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藏族商贩受歧视,藏区生态遭破坏

2020-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成都藏民街道景象。(Public Domain)
成都藏民街道景象。(Public Domain)

据消息人士称,六月一日,四川省省会成都市的中国警察没收了数百名西藏街头小贩的商品,理由是对新冠病毒可能在该城市传播,影响健康而感到担忧。当地消息人士在6月2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在对成都市其他企业的限制取消之后,此举导致藏人和警察之间的紧张关系日益加剧,成都市武侯祠街区的藏族商贩声称他们受到歧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藏族商人这么说,“经过数月的停业后,藏族商人和街头小贩第一次再次开始在成都的街市上出售服装,珠宝和水果,但中国便衣和身穿制服的警察现在已下令他们离开该地区,并没收了他们的货物。从当下开始,他们不得在该地区出售任何东西。”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观看了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一段视频,该视频显示藏族商人向警方提出申诉,一名妇女询问为什么与该地区其他商人“受到不同的待遇”,并说“我们也是中国公民。”自由亚洲电台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在该地区将近200至300家摊贩中,几乎全部是藏族,其他的则是汉族。“一些藏人在成都照顾住院就医的亲人时,从事小生意来谋生。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自安多和康巴,在2008年西藏抗议运动期间被驱逐出西藏首府拉萨。”

他说:“他们只是在努力维持生计,而否定藏人的权利只会使他们的生活更加艰难和悲伤。”

消息人士并称,商贩们现在被告知市场区域缺乏适当的卫生条件,因此不允许他们在那里销售商品。 “但实际上,中国公安局更关注市场区域吸引的大批藏人。”

他说,警方还警告藏人,如果他们想到警察局去试图取回他们的物品,将被拘留。他还说:“不是正式成都市居民的西藏人,越来越难从中国房东那里获得租约,甚至中国的出租车司机都犹豫是否要载送藏人当作乘客,”他补充说,现在成都市普遍存在对藏人的歧视。

另据西藏倡议团体的报告称,在中国藏族地区寻求在当地担任辅助警察工作的藏人,由于各种考量而被禁止就业,招募人员被告知取消从事“分裂活动”或拥有离开西藏流亡国外的家庭成员的申请资格。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在6月11日的一份报告中说,现在要被考虑雇用就业,申请人必须从未参与过针对中国在西藏地区政策的抗议活动,也不得散布“破坏社会稳定的谣言和虚假信息”。

根据5月25日在西藏东部的康区甘孜藏族自治州理塘县的八个政府部门发布的准则中,其他隐瞒条件还包括隐瞒或与“非法人士”有联系,并支持或资助“民族分离活动”。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表示:“中国政府经常宣称藏人表达其独特的文化和宗教信仰是一种“分裂活动”,”该组织并指出,近年来,中国西部四川省藏族人口稠密的县城“看到了对藏族身份、宗教和文化充满活力的表达”。

理塘作为西藏流亡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第七和十一世的出生地,对藏人也是很重要。藏人屡屡抗议,要求达赖喇嘛从印度返回,并反对北京对西藏地区的统治。

在中国领导人视其为危险的分裂主义者的情况下,达赖喇嘛在1959年反抗中国统治的起义失败中逃离了西藏,流亡印度。中共政权于1950年进军独立的喜马拉雅地区。

藏人展示达赖喇嘛的照片,公开庆祝他的生日,或在手机或其他社交媒体上分享他的教义常常受到严厉的惩罚。

较早于5月2日在甘孜藏族自治州的稻城县和在西藏自治区山南市发布的职位公告,也排除了那些从“非法海外组织”获得资金,或其家庭成员“非法进入或离开了国家。”信息和通信技术部表示,与此同时,当局通常要求在西藏自治区担任警察工作的申请者“对反对分裂主义的政治原则有明确的了解”。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在6月11日表示:“在上述所有案件中,中国当局都将完全合法的活动定义为应受惩罚的行为,例如,思考西藏历史上的独立,尊崇达赖喇嘛并批评西藏当前的政治制度”。人权组织说,所有这些都受到国际法的保护,特别是受到言论,宗教或信仰自由权的保护。

西藏消息人士在早前的报道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尽管有官方媒体报道了高就业率,但西藏的专校和大学毕业生仍难以在中国的西藏地区找到工作。在令人艳羡的政府部门中,藏人的就业机会已经远远离开了人们的视野,越来越多的中国大学毕业生来到中国的藏族地区竞争工作。

消息人士说,随着中国寻求在藏族地区促进中国文化和语言的主导地位,对汉语普通话水平的测试要求和考虑就业的需求,进一步使藏族学生处于劣势。近年来,语言权利已成为藏族维护民族身份的努力的重点,非正式组织的语言课程通常被视为“非法社团”,而教师则遭到拘留和逮捕。

另据西藏消息人士表示,中国当局声称北京统治下的西藏已经保护和维护了其环境,这与矿山伤痕累累的山脉及的化学废物污染的河流相矛盾,西藏人抗议中国矿业公司对自己家园造成的伤害,经常遭到殴打和逮捕。

6月5日官方新华社报道,一份政府报告显示:“中国西南西藏自治区仍是全球环境质量最好的地区,2019年当地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稳定。”

《新华社》在英文《中国日报》上报道:“该地区生态与环境部门发布的报告显示,去年主要河流和湖泊的水质,以及该地区的空气质量仍然良好”。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政策研究所的藏族环境研究员滇巴堅贊Zamlha Tenpa Gyaltsen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向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中国在西藏地区的采矿活动“已对环境造成了极大伤害”。

“作为世界屋脊的西藏曾经有一个原始的环境,空气和水几乎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中国人过度开采藏族自然资源,这造成了空气和水污染问题,许多动物现已灭绝,” 滇巴堅贊说。

与此同时,住在西藏自治区那曲市的藏族人说,那曲市最近的建筑热潮从2018年起被指定为地级市后,吸引了许多中国移民到该地区。

消息人士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由于人口的增长,发展活动和建筑环境恶化,现在中国发展给这里带来的危害已经无法弥补。”
总部设在伦敦的自由西藏于4月24日发布的报告中指出,中国政府的政策迫使数百万西藏游牧人民被迫离开了他们的传统草原,“开放他们的土地以供开采资源,并终止了维持和保护西藏环境已有数百年传统的农业实践”。
自由西藏表示:“中国政府所有的矿业公司正在加快在西藏的铜,金和银的开采。”该组织补充说,这些矿山通常设在靠近河流的地方,并且这些矿山中的大多数工人是汉人,他们只管工作。不考虑环境或该地区对居住在附近的藏人所蕴含的宗教意义。

自由西藏说,尽管藏人经常对地雷造成的破坏进行抗议,但“这些抗议遭到警察与安全部门的逮捕以及过度使用武力,警察和安全部门经常使用警棍,催泪瓦斯甚至生火驱散抗议者”。

消息人士又说,西藏人在网上呼吁保护环境或结束偷猎受保护野生动物的行为,同时又引起了国家的迅速报复。该州当局认为,当地社区组织的运动对其在政治上敏感的西藏地区的权威和控制构成威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