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藏族妇女服刑受虐,藏人庆祝雪顿节被限制

2020-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8月19日,在拉萨哲蚌寺外的山坡上参观和朝拜大型佛像唐卡的藏人信徒和中国游客 。(RFA)
2020年8月19日,在拉萨哲蚌寺外的山坡上参观和朝拜大型佛像唐卡的藏人信徒和中国游客 。(RFA)

 

据西藏消息人士称,一名藏族妇女卓嘎因散布其亲戚公开呼吁释放班禅喇嘛的消息而被判处15个月监禁。卓嘎在狱中饱受虐待,健康严重受损。而近日在拉萨举行的藏人传统节日庆典上,藏人群众规模相较以往小许多,官员们称,这是由于对新冠病毒的恐惧所致 ,不过中国游客和劳工却大量涌入拉萨,引起藏人的极大关注。此外,美国笔会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说,由于担心在中国失去市场,好莱坞电影制片厂现在审查内容涉及“攻击”中国的电影,在自由表达上,正在做出艰难而令人不安的妥协。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状况。

据西藏消息人士称,藏族妇女卓嘎于2019年5月因转述其侄子旺青受到当局严密信息限制的抗议活动的消息而被定罪,于8月15日获释,目前正在她位于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的家中接受医疗护理,一名流亡藏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卓嘎因她的严重健康状况,于8月15日获释后立即去了医院”。这位匿名人士援引石渠县的消息来源的话又说,“当她在监狱中时,她遭受了酷刑,被迫从事搬运石头和其他苦力劳动而让身体多处受伤,她的身体全都是瘀伤。由于她无法及时接受治疗,因此四肢瘫痪,腰部也受到严重的损害,现在无法动弹了 ,正在家里接受治疗”。

消息来源同时指出,去年4月29日卓嘎的侄子旺青,以及友人洛桑和云丹三人,在山顶举行传统的“煨桑”祭祀仪式时,大声祈愿十一世班禅喇嘛能够获释,并与达赖喇嘛在西藏重逢,他们因而遭到中共当局的逮捕。随后,卓嘎被中共指控向境外透露三人遭拘捕的消息,2019年5月8日,四川当局对卓嘎和她的侄子旺青判处了徒刑,卓嘎被以“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判处一年零三个月的有期徒刑,旺青因喊口号呼吁释放西藏精神领袖班禅喇嘛而被判处四年零六个月的徒刑。消息人士在早前的报道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旺青在1995年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被中国政府关押。

消息人士补充说,另外两名藏人洛桑和云丹,分别被罚款人民币15,000元(合2,211美元),并被勒令参加有关“国家安全问题”的政治再教育班,为期六个月。西藏的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于1995年5月14日在他六岁时,被达赖喇嘛宣布确认为第11世班禅喇嘛,即他的前任第十世班禅喇嘛的转世。

三天后,年轻的班禅喇嘛和他的家人被中国当局带走,然后由中国政府安置了另一个男孩作为自己的候选人。

与此同时,中共当局很难说服藏人接受他们的候选人坚赞诺布(Nyabu)作为中国藏传佛教的正式代表,传统上忠于达赖喇嘛的普通西藏人和僧侣不愿接受他。

而因为受到新冠病毒的影响,近日在拉萨的节日庆典上,藏人群众今年规模较小,官员们称,这是由于对新冠病毒的恐惧所致 。

西藏消息人士表示,在高度安全的保障下,在西藏的首府拉萨举行的一个大型宗教节日,由于官方担心新冠病毒可能传播,今年允许参加该活动的藏人人数有所减少。雪顿节(酸奶节)于今年8月19日至24日举行,其特色是在拉萨哲蚌寺外的山坡上,揭开了一幅大型刺绣的唐卡佛像的画像,藏传信徒蜂拥而至,参观了这个珍贵的文物。

经常有数以千计的民众参加这项活动,但是由于政府对与会人数的限制,今年的人群通常人数不多。扎西·那姆嘉(Tashi Namygyal)是在印度的西藏研究人员,他援引拉萨地区的消息来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中国以控制新冠病毒的名义,阻止藏人行使宗教权利的策略是非常刻薄的。与此同时,中国游客和劳工大量涌入拉萨,引起藏人的极大关注” 。雪頓節成立于17世纪,每年藏曆六月底至七月初,是西藏傳統的節日。在藏語中,“雪”是酸奶的意思,“頓”是“吃、宴”的意思,雪頓節按藏語解釋就是吃酸奶的節日,用牛奶制成的酸奶,仍然是藏族的主要食品。最初是为了纪念藏民向已经完成年度宗教静修的喇嘛提供酸奶,因此又叫“酸奶節”。

那姆嘉说,尽管如此,今年许多传统文化表演已被取消而没有任何解释,取而代之的是中国国家宣传的表演。他说:“例如,将不会在罗布林卡举行歌剧表演,而将举办一场中国宣传照片展览。”

与此同时,在拉萨的藏人和流亡藏人都表示,许多藏人没有被允许进入传统上在哲蚌郊外山坡上揭幕的大唐卡佛像,而且已经部署了许多穿着制服和便衣的警察监视人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因为那里有这么多的中国游客,我们甚至无法接近佛陀的珍贵文物。 我们藏人一直在严密的监控下受到监视。

另一位当地的消息人士称,对新冠病毒的担忧而限制了藏人参加宗教节日的数量,这是不合理的,因为大量的中国人被允许自由地作为游客进入拉萨。

消息人士又说:“自从对新冠病毒的担忧有所缓解以来,来自中国的入境人数增加了四倍。”

美国笔会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说:“随着美国电影制片厂争夺接触中国观众的机会,许多电影制片厂在自由表达上,正在做出艰难而令人不安的妥协。”

美国笔会说,现在甚至对于美国观众来说,电影的内容也经常发生变化,而制片厂则专门为中国观众提供电影的审查版本,有时还会邀请中国的审查员加入电影制作,以向他们提供如何避免“绊倒审查员的电线”的建议。

美国笔会表示,“制片厂关于放映,情节,对话和设置的决定,是基于“避免与控制他们的电影能否进入蓬勃发展的中国市场的中国官员抗衡的愿望”,并补充说,这些决定都是经过精心制定的“闭门造车”和公众视野之外。

好莱坞在1997年制作了两部电影《达赖的一生》和《西藏七年》,电影描述了中国对西藏的征服之后,两家主要制片厂被禁止在接下来的五年内,在中国开展业务,好莱坞很快就得到了信息,迪士尼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埃斯纳(Michael Eisner)前往北京,为他的公司拍摄《达赖的一生》以及对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同情表达歉意。

由布拉德·皮特(Brad Pitt)领衔主演的《西藏七年》,当时也是支持西藏,如今这类电影再也不会拍摄。美国保守派网络杂志《联邦党人文集》的文化编辑艾米莉·雅辛斯基(Emily Jashinsky)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采访时表示:“《西藏七年》是一部永远不会在今天的好莱坞制作的电影的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因为该行业的每个人,都对被中国共产党列入黑名单而绝对感到震惊。” 雅辛斯基并且说:“即使好莱坞电影只是在美国和其他地方放映而不能在中国放映,好莱坞也会感到恐惧”。她接着补充说,对西藏持同情态度的电影“在政治上违反了中共对他们叙事内容的要求。”

美国笔会自由表达研究与政策部副主任詹姆斯.泰格James Tager说,作为一个行业,好莱坞应建立一种披露机制,以揭示外国政府对其提出的审查要求,并说明制片厂如何回应。“最终,自我检查会在晦涩难懂或隐形中蓬勃发展。因此,如果我们想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开始更诚实地讨论这个问题,并解决这个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看不见的现象的事实。”

美国笔会在其报告中说,中国对好莱坞的影响力,反映出中国在强迫外国公司遵守北京的宣传目标方面,取得了越来越大的成功,梅赛德斯·奔驰和万豪等国际公司,纷纷回应中国的审查要求。同时,媒体自由组织说,好莱坞电影有数十亿人观看,“有助于塑造人们的思维方式”。

美国参议员泰德·克鲁兹(Ted Cruz)在致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的一份声明中说,北京试图推进其对西藏和其他对中国敏感问题的首选叙述的一种方式是“强迫美国人实行自我审查制度,尤其是在好莱坞。”

克鲁兹说:“这就是为什么我提出了《 SCRIPT法案》,该法案将限制好莱坞制片厂从美国政府获得的资助。如果这些制片厂审查他们在中国放映的电影,这将使他们无法获得美国政府的资助。

克鲁兹说:“我仍然致力于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并确保对中国共产党的审查、侵犯人权行为、宣传运动和间谍活动负责。”

这项法案称作《SCRIPT 法案》,意思是“制止审查,恢复诚信,保护电影法案”。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