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青海非法采煤造成污染 藏族游牧民面临困扰

2020-08-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据媒体披露青海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长期大规模进行露天非法开采煤矿。(Public Domain)
据媒体披露青海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长期大规模进行露天非法开采煤矿。(Public Domain)

据媒体披露青海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长期大规模进行露天非法开采煤矿,严重破坏祁连山生态,使高寒草原湿地、黄河上游源头、青海湖和祁连山水源等当地生态环境面临重大破坏。专家指出,大规模无序探矿采矿将使成千上万年形成的冻土层被剥离,水源涵养功能减弱或消失殆尽,将使地表大面积发生不可逆转的干旱化,对生态的破坏性后果“不可逆转”。有关报道指称,制造这一区域生态灾难的,是一家名为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私营企业,多年来的非法开采,让该公司赚取不当暴利。而流亡藏人学者丹增次成最近撰文指出,由于中共的压制政策,将可能导致另一场大规模的抗议在西藏发生。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藏区的情况。

据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在中国西北部的青海省国家保护的自然保护区非法开采煤炭,造成了严重的生态破坏,并剥夺了西藏游牧民族的牲畜食物。中国当局近日宣布,在当地媒体对祁连山露天煤矿进行调查之后,他们拘留了青海海西藏族自治州兴青公司老板马少伟。

一位当地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即使兴青公司试图贿赂居住在该地区附近的家庭,该地区的西藏游牧民族和农民,也面临着巨大的逆境,使他们的牛群因环境问题而流失。”消息人士并说:“水也被污染了,没有人要报告和抱怨。”

环保团体放映了视频与照片,草,水甚至绵羊都被煤矿的径流和灰尘染成黑色。祁连山脉标志着青海省和甘肃省的边界,是黄河的源头,冰川覆盖的山顶高达19,000英尺(6,000米)。科学家警告说,对该地区土壤的破坏可能是永久性的,会对青海湖和黄河上游产生不利影响。兴青公司最近试图塑造自己为一个对环境负责的组织的形象,正在帮助修复该矿区的生态,但其有害的采矿活动仍在继续。

在美国的藏人法律专家多玛嘎布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多年来,西藏人一直在呼吁中国政府对这个问题采取行动,但没有任何进展,由于环境问题的恶化,西藏游牧民族一直在为生存而挣扎” 。马少伟之所以被拘留,是由官媒《经济参考报》进行的为期两年的调查引发的。该报发现,兴青公司自2006年以来,一直未获得许可就开采了天峻县青海一侧的山脉,收入约150亿元人民币相当21.5亿美元的利润。

根据报告中引用的兴青公司员工的说法,每当省或国家视察员计划访问矿区时,都会提前通知天峻县。然后,该公司将停止开采几天,并将其设备和卡车移至堆积的炉渣中,这看上去就像是在重建受损的地面一样。该报告称,有时视察员离开后,晚上就继续开采。


据媒体披露青海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长期大规模进行露天非法开采煤矿。(Public Domain)
据媒体披露青海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长期大规模进行露天非法开采煤矿。(Public Domain)

针对媒体披露青海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长期大规模非法开采,严重破坏祁连山生态,青海省常务副省长李杰翔证实,兴青公司进行了非法采矿活动,并受到了警方专案小组的调查,反腐机构将对此进行进一步调查。

兴青公司已暂停运营,以进行接下来的调查。海西地区的五名官员也被解职,目前正在进行腐败调查中。

在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2020年6月的报导中,消息人士的说法与北京所声的,在中国的统治下,成功保护和维护其环境的说话相矛盾。消息人士指出,采矿,无论非法开采或其他方式,是造成该地区环境恶化的主要因素。

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的藏族环境研究员赞拉丹巴嘉增在报告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国在藏族地区的采矿活动“已对环境造成了极大伤害”。“作为世界屋顶的西藏,曾经有一个原始的环境,空气和水几乎没有任何问题。 [但是]中国人过度开采藏族自然资源,这造成了空气和水污染问题,许多动物现已灭绝,” 嘉增说。

4月,总部位于伦敦的人权组织“自由西藏”在一份报告中表示,由于中国政府的政策,“数百万”游牧民族被迫离开草原,“开放其土地以开采资源,并终止了传统的农业活动,这些传统习俗维持并保护了该地区,几个世纪以来的藏族环境。”自由西藏说:“中国政府所有的矿业公司,正在加快在西藏的铜,金和银的开采。”他补充说,这些矿山通常设在靠近河流的地方,并且这些矿山中的大多数工人是中国人,他们从事工作。不考虑环境或对居住在附近的藏人有重要宗教意义的地区。

随着全球气候变化影响和畜牧业经济的发展,世界上最好的生态环境正在遭受侵蚀,尤其是直接关系到西藏牧区生存发展的草原生态系统退化严重。西藏的天然草原面积13.34亿亩,有一半以上重度退化,1/10的草场明显沙化。西藏生态环境脆弱性程度加大,出现了一系列的生态环境退化问题。除了环境破坏的不可逆性,由于环保措施实施效果的滞后性与人为的环境破坏,一旦西藏生态环境遭到破坏,将直接影响当地的社会经济及文化生态的健康发展,甚至会影响到全球的生态平衡。


据媒体披露青海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长期大规模进行露天非法开采煤矿。(Public Domain)
据媒体披露青海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长期大规模进行露天非法开采煤矿。(Public Domain)

2019年3月25日,加拿大记者兼自由撰稿人迈克•巴克利于“世界水日”当天,在达兰萨拉以“世界水日与西藏的重要性”为主题进行演讲,介绍水对整体人类的重要性、西藏河流的重要性,以及中共当局破坏西藏生态环境的事实等。他指出:“西藏不仅是世界第三极,而且是亚洲数十个国家的饮水发源地。因此,这是一个迫切需要关注的议题。”

迈克•巴克利在演讲中提到,中共当局在西藏自治区与其他藏地,不计后果地大肆开采自然矿产资源、砍伐树木,在各大河流修建水电站等,中共施行破坏西藏生态环境的举措,导致周边的国家处于焦虑之中。

他还进一步表示,中共当局在西藏开采自然矿产资源后,让污水和废料流入河流中,这不仅导致牧民们的牲畜死亡,而且对居住在高原的牧民们的健康带来严重危害。

此外,他还批评中共当局强制牧民搬迁到其它地方,而后政府剥夺草场的所有权,并施行破坏草场的政策,如修建各种游乐公园。目前,在青海超过一半的草场,已被当局改为游乐场所。

长久以来,西藏各地的藏人,僧俗民众纷纷发起和平请愿活动,要求中共政府为保护西藏高原原本就很脆弱的生态环境,阻止非法采矿行为,但有关当局不仅没有听取藏人的合理诉求,反而盲目偏袒采矿者,派遣大批军警对藏人进行毒打、监禁,甚至扣上政治罪名进行重判。6月17日中共当局对西藏维权人士阿亚桑扎等人的指控进行二审,当庭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阿亚桑扎遭中共当局以“寻衅滋事罪”与“扰乱社会秩序罪”罪名判处七年有期徒刑。多年来阿亚桑扎一直关注当地官员贪污挪用公共资金、非法采矿、狩猎和偷猎等行为,备受当地藏人尊重。

此外,流亡藏人学者丹增次成最近投书印度媒体,强调中共当局在西藏实施越来越多的镇压政策,只会让藏人产生反抗的意识,以及对身分认同的不安。

丹增次成指出,在中共入侵西藏前,其领导人毛泽东当时要求中共解放军不要伤害藏人的宗教信仰,不仅如此,中共在1951年的十七条和平协议中承诺“尊重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然而,讽刺的是中共掠夺了藏人的一切,包括藏人学习藏语和信仰宗教的自由。
丹增次成说,现在中共当局更进一步限制藏人的权利,显示出习近平在西藏实施的镇压政策逐渐增加,中共当局对藏人的监控,随着高科技的发展到达了另一种“极致”。同时,藏人的不满在习近平上任后,仍然没有获得解决,西藏的安全支出从2013年开始急剧增加。

丹增次成表示,与此同时,藏人于2008年展开大规模和平抗议活动后,中共当局特别针对西藏寺院实施镇压措施,并开展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寺院僧尼被迫每日批判“达赖集团”。同时,当局亦派遣驻寺工作人员,严密监控着僧尼的一举一动。此外,中共当局从2017年起,在拉萨的学校,发布了一系列通知,命令父母不得带子女参加宗教活动,或是参观寺院等宗教场所。

丹增次成强调,中共当局在西藏实施越来越多的镇压政策,只会让藏人产生反抗的意识,以及对身分认同的不安。综合种种实际因素,中共当局的举措将可能导致另一场大规模的抗议在西藏发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