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北京爲恢復西藏問題談判設定條件; 海外藏人感覺中國免籤政策不自由

2024.05.24
專欄 | 西藏縱覽:北京爲恢復西藏問題談判設定條件;  海外藏人感覺中國免籤政策不自由 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領導人司政邊巴次仁表示,談判是解決西藏與中國衝突的唯一途徑,西藏自治區將繼續呼籲各國政府和國際社會敦促中國政府恢復對話。
法新社圖片

聽衆朋友大家好,我是陳愛禎,西藏縱覽邀請您與我一同縱覽西藏。近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表示,中國政府只會與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代表進行對話,同時排除與總部位於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進行任何“接觸”的可能性。北京方面爲可能恢復西藏問題談判設定條件,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領導人司政邊巴次仁則表示,談判是解決西藏與中國衝突的唯一途徑,西藏自治區將繼續呼籲各國政府和國際社會敦促中國政府恢復對話。此外,來自歐洲的藏人發現中國的免籤政策並不那麼自由,持有歐盟護照的藏族旅客在入境中國時,上海機場官員審問了他們幾個小時,並驅逐了部分人士。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錄音由人工智能生成。

北京當局稱藏人行政中央(CTA)是一個要求西藏自治的“分裂主義”集團 。專家表示,北京長期以來一直堅持這一路線,並表明北京自此與西藏方面進行有意義接觸的立場沒有改變。此前的談判於2010年破裂。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於 4 月 27 日發表上述言論,是對民主選舉產生的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領導人司政邊巴次仁關於其政府與中國進行祕密談判的聲明作出回應。

汪文斌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就西藏問題進行任何“接觸或談判”有兩個主要條件。他說,

“第一,接觸商談的對象只能是十四世達賴的私人代表,而不是什麼“西藏流亡政府”或“藏人行政中央”,中國政府不會與它打交道。”

 “第二,接觸商談要談的只能是十四世達賴本人,最多加上他周圍一些人的個人前途問題,而不是談什麼“西藏高度自治問題”。 

汪文斌並並說,我們希望十四世達賴能夠理解中央的政策,對自己的政治主張和行爲進行認真的反思和徹底改正,放棄破壞西藏社會秩序的一切活動,回到正確的道路上來,這樣才能談得到下一步接談。

在中國政府發表聲明後,邊巴次仁表示,談判是解決西藏與中國衝突的唯一途徑,西藏自治區將繼續呼籲政府和國際社會敦促中國政府恢復對話。

漢藏對話始於 2002 年,旨在考慮西藏“真正”自治的前景,正如藏傳佛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所呼籲的,作爲其中間道路政策的一部分。

該方針承認這個曾經獨立的喜馬拉雅民族作爲中國一部分的地位,但敦促更大的文化和宗教自由,包括加強中國憲法規定保障少數民族的語言權利。

藏人行政中央發言人丹增·列謝 (Tenzin Lekshay) 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達賴喇嘛尊者一再表示,西藏問題是六百萬藏人的問題,而不是他個人的問題”。

他補充說:“藏人行政中央的中間道路政策旨在在中國憲法和中國民族區域自治法的框架內爲西藏人民尋求真正、有意義的自治。”

“通過中間道路解決漢藏衝突是互利的”。             

2010年,漢藏談判在經過九輪正式討論和一次非正式會議後陷入停滯,沒有取得任何突破。

中國官員拒絕了西藏代表團的提議,其中包括達賴喇嘛的首席特使嘉日洛迪堅贊和特使格桑堅贊,他們呼籲西藏在中國境內享有更大的自治權。

談判陷入僵局兩年後,嘉日洛迪堅贊和格桑堅贊雙雙辭職,理由是對中方缺乏積極回應感到失望。

針對中國政府關於解決衝突的談判條件的最新聲明,格桑堅贊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汪文斌的聲明一如既往地反映了中國政府的立場。他說,

“事實上,我可以看到中國政府加強了對西藏的強硬立場,該聲明標誌着一個消極的轉變,因爲現在甚至沒有討論自治的餘地”。

他補充說,汪文斌的聲明似乎也是“中國共產黨試圖在藏人中間製造一種錯誤的希望感,並在藏人社區內部製造進一步的分歧”。

倫敦大學東方與非洲研究學院的藏學家羅伯特·巴尼特(Robert Barnett)贊同格桑堅讚的評估,並指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並不否認存在祕密會談”。

巴內特在談到中國政府​​爲談判提出的兩個條件時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基本上,他確認了這一點。 ......這也可以解釋爲什麼它如此具有侵略性。他們希望分散中國民衆的注意力,至少讓他們不知道他們正在與西藏人交談”

巴內特說,中國在公開場合的說法與中國官員在幕後所說的不同。他表示,

“中國人只會像他們聲稱的那樣談論達賴喇嘛的個人情況,這是不可信的。” 

“他們很可能拒絕討論自治,但我們可以相當肯定,除了達賴喇嘛的個人立場及其隨從的立場之外,他們還會討論其他問題”。

包括美國和歐洲國家在內的一些國家政府多次呼籲中國政府恢復與達賴喇嘛或西藏領導人的會談。

近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美國政府將與其盟友和夥伴合作,鼓勵中國無條件地重返與達賴喇嘛、其代表或民選西藏領導人的直接對話,以實現有意義的自治並確保他們能夠保護藏人的宗教、文化和語言。

今年4月,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一致通過了一項兩黨法案,敦促中國政府無條件恢復與達賴喇嘛或其代表的談判,並滿足藏人對其歷史、文化、宗教和語言身份的訴求。加利福尼亞州共和黨衆議員金映玉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

“中共壓迫西藏人民70年了,不消滅他們的文化就不會停止,和平解決的唯一途徑是西藏人民的聲音被納入與中共的對話中。”

《促進解決西藏與中國爭端法案》,又稱《解決西藏法案》,於2月獲得美國衆議院批准,目前需要參議院通過才能成爲法律。

該法案指出,進一步對話的一個障礙是中國政府繼續對與達賴喇嘛的實質性對話施加條件,包括“要求他說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但達賴喇嘛拒絕了”因爲它不準確。”

歐洲議會於 2023 年 12 月通過了一項決議,再次呼籲中國政府與達賴喇嘛代表重新接觸,爲中國境內的藏人建立真正的自治。

該決議還敦促中國當局釋放1995年被中國當局綁架的西藏第二高僧班禪喇嘛,並不要干涉下一任達賴喇嘛的指定。

此外,來自歐洲的藏人發現中國的免籤政策並不那麼自由,因爲在入境時,上海機場官員審問了他們幾個小時,並驅逐了部分人士。

據瞭解,四名持有歐盟護照的藏族旅客表示,儘管北京對幾個歐洲國家的公民實行了長達 15 天的免簽證政策,但他們在抵達中國後仍受到了數小時的詢問,其中兩人最終被驅逐出境。

4月初,比利時公民圖登嘉措正經上海前往青海省與家人團聚,他說當局在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將他和他6歲的兒子拘留了大約18個小時,至少有六名中國官員在一個小房間裏輪流審問他。圖登嘉措說,

“在這18個小時裏,我們只得到了一頓飯,還有水和一些餅乾。” 圖登嘉措並補充說,他和兒子除了上廁所外不能離開房間,期間有兩個警察監護。

噹噹局搜查圖登嘉措的物品和手機時,他們發現了達賴喇嘛的照片和西藏國旗;這兩種照片在西藏自治區都是被禁止的。

圖登嘉措向他們解釋說,北京將其視爲分裂分子的藏傳佛教領袖達賴喇嘛  ,是一位“全球領袖,受到普遍尊重,在網上可以免費獲取大量圖像”。他指出,

“我對尊者的崇敬超越了國界,如果中國當局因爲這些圖像而禁止我進入西藏,我會毫無遺憾地接受”。

圖登嘉措還說,當局並詢問了他 1994 年從西藏逃往印度、移居比利時、比利時公民身份以及家庭成員職業的詳細信息。

圖登嘉措說,18小時後,官員告訴他,由於達賴喇嘛的照片和西藏國旗,他將不被允許返回家鄉。

隨後,他們讓圖登嘉措和他的兒子於 4 月 4 日凌晨 1 點登上飛往他目前居住地倫敦的飛機。                            

爲了增加旅遊業和外國投資,中國允許來自五個歐洲國家(德國、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和荷蘭)的旅客免簽證入境商務、旅遊、探親和過境,停留時間最長爲 15 天至 2024 年 11 月 30 日止。

中國外交部後來將該政策擴大到比利時、奧地利、瑞士、愛爾蘭、匈牙利和盧森堡的公民。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三月份的一份聲明中表示,作爲回報,中國政府希望更多國家爲中國公民提供簽證便利,並與北京合作建立網絡,以加快跨境旅行和迅速恢復國際客運航班。他說,

“這將使中國公民出國旅遊更加便利,也讓外國朋友在中國有賓至如歸的感覺”。

但這似乎不適用於藏族歐洲公民。

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