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成都领事馆关闭可能减缓美国在西藏的信息收集

2020-07-3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领事馆官网)
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领事馆官网)

七月二十一日,中国政府关闭美国驻成都领事馆,这是为报复华盛顿在前一周关闭休斯敦中国领事馆而采取的行动。消息人士称,当下中国此举将阻碍美国收集有关西藏及其他藏族地区侵犯人权的数据的努力。

在遭指控被用作中国间谍的基地后,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被下令关闭。中国外交部否认该指控,同时对驻成都的美国外交人员的活动也提出了类似要求。成都是四川省省会,其西部山区是康巴历史悠久的藏族地区的一部分。驻在这个拥有1600万人口城市的美国领事馆的外交官们,密切注视着四川和西部广大的西藏自治区的西藏问题。

现在,失去成都领事馆将减慢美国收集有关西藏和中国西北维吾尔自治区人权状况的信息的能力,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人权观察组织中国区主任苏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向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如此表示。

理查森说:“从收集有关藏族地区和维吾尔地区正在发生的事情的良好信息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现实问题”。她说:“多年来,领事馆一直是收集第一手资料的重要职位,目前尚不清楚国务院是否或何时能够恢复这一行动。”

总部位于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丹增·拉珍说,中国将成都领事馆作为关闭对象,因为西藏和新疆是美国批评中国在少数民族地区人权记录的主要焦点。拉珍说:“中国视成都领事馆,是美国情报部门收集新疆和西藏实际情况的渠道,因此,中国针锋相对的报复措施,已关闭了照亮这些地方的灯”。

总部位于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常务理事次仁·措莫(Tsering Tsomo)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几乎没有空间讨论西藏的人权状况。现在,随着成都领事馆被迫关闭,就连对人权保护的希望也渺茫,中国在西藏的问责制也消失了。眼下,中国将在西藏获得控制权,并将使事情变得越来越糟”。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主席马特奥·麦卡奇(Matteo Mecacci)说,甚至在成都领事馆关闭之前,“美国外交人员已经很少进入西藏地区”,他说:“国务院关于【西藏旅行对等法】的报告明确了这一点,”并补充说,较早的2002年美国《西藏政策法》要求美国政府继续监督西藏的局势。“因此,不管成都领事馆在那儿,我们都有信心,国务院将继续努力满足这一要求。”

与此同时,中国游客拥入拉萨圣地,当地却禁止藏人进入。


2020年7月27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关闭,随即由中方人员接管。(AFP)
2020年7月27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关闭,随即由中方人员接管。(AFP)

据拉萨消息人士称,随着对新冠病毒预防措施的放松,中国游客大量涌入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市,由于该市向外部游客开放,许多西藏人被禁止进入拥挤的宗教场所。一位当地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自从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担忧减轻以来,来自中国内地的游客人数增加了三倍。他说,每天约有4,000人参观拉萨的布达拉宫,那里是西藏流亡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冬宫。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这对藏族的遗产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此外,从拉萨以外地区来访的藏人受到严格限制,并受到不同待遇。”他说:“西藏的西藏人抱怨说,他们的文化正在成为中国游客的表演品,而西藏人本身被剥夺了保存和珍惜其传统的机会。”

消息人士说,中国游客可以自由参观拉萨著名的大昭寺所在地的楚拉康寺Tsuklhakhang,而西藏游客则受到了彻底的筛选,政府工作人员,退休人员和在校学生也被完全禁止进入。消息人士并说,与此同时,即使在暑假期间,也不允许藏族学生参观当地的寺院。严格禁止藏族官员,政府工作人员,退休人员和学生参观拉萨的神圣的西藏寺院。但是,中国游客受到寺庙的热烈欢迎,并享有特殊的特权”。

另一位消息人士称,中国游客还在所到之处散落垃圾,对当地的文化和传统不够敏感,这激怒了经常抱怨的当地居民。中国游客在中央八廓街地区和布达拉宫等圣地吸烟。他们把空瓶子丢在地上,并且到处乱扔垃圾”。他还说:“当藏人面对他们并与他们理论时,中国警察站在中国游客的一边,并指责藏人制造种族不和谐,这给他们带来了麻烦”。这位消息人士还补充说:“到达拉萨的中国人,并没有遵守社交距离,有些人对藏人的宗教情感不敏感,他们沿着错误的方向绕过八廓街地区,并在禁止进入的地方摆姿势拍照。中国游客正在成为西藏朝圣者的烦恼。”
然而官方支持旅游业务。另一个消息来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7月22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访问西藏旅游局,敦促西藏旅游局“更加有效率”地回应中国大陆游客的需求,并将西藏的旅游业恢复到新冠病毒爆发之前的地位。然后,他漫步在拉萨市场,向他看到的中国游客致以问候。

消息人士说:“拉萨和西藏其他地方,正成为中国游客的重要旅游胜地,这对西藏人民的生活方式产生了不利影响,”他补充说,“他们的日常生活习惯,文化传统和习俗正在被边缘化。许多藏民担心,年轻的藏人现在在与自己文化脱节的环境中成长,他们的文化与他们越来越不相关。”

消息人士并称,与此同时,拉萨仍受到警方的严密监视,闭路电视摄像机安装在每条主要街道的拐角处。

而自由亚洲电台也在最近获悉,一位名叫桑珠的前藏族政治犯,在服刑两年后获释,多年来健康不佳,今年年初在西藏自治区拉萨市的一家医院死亡。桑珠是西藏拉萨林周县江热夏乡人,他先前是哲蚌寺僧人,法名为赤列曲旦。

据另一名流亡国外的前政治犯恩旺·沃巴表示,由于中国当局对政治敏感的西藏地区所实施的信息镇压,桑珠二月份去世的消息因而被推迟不为外界所知。恩旺·沃巴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藏语组说:“桑珠在入住拉萨市人民医院15天后,于2月17日死亡。” 沃巴援引该地区消息人士的话说:“这表明我们许多人越来越难以从西藏内部接收信息。”

桑珠逝世时年仅50岁,他因参加一系列抗议活动而被判入狱7年,曾参与1987年在拉萨举行的一次抗议活动,当时一间中国警察局被烧毁。


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AFP)
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AFP)

沃巴说“他最终因参加1992年5月12日在拉萨与其他16名和尚的和平示威而被捕,并被判处三年徒刑。刑满获释后,拉萨哲蚌寺的僧侣桑珠,被禁止返回那里,他在拉萨找到了临时工作,负责印刷和复制藏传佛教噶举派的宗教经典。但他继续分发政治小册子和文学作品,结果他在工作地点被捕,并被判处四年徒刑,” 沃巴又说, “被释放后,发现桑珠患有某些疾病,包括糖尿病。”

中国监狱中的酷刑和严酷条件,常常对监禁在那里的藏人囚犯的身心健康造成永久性损害,使许多人长期处于疾病状态,当局甚至禁止他们接受治疗,许多藏人政治犯甚至因此染上重病而不幸身亡,或者在释放后陷于瘫痪,许多人在释放后不久或在多年的痛苦中死亡。消息人士称,根据藏人行政中央官网报道的消息指出,获释返家的桑珠,因患有糖尿病而不幸逝世,他也和其他许多藏人政治犯一样,遭受中共的各种身心虐待。

桑珠是过去六个月内,在中国西藏地区死亡的四位前政治犯之一,其他人是西藏东部那曲索县日布丹寺的僧人根敦西饶Gendun Sherab,四川色达县泥朵镇普吾寺的僧人秋机。还有一位来自西藏自治区拉萨市墨竹工卡县甲玛乡僧人次仁巴珠,

“中国监狱的生活条件极差。特别是当囚犯被迫接受盘问时,审讯者对他们使用极端暴力,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