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 当局允许拉萨藏人返乡,但先须与指定官员取得联系

2022.11.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西藏纵览: 当局允许拉萨藏人返乡,但先须与指定官员取得联系 穿戴防护服装的志愿人员拉萨封控的住宅区外整理配送物资
路透社图片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西藏纵览邀请您与我一同纵览西藏。据该地区的消息人士称,中国当局已经放松了在西藏偏远地区部分区域的严格新冠病毒封锁,允许因工作或其他原因暂时居住在地区首府拉萨的藏人,从十一月一日开始返回家乡,但必须与他们所分配到的当地官员先取得联系后才能行动。另据消息人士称,在西藏首府拉萨有200人因抗议新冠病毒防疫政策而被拘留。消息指出,汉族被拘留者后来获释,但藏人仍被关押。此外,中国政府监禁了向达赖喇嘛捐款的两名西藏僧人,其中一位曾强烈反对中国政府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而另一位西藏僧人格西丹增巴桑出狱数年后近日病逝,据知情人士称,死亡原因是由于他在监狱中遭受的酷刑以及获释后缺乏医疗照护。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同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今年八月,一波新冠病毒感染袭击了这个不稳定的地区,中国政府对独立运动保持警惕,加强了治理,以防止受压迫的西藏少数民族频繁发生骚乱。

最新举措是在数百名愤怒的示威者于 10 月 26 日至 27 日走上拉萨街头抗议严厉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包括实施约 80 天的封锁)之后的几天。据自由亚洲电台早些时候的报道,在封锁期间,人们抱怨大规模检疫设施的食物短缺和条件恶劣。

在市区的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许多示威者是汉族农民工,​​他们要求当局允许他们返回中国东部的家园,因为他们在封锁期间无法打工赚钱。

汉族抗议者在当局同意处理他们离开西藏自治区的申请后散去,而来自拉萨地区以外城镇的藏人,则不得不留在原地。

现在,当局允许居留在拉萨的日喀则、贡布、洛卡、那曲、昌都和阿里等城镇的藏人返回家园。但根据 10 月 31 日的官方通知,他们只有在与地区当局为“快速处理”返乡而设置的各自联系人,首先取得联系后,才能这样做。返乡藏人被禁止自行返回。

根据通知所称,一旦地区办事处公开联络点,当局将为拉萨地区的藏族农民工提供返回家乡的交通服务,但没有提供进一步的细节。

消息人士称,尽管拉萨和人口约 80 万的西藏第二大城市日喀则,都放松了封锁措施,但截至 10 月 29 日,拉萨又被封锁了三天。消息人士还补充说,他们不知道此举背后的原因,当局并未公开宣布。

西藏知情人士表示,中国政府官员在允许藏人离开西藏前往中国其他地方时,对待他们的方式有所不同,并指出当局收容了那些鼓动反对封锁的汉族农民工。

一位出于安全原因拒绝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说,“据称在中国大陆读高中和大学的藏人,三个月前在特殊情况下计划访问中国,但那没有发生”。

截至十一月一日,根据中国政府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在西藏大约 365 万人口中,登记了 18,653 例确诊的新冠病毒病例。

根据中国官方公告,过去 24 小时在拉萨发现了两例新的无症状新冠病毒感染,10 月 29 日在邻近的青海省北部地区则发现了 33 例无症状感染病例。

10 月 28 日,靠近青藏高原的青海省省会西宁市的地方当局报告了 70 例新的 新冠病毒感染。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获悉,近期西藏首府拉萨发生大规模抗议新冠病毒疫情封锁措施后,约有 200 名居民被拘留。

10 月 26 日的抗议活动包括了居住在拉萨的汉人和藏人,这是拉萨自 2008 年示威抗议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那次抗议中,藏人呼吁在中国统治下享有更大的自由,后来被中国安全部队镇压。

在近期的抗议活动之后,自由亚洲电台从不愿透露姓名以保护个人安全的西藏消息人士处获悉,中国当局现已拘留了大约 200 名拉萨居民,一名自由亚洲电台消息人士说,

“虽然这些被拘留者中有许多是汉族,但也有一些来自西藏其他地区和成都的藏人”,消息人士所说的成都是中国西部四川省的省会城市。

消息人士并补充说:“他们目前被关押在西藏自治区内开发公司拥有的建筑物内”。

另一位知情人士也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到目前为止,外界很难确定被关押的藏人身份,消息人士表示, “但对他们的主要指控似乎是他们在组织抗议活动中发挥了主导作用。他们中的大多数似乎是该市的工人阶级居民。我的一个朋友是被拘留者之一,我不知道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甚至他们是否有足够的食物”。

消息人士还补充说,在抗议活动中被拘留的大多数是汉人,后来被释放并被允许返回家园,而尽管藏人被拘留者也被告知,他们将在 10 月 29 日之前获释,但没有证据表明任何藏人已被释放。

中国政府在拉萨的封锁始于 8 月初,因为那里和整个中国的 新冠病毒感染人数开始攀升。拉萨居民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封锁令突然来至,他们没有时间准备,许多人缺粮或无法就医。

根据中国官方记录,截至十一月四日,西藏自治区有 18,667 名藏人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除此以外,据自由亚洲电台获悉,西藏当局已判处四川省格尔登寺两名僧人入狱,罪名是他们向境外寄钱供奉流亡印度的达赖喇嘛和格尔登仁波切。

消息人士称,这两位僧人,让琼格登和索南嘉措,都将捐款捐给了西藏最重要的精神领袖和格尔登仁波切。

在这两起案件中,有关他们的审判和判刑的细节尚不清楚,但中国当局认为藏人与流亡者联系是非法的。他们对与达赖喇嘛的接触特别敏感。

消息人士称,让琼格登被判处三年徒刑,索南嘉措被判处两年徒刑。他们目前都被关押在四川省成都市附近的绵阳监狱。

西藏境内的一位藏人知情人士称,让琼格登曾强烈反对中国政府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

自从 2008 年 3 月动乱从拉萨蔓延到藏区以来,北京当局一直在藏人中间开展高调的运动,要求当地百姓谴责达赖喇嘛,政府将达赖喇嘛斥为“分裂分子”。

让琼格登曾对该计划表示反对,并被审讯和拘留了几个月。中国当局还多次搜查他的住所,并没收了达赖喇嘛的照片。

一名流亡藏人说,让琼格登于 2021 年 4 月 1 日在寺院的住处被捕,他的家人直到三个月后才知道他在哪里。 流亡的消息人士说,

“后来,在得知他被捕后,他的家人盼望他能获释,但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的家人甚至一次都没有见到过他”。             

几天后,当局于 2021 年 4 月 3 日在成都逮捕了索南嘉措,当时他正在成都度假,西藏境内的一位消息人士在不愿透露姓名以便自由发言的情况下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从那以后,他一直在马尔康附近的一个拘留中心接受警方的持续审讯,他们一年多没有做出判决。我们了解到他被判处两年徒刑,但我们不知道他目前的健康状况或任何其他相关信息”。

消息人士并称,索南嘉措很小的时候就出家了,并在格尔登寺学习佛教,获得了格西学位,这是佛教哲学的更高学位。

之后,他在寺院主管部门工作,并成为寺院的导师。消息人士说,在工作期间,索南嘉措遭遇到了当地政府的许多政治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流亡藏人对自由亚洲电台说,

“格西索南的姐姐次仁拉姆一年前也因不明原因被中国当局拘留。她在阿坝县的一家银行工作”。

消息人士并称,没有关于次仁拉姆目前状况的进一步信息。

此外,自由亚洲电台还获悉,一名因反对中国政府在西藏的统治而被判入狱六年的西藏僧侣,在 2018 年出狱后因健康不佳而死亡。

据西藏内部消息人士透露,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炉霍县居民格西丹增巴桑在病情突然恶化后于今年9月去世。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自由亚洲电台消息人士说,

“这是由于他在监狱中遭受的酷刑和获释后缺乏医疗保健” 。

消息人士称,炉霍寺的僧人格西丹增巴桑2012 年 4 月 2 日被拘留,罪名是组织抗议北京统治的示威活动。他说, “在那之后他短暂失踪,直到因涉嫌参与抗议而被判处六年徒刑。”

消息人士并补充说,丹增巴桑于 2018 年 4 月获释,但中国当局不断骚扰和监视他。

一名匿名发言以保护他在西藏的联系人的流亡藏人也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丹增巴桑曾在 2012 年公开呼吁中国当局结束“在西藏的镇压政策以及对西藏人民的种族灭绝和迫害”。该消息人士并补充说,

“他还要求给予炉霍县的藏人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的权利。后来,当他出狱时,他的健康状况非常严重,没有旁人的协助支持,他甚至无法自己站起来”。

总部位于伦敦的西藏观察的研究员白玛嘉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经常在中国监狱内折磨藏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和有影响力的藏人”。白玛嘉说,

“后来当他们被释放时,他们被拒绝接受适当的治疗,所以说,中国政府试图以这种方式消灭许多公开批评中国镇压政策的有影响力的藏人。”

消息人士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格西丹增巴桑又名腾哈,出生于1965年,精通藏语和汉语。

1986年,丹增巴桑离开西藏,在南印度哲蚌寺学习,并获得格西学位,展现了对高级哲学研究的掌握。他于 2009 年返回西藏,在炉霍寺担任高级职务。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