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西藏政治犯的銬和折磨


2020-11-13
Share
Takna-Jigmey-Sangpo's-book-release.jpg 圖片:洛桑森格爲達納晉美桑布獄中經歷新書揭幕。(記者丹珍攝)
Photo: RFA

達納•晉美桑布(Takna Jigme Sangpo)是著名的西藏服刑時間最長的政治犯,他在中國監獄裏度過37年,流亡18年後在瑞士去世,享年91歲。此外,一名藏族博主兼記者次貢傑從監獄獲釋後,健康狀況正在迅速惡化,另一名藏族婦女拉莫則因在拘留中遭受酷刑而死亡,本期節目中, 我們就一起來了解情況。

藏人行政中央駐瑞士日內瓦辦事處一位代表其美仁增Chhime Rigzin表示,桑布近期在瑞士圖本塔爾Turbental的養老院中逝世,他近來住在那裏,

其美仁增說:“他的離世僅是因爲他的高齡,他並沒有感受到痛苦或有任何困難。”

流亡的西藏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大家對桑布的逝世表示哀痛,稱他爲年輕一代藏人的英雄和靈感。居住在瑞士的藏人丹增旺堆Tenzin Wangdue說 “我們向他爲西藏所作的犧牲表示敬意”,他並指出:“年輕的藏人應該懷着堅定的勇氣,我們必須盡一切努力使他的遺志繼續前進”。

在印度的西藏人民議會歐洲區議員旺波·德通補充說 “聽到達納•晉美桑布的去世真是令人心痛。 他在中國監獄度過了37年以上的時光,並在流亡中度過了餘生” 。

西藏流亡政治領袖,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在聲明中稱自己爲“自我青年時代起,就對桑布的勇氣表示敬仰”,他並補充說:“很榮幸能親自見到他,並幫助他在達蘭薩拉發表他的自傳”。

洛桑·森格說:“我們失去了真正的西藏愛國者”。

總部設在華盛頓的西藏倡導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在10月19日的一份聲明中說,桑佈於1960年首次在西藏首都拉薩被捕,被指控“以反動思想腐蝕兒童的思想”。

該組織說:“1964年,他因對中國鎮壓藏人的言論而在桑吉普監獄被判處三年徒刑,並被送往西藏首都拉薩的勞教所”。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並補充說,1970年,桑布被判處十年徒刑,被以 “煽動其侄女逃往印度,向流亡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報告中國暴行”的罪名進行勞教”。

在他因醫療原因被假釋後,桑佈於2002年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採訪時說,這10年是他遭長期監禁的 “最糟糕的”時候。

他說:“我被上銬,遭到嚴刑拷打,被迫在監獄中進行不人道的艱苦勞動。在1975年至1980年之間,我幾乎雙眼都看不見了,我的視力也非常難受。”

在接下來的30年裏,桑布因一系列政治指控而進出監獄,最終獲釋,並於2002年前來美國接受治療。


圖片:活動主辦方爲達納晉美桑布(中坐者)等西藏前政治犯頒發紀念獎品。(活動主辦人提供/首發)
圖片:活動主辦方爲達納晉美桑布(中坐者)等西藏前政治犯頒發紀念獎品。(活動主辦人提供/首發)

另據西藏消息人士說,一名藏族博主兼記者於去年12月從監獄獲釋後,正在青海一家醫院迅速失去健康。他是在祕密審判中遭判處三年徒刑,在該審判中他被拒絕委任律師。

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研究員白瑪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2019年12月6日獲釋的次貢傑Tsegon Gyal是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剛察縣的居民,他的健康狀況已經非常嚴峻,因此,在2020年1月14日,他被送進醫院接受手術。但是現在他的健康狀況更加危急。” 白瑪傑引用剛察地區的消息來源說,“他再次被送進醫院,身體極爲疼痛。由於中國政府對他施加了許多政治限制,他還擔心自己的生計。這些天,他的父母和親戚也受到嚴格審查”。

白瑪傑說,藏族政治犯經常在監獄中遭受身體虐待。“他們被迫'承認對他們的指控,監獄官員經常訴諸酷刑,這導致許多藏族囚犯殘疾,甚至有一些人永久失去了記憶。”

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在2018年2月18日表示,次貢傑最有可能是因爲他發表的一篇博客文章,批評中國在其控制的藏族地區實施限制性的“民族團結”政策。

次貢傑於2016年12月9日被首次拘留,在剛察縣被關押了八個月,然後於2017年5月3日被祕密審判。他於2018年1月10日遭法院判刑,並被帶到青海省會西寧市的監獄服刑。消息人士在較早的報導中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次貢傑的家人沒有得到關於他的審判的消息,當時他被拒絕委請律師協助,並且在審判和判決之間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沒有給出任何解釋。

次貢傑以前是青海報紙和其他媒體的自由記者,還爲剛察縣的殘疾人建立了一個表演音樂團體,後來他被要求移交給中國當局進行管理。

自2008年大範圍抗議活動席捲該地區以來,中國已將數十名藏族作家,藝術家,歌手和教育工作者下獄,理由是他們對西藏民族和文化特徵以及公民權利的維護。

此外該地區的人權組織和消息來源說,西藏那曲比如縣的一名藏族牧民和三個孩子的母親,在遭受當局拘留與酷刑後於八月去世,而她的堂兄仍被警方拘留。

居住在印度的藏人援引在比如縣的消息來源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 36歲的牧民拉莫(Lhamo)於6月被警察拘留,在被警察送往醫院後不久就死了。

來自印度的貢瓊仁欽Konchog Rinchen說:“她的家人相信她的死亡是由於她在拘留期間遭受的嚴重酷刑所造成的。她的家人懇求當局允許他們進行傳統的葬禮,但是當局強迫他們立即將她的屍體火化”。貢瓊仁欽說,拉莫的堂兄丹增·塔帕(Tenzin Tharpa)也在6月份被拘留,他在向印度發送宗教教義書籍後引起了警方的注意。貢瓊仁欽說,

“但是那不是他被捕的唯一原因,他在在中國統治下,爲促進藏族語言和文化以及維護藏族身份認同方面貢獻良多”。

消息人士指出,近年來,語言權利已成爲藏人努力維護民族身份的一個特別關注的重點,在寺院和城鎮中,非正式組織的語言課程,通常被視爲“非法社團”,而教師則遭到拘留和逮捕。


圖片:西藏知名前政治犯達納晉美桑布發言。(記者丹珍攝)
圖片:西藏知名前政治犯達納晉美桑布發言。(記者丹珍攝)

總部位於紐約的人權觀察組織在10月29日的聲明中指稱,丹增·塔帕是現年39歲的比如縣商人,曾是四川色達喇榮五明佛學院的喇嘛,他還通過向家人和印度其他藏人匯錢,引起了當局的注意。人權觀察表示,在他被警察拘留後兩天,拉莫也被拘留,“顯然是遭到同樣的指控”。該組織說,“八月份,她的家人被傳喚到醫院,在那裏他們發現她嚴重受傷,無法說話。兩天後她死了,她的屍體立即被火化,阻止了身體狀況檢查。

人權觀察組織中國區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中國官員經常“無緣無故地拘留民衆,虐待人民,包括造成死亡。”

理查森說:“不能依靠這些官員來調查這些侵權行爲,因此迫切需要聯合國人權專家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

總部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研究中心研究員白瑪傑(Pema Gyal)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類似拉莫和塔帕案件的發生,“在西藏境內非常普遍,許多人在拘留中死亡”。

白瑪傑說:“中國當局不遵守自己的法律,也完全違反國際人權法”。

另據官方媒體和其他消息人士說,中國任命的藏傳佛教領袖,最近進行爲期三個月的西藏之旅,參加宗教儀式和參觀寺院,以推動執政的中國共產黨的政治議程並提高其個人形象。但是,傳統上忠於達賴喇嘛的普通藏人和僧侶,也不願承認或接受他。

中國官媒新華社10月21日說,堅贊諾佈於7月31日抵達西藏自治區拉薩市,在該市停留了一個月,“執行儀式並參與社會活動”。

然後,他前往日喀則,在那裏訪問了當地的鄉鎮和村莊,並從那裏進行了“社會研究”,還參加了包括班禪喇嘛的傳統駐錫之地扎什倫布寺在內的寺院的儀式和宗教辯論。新華社說,堅贊·諾布隨後於10月10日在著名的薩迦寺(Sakya)發表講話,宣揚北京的藏傳佛教觀,不是作爲具有自身歷史的獨立藏族傳統,而是“作爲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一部分”,呼應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的講話。他說:“藏傳佛教應面向中國化並適應社會主義社會。”

印度扎西倫布寺住持澤嘉仁波切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堅贊·諾布作爲宗教領袖在西藏開展的活動,僅是爲了推進中共的議程。他指出:“這是中國政府的一項長期計劃,目的是爲了自己的利益將藏族宗教事務轉變爲政治事務”。他補充說,北京希望他們選擇的班禪喇嘛有朝一日能夠選擇他們屬意的西藏流亡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繼任者。

北京近年來一直在尋求控制其他藏族宗教領袖的身份,並表示,選擇下一世達賴喇嘛必須“遵守中國法律”,達賴喇嘛本人則說,如果他轉世,他的繼任者將出生在中國無法控制的國家。

現居波士頓的前西藏政治犯堅波·孟拉姆說,中國政府在說服藏人接受堅贊·諾布爲正式班禪喇嘛方面遇到了麻煩。他們多年來試圖增強他的宗教和精神形象,以贏得藏族人民的心。在堅贊·諾布訪問藏族地區的宗教活動期間,中國政府已迫使藏人蔘加他的教導。最後,所有這些都是爲他們的政治議程服務。”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