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西藏纵览:中共用“扫黑”名义镇压西藏社区的服务团体


2020-10-09
Share
1 《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的藏文版书籍。(美联社)

据一个西藏倡导组织说,中国的“扫黑”运动用来针对镇压西藏社区的服务团体 。而中国政府的语言政策以及西藏旅行限制,也在近期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遭到公开谴责。

据报导,今年一个中国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将十名藏族村民判处长期监禁,他们是一个扫黑运动的目标,该运动用作镇压被视为威胁共产党控制的基层社区组织的掩护。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倡导组织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在一份报告中说,位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的村民,在经过三年的努力后遭到当局审判,目的是消除中国的“帮派活动”和有组织犯罪。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表示:“实际上,审判显示受人尊敬的社区领袖只是要求赔偿国家高速公路项目造成的财产损失。并补充说,检察官和法官都多次将被告称为“邪恶的帮派。”

这个西藏人权组织说,6月28日至29日的审判中,法院将2013年道路施工对当地民宅造成的损害赔偿,作为“敲诈勒索”的证据,村民被定罪后,分别被判处9至14年徒刑。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在其报告中说:“总体而言,西藏人一直对北京自上而下实施的构思不当的开发项目感到担忧,”并补充说,夏河县的藏人多年来一直在对该地区的国家发展项目提出挑战 “。他们认为这些项目威胁着他们传统生活方式的生存”。藏族挑战的形式,包括对中国地方当局的反复投诉,公开抗议,甚至自焚。

为了阻止甚至在村庄级别对党的控制提出质疑的挑战,中国当局同时将藏人的社区服务和组织(以夏河县被告的寺院民间管理委员会为例)视为“团伙犯罪”的一种形式。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主席马特奥·麦卡西(Matteo Mecacci)在10月1日的声明中说:“对夏河县10名被告的定罪,暴露了中国在西藏的'扫黑'活动和司法制度的缺陷,是不公平地针对藏人。”

麦卡西说:“西藏人民有权享有基本权利,包括受到起诉时的权利,中国当局应认识到,通过不公正地惩罚西藏人,他们只会加剧局势恶化,并增加人民对其统治的不信任。”

藏族地区的发展项目导致藏族与当局的频繁对峙,他们指责中国公司和当地官员贪污钱,不正当地没收土地,并破坏当地人民的生活。


在北京出席会议的藏族代表戴着有习近平等国家领导人的胸章。(美联社资料图片)
在北京出席会议的藏族代表戴着有习近平等国家领导人的胸章。(美联社资料图片)

许多行动导致暴力镇压,并给当地居民施加了巨大压力,迫使他们遵守政府的意愿,抗议领袖经常在中国针对藏族地区所谓的“黑社会犯罪团伙”除恶运动的掩护下,被拘留和指控。

据人权观察表示,中国西藏当局正利用全国性的扫黑运动,打击涉及持不同政见藏人的和平言论。被控刑事罪名的,包括倡导西藏文化与环境保护、批评官员贪腐以及被怀疑涉及支持达赖喇嘛的人士。该运动的目标还包括起诉或以其他方式惩罚参加未经许可宗教活动的信徒,以及参加宗教活动的藏族公务员。

人权观察曾在报告中详述,根据西藏自治区公安厅下达的一道指令,任何个人或团体若在环保或推广藏族语文、民俗及文化等议题上“宣称自己是群众‘代言人’的”,都被列为“团伙犯罪”的一种形式。

该指令还禁止不具官员身份者介入调解地方纠纷,但在西藏这项重要的民事功能通常是由喇嘛或其他地方贤达担任。当局过去从未将这种活动视为非法。

该指令并规定,“破坏基层选举”或涉及群体“借土地征收、租用、拆迁、工程项目等事由制造事端”的行为,也列入“团伙犯罪”。

根据这项指令,在西藏只要批评政府政策就可视同犯罪团伙,尤其是涉及群体的,作为代言人的,或支持达赖喇嘛的。

与此同时,人权组织和藏族活动人士九月三十日在一场听证会上说,中国政府对西藏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有罪,特别是以北京限制进入该地区的方式以及其在学校取代藏族语言教学的努力。

在北京出席会议的藏族代表戴着有习近平等国家领导人的胸章。(美联社资料图片)
在北京出席会议的藏族代表戴着有习近平等国家领导人的胸章。(美联社资料图片)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众议员吉姆·麦戈文Jim McGovern(D-Mass)说,“达赖喇嘛逃亡以来已经过去了60多年,如今,中国的藏人仍在努力行使其基本权利:包括说和教导他们的语言,保护他们的文化,控制他们的土地和水源,在国内外旅行,并选择他们自己的宗教信仰,”

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民族自治地方有权对教育做出决定,包括课堂教学中使用的语言。

但是,北京最近支持了将汉语作为教学语言的政策,不仅在西藏,而且在蒙古人和朝鲜人居住的许多地区,都把汉语作为教学语言。

纽约人权观察组织(HRW)中国区主任苏菲·理查德森(Sophie Richardson)说,在西藏,政府的政策被冠以“针对藏人的母语教育”的名称。她说,“中国政府对该术语的使用极具误导性。并非所有西藏地区的学生,都能同时接受两种语言的教学。实际上,除了纯粹的藏语课,国家政策导致逐步将汉语替换藏语。”

理查德森引用了人权观察的发现,多年来西藏的政策已逐步扩大。她说,“所谓的双语教育”最初仅限于城市中学,但现在扩展至小学,幼儿园和整个农村地区。她说:“促进混合学习或集中教育的区域政策,将藏族和汉族儿童混合在一起,这很好,证明在教室里只使用中文是合理的,这是错误的”。理查德森对目前还缺乏可用的藏语资料表示关注,她说,使用汉语资料不仅消除了年轻人对藏语的流利程度,而且还灌输了对中国政府有利的政治观点。

扎什伦布寺住持祖基嘉布仁波切说,中国的语言政策实质上是种族灭绝的。

他通过翻译说 “很明显,中国对西藏的政策是有意企图从地球上消除我们的种族和文化特征。中国政府干预寺院教育系统的运作方式,通过对喇嘛和尼姑施加限制,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即使在我们的学校中,我们也看到这种恶意的设计,借重组课程结构和禁止学习藏语的形式消灭了我们的独特身份。简而言之,西藏的文化,宗教,语言和环境,受到持续不断的破坏。”

听证小组获悉,中国能够通过压制批评人士使其噤声,并限制进入西藏及其控制下的其他地区来控制人权。


纽约藏族警官昂旺(Baimadajiejie Angwang)涉嫌向中国提供情报被捕。(Public Domain)
纽约藏族警官昂旺(Baimadajiejie Angwang)涉嫌向中国提供情报被捕。(Public Domain)

西藏行动研究所的丹增·多杰(Tenzin Dorjee)告诉委员会,北京有能力利用其在世界上的地位,来压迫甚至在其境外的权利。他说,“随着中国成为全球大国,它对自由和人权构成的威胁远远超出了西藏。北京的监视和影响行动,正在破坏居住在美国的人的自由和安全。中国使用一套复杂的工具,策略和战术来进行我称之为“无国界的镇压”的活动。一种策略是接触的攻击化。进入市场,进入家庭,获得资金。通过谨慎地控制接触,中国购买了美国个人、公司,甚至好莱坞和美国职业篮球联盟的沉默” 。

丹增·多杰说,中国领事馆和大使馆通过歧视性的签证发放做法,使在中国以外的藏族人保持沉默。在他所谓的“以签证为诱饵”战略中说,流亡藏人必须写出他们整个生活史的个人陈述,包括过去参加抗议活动,以及西藏亲戚的姓名和身分。“因此,中国政府知道你是谁,你的亲戚是谁。现在,你亲戚的命运是你的责任。他们是人质;你是目标,”

丹增·多杰还说,微信日益增加对流亡藏人的控制,以分裂社区和扼杀支持西藏运动,他将此称为“审查和国家监督的最终平台。

微信是由腾讯于2011年推出,目前拥有超过11亿用户,但该公司仍将用户置于中国复杂的区块链、过滤器和人工检查系统(一般称为“防火墙”)的背后,即使他们身处国外。中国国家安全警察还使用该应用程序,对流亡的持不同政见者和激进分子进行监视和骚扰,他们对中国境内的侵犯人权行为,或民主改革运动进行了宣传。

在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听证会之前,印度达兰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中心(TCHRD)在关于中国对西藏人进行大规模高科技监测的报告中,发布了“西藏的监视和检查制度”。报告说,过去十年来,中国建立了“一种系统化的社会控制机制,忽视了言论自由,宗教信仰与和平集会等人权。”

报告指称:“在线监视,闭路电视摄像机,有问题的房屋和检查站,提供了简单的观察和监视工具,以扩大国家的影响力。”

报告还说,中国的监控已经扩展到西藏的城市和农村地区,以及佛教寺庙,在中国其他地区也已经出现了借助人工智能的大规模监视,这激发了当地人的自我检查。

“任何政治或国家政策评论,都被认为是分裂主义的罪魁祸首;张贴,拥有甚至点击达赖喇嘛的图片,都是被指控宗教极端主义的理由。在国家的眼中,与外人谈论此类问题,通常是一种更为极端的罪行,而且不鼓励藏人以任何方式与外界进行任何接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