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西藏学童仅有普通话教学 国家公园计划迫使藏区牧民流离失所

2020-09-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6年“六一儿童节”,拉萨藏族小学生被穿上红军服(微信)
2016年“六一儿童节”,拉萨藏族小学生被穿上红军服(微信)

近年来,语言权利已成为藏人努力维护民族身份的一项特别关注的重点,不过有消息来源显示,居住在中国藏族地区的儿童,本学年已经开始在严格的新限制下学习。青海一个县的儿童被当局下令从他们的家中搬进寄宿制学校,另一个县的教学语言也从藏语改为汉语。而中国政府计划在青海藏族地区建造国家公园的计划,迫使成千上万的藏区牧民迁离祖传土地,当局并计划在今年年底前最终清除当地牧民。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情况。

当地消息人士最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在青海同仁县的几个城镇,当地的小学已被政府命令关闭,藏族儿童被迫违背父母的意愿,进入遥远地区的寄宿学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藏族父母呼吁中国政府不要把他们的孩子与父母分开,并将他们送去其他地区上学。 当当局不听他们的要求时,其中一些人进行了抗议”。消息人士称,父母的抗议很快引起了警方的镇压,警车和警笛声迅速对抗议现场作出反应,一名男性抗议者被拘留。

消息人士还说:“抗议中的几个孩子,对这样的骚动感到十分恐惧,以至于晕倒了。”他并补充说,孩子们的父母最终被迫将孩子送到中国政府指定的寄宿学校。

他表示,唯一遭拘留的抗议者后来被释放。

人权观察在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政府过去十年,在西藏自治区及境内其他藏族自治州,实施所谓的“双语教育政策”,意图透过在各级学校推广汉语教学,来加快藏语教学消失的速度。

人权观察的研究并发现,西藏政府虽然维持着同时提倡汉语与藏语的立场,但政府私底下却不断向学校施压,透过不同的手法来迫使学习藏语的机会与人数逐年下降。

报告并称,过去几年,西藏政府要求学校透过“混班教学”与“混合住宿”,来加强汉族文化与汉语对学生的影响。 此外,政府派遣大量不懂藏语的汉族老师到西藏自治区的学校任教,同时把藏族老师调往汉语为主的外省进修,并规定所有藏族老师必须会说流利的汉语。
人权观察指出,预计有3万名非藏族的老师将在2020年前被调往西藏与新疆。这些措施导致各地小学在汉族老师比例逐渐增加的情况下,开始选择用汉语教学。

中国的宪法保障少数民族享有语言权,而西藏自治区也自1980年起在小学阶段实施藏语教育。 不过在中共逐渐加强对西藏政治压迫的情况下,人权观察表示,现在西藏本地发起的藏语振兴计划,都被视为“分离主义活动”。

另一位当地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青海的天峻县,两所中学被合并,迫使藏族小学生进入仅以中文授课的班级,此举是在附近的小学进行了类似的合并之后发生。

自由亚洲电台的消息来源指出:“以前,藏族父母可以选择将子女送进藏语学校或普通话学校,而藏人选择将子女送入藏语学校。”

消息人士说:“但是现在这些学校中的大多数已经合并,创建了民族混合的班级,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消息人士指称:“藏语文现在是唯一用藏语讲授的科目,而普通话则作为学校所有其他学科的教学语言,”他补充说,此举似乎旨在实施中国侵蚀语言权利的新政策,摧毁少数民族文化。

最近几周,中国内蒙古地区颁布了类似的政策,导致抗议活动和抵制情况广泛发生。数百名蒙古族人在抵制课程改革后被捕、或被迫从政府单位辞职,这种情况一直保密,直到8月底新学期开始。

在美国的甘泽·嘉布·喇嘛(Ganze Kyab Lama)是一位中国分析员,他说,,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民族自治区的地方机关,有权对教育做出决定,包括课堂教学中使用的语言。

嘉布说:“但是,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许多限制性政策如今已获得动力,因为地方官员都在追求自己的政治权益和利益。”

消息人士说,近年来,语言权利已成为藏人努力维护民族身份的一项特别关注的重点,在寺院和乡镇中,非正式组织的语言课程通常被视为“非法社团”,而教师则遭到拘留和逮捕。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理查森则表示,中国式“双语教育”已迫使好几代的藏人在学校课程中无法接触藏语,这个现象严重威胁了藏人的文化与宗教权力,也让藏人很难维持他们独特的身份认同。她说:“不少藏人透过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评论、向政府发出请愿书或是学生团体抗争,来抗议政府强制推行中国式‘双语教育’。 然而,当地政府往往以非常残暴的方式打压参与抗争的藏人,发起这些活动的人也往往会迅速被政府噤声。 ”

另据西藏消息人士指出,中国政府计划在青海藏族地区建造国家公园的计划,迫使成千上万的藏区牧民迁移出祖传土地,当局并计划在今年年底前最终清除牧民。

这项迁移将为建立祁连山国家公园铺平道路,祁连山国家公园占地50,200平方公里,野生动物保护区横跨青海省和邻近的甘肃省,其中大部分地区位于甘肃。

一名当地居民近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目前居住在天峻县木里镇以及苏里乡和舟群乡的大约4,000名藏族农民和牧民,已被告知并命令他们要在2020年之前搬到青海的格尔木市。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搬迁项目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藏族牧民被迫流离失所,这已引起当地人民的重大关切。”

消息人士并说,“来自这些地区的游牧民族不愿离开祖先的土地,但是谁真正有能力违抗中国政府的政策?”

9月3日,天峻县当局举行了一次由县长桑周(Sengdrug)领导的会议,在会议中,藏族居民被迫遵守政府的搬迁命令,官员们补充说,建立国家公园符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环境的关注与保护。

9月3日,天峻县政府的官方网站证实了此次会议的召开,并表示“召集该会议是为了评估当地的藏族牧民的情况,该移民项目必须在今年年底之前完成。”

中国当局相继启动了若干国家公园体制试点。相比自然保护区,国家公园面积更大,生态系统更完整,管理层级更高,最终可实现自然生态系统保护的物种的原真性与完整性。青海省地处青藏高原和世界第三极,是中国最早开展国家公园试点的省份。当地政府全力推进三江源和祁连山两个国家公园试点。

然而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的消息来源表示,非法采矿在祁连山已经进行了多年。现在,以环境保存和保护的名义,藏族牧民必须离开并搬到格尔木。中国地方当局并开展了一项收集签名的运动,并举行了“意识培训班”,敦促藏族牧民愿意接受该项目及其搬迁命令。

一名现居住在澳大利亚的前西藏政治犯,也是受影响地区之一的天峻县当地人次仁东多(Tsering Dhondup),也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访问时说,任何反对中国导致流离失所政策的西藏人,都会面临严重的政治后果。

次仁东多说:“实际上,借环境保护的名义,使得西藏人民及其生活被彻底颠覆。”

消息人士又说,近年来在中国藏族地区的移民安置计划,驱使成千上万的藏人,从其老家进入城市地区。在那里,他们经常生活在拥挤的环境中,大家庭聚集在一栋住宅,就业机会被切断。

根据非政府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调查,中国当局于2017年在遭到藏人批评的政策中宣布:“西藏的广大地区将变成国家公园-将藏人从其祖先的土地上迁移出去”。

另据报告称,藏人在中国统治下,被剥夺了公平审判的权利。

西藏人权组织在一份最新的报告中说,生活在中国统治之下的藏人,通常被剥夺了接受公正审判的权利,针对他们的司法程序,经常是秘密进行的,而在酷刑中获得的供词,则是在法庭上对他们指控所使用的证据。

总部设在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TCHRD)在2020年7月的报告“西藏行使公平权利的障碍”中说,尤其是在被认为具有政治敏感性的案件中,很少有人告知藏人有寻求律师的权利”。

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研究员白玛嘉乐(Pema Gyal)在采访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试图在社会和环境问题上对中国政府表达不满的藏人经常被捕。他说:“被捕的藏人被禁止接受公正的审判”。

他援引在网上批评环境破坏和中国官员挪用扶贫资金的藏族社区领袖阿亚桑札,和公开倡导藏语权利的扎西旺曲为例,白玛嘉乐说,两人现在都已被判处长期徒刑,而且根据中国当局自己的宪法或法律,两人都没有犯罪行为,而这在刑事诉讼中经常出现。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