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清零政策暴露藏人艰难困境 当局对西藏僧尼开展政治教育

2022.09.2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西藏纵览:清零政策暴露藏人艰难困境  当局对西藏僧尼开展政治教育 西藏自治区拉萨市一民众接受检测
法新社图片

据该地区的知情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西藏网民正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他们对中国政府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的不满,该政策已完全关闭了拉萨和西藏自治区的其他地方,同时暴露了藏人正在经历的严酷情况。知情人士表示,中国政府下令封锁拉萨,但并未提前做好准备;随着新冠病毒的传播,已知有三名藏人死于新冠病毒感染。而中共在西藏的“清零”政策已危及到藏人的生命安全。此外,近期中共当局对西藏僧尼开展政治教育,对抗藏人非暴力不合作运动。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西藏自治区的新冠病毒病例继续上升。根据中国政府的官方数据,截至九月十三日,该地区共有 16,902 例确诊病例,分布在 147 个“严重或高度新冠病毒传播区域”和 158 个“中度传播区域”。

31 天前,中国政府在拉萨实施了封锁,因为那里和整个中国的新冠病毒人数继续攀升。网友们说,封锁令来得没有足够时间做准备,在某些情况下导致人们缺乏食物。事实证明,为新冠病毒阳性患者寻找治疗方法也很困难。

一位住在拉萨、出于安全原因不愿透露姓名的藏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拉萨已经被封锁了将近一个月”。消息人士称,中国政府一直在匆忙下令的封锁措施中笨拙行事,他说,

“一名流鼻血的男子被锁在隔离设施内,负责人员找不到打开门的钥匙,无法将他送往医院。这名男子几乎两天都处于这种糟糕的状态”。

消息人士还说:“在另一个设施中,有人中风,由于医院和管理人员之间的沟通问题,他无法被尽快送到医院。病人现在在医院里,但仍然昏迷不醒。因此,即使中国政府设立了设施来封锁人们,也没有为他们提供适当的治疗。”

中国社交媒体短视频平台抖音和快手上的藏人批评了隔离设施。

其中一个设施中的一名藏人在一段视频中说,“没有人照顾或治疗新冠病毒患者,这个设施也没有消毒。最重要的是,没有政府官员或办公室可以投诉这些情况”。

另一个设施中的一名藏人则说,它们是“没有床的空房子”。

而一位网民则说:“如果你四处走动,你实际上可以看到屋顶上掉下来的灰尘,这对新冠病毒患者来说是不健康的。食物没有按时送到,当我们收到它的时候,它已经全部变质了。”

另一位网民发布了一段视频,指责隔离程序传播了新冠病毒。

第三位网民表示:“我们看到拉萨的新冠病毒病例有所增加,因为给民众做测试的人员从不给他们的手消毒,所以这个循环一直在持续。”

自由亚洲电台无法确认中国当局是否在检测地点传播了病毒。

其他人张贴了感染者在拉萨街头站了几个小时的照片和视频,因为政府不堪重负,无法迅速将他们送往到指定设施。

一名来自拉萨噶玛寺的藏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地官员在没有核实我是否感染新冠病毒的情况下强迫我进行封锁。他们让我在路边等了将近三个小时,接着把我带到设施里待了一天,然后把我放了。那些封锁设施里大约有 600 人和我在一起,现在我担心自己可能感染了新冠病毒。”

与此同时,藏人被关押在没有医疗或适当卫生设备的隔离设施中。

自由亚洲电台获悉,随着病毒继续在中国西藏自治区蔓延,当地网民抱怨隔离程序严苛和不卫生,三名藏人最近死于新冠病毒。  

西藏和流亡中的消息来源确认死者是来自拉萨堆龙德庆的彭巴次仁,来自日喀则的阿久彭巴(Ajho Penpa),以及一个身份不明的江孜藏人。

一位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这三人在未能得到及时的医疗护理后都在家中死亡,他说, “他们死了,因为他们没有及时得到他们需要的治疗”。

自由亚洲电台的消息人士称,62 岁的彭巴次仁是一名职业医生,曾在印度生活,但在 2005 年前往西藏探亲后无法返回。

消息人士说:“在感染新冠病毒后,他出现了严重的咳嗽和身体疼痛,导致他在家中死亡。”

 一名流亡藏人援引西藏自治区的接触者称,在日喀则,阿久彭巴的家人在六天内不允许焚烧他的尸体。但是他说, “但当地的汉族工作人员最终还是来带走了他的尸体。然后在他们的门外挂了一个写着‘新冠病毒阳性家庭’的牌子。”

消息人士称,中国政府尚未报告西藏自治区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例子,截至九月十五日,仅西藏自治区就有 16,327 例感染病例。在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视频的藏人批评了检疫设施,医务人员在进行检测后经常不洗手。

中共在西藏自治区的“清零政策”让很多藏人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据西藏之声报道, 最近藏人绝望的呼救声,在境内外各大网络平台上被疯狂转发。有藏人公开表示中共的严控政策让人生不如死。对此,西藏首府拉萨的一名官员公开向社会致歉,但清零政策仍在继续。而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则要求中共以透明、诚信和问责的原则为指导,为受影响的个人与家庭提供及时、适当的援助及支持。

近来许多受疫情围困的藏人冒着被抓捕的风险,在网络平台上公开批评了中共的严控政策,以及中共地方官员应对与执行能力的不足的问题。设立于印北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于9月18日,在官网发图文揭露藏人在清零政策下各种生不如死的状况。

有藏人在短视频平台上表示,“生不如死,来处罚吧!死了更好”。这位藏人在9月 15 日发布的一段视频里讲述了他的隔离经历,他表示自己在隔离所待了 34 天,接受了 24 次测试。在发布视频当天,他的检测结果呈阳性。当他在网上准备分享他的真实经历时,有人出于担心告诫他,当心中共秋后算账,但他觉得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也无所谓,因为已经被感染,而且回不了家乡。他只想代表人民,呼吁政府尽快妥善处理好这次疫情。

在拉萨方舱拍摄的一段视频中显示方舱医院给患者提变质的米饭和蔬菜,使患者的健康得不到保障。同样在另一个广为流传的视频中,一名拉萨妇女痛斥当局向方舱的患者提供腐烂的食物。她愤怒地说:“比囚犯更糟糕,释放我们,这样我们至少可以死在家里”。

另外,在 9 月 14 日录制的一段视频显示,一些西藏青年因抗议拉萨隔离所的恶劣条件而遭到殴打,脸和颈部都出现瘀伤。视频片段还显示,隔离所的卫浴条件恶劣,且食物及床上用品质量极差。

九月十七日,拉萨市中共官方举行防疫工作新闻发布会时,拉萨市常委副市长占堆在发布会上回应“社会关切”,并就疫情防控中暴露出准备不足、能力不足、应对不足、执行不力的短板和弱项向社会致歉。

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中心在揭露境内状况的同时,谴责中共防疫只为二十大扫清道路。该中心并要求中共必须控制住新冠病毒,同时以透明、诚信和问责的原则为指导,为受影响的个人与家庭提供及时、适当的援助和支持。

与此同时,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的一名藏人在八月无故被中共警方拘捕后,至今下落不明。他的家属尝试向警方询问有关他的下落,但遭到拒绝。警方不但对家属进行了威胁与恐吓,而且警告他们不得再来警局生事。

据知情人士透露, 八月里,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的藏人次丹在邻县称多县无故遭到中共警方拘捕。警方在没有说明任何原因的情况下将他强行带走。

次丹被捕前,曾前往曲麻莱县探亲,在返回的途中遭到称多县中共警方的扣押,随即与外界失联。

次丹的家属在得知他遭捕的消息后,前往警局询问有关次丹的下落及被捕原因,希望警方能让家属探监。但警方未提供任何有关次丹的信息,反而威胁家属,并警告他们不要生事。

而在近日维权网也发文揭露西藏自治区统战部向全区藏传佛教僧尼开展“三个意识”——即国家意识、公民意识、法治意识教育。

维权网指出,此次教育活动是为了应对境内藏人发起的各种“保护民族文化”与“非暴力不合作抗争运动”。 自治区统战部日前要求,全区僧尼不得向自治区农牧民信教群众宣传四种运动:放生活动 、斋戒素食、不过藏历新年以及罢耕。

2008年3月西藏发生大规模抗议,境内藏人为哀悼那些被枪杀、遭捕和失踪的同胞,自2009年发起“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不过藏历新年”以及 “罢耕土地”等运动。这些活动被当局视为政治威胁,因此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打压。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珍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