府及其公民的支持。”

边巴次仁在与自由亚洲电台进行访谈时也承诺将寻求“与中国进行直接或间接交流的所有可能方式。但是,在解决西藏问题之前,我的主要工作重点是确保西藏内部的藏人感到高兴,并找到办法拒绝中国对西藏的语言,文化,宗教和环境的同化政策,以及不断涌入藏区的汉人移民。 这些问题将仍然是最重要的,只有在解决这些问题之后,才是照顾流亡藏人的福利的问题。”

5月14日的选举结果还将选出流亡的第十七届西藏人民议会的45名议员,其中10名候选人分别代表传统西藏三区(卫藏,康巴和安多),以及藏传佛教四大传承及雍仲本教的各两名代表。

此外将投票选出各两名成员,分别代表北美、南美和欧洲的流亡藏人社区,以及一名来自澳大利亚和亚洲的代表,不包括印度,尼泊尔和不丹。

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印度的藏族居民对所宣布的候选人表达了不同程度的了解,其中一些人说他们很了解情况,而另一些人则感到困惑。

南印度居民洛桑龙多说,“我已经彻底研究了所有这些候选人的背景,因为他们将代表600万藏人。” 该数字包括了估计仍生活在其传统家园中的藏人人数。 洛桑龙多并表示,他希望诚实和奉献的人能够代表出席议会。

南印度另一位居民丹增·曲吉说:“由于有太多候选人竞选国会议员,我感到非常困惑。因此,我依靠诸如脸书之类的新闻媒体和社交媒体来帮助我做出决定。”

关于如何最好地促进居住在中国的藏人的权利与自由,在西藏流亡社区中一直存在分歧。一些人呼吁恢复1950年中国军队进军西藏时失去的独立地位。

藏人行政中央和达赖喇嘛采用了一种称为“中间道路”的政策,该政策接受西藏作为中国一部分的地位,但敦促生活在北京统治下的西藏人享有更大的文化和宗教自由,包括增强的语言权利。

本届司政选举的两位候选人都支持“中间道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