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藏語博客遭禁僧侶被捕,西藏人民議會籲改善藏區狀況

2024.05.10
專欄 | 西藏縱覽:藏語博客遭禁僧侶被捕,西藏人民議會籲改善藏區狀況 圖爲一名僧人2008年4月2日在康定一座寺廟外使用手機
Andy Wong/AP

中國政府近期關閉了一個流行的藏語博客“西藏羊”網站,此舉激怒了西藏居民和依賴該博客獲取西藏情況的西藏流亡社區成員,也證實了當局加大限制藏人使用自己語言的力度。與此同時,中國警方逮捕了一名來自格爾登寺的藏族僧人,原因是他今年三月在阿壩縣的街道上舉着達賴喇嘛的肖像抗議,當局並加強了對他所在的阿壩縣的寺院的限制。此外,斯里蘭卡民衆向達賴喇嘛贈送珍貴佛陀舍利,數百名藏人在達蘭薩拉街頭排隊致敬。而第十七屆西藏人民議會第七次會議近期圓滿閉幕,議長堪布索南丹培呼籲中國政府爲藏中互信和談創造環境。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深入瞭解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錄音由人工智能生成。

近期 “西藏羊”網站(Luktsang Palyon)的負責人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微信網站和博客因涉嫌侵犯版權而被封,他已向當局提出正式申訴恢復它。出於安全原因不願透露姓名的負責人表示,

“政府已完全封鎖進入“西藏羊”網站的通道”。

過去幾年,隨着北京在西藏推行同化政策,中國當局加大了限制藏語使用的力度,對相關博客、學校、網站、社交媒體平臺和應用程序進行打壓。“西藏羊”網站是最新一個屈服於北京鎮壓的在線平臺。

西藏境內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表示,儘管該網站管理員已正式要求當局撤銷該命令,但情況改變的希望不大。

管理員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如果恢復,“西藏羊”網站將確保作家的權利得到維護,但如果請求被拒絕,它將“完全遵守政府的決定”。

該平臺還強調了版權保護的重要性以及其博客上發佈內容的真實性。

“西藏羊”網站成立於2013年3月,專注於藏族語言和文化相關話題,建立了忠實的讀者羣體,成爲藏內外藏人的文字來源。

已出版教育內容、藏文故事、歌詞、藏漢譯文和音頻內容約一萬篇。

印度瓦拉納西中央西藏研究大學文學教授兼作家貝里晉美旺傑 (Beri Jigme Wangyal) 表示:“關閉這個平臺對西藏學術界來說是一個重大損失和擔憂,因爲它一直是獲取內容的持續來源。”。

近年來,當局封鎖了其他藏語在線平臺。

2022 年,根據中國當局發佈的指令,中國語言學習應用全球說(Talkmate)和視頻流媒體服務嗶哩嗶哩(Bilibili)從其網站上刪除了藏語和維吾爾語。

同年晚些時候,一款名爲“鋼羊”的流行藏語短視頻共享應用程序的創建者以財務原因爲由將其關閉。

然而,人權組織表示,此舉可能是由於中國政府下令關閉該應用程序,因爲當局加大了限制藏人使用自己語言的力度。

此外,一名藏族僧侶因在抗議期間持有達賴喇嘛肖像而被捕。據兩名來自西藏境內的知情人士和一名來自流亡社區的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中國警方逮捕了一位來自格爾登寺的藏族僧人,原因是他今年三月在中國西南部四川省阿壩縣的街道上舉着達賴喇嘛肖像單獨抗議。

出於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稱,在格爾登寺初級佛學部擔任教師的佛教僧人白瑪,在被民衆稱爲 “英雄街”的縣城中心街道抗議時,高喊反對中國對西藏政策的口號,並立即被捕。

白瑪的拘留是中國當局多年來逮捕的一系列藏人中的最新一起,這些藏人被指控擁有藏傳佛教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照片。

擁有自 1959 年以來一直流亡印度北部的達賴喇嘛的照片被認爲是一種分裂主義行爲,幾十年來在中國藏族聚居地區一直是一種受懲罰的罪行。

消息人士稱,白瑪被捕後,中國當局加強了對格爾登寺及阿壩周邊地區的限制,阿壩位於西藏曆史悠久的安多地區,當局並在該地區部署了大量安全部隊。

西藏內部的一位消息人士稱,“目前尚無關於他被拘留地點和健康狀況的信息”,並補充說白瑪的家人對他的情況一無所知。

當自由亞洲電臺聯繫阿壩縣警方瞭解白瑪的下落以及對他的指控時,當地一名官員表示,他不瞭解這名僧侶情況。

來自阿壩縣索日瑪村的白瑪除了在格爾登寺初級佛學部擔任教師外,還在學習佛教哲學。

另一位佛教僧人丹增堪熱(Tenzin Khenrap),29歲,去年7月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雅江縣被捕,原因是他的手機上藏有達賴喇嘛的照片以及在西藏以外出版的其他書籍和文件。他的下落至今仍然不明。

2023 年 6 月,當局逮捕了 54 歲的藏族僧侶洛桑達吉 (Lobsang Thabkhey),他在格爾登寺擔任圖書管理員,罪名是重新出版流亡藏人社區的書籍以及與西藏地區以外的人聯繫。

同年2月,當局在阿壩州慶州縣察魯瑪鄉的藏人次成(Tsultrim)手機上發現了達賴喇嘛的照片後將其逮捕。一直被關押到4月,後被阿壩州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兩年。

此外,近日斯里蘭卡佛教徒代表團在達賴喇嘛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府邸向達賴喇嘛贈送了佛陀舍利,數百名藏人在街道兩旁佩戴絲巾和鮮花慶祝這一供奉舉動。

該舍利——釋迦牟尼佛手指骨舍利——具有巨大的歷史和精神意義,將佛教信徒與佛陀的遺產聯繫起來。佛陀是一位生活在公元前六世紀和五世紀的雲遊苦行僧和宗教導師,他的教義構成了佛教的關鍵教義。

當舍利子運往達賴喇嘛的住所時,街道上的藏人紛紛表達敬意。

斯里蘭卡代表團團長瓦斯卡杜韋·馬欣達萬薩·瑪哈·納亞卡·西羅 (Waskaduwe Mahindawansa Mahindawansa Maha Nayaka Thero) 表示,這些舍利代表斯里蘭卡整個僧伽界贈送給這位藏傳佛教精神領袖,以表達他們對他在佛教事業中所發揮的“無可估量的感激和欽佩”, “爲佛教做出的貢獻比歷史上任何人都多。” 瓦斯卡杜韋表示,

“這對世界上整個佛教界來說是一個特殊的重要時刻,因爲我們能夠贈送神聖、正宗、聖潔的佛陀舍利,以表達對達賴喇嘛尊者對全人類的仁慈、智慧和慈悲的謝意。”

他補充說,佛教界尊達賴喇嘛爲活菩薩——一位正在成道的人, 使他成爲世界上唯一有資格向其贈送真身舍利的人。

瑪哈·納亞卡·西羅是斯里蘭卡(Amarapura Sambuddha Sasanodaya Maha Nikaya)的高僧,其帶領的教派是上座部佛教的一支,在斯里蘭卡和東南亞其他地區盛行。根據上座部佛教:佛陀並不是千變萬化、有求必應的神、救世主。佛陀是一位智慧和德行圓滿的覺悟者,是一位教導斷除煩惱方法的導師。

達賴喇嘛在府邸門外等待接收舍利子並歡迎斯里蘭卡人,僧侶們誦經並舉行正式的歡迎儀式,藝術家們表演藏族歌舞。達賴喇嘛說,

“在實際層面上,世界需要和平,這是佛陀信息的核心”。

“不過,我準備不提佛教本身,而是強調世俗道德和普世價值觀,其中至關重要的是慈悲心。 最重要的是要有一顆溫暖的心。”

包括斯里蘭卡藏傳佛教兄弟會創始人兼主席達門達·波拉吉在內的代表團表示,將這些舍利作爲禮物贈送給達賴喇嘛是我們長期以來的願望。

代表團並表示,此次活動是歷時六年籌劃和籌備的結晶,在達賴喇嘛導師轉世靈童七世林仁波切的協助下,加速了舍利贈送工作的完成。

贈送給達賴喇嘛的物品是21件真跡的一部分,這些文物在位於首都科倫坡附近的瓦斯卡杜瓦的斯里蘭卡佛教寺廟蘇布提瓦斯卡杜瓦瑪哈寺保存了好幾代。

這位斯里蘭卡佛教領袖表示:“這些神聖的文物是在英國統治印度期間在皮普拉瓦遺址中發現的,對全世界數百萬佛教徒來說具有深遠的意義。”

佛陀入滅後,舍利被分供奉在八個王國的佛塔中,其中包括被稱爲釋迦國首都的迦毗羅衛城古城,佛陀在這裏度過了他生命的前三十年。

這些文物後來在皮普拉瓦 (Piprahwa) 的發掘中被發現,皮普拉瓦是印度北方邦的一處現代考古遺址,在英國統治印度期間,這裏以前被稱爲卡普利瓦斯圖 (Kaplivastu)。

1898年,英國官員威廉·佩佩(William Peppe)將它們贈送給斯里蘭卡僧人瓦斯卡杜韋·須菩提·瑪哈那亞克·西羅(Waskaduwe Sri Subhuti Mahanayake Thero),後者將迦毗羅衛佛舍利帶到了斯里蘭卡。

除此以外,第十七屆西藏人民議會第七次會議於3月29日在印北達蘭薩拉閉幕。西藏人民議會議長堪布索南丹培在致辭時指出,中國當局不僅對境內藏人實施各種高壓政策,還對境外藏人實施跨國鎮壓政策,但這些政策沒有取得任何成果,中國政府仍在強化對西藏的鎮壓手段。議長表示,流亡社區的民主體制獲得了國際社會的認可與支持,但是境內同胞正在面對中國當局不斷升級的鎮壓,爲了解決境內同胞的困頓,流亡藏人需要進一步努力。議長堪布索南丹培敦促中國當局根據達賴喇嘛的提議爲藏中互信與談判創造環境,以和平解決西藏問題。議長強調,除非西藏境內的狀況得到積極的改善,否則藏人不會對中國當局產生任何信任感。

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