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新冠病毒疫情中,传统藏医药的需求应运而生

2020-04-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西藏传统医药。(Public Domain)
西藏传统医药。(Public Domain)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武汉爆发后,随着疫情扩大,西藏人民也面临感染危机。因为藏区的经济和医疗不发达,防疫与治疗受到局限,西藏传统藏医药因此而引起重视,传统藏药的需求飙升,被称为所谓的新型冠状病毒疗法。本期节目中,将为大家介绍疫情中传统藏药的应运而起,以及当局对网络群组言论的严厉监管,此外,被中共当局指称参与已故西藏丹增德勒仁波切带头的一系列爆炸案件的前西藏政治犯扎西平措,于三月十七日病逝于西藏康区的理塘,得年六十岁。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回顾这些情况。

据报导,因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使藏族传统医学在中国各地的需求量显着增加,尽管缺乏科学证据甚至临床试验,但许多人已经认为藏族传统医学可以有效治疗新冠病毒。

一位在西藏首都拉萨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西藏及其周边地区的几名新型冠状病毒患者接受了传统药物的治疗,已经完全康复。

这些药物已有数百年历史,由天然成分(例如草药和矿物质)组成。

中国政府的说法是,除了一名病人外,在拉萨没有确诊的新冠病毒病例。

“但是,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縣和其他一些地方的藏人,已经证实被新冠病毒感染。消息人士说,在传统的藏药疗法的帮助下,所有患者都已康复。

“因此,藏药的普及像野火一样蔓延”。消息人士并称,在西藏以外地区,对西藏疗法的需求急剧增加。中国医生甚至将藏药推广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有效替代药物。”

“返回内地继续学习的藏族学生们,也因为担心他们可能会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随身都携带着许多藏药。消息来源说:“许多中国游客纷纷购买了诸如雷纳桑普尔之类的药物,好将它们送给自己的亲戚和家人。”

也有报道说,在美国受到致命病毒打击最严重的纽约市,那里的藏族新型冠状病毒患者,正在寻求西藏传统疗法。许多人认为,传统藏医学可以通过防止轻度或中度症状的患者发展成更严重的症状来降低死亡率。

“关于西藏传统疗法医治新型冠状病毒的积极消息,导致对藏医药的大量需求。拉萨的另一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不仅藏族人,也包括来拉萨旅游的汉人游客,对传统藏药的需求激增。”“这些天,拉萨的企业已经开始运营,餐馆和商店开张,与此同时,来自内地的汉人,包括从病毒大流行的中心武汉涌入的汉人,直接来到拉萨,”前述的消息来源进一步表示。

“对于拉萨的许多藏族居民来说,这种情况令人担忧,他们担心新冠病毒会再次流行。现在武汉的封城已经解除,因此许多人来到拉萨。

有报道称,在今年年初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之后的辩论中,一些负责处理这种疫情暴发的专家,对国家主席习近平关于传统中医药应与主流医学方法结合使用,以应对病毒的法令有不同看法。

在新冠病毒疫情中,中国官方媒体吹捧传统疗法。 中国官方的《西藏新闻》网站在3月3日重新发布了一篇文章,指出古老的西藏传统药物在预防和遏制新冠病毒方面非常有效。 这份原本用中文撰写的报告发表在《西环新闻》上,并翻译成藏文说:“自从致命病毒爆发以来,中医药传统疗法与传统藏药的结合,在成功抵抗新冠病毒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该报告援引青海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官员的话说:“在18例新冠病毒阳性病例中,有17例患者采用了中国传统疗法和西藏传统疗法相结合的治疗后已经康复。因此,西藏传统疗法获得了国家的批准,而中国的医疗保险为其提供了保障。” 但是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于今年2月下旬时报导说,根据地方当局的命令,在印度停止了一种名为rimsung rilbu的藏药的销售。 印度地方当局收到与寻求毒品者有关的家庭骚扰的报告后,开始意识到了这种治疗方法。

位处印度北部喜马偕尔邦坎格拉县的达兰萨拉“西藏医学和天文研究所”首席医学官古塔博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受政府指示,停止出售这种药物,以防止公众对该药物的误解”。西藏医学和天文研究所的负责人则向自由亚洲电台澄清说,

该研究所将遵守当局的命令。自由亚洲电台无法确定任何与该药物有关,或任何其他传统药物治疗新冠病毒的有效性相关的临床数据。

另据报导说,一个藏族在线聊天小组,因为传播新冠病毒“谣言”而在青海被关闭。

官方媒体和其他消息来源称,青海有关部门,已经开始关闭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微信上的聊天群组,指责用户通过传播有关中国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虚假信息,破坏社会秩序。 根据官方《贵南新闻》 3月4日的报道,在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的贵南县的16个村庄和5个寺院被扫荡之后,超过75个群组被关闭,另外有223个群组正受到监控。报道说说:“那些在互联网上发布信息和评论的人应遵守中国法律和法规,”同时没有具体说明哪些不正确信息已在网上发布和共享。 贵南新闻在报告中并说:“警方将不会容忍,并将调查和惩处制造和散布谣言并破坏社会秩序的非法行为。” 同时,2月28日贵南县公安局宣布,根据姓氏而辨认出的三名该县居民因在网上传播有关新冠病毒传播的“虚假信息”,而于2月20日被当局拘留。 贵南县公安局并说,其中两人被分别判处拘留10天,并处以500元人民币(相当72美元)的罚款,群主则被拘留5天。 现在居住在巴黎但来自贵南县的一名藏族聊天小组成员在向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表达看法时说,他从家乡的亲戚那里了解到,中国当局正在调查被关闭的八个小组的成员。据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的消息来源洛普表示:“当局正在询问这些群组的创建者和使用者,还有这些群组的创建目的以及群组成员目前的居住地,”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坚持,只可以使用中国政府批准的报道作为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信息。

流亡的《西藏时报》在3月4日的一篇文章中说:“关于那些由藏人创建的微信群组交流中,共享了什么'虚假消息和谣言,目前尚无明确的信息。”

该报接着表示:“但是当地藏人对中国官方新闻报道不太信任,他们试图从外界获取新闻。”

此外,据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引述一名西藏流亡人士的话说,60岁的西藏前政治犯扎西平措在四川省西藏自治区理塘县死亡。该流亡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这位喇嘛曾因抗议中国砍伐森林而遭到殴打。印度南部哲蚌贡巴寺院的喇嘛慈仁多吉说“扎西平措在监狱中长期遭到殴打折磨,从监狱获释后患了慢性病。他于3月17日在理塘县去世。”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则表示,目前流亡海外的扎西平措三位亲近的助理,已经证实了他的死亡,日期是在3月16日。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在一份声明中说:“助手们无法提供有关扎西平措死亡的详细信息,除了他是在被送往医院接受治疗时去世。”

慈仁多吉说,扎西平措于2002年4月17日被捕,并遭判刑入狱,是导致他身体病弱的主因。他涉嫌参与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丹增德勒仁波切遭当局指控在成都制造的一系列炸弹爆炸事件。

慈仁多吉表示:“一开始,扎西平措被捕,被判处7年徒刑,并在康定的雅拉看守所服刑。

“但是一年后,由于在监狱中遭受的酷刑,非人折磨和虐待,以及缺乏適當的醫療措施,他在服刑期間的健康狀況極度惡化,當局擔心扎西平措可能会死在獄中而提前于2003年7月下旬将他釋放。他在返回家中时已處於瀕死狀態,最终于本月16日不幸逝世,终年60岁。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报告称,扎西平措从监狱中脱身返家时显得枯瘦,看上去像是“骨骼上的一层皮”。

慈仁多吉补充说,扎西平措还在1993年领导了一次藏人抗议活动,以阻止汉人在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雅江县砍伐森林。当时他带领当地民众,抗议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雅江县林业局在当地的砍伐树木计划,阻止当局破坏生态环境,因而遭到当局的报复。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