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與人權同盟合作是本屆美國政府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

2021-04-09
Share
專欄 | 西藏縱覽:與人權同盟合作是本屆美國政府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 美國國務院負責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斯科特.巴斯比(Scott Busby)。
Photo: RFA


在近日發佈的年度人權報告中,美國國務院指出了所謂的中國重要的人權問題,包括西藏,香港和新疆。而流亡藏人將在4月11日進行投票,這是對印度達蘭薩拉西藏流亡政府領袖,藏人行政中央司政的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投票,投票結果將於5月14日公佈。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談話由安克配音。

3月30日,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卡丹洛多采訪了美國國務院負責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斯科特.巴斯比(Scott Busby),詢問中國,西藏和新疆人權狀況的惡化以及對拜登總統執政期間對美國政策的期望。

卡丹洛多首先請巴斯比就國務院新近發佈的2020年人權報告,對亞洲,尤其是中國,西藏和新疆簡要概述一下它的重要意義,巴斯比回答說:正如美國國務卿所指出的那樣,我們擔心世界各地的人權倒退。其中包括亞洲和中國,尤其是新疆,西藏等地。我認爲這是目前引人注目的趨勢之一。

卡丹洛多接着問道,根據最新發布的人權報告,在中國,西藏和新疆乃至香港的人權狀況日益惡化的背景下,新一屆政府領導下的美國將採取哪些具體行動?

巴斯比再次表明,正如國務卿所強調的,拜登·哈里斯政府的首要任務之一不僅是我們自己採取行動,而且還要與其他有志一同的國家合作。我認爲到目前爲止,在緬甸和中國方面,我們都已經看到了這一點。

我們看到了協調一致的努力成果,對中國和緬甸境內的侵犯人權行爲大聲疾呼,並採取具體行動,例如美國,英國,加拿大在中國實施的制裁,歐洲聯盟,以及一些國家和地區對在緬甸侵犯人權行爲負有責任者的類似制裁。

當被問及這些將盟友團結在一起的共同努力是否將成爲美國政府和美國外交政策的新焦點時,巴斯比說:我認爲,對於本屆美國政府來說,當務之急是不要獨自行動,而要與我們的盟友一道行動。對於行政部門而言,這將繼續是非常重要的優先事項。

記者並詢問巴斯比:您今天看到了一些有關香港的報道,內容涉及如果要競選香港議員必須向中國政府提供經過審覈的信息。人們非常擔心,現在幾乎所有事情都由中國共產黨控制,而且那裏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對此情況您有多擔心,您打算怎麼做?

巴斯比說:我們對香港的倒退感到極爲關切,並且我們多次表明我們認爲北京採取的行動違反了先前就香港的自治權所達成的協議。

因此,我們非常非常關注,迄今爲止,我們已採取了許多行動,包括對負責香港相關政策以及犯下這些罪行的官員進行制裁。

自由亞洲電臺繼續向巴斯比提問:您認爲這些制裁是否會奏效?您希望中國政府做出什麼反應?中國已經開始對美國和其他國家實施制裁。美國將採取的下一步是什麼?

巴斯比說:是這樣,從短期來看,有時候您不會看到行爲的變化。但我認爲,從長遠來看,當實施這類制裁時,您確實會看到變化。同樣,本屆政府的工作重點不僅是獨自行動,而且要與我們的盟友,例如英國,加拿大,歐盟聯合行動。我認爲,通過共同行動,我們可以對中國的思想產生更大的影響,而現在則是對中國的行爲產生更大的影響。

自由亞洲電臺又問:現在特別是在西藏,國務院尚未任命新的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對於上屆政府來說,任命一個人需要花費三年半的時間,因而藏裔美國人和其他藏人都對這種情況感到擔憂,希望美國政府早日採取行動。在任命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方面,人們現在應該有什麼期待?

巴斯比指出:國務卿已經堅定地表明瞭任命一名藏族問題特別協調員的決心,因此,我認爲毫無疑問這個職位將被任命。政府還處於起步階段,所以我們無法確定該人選的時間和身份,但是國務卿明確表示他打算任命該職位。

而關於這個問題,自由亞洲電臺繼續又問:上屆政府的任命是助理國務卿而不是副助理國務卿,但在此之前的政府中,他們都是副助理國務卿。因此,人們現在擔心這象徵着某種地位的下降。如果有任命,將由副助理國務卿擔任嗎?

巴斯比則表示:我不能說誰將繼續擔任這個職位,這將是國務卿做出的決定,但我相信國務卿會任命一位有能力並且能勝任的人來擔任這一職務。

卡丹洛多也提問:在與勞工有關的問題上,2020年有報道稱,超過五十萬的藏人被迫在中國或西藏的勞動營工作。如您所知,現任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曾是西藏自治區的黨委書記,他在西藏實施的許多強硬措施,後來被複制到新疆。現在,新疆的手段在西藏再次被複制。美國政府對此可以做些什麼?您會考慮派一個真相調查團去西藏嗎?

巴斯比指出:我們非常關注有關西藏強迫勞動的報道。坦率地說,無論發生在哪裏的強迫勞動的報道我們都擔心。當這些報告出來時,我們深切關注這一點。您可能知道,美國有一些針對強迫勞動的法律,排除以強迫勞動製成的商品的進口,因此,我認爲我們將考慮其中一些主管部門,以決定如何應對關於西藏強迫勞動的指控。

最後卡丹洛多問巴斯比,您對本屆政府任期期間世界各地,尤其是中國,香港,西藏和新疆的情況有多麼樂觀的希望,情況會有所改善嗎?

巴斯比回答說:我們當中那些致力於人權的人們總是必須對我們的行動抱有希望,無論是他們報告世界各地侵犯人權的情況,是實施制裁還是採取其他可改善人權的政策。我認爲那些致力於人權的人對我們的行動必須始終抱有希望,所以是的,我要說,我們必須充滿希望,以便繼續進行我們的重要工作。

卡丹洛多隨即補充問到:您和國務卿會不會考慮,或者說拜登總統是否考慮去印度與達賴喇嘛會面?

對此問題巴斯比回答說:我不想在我,總統或國務卿可能做的任何旅行之前有所表示。但是,我們確實認識到達賴喇嘛所發揮的重要作用。我們將繼續敦促中國政府與達賴喇嘛進行直接和建設性的對話。

變態辣椒:中國對基督徒和在新疆、西藏設立再教育營
變態辣椒:中國對基督徒和在新疆、西藏設立再教育營

此外,流亡藏人新一屆領導人的最終投票定於4月11日,兩位候選人均承諾擴大對外聯繫。

藏人行政中央選舉事務署於近日召開了記者發佈會,公佈藏人行政中央第十六屆內閣噶廈司政兩位候選人名單,分別爲前西藏人民議會議長邊巴次仁和前藏人行政中央駐北美辦事處代表吾嘎倉•格桑多傑。

西藏的新司政必須繼續推動與中國就擴大西藏自治權進行對話,吾嘎倉•格桑多傑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採訪時表示, “但我對中國政府將與西藏政府進行對話並不太抱有希望。因此,我們必須致力於加強西藏自由的鬥爭,西藏政府必須將更多的關注放在這場鬥爭上,而不是僅僅關注政府。我將繼續努力爭取和獲得印度政府及其公民的支持。”

邊巴次仁在與自由亞洲電臺進行訪談時也承諾將尋求“與中國進行直接或間接交流的所有可能方式。但是,在解決西藏問題之前,我的主要工作重點是確保西藏內部的藏人感到高興,並找到辦法拒絕中國對西藏的語言,文化,宗教和環境的同化政策,以及不斷湧入藏區的漢人移民。 這些問題將仍然是最重要的,只有在解決這些問題之後,纔是照顧流亡藏人的福利的問題。”

5月14日的選舉結果還將選出流亡的第十七屆西藏人民議會的45名議員,其中10名候選人分別代表傳統西藏三區(衛藏,康巴和安多),以及藏傳佛教四大傳承及雍仲本教的各兩名代表。

此外將投票選出各兩名成員,分別代表北美、南美和歐洲的流亡藏人社區,以及一名來自澳大利亞和亞洲的代表,不包括印度,尼泊爾和不丹。

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印度的藏族居民對所宣佈的候選人表達了不同程度的瞭解,其中一些人說他們很瞭解情況,而另一些人則感到困惑。

南印度居民洛桑龍多說,“我已經徹底研究了所有這些候選人的背景,因爲他們將代表600萬藏人。” 該數字包括了估計仍生活在其傳統家園中的藏人人數。 洛桑龍多並表示,他希望誠實和奉獻的人能夠代表出席議會。

南印度另一位居民丹增·曲吉說:“由於有太多候選人競選國會議員,我感到非常困惑。因此,我依靠諸如臉書之類的新聞媒體和社交媒體來幫助我做出決定。”

關於如何最好地促進居住在中國的藏人的權利與自由,在西藏流亡社區中一直存在分歧。一些人呼籲恢復1950年中國軍隊進軍西藏時失去的獨立地位。

藏人行政中央和達賴喇嘛採用了一種稱爲“中間道路”的政策,該政策接受西藏作爲中國一部分的地位,但敦促生活在北京統治下的西藏人享有更大的文化和宗教自由,包括增強的語言權利。

本屆司政選舉的兩位候選人都支持“中間道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