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西藏著名宗教艺术画家去世;西藏僧人因持有达赖喇嘛法相遭判刑

2022.09.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西藏纵览:西藏著名宗教艺术画家去世;西藏僧人因持有达赖喇嘛法相遭判刑 著名的西藏宗教画卷唐卡画家丹巴绕旦的一幅作品
Gelukpa

著名的西藏宗教画卷唐卡画家丹巴绕旦近日去世,享年82岁。一位消息人士称,丹巴绕旦的逝世是对“西藏传统无法弥补的损失”。而两名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巴荣寺的藏族僧人丹增达杰和热次,因在手机上存有达赖喇嘛法相而分别遭到三年零六个月与三年的徒刑。除此以外,9月2日是 “西藏民主日”,藏人行政中央与流亡藏人在印北达兰萨拉大乘法苑内举行官方纪念仪式,共同庆祝西藏民主62周年纪念日。与此同时,人权观察揭露了中国政府大规模采集藏人DNA的新证据。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同来了解有关详情,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自由亚洲电台获悉,西藏唐卡绘画大师丹巴绕旦于近日在西藏首都拉萨去世,得年82岁。据该地区消息人士称,丹巴绕旦将他的传统艺术形式的知识传授给数百名学生。西藏丹巴绕旦唐卡艺术学校在他辞世当日发布讣告表示,“丹巴绕旦大师因年老衰竭,经多方医治无效于8月29日22点50分在家中逝世。”

丹巴绕旦1941 年出生于一个艺术家家庭,很小的时候就接触到了唐卡绘画。他的祖父次热嘉吾是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的宫廷画师,也是为 1951 年中国接管西藏之前使用的西藏纸币设计图像的众多艺术家之一。

丹巴绕旦的父亲格桑罗布( Drungtok Kelsang Norbu) 是西藏接管前管理委员会 噶厦(Kashag) 下属的创意培训学院的教授。 

在中国 1966-1976 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间,西藏的大量文化遗产遭到破坏,像丹巴绕旦这样的西藏艺术家被禁止创作传统的宗教艺术。然而,丹巴绕旦后来写了数千篇关于西藏传统绘画的文章,并于 2014 年开始担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的导师。  

1980年,丹巴绕旦创办了一所家庭唐卡学校,为贫困学生提供免费教育,最终培养了约200名艺术家。1958年拉萨的西藏大学成立后,该校唐卡专业聘请丹巴绕旦为导师,他著有《西藏绘画教材――实践精华》、《西藏美术史略》等书籍,并获得国际认可,包括在中国和日本颁发的奖项,以表彰他对艺术的贡献。 

居住在纽约的藏人布琼罗嘉Buchung Nubgya 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他自己的许多老师都是丹巴绕旦的密友,对他们的职业有着同样的热情,而他本人也曾多次见过丹巴绕旦,布琼罗嘉说,

“唐卡画的老师有很多,但丹巴绕旦在他的亲自指导下培养了数百名学生,为西藏传统绘画的保存做出了巨大贡献。他的逝世是西藏传统无法弥补的损失。”

唐卡绘画可以追溯到公元 7 世纪。它们不仅因其美学美感而受到重视,还可以作为教育和冥想的辅助工具,因为每个细节都具有与佛教哲学概念相关的含义。

唐卡也有仪式用途。一些西藏寺院拥有巨大的唐卡卷轴,在某些节​​日展开供公众观看和举行仪式。

传统艺术在唐卡大师及其弟子的传承中得以保存和传承。有时,唐卡画艺属于家传,由父亲传给儿子。原版唐卡画非常稀有,根据其大小和复杂程度,售价在 1,000 至 15,000 美元之间。

据西藏之声报道,藏传佛教噶玛噶举传承第十七世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致函悼念和缅怀丹巴绕旦大师。据噶玛巴官方脸书发布的消息称, 仁波切向已故丹巴绕旦大师的家属和学徒致以诚挚慰问与悼念。

慰问函中写到丹巴绕旦大师一生致力于西藏唐卡艺术的传承和发展,使得唐卡绘画工艺能够在今天仍然获得新一代的热爱。慰问函中还写到丹巴绕旦的离世对西藏艺术,尤其对唐卡工艺来说是一大损失。而仁波切也在函中表示,丹巴绕旦所培养出的新一代唐卡绘画艺术家在各地延续唐卡绘画工艺的发扬,是对大师的最大敬意。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中国当局判处两名西藏僧人至少三年徒刑,罪名是持有达赖喇嘛的法相。达赖喇嘛是西藏最重要的佛教精神领袖,自 1959 年以来一直流亡。

自由亚洲电台于 2021 年 12 月报道称,30 多岁的僧人丹增达杰已于 2020 年 9 月被捕,知情人士称,与他一起被捕的还有其他几名僧侣。自那以后,自由亚洲电台还获悉,年龄不详的 热次也在其中。丹增达杰遭判处三年零六个月徒刑; 热次被判处三年徒刑。

两位僧人都是居住在甘孜藏族自治州石渠县巴荣寺的 250 名僧侣中的一员。一位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西藏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他们的手机上都有达赖喇嘛的法相,并在过去两年被当局拘留。知情人士说,

“今年5月,他们都因持有达赖喇嘛的法相而被判犯有‘分裂主义’行为。他们都被石渠县人民法院定罪,没有人知道审判有多公平,因为他们的家人和亲属不被允许见他们。西藏人受到中国当局的威胁,因此他们不会分享或讨论有关他们的任何信息,因此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健康状况或他们被关押在哪个监狱。”

一位要求匿名以便自由发言的流亡藏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很难获得有关他们的更多信息。第二位消息人士说,“由于该地区的严格限制,很难获得中国当局逮捕的记录。自2021年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在积极检查每一个家庭并威胁藏人,告诉他们拥有达赖喇嘛的法相就像拥有武器和枪支一样的重罪。”

除此以外,9月2日是第62个“西藏民主日”,据西藏之声报道,藏人行政中央代理司政塔兰卓玛、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堪布索南丹培与达兰萨拉僧俗民众一同出席了在印北达兰萨拉大乘法苑内举行的官方纪念仪式。                        

藏人行政中央代理司政塔兰卓玛宣读了噶厦的声明。噶厦在声明中指出,“今天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但是最近西藏境内不少地区遭到洪涝、泥石流等的灾害,同时也面临着新冠疫情的蔓延。中共的极端防疫政策已经严重影响境内藏人的正常生活。在此噶厦呼吁境内同胞保持社交距离,做好预防措施。”

声明中对美国众议院为促进解决藏中纷争提出法律议案表示了感谢。同时鼓励有同样意识形态的欧洲民主国家也采取行动。

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堪布索南丹培在宣读议会的声明时指出,“世界各国在民主转型中,都是经历了诸多战争、或不断的流血牺牲后才得以实现真正由人民统治的理想。而西藏人的民主历程却与众不同,是得益于达赖喇嘛尊者的赐予与引导。”

达赖喇嘛在西藏时试图推行民主改革,这一宏愿因中共入侵而受阻。达赖喇嘛带领藏人流亡印度后,旋即于藏人社区着手推动民主化、建立民选议会。首批代表传统三区及不同佛教传承的流亡议会成员,于1960年9月2日宣誓就任,正式开启西藏的民主制,这一天因此被设为“西藏民主日”。 

在达赖喇嘛不懈努力地推动下,2001年,藏人社区产生首位民众直选的首席部长,2011年,达赖喇嘛更是将全部政治权责移交给民选领袖,民主制度在流亡藏人社区获得不断完善。 

另据西藏之声报道,人权观察九月五日在官方网站上发布报告指出,中国当局大幅扩张警务活动,包括在西藏自治区各地市镇与农村任意采集居民DNA。经过人权观察的长期调查显示,西藏自治区所有居民都被强迫接受DNA采集。在昌都市,官方说明采集DNA是为了 “提高查核效率,帮助抓捕逃犯”。自治区其他地方对居民的说明均大同小异,指采集DNA有助侦查犯罪。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中国政府早已使藏人遭受无所不在的压迫,现在当局更是为了提升监控能力,不经同意就对藏人进行采血。”

人权观察的报告指出,拉萨市2022年4月曾宣布,包括幼儿园学童在内的基层民众都需要接受DNA血液样本采集。青海玛沁县也于 2020年12月发布通知,要求所有5岁以上男童都要被采集DNA。

人权观察在报告中还指出,儿童的隐私对于维护他们的安全、主体性和尊严至关重要,对儿童隐私的任何限制必须符合合法、必要与相称的标准。当局未经儿童或其照顾者知情、有意义且自由作出的同意即采集其DNA,而且在教育场所进行抽血,以致儿童无法有意义地选择退出或拒绝提供个人健康资料,这是对儿童隐私的侵犯。再者,当局声称相关数据将用于侦办犯罪,并不构成符合儿童最佳利益的正当且相称目的。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珍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