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有识之士忧心藏语的式微

2020-05-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西藏一个小学的学生。(Public Domain)
西藏一个小学的学生。(Public Domain)

随着西藏自治区越来越多的学校按照中国政府命令以普通话授课,该地区的儿童正在失去流利的藏语能力。现在,大多数西藏学生只会在学习语言的课堂上听到说藏语的老师。这个结果令该地区许多父母,对普通话已成为其孩子的主要语言感到悲伤。

总部设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的研究显示,自1960年代以来,西藏自治区的大多数初中和高中都开始以普通话授课,但由于自治区政府的教育政策,致使许多小学甚至幼儿园在在2010年代也开始以普通话授课。一位要求匿名以避免法律麻烦的西藏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在日喀则,由于中小学改用普通话学习,藏语的使用量减少,导致藏语使用能力下降。

消息人士说:“放学后,即使在日常对话中,学生也喜欢用汉语而不是藏语”。消息人士说:“因此,藏族儿童的藏语水平很差” 。另一个消息来源,一位要求匿名的母亲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对于测验和考试,孩子们更倾向于在汉语和其他学科上取得更高的成绩,而很少关心或关注藏语”。 她说:“中国政府优先考虑藏族事务的趋势使我们感到担忧。“藏人行政中央”发言人次旺嘉波阿惹亚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教育中逐渐减少使用藏语的行为,正导致藏族人民丧失民族身份。他说:“汉语作为教学语言剥夺了学生对藏语的热爱以及他们学习母语的自豪感”。他补充说:“现行的西藏华人教育政策违反了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法》和《西藏自治区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有权就教育作出决定,包括“教学用语”,但只能“按照国家教育指导方针和法律规定”。

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噶玛丹增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西藏学校中讲普通话是为了实现中国政府在该地区进行结构改革的目标。
“这进一步侵蚀和边缘化了藏族文化和语言,使藏族青年脱离了自己的文化和传统。

中国政府在教育机构中推广普通话的尝试遭到了西藏以外的强烈反对。
“以前在青海省恰卜恰和铜仁,中国政府试图用中文代替藏语,但学生团体起来抗议他们的提议”,在印度班加罗尔市达赖喇嘛高等教育学院担任讲师的尼泰表示。他说:“这清楚地表明,(普通话)教学并不是藏族人民的愿望”。
小学的普通话最初在西藏城市地区成为一种规范,但人权观察组织的数据显示,普通话也正在向农村的学校传播。

在《洛杉矶时报》上发表的一篇专栏中,人权观察中国总监索菲亚·理查森写道:“普通的藏族人对改变学校政策导致年轻一代藏族人的(藏语)流利程度日益丧失表示了广泛的关注。”她说:“尽管许多人赞成藏族儿童学习两种语言,但中国当局的做法遭到了相当大的反对,这侵蚀了儿童的藏族语言能力,迫使他们接受与父母和社区大不相同的政治思想和观念” 。

自由亚洲电台消息来源证实,在中国政府的指导下,西藏正在进行转换为使用普通话。一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在被称为西藏文化中心的拉萨以西地区的卫藏,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的确,中文已经成为卫藏的通用语言,而且藏族学生对汉语越来越感兴趣,所以汉语在学生中被广泛使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卫藏流亡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向该地区的朋友询问了此事,可以证实中国当局已在西藏中部实施了以中国为中心的教育政策。“在西藏中部的藏区,很少有私立学校用藏语教书。在这种情况下,官方采用中文作为教学语言已经变得很容易了”。

西藏时报援引西藏中部藏通县中学的一位小学老师的话说:“几天前,我的一些密友通过电话通知我,学校开始用汉语教授数学和物理。”
老师说:“当消息传到我的耳边时,我感到非常惊讶,焦虑和悲伤。”
这位老师补充说:“有人认为以汉语为主要教学语言对学生是有益的,但我不这么认为”。这位老师指出,中国当局呼吁种族和谐,但是这种对普通话而不是藏文的优惠待遇播下了不和谐的种子。“那些对近代藏语的实用性表示怀疑的人表现出他们的偏见”。这位老师还说,西藏伟大学者的涌现证明了藏语的优越性,这些学者只接受藏语教学。

几位要求匿名以便自由发言的藏族分析家对中国通过教育同化藏族表示关注。一位分析人士说:“藏族语言是藏族文化的心脏和灵魂,破坏藏族语言会破坏藏族的身份。”另一位官员说:“教育政策的这种变化应该受到谴责,因为这是低层官员而不是中国中央政府的行为。”人权观察组织于2020年3月5日发表的一份报告详细说明了对西藏中文教育的日益重视,称这一趋势“在习近平主席的领导下,针对少数民族的同化政策已获得动力。”

这份长达91页的报告摘自2019年9月,以及与西藏自治区那曲市六个乡镇的藏族父母和老师们的访谈,这份报告显示了一种压力模式,在这种情况下,当地学校即使在幼儿园也受到影响。人权观察在其报告中说,现在已经从中国其他地区聘用了数以千计的非藏语教师在西藏地区教书,并以中国“民族”统一的名义提倡民族融合。
消息人士说,近年来,语言权利已成为西藏努力维护民族身份的一项特别关注的目标,非正式组织的语言课程通常被视为“非法社团”,而教师则遭到拘留和逮捕。

与此同时,中国西部四川省的藏族游牧民族已呼吁中国政府放弃一项计划,该计划将使普通话成为阿坝藏族自治州的官方教学语言。游牧民族代表团在给当局的一封信中说,从藏语转为汉语作为主要教学语言,将“对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产生不利影响,并违反地区民族法律。”游牧民族是牧民,他们随着季节的变化饲养牲畜并搬家,他们说,这种转变的后果将“对具有游牧背景的藏族学生的后代产生深远的影响。”信中说:“他们的幸福和福利取决于通过其母语藏语进行的良好教育。因此,我们呼吁所有科目的教学语言都使用藏语。” 这封信已提交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自由亚洲电台最近报道说,在西藏自治区和其他藏族地区的农村地区,汉语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这引起了藏族父母们的担忧,那就是藏族儿童的汉语比母语藏语变得更加熟练。 上个月发表的人权观察的分析,主要集中在西藏自治区,但该政策也在该地区边界以外的藏族地区得到推广。 报告说:“中国对西藏自治区藏族儿童的政策,显示出越来越少的人尊重他们使用母语,或在学校里学习和自由表达藏族文化特征和价值观的权利,” 它说:“相反,他们体现了对学校和学童的态度,这似乎正在侵蚀儿童的藏语能力,并迫使他们接受与父母和社区相悖的政治思想和观念” 。几位藏族学者和活动家说,转换为汉语等于是对藏语以及藏族独特文化特征的一种消灭。 该地区一位出于法律原因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游牧民族最担心的是,如果这样的改变生效,将会对他们的学习效果产生影响” 。消息人士说:“教育是建立人际关系的关键,学生接受的教育类型会影响他们的性格,因此,这有很多原因,这确实很重要。”

游牧民族认为,如果中国政府坚持改变教学语言为中文,那么目前正在接受藏语教育的学生,在参加高考时将处于不利地位。“没有一个好的考试成绩,他们将无法进入一所好的大学。如果没有大学学历,就很难获得体面的工作”。

消息人士补充说:“孩子接受适当教育的权利与职业抱负直接相关,因此父母们非常关心计划中的改变” 。人权观察则说,语言政策是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自2014年以来从鼓励文化多样性转变所逐渐采取的行动,而文化多样性自1980年代初以来一直是对少数民族的官方政策。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