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西藏土地抗议者被判长期监禁 流亡藏人继续进行民主试验

2020-07-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这两张照片,是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关押时,由狱方安排、拍摄并交给来探监的亲属。事实上,亲属最后向丹增德勒仁波切遗体告别时看见,仁波切被单独关押在一间破旧而窄小的牢房,他所有物品和去世时穿的囚衣都很破旧。(图片来自当地藏人)
这两张照片,是丹增德勒仁波切被关押时,由狱方安排、拍摄并交给来探监的亲属。事实上,亲属最后向丹增德勒仁波切遗体告别时看见,仁波切被单独关押在一间破旧而窄小的牢房,他所有物品和去世时穿的囚衣都很破旧。(图片来自当地藏人)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西藏纵览欢迎您与我一起纵览西藏。据自由亚洲电台消息来源指出,西藏土地抗议者对甘肃建屠宰场一事进行抗争,但参与者遭当局判处长期监禁。而在备受藏人爱戴的丹增德勒仁波切逝世五周年忌日时,当局严格控制,下令在其故乡理塘的藏人不得于公共场所聚集,或以其他方式来纪念丹增德勒仁波切。此外,随着新选举临近,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和流亡海外的藏人,继续进行民主试验。本期节目中,我们将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在甘肃省试图抗议阻止建造一间屠宰场、并要求赔偿被没收的土地后,十名藏人被中国当局称为“扰乱了社会秩序”而遭判处严厉的监禁。西藏消息人士于6月28日至29日,在甘肃省夏河县举行的为期两天的审判结束后获知,抗议者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8至13年,并处以5万至7万元的罚款。

一名流亡藏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在被判刑的人中,来自夏河县的两名僧侣扎西嘉措和茨旺,被判刑罚最高,两人均被判处13年徒刑,每人罚款7万元人民币。

自由亚洲电台的消息来源说:“两位喇嘛都是寺院民主管理委员会的成员,并且是由当地社区成员任命的。”消息人士也说:“与其他八名被告一道,他们是在企图阻止修建屠宰场失败,以及企图要求对土地所有人进行赔偿的情况下,于2019年被捕的。”

被定罪的四名普通民众宁加,盖洛,索南.嘉乐,札哈.嘉乐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以每人人民币50,000元的罚款,其余四人分别是登巴嘉措,丹丁多杰,丹丁次仁,和乔巴·次仁,被分别处以八年徒刑和五万元罚款。

自由亚洲电台收到的有关该审判的电视记录显示,所有被告均对妨碍政府建设项目和“对其造成社会不安”的指控不认罪。

扎西嘉措在法庭上说:“对我们的刑罚是不公平的”。他补充说,回族屠宰场的人给他和茨旺的部分补偿金,他们没有将款项挪作私人使用,而是交给他们的寺院。“我们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法律。法院为什么要把我们送进监狱?”他问。

另一名被告盖洛对他可能违反的任何规则表示不清楚,他说:“我没有受过教育,因为我小时候没有上学。但是我们努力保护寺院的利益,现在我们为寺院提供的服务被称为非法。我们认为自己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我们只是按照乡镇政府的指示履行职责”。他并补充说:“我们呼吁宽大处理,因为我们现在已经老了。”

一名参加审判的当地藏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对这10名男子的判决似乎是当局事先确定的。“当判决决定后,进行这样的审判是纯粹的作秀。这次审判是一场闹剧和一场虚设。藏人没有得到正义。”这位为了安全起见而要求匿名的男子如此说明。

在未能阻止在夏河县建造屠宰场之后,当地藏民抗议了数年,要求赔偿损失的土地等。被告藏人的年龄从50岁到70岁不等,他们在审讯和审判期间都呼吁宽大处理,说他们只是代表了当地居民保护自己的土地和争取自己权利的愿望。消息人士说:“因此,他们发起了宣传运动。他们强烈认为自己没有犯罪,但法院无视他们的上诉,并对他们处以严厉的判决。”

流亡的另一位消息人士说,该项目的争议和抗议活动在当地社区造成了裂痕,也已有数年之久。“而且有很多利益相关者参与其中,因为争议与当地藏人,中共官员,企业主,工人和回族穆斯林的利益错综复杂地联系在一起。”但最终,他说,十个藏人首当其冲,受到惩罚”。


图片:丹增德勒仁波切于1999年。(唯色提供)
图片:丹增德勒仁波切于1999年。(唯色提供)

官方在藏族地区的发展项目导致与藏人的频繁对峙,藏人指责中国公司和当地官员贪污,不正当地没收土地并破坏当地人民的生活。

许多行动导致暴力镇压,并给当地居民施加了巨大压力,迫使他们遵守政府的意愿,而抗议领袖经常被拘留和遭政府控罪,这是中共针对藏族地区所谓的“黑社会犯罪团伙”而进行的活动。

另据报导,中国对备受尊敬的喇嘛丹增·德勒仁波切逝世周年纪念活动,施加严厉控制。

65岁的丹增·德勒仁波切于2015年7月12日去世,他被当局指控于2002年4月,炸毁四川省会成都一个公共广场而遭定罪。国际人权团体及联合国人权专家对本案审判不公提出抗议。丹增·德勒·仁波切最初被判处死刑,但后来被减为无期徒刑。与此同时,其助手洛桑·顿珠几乎立即被处决,这引发了维权人士的强烈抗议,他们质疑审判的公正性。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于7月13日引用了匿名消息来源表示,西藏当局已下令,在理塘的藏人不得在公共场所聚集,焚香,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照片或以其他方式纪念丹增·德勒仁波切逝世五周年。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在一份声明中说:“有警告说,任何违反限制规定的人都会遭受未指明的后果,”声明还补充说,丹增·德勒仁波切被捕之前已经“在西藏广为人知,因为他的社会工作包括医疗,教育和宗教活动。”

在自由亚洲电台获取的录音带中得知,2003年1月,丹增·德勒仁波切否认参与了他被判刑的中国西部的系列炸弹爆炸案,他说:“我被错误地指控,因为我一直真诚地致力于保护西藏人民的利益。”

他还说:“中国人不喜欢我的所作所为,这是我被捕的唯一原因。”

2015年7月,中国公安通知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亲戚说他身患重病。但是,当他们赶去探望他时,却被告知他已经死了。

尽管有家人的抗议,监狱当局还是在四天后将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遗体火化了。2016年7月,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侄女尼玛·拉姆从西藏逃亡到印度,敦促各界对导致他死亡的情况进行调查。
现在流亡海外的格西·尼玛既是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亲戚,也是他的门徒,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丹增·德勒仁波切在中国受到的待遇,“暴露了中国对正义的嘲弄和对待在西藏的藏人政治犯缺乏正当法律程序”。

格西·尼玛说:“他的案子使西藏的人权问题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 丹增·德勒仁波切的主要成就,是他铭记‘流亡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建议,并追随他的行动和言辞。”

除此以外,随着新选举临近,西藏流亡者继续进行民主实验。

生活在海外的藏人,现在正在为新一轮选举做准备,这是自2011年以来的第三轮选举,以便让新的政治领袖或司政担任席位,西藏流亡政府现任五位公职人员的任期即将结束。

哈佛大学法律学者洛桑·森格担任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主席,现在已连续两届担任司政,并将在2021年5月任期届满时退休。

同时,流亡海外的一些藏人,对公众集会的投票可能造成影响表示关注。

藏族流亡首席选举专员旺杜·瑟林·佩苏尔在7月20日的采访中对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我们希望并计划让世界各地的藏族散居者能够按时举行大选投票”,不过,佩苏尔补充说:“这必须根据当地情况和当地法律来完成”,以阻止新冠病毒的传播。

西藏流亡政府国会议员佩马·荣格尼说,选民及其候选人和候选人的支持者,在竞选和投票过程中应保持藏族团结一致。在过去十年中,登记在册的藏族流亡者人数有所增加。据估计,藏族流亡者居住在全球40个国家,约有15万人。

与此同时,在流亡藏人社区中,人们仍在就如何促进居住在中国的藏人的权利和自由问题存在分歧。

藏人行政中央和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采用了一种被称为“中间道路”的政策方法,这个方法接受西藏作为中国一部分,但敦促在北京统治下的西藏人,享有更多的文化和宗教自由。

倡导西藏独立的流亡西藏青年会主席贡布顿珠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他本人的组织“为实现西藏的完全独立而奋斗”,这是基于我们作为非政府组织的道德权利和义务。

贡布顿珠说:“如果大多数藏人愿意,藏人行政中央有一天可能会改变其(支持中间道路)的官方政策”。他说:“围绕这个问题的辩论和讨论在我们的流亡社区中不断发生,就像在其他民主国家中一样。有些人确实对中间道路政策提出了挑战,然后又因某些人似乎反对达赖喇嘛的圣洁,而受到某些其他人的攻击,好像他们对圣洁缺乏信心一样。但我不认为他们对圣洁缺乏信心,他们只是不信任中国政府”。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