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17條協議》導致北京對西藏的壓迫;邊巴次仁正式就職

2021-06-04
Share
專欄 | 西藏縱覽:《17條協議》導致北京對西藏的壓迫;邊巴次仁正式就職 達賴喇嘛尊者與司政邊巴次仁展開線上會晤
西藏之聲

聽衆朋友大家好,我是陳愛禎,西藏縱覽邀請您與我一起縱覽西藏。1951年5月23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北京簽訂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簡稱《十七條協議》。時至今日,人權組織和專家在文件簽署70 週年時表示,1951 年,西藏在脅迫下籤署的17 條協議,導致北京接管了這個獨立的喜馬拉雅山國家,隨後很快中國違反了該協議條款。而西藏流亡政府新任司政邊巴次仁則在就職典禮上誓言,願意與頑固的中國政府接觸 “伸出援手”。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據人權組織和專家表示,《十七條協議》是中國強加給西藏的,如果西藏談判代表不屈服於北京的要求,中國就會威脅全面戰爭。

在 1951 年 5 月 23 日簽署該文件 70 週年的前兩天,5 月 21 日發佈的政府白皮書中,中國政府表示,該協議使西藏能夠與中國其他民族在“團結、進步和發展的光明道路上向前邁進”。

然而,協議中使用的語言清楚地表明西藏是一個自治地區,擁有自己的政府、軍隊、文化和傳統,澳大利亞國立大學藏語講師炯次仁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採訪時說,

“在中國55個少數民族地區中,西藏是唯一一個與中國政府達成此類協議的地區。我們必須考慮到,這讓西藏顯得特殊而又 獨具特色。如果我們仔細看《十七點協議》,就會發現西藏有自己的政府、政治和宗教領袖、獨特的社會與文化規範、軍事和語言,具有正統國家的特徵。而現在,即使在 70 年後,當人們再看這份協議時,這些事實就更加清楚了”。

專家表示,該協議是中國強加給西藏的,如果西藏政府派往北京談判的代表團不屈服於中國的要求,當時已經在西藏東部擊敗西藏軍隊的中國政府,威脅將在其餘地區全面開戰。

加爾各答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晉美耶西則說 “而且中國當局後來沒有表現出履行協議中自己的部分的意願,包括承諾不干涉西藏政府的運作或不干涉西藏統治者和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地位和作用。他們立即着手對西藏人民實施令人難以置信的暴行,以加速他們對西藏的佔領和對西藏獨特身份的破壞”。

印度瓦拉納西鹿野苑西藏研究中央大學教授倉圖多樂 Tsangtuk Topla同意此說法,他表示,“這是共產黨中國強加給西藏政府的“,並補充說,中國現在提到了 17 點協議,“以證明其對西藏的佔領和其對西藏的主權獲得道義和國際合法性。”

但是中國很快違背了尊重和保護“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習俗和習慣”的承諾,倉圖多樂說, “因此,1959 年達賴喇嘛在印度向國際社會發表的一份聲明中宣佈不承認「十七條協議」。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在 5 月 21 日「十七條協議」文件簽署七十週年的聲明中表示,中國今天在西藏的政策和行爲表明北京與 70 年前的承諾相去甚遠。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指出,“在協議簽署後的七十年裏,中國政府單方面制定了越來越強硬的政策,破壞西藏文化和宗教[並]剝奪西藏人民的言論自由”。

該人權組織並表示,中國當局還降低了藏語的使用等級,並聲稱西藏的自然資源和經濟資源供中國政府使用,同時越來越多的漢人移民湧入該地區。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指出,中國否認西藏獨立的歷史,並歪曲流亡印度的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政策。達賴喇嘛現在接受西藏作爲中國一部分的地位,同時敦促生活在北京的統治之下,西藏人獲得更大的文化和宗教自由,包括加強語言權利。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說,“達賴喇嘛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框架內尋求所有藏人真正自治的立場,不僅由他的特使向中國政府提出,而且隨後公開。中國不能在達賴喇嘛和他通過雙方滿意的解決方案以解決西藏問題的承諾上愚弄國際社會。”

總部位於倫敦的自由西藏組織在 5 月 25 日的一份聲明中表示,隨着中國即將迎來另一個具有里程碑意義的日子,即 今年7 月中國共產黨成立 100 週年,中國當局正在加強西藏的安全措施。

該權利組織說,“這些舉動可能是爲了恐嚇藏人,讓他們不要在計劃的慶祝活動中抗議佔領他們的國家,” 並補充說,西藏中部多吉扎寺的藏族僧尼最近被迫簽署支持共產黨政策的橫幅。

自由西藏說,西藏地區首府拉薩的數百座寺院已經接受了他們對中國共產主義和法律的瞭解測驗,而在 4 月底爲即將到來的一百週年做準備的工作還包括強制製作書法“慶祝中國政府和宣傳。”

在一份聲明中,自由西藏運動和研究經理約翰·瓊斯說,世界領導人不應再將貿易置於西藏人的生命之前,“在西藏慢慢從地圖上消失時袖手旁觀”。

瓊斯說,北京對西藏真相的壓制和努力將“於全世界都在關注中國舉辦 2022 年冬奧會時加倍惡化”。他說,

“如果各國想避免粉飾這些虐待行爲,那麼他們應該改變明年派運動員到北京的計劃,並抵制中國共產黨的冬奧會。”

今年抵制奧運會的呼聲越來越高,批評者不僅提到西藏,還提到了在鄰近新疆大規模監禁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的情況,以及北京自2020年中期開始實施嚴厲的國家安全法以來對香港不斷加深的鎮壓。

1959 年反對中國統治的西藏起義失敗後,達賴喇嘛和他的數千名追隨者逃往印度和世界其他國家。

中國當局對該地區保持嚴密控制,限制藏人的政治活動及文化和宗教身份的和平表達,並使藏人遭受迫害、酷刑、監禁和法外處決。

西藏代表與中共簽訂十七條和平協議時的合影。(Public Domain)
西藏代表與中共簽訂十七條和平協議時的合影。(Public Domain)

此外,西藏流亡政治領袖邊巴次仁五月二十七日宣誓爲司政,即西藏流亡政府藏人行政中央的領導。邊巴次仁誓言維護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幫助他的人民應對嚴酷的中國統治。

4 月 11 日,在世界各地藏人社區舉行的一場激烈的選舉中,前達蘭薩拉西藏流亡議會議長邊巴次仁戰勝了吾嘎倉•格桑多傑,這是西藏流亡政府選舉史上投票率最高的一次。

由於印度新冠病毒疫情的限制,在一個有少量觀禮者所舉行的儀式上,邊巴次仁於他的就職演說中,稱讚 77% 的登記選民的高投票率是“民主政體向前邁出的勝利一步”,並感謝達賴喇嘛爲民主化做出的貢獻。

他說:“我重申,我將全力以赴履行爲漢藏衝突找到持久解決方案和照顧西藏人民福祉的責任。”

西藏流亡社區大約 150,000 人生活在 40 個國家,主要是印度、尼泊爾、北美和歐洲——關於如何最好地促進生活在中國的 630 萬藏人的權利方面存在分歧,一些人呼籲恢復1950 年中國軍隊進駐西藏時失去的獨立。

藏人行政中央和達賴喇嘛則採取了一個稱爲“中間道路”的政策,該政策接受西藏作爲中國一部分的地位,但敦促生活在北京統治下的藏人獲得更大的文化和宗教自由,包括加強語言權利。

邊巴次仁說:“我們將與中國政府接觸,尋求一個互利的、談判的、非暴力的解決方案來解決中藏衝突” 。邊巴次仁強調,他忠於 85 歲的達賴喇嘛的做法,並補充說 “我們不會迴避指出中國政府政策和計劃的嚴重錯誤,並尋求糾正、撤銷或修改錯誤的政策”。

西藏原是一個獨立的國家,70年前被強行入侵併併入中國,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和他的數千名追隨者,此後流亡印度和世界其他國家。

在他對邊巴次仁的祝賀信息中,達賴喇嘛強調了交接的成功,順利交付給選出的第五屆藏人行政中央領導者。他說,“儘管受到中共政府的批評,西藏民主仍然蓬勃發展,並能夠在流亡中建立適當的政府。而我們提出的中間道路,將和平解決問題,實現藏漢共存”。

1989 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達賴喇嘛表示:“我們社區的獨特之處還在於,民主如何在佛教意識形態的框架內蓬勃發展。”

稍早時候,美國國會衆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在給邊巴次仁的一封信中說,在達賴喇嘛被流放 60 年後,“西藏人民的韌性繼續激勵着世界”。

她寫道:“藏人行政中央勇敢地對抗北京的鎮壓控制,幫助確保了你們美麗的語言、充滿活力的文化和宗教和諧的生存。”

邊巴次仁的就職儀式是在達蘭薩拉爲期兩個月的憲法危機解決之後,也是在西藏議會於 3 月 25 日撤換了首席大法官索南諾布達波和西藏最高司法委員會委員噶瑪丹杜和丹增龍陀之後。西藏流亡社區指責三人干預立法機關的內部程序。

邊巴次仁取代了在哈佛受教的法學學者洛桑森格。洛桑森格連續兩個五年擔任藏人行政中央司政,這是印度北部城市達蘭薩拉的一個辦公室,由從2011 年以來通過普選當選的候選人擔任。

洛桑森格在五月二十六日的告別演說中表示:“在過去十年左右的時間裏,我們目睹了中國日益強大的力量,以及拒絕參與任何有關人權和民主的討論的敵意不斷升級。”

新當選的議會原訂於五月三十日宣誓就職,但印度達蘭薩拉所在的喜馬偕爾邦與新冠病毒相關的宵禁已延長至 5 月 31 日,在國際旅行限制的情況下,造成時間表的不確定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