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中國在西藏的統治“具有殖民主義的所有基本特徵”

2021.10.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西藏縱覽:中國在西藏的統治“具有殖民主義的所有基本特徵” 流亡藏人在達蘭薩拉抗議北京冬奧
(Public Domain)

設在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近日在一份新報告中表示,中國聲稱北京的 70 年統治改善了西藏人民的生活,西藏一直屬於中國,這不僅歪曲了當今現實,也無視歷史事實。西藏流亡政府同時表示,中國在西藏的統治“具有殖民主義的所有基本特徵”。此外,中國政府正在推動僅用漢語學習藏傳佛教的新計劃,有關當局表示,僧尼之間也必須用漢語而不是母語交談。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

在中國 10 月 1 日國慶日前一天所發佈的一份報告中,總部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行政中央(CTA)駁斥了中共當局在今年五月發表的《西藏和平解放與繁榮發展》白皮書。

今年5月23日,中共政府大肆慶祝所謂“和平解放”西藏七十週年,而這一天也標誌着西藏被迫簽署《十七條協議》的第七十個週年。爲此,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該月的21日,發表一份名爲《西藏和平解放與繁榮發展》的白皮書,宣稱西藏脫貧攻堅全面勝利,社會大局更穩定、經濟文化更繁榮、生態環境更良好、人民生活更幸福,一個嶄新的社會主義的新西藏呈現在世人面前。

西藏流亡政府領導人司政邊巴次仁說,“這不是70年的解放,而是70年的鎮壓和壓迫。 在過去的70年裏,中國政府不斷以基礎設施的發展和演變爲名壓制西藏境內的藏人。”

藏人行政中央在其題爲“西藏:70年的佔領與壓迫”的報告中稱,中國只是通過建立“一個使用武力和向人民灌輸恐懼的壓迫政權”來維持對西藏的統治。

邊巴次仁指出:“在長達96頁的官方回應中,全面強調了事實的時間順序,反駁了中國關於西藏曆史地位的敘述,同時也反對中國對西藏的佔領合法化。中國聲稱的所謂 “和平解放西藏 ”只是掩蓋真相的一種僞裝,其目的是誤導中國人民和國際社會,推廣中共的意識形態。因此中共對西藏不是70年的解放,而是70年的鎮壓與壓迫。”

邊巴次仁還強調說:“這份‘西藏:70年的佔領與壓迫’ 官方回應文件,詳細說明了藏人代表被迫簽署的《十七條協議》的歷史事實,以及中共對西藏人民的壓迫與統治的各個方面,並且闡述了當局對西藏人民各項基本權利的侵犯、包括以國家安全爲名,變本加厲的限制和監控藏人民衆的行動自由,以及在西藏各級學校中限制藏人兒童學習本民族的母語和文化,企圖消滅西藏人民的身份認同等一系列錯誤的治藏政策。”

西藏流亡政府同時表示:“今天,通過增加安全化、加強監視和對發展的敘述來使藏人屈服,所有這些都被用作將西藏與中國融合的政治工具。”

藏人行政中央還說,中國在西藏的統治“具有殖民主義的所有基本特徵”。

“和其他殖民政權一樣,它依賴於中國文化和意識形態的優越性和美德的描述,以及西藏‘異族’的‘落後’。”

該報告指出,北京聲稱西藏一直是中國的一部分,僅是來自歷代西藏的民族和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與幾個世紀前征服中國的蒙古和滿族帝國的統治者之間的關係。

藏人行政中央表示,“與中國的說法相反,西藏在歷史上不是中國的一部分,而是在 1949 年至 1951 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入侵西藏時被武力佔領。西藏被‘解放’的說法,是一種旨在使過去的一切合法化的敘述的一部分,並且是繼續對西藏的非法佔領”。

北京在 5 月發佈的白皮書中聲稱,“西藏人民依法享有當家作主的權利”,在中國的統治下, “西藏社會和諧穩定發展而實現了快速、持續的增長”。

藏人行政中央在其報告中並補充說,“但中國長期以來一直剝奪西藏人民根據他們的願景和需要發展國家的權利和自由。自佔領以來,中國一直在西藏大肆掠奪:砍伐西藏木材,開採西藏礦產資源,建壩和改道西藏河流。”

流亡政府說,藏人經常被要求向中國政府表示感謝,因爲他們是受到北京的幫助而感到高興的少數民族。

“並且藏人任何不服從的行爲,不僅被視爲忘恩負義的表現,而且被視爲一種政治犯罪,需要通過脅迫和再教育來糾正。”

最後,北京聲稱它保護和促進藏語的使用,與課堂教學強制使用漢語的教育政策相矛盾,缺乏漢語技能的學校畢業生,在專業職場中越來越被邊緣化。

邊巴次仁在9月30日發佈的報告中並說:“中國政府實施的教育政策,不僅降低了藏語的使用,而且旨在消除藏人的身份認同”。他指出,“藏族畢業生找工作面臨越來越多的困難”。

根據藏人行政中央的報告,中國一再聲稱它在過去 70 年裏“和平地”將西藏從封建和落後的統治中解放出來,與其征服和佔領的暴力相矛盾。該報告表示,“簡而言之,‘和平解放’的委婉說法,類似於當今中國宣傳和流行的形象,市場上出售的是‘和平崛起’的中國。 實際上,中國的崛起根本就不是和平的。相反,它一直是暴力的,在西藏、東突厥斯坦、南蒙古和現在的香港越來越受到鎮壓”。

此外,《西藏:70年的佔領與壓迫》 官方回應文件,還對中國政府以發展和繁榮的名義破壞西藏的生態環境的行爲提出了建設性的批評。

邊巴次仁在新聞發佈會除了批駁中共的謬言,還就藏中衝突有效解決方法提出建議,他指出:“考慮到中國政府持續在西藏境內實施不同程度的鎮壓政策,以及中國方面和我們提出的一系列主張和反訴,現在唯一的出路是讓中國政府接受由達賴喇嘛尊者提倡、西藏人民所認可、藏人行政中央秉持的藏漢互利的非暴力“中間道路”政策,作爲長期解決藏中衝突的唯一可行方案。”

另據西藏消息人士稱,根據九月在青海舉行的一次會議上的指示,藏傳佛教寺院和學習中心,必須開始將藏語的課堂教科書,翻譯成中國的“通用語言”普通話。

中國當局於 9 月 27 日在青海省會西寧的省藏語系佛學院舉行的爲期三天的佛學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課程建設研討會會議上說,僧尼也必須學習和用漢語而不是母語交流。據瞭解,來自西藏和中國佛教大學以及其他教育機構的 500 多名宗教人士和學生參加了這次活動,其中包括來自青海省藏語系佛學院的 300 多名學生。此次活動似乎將推動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全國範圍內推動宗教中國化的號召。中央西藏工作協調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斯塔出席會議並講話,青海省藏語系佛學院院長仁青安傑致辭。斯塔指出,在藏傳佛教界推廣國家通用語言是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必然需要,是貫徹落實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談會和中央民族工作會議精神的具體舉措,也是推進藏傳佛教界與時俱進、不斷提高藏傳佛教界宗教人士素質的必然要求。各級佛學院要充分發揮在推廣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當中的重要作用,引導藏傳佛教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

目前尚不清楚該政策是否還包括:將數千本同樣用藏文寫成的古典佛經逐步翻譯成中文,其中許多是數百年前從梵文翻譯過來的。

然而,位於印度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所在地達蘭薩拉的西藏圖書檔案館負責人拉卓格西表示,漢語無法傳達佛教教義的全部含義。格西是經過多年嚴謹研究和其他學術工作後被授予佛教學者的榮譽稱號。拉卓格西說,

“這項政策只是中國政府的一種無知的權力遊戲。 現在的問題是,這些佛經誰來翻譯,他們能做什麼樣的工作?” 他補充說,“這個計劃背後沒有任何好意,相反的,中國旨在將藏傳佛教中國化。儘管有少數藏族學者和研究人員參加了這次會議,但他們是不情願地被迫這樣做”。

位於達蘭薩拉的西藏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員彭塔說,在青海省藏語系佛學院舉行的會議,只是爲了進一步破壞西藏宗教和文化,迫使藏傳佛教學者和宗教導師服從中國政府。他說,“西藏人現在必須表現出對共產黨政府的忠誠,並認爲自己是中國人”。

中國共產黨以漢語教學取代當地語言教育的努力,不僅激起了藏人的憤怒,也激起了講突厥語的新疆維吾爾人社區和內蒙古地區蒙古人的憤怒。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