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中共用“掃黑”名義鎮壓西藏社區的服務團體


2020.10.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的藏文版書籍。(美聯社)

據一個西藏倡導組織說,中國的“掃黑”運動用來針對鎮壓西藏社區的服務團體 。而中國政府的語言政策以及西藏旅行限制,也在近期美國國會的聽證會上,遭到公開譴責。

據報導,今年一箇中國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將十名藏族村民判處長期監禁,他們是一個掃黑運動的目標,該運動用作鎮壓被視爲威脅共產黨控制的基層社區組織的掩護。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倡導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在一份報告中說,位於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縣的村民,在經過三年的努力後遭到當局審判,目的是消除中國的“幫派活動”和有組織犯罪。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表示:“實際上,審判顯示受人尊敬的社區領袖只是要求賠償國家高速公路項目造成的財產損失。並補充說,檢察官和法官都多次將被告稱爲“邪惡的幫派。”

這個西藏人權組織說,6月28日至29日的審判中,法院將2013年道路施工對當地民宅造成的損害賠償,作爲“敲詐勒索”的證據,村民被定罪後,分別被判處9至14年徒刑。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在其報告中說:“總體而言,西藏人一直對北京自上而下實施的構思不當的開發項目感到擔憂,”並補充說,夏河縣的藏人多年來一直在對該地區的國家發展項目提出挑戰 “。他們認爲這些項目威脅着他們傳統生活方式的生存”。藏族挑戰的形式,包括對中國地方當局的反覆投訴,公開抗議,甚至自焚。

爲了阻止甚至在村莊級別對黨的控制提出質疑的挑戰,中國當局同時將藏人的社區服務和組織(以夏河縣被告的寺院民間管理委員會爲例)視爲“團伙犯罪”的一種形式。

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主席馬特奧·麥卡西(Matteo Mecacci)在10月1日的聲明中說:“對夏河縣10名被告的定罪,暴露了中國在西藏的'掃黑'活動和司法制度的缺陷,是不公平地針對藏人。”

麥卡西說:“西藏人民有權享有基本權利,包括受到起訴時的權利,中國當局應認識到,通過不公正地懲罰西藏人,他們只會加劇局勢惡化,並增加人民對其統治的不信任。”

藏族地區的發展項目導致藏族與當局的頻繁對峙,他們指責中國公司和當地官員貪污錢,不正當地沒收土地,並破壞當地人民的生活。


在北京出席會議的藏族代表戴着有習近平等國家領導人的胸章。(美聯社資料圖片)
在北京出席會議的藏族代表戴着有習近平等國家領導人的胸章。(美聯社資料圖片)

許多行動導致暴力鎮壓,並給當地居民施加了巨大壓力,迫使他們遵守政府的意願,抗議領袖經常在中國針對藏族地區所謂的“黑社會犯罪團伙”除惡運動的掩護下,被拘留和指控。

據人權觀察表示,中國西藏當局正利用全國性的掃黑運動,打擊涉及持不同政見藏人的和平言論。被控刑事罪名的,包括倡導西藏文化與環境保護、批評官員貪腐以及被懷疑涉及支持達賴喇嘛的人士。該運動的目標還包括起訴或以其他方式懲罰參加未經許可宗教活動的信徒,以及參加宗教活動的藏族公務員。

人權觀察曾在報告中詳述,根據西藏自治區公安廳下達的一道指令,任何個人或團體若在環保或推廣藏族語文、民俗及文化等議題上“宣稱自己是羣衆‘代言人’的”,都被列爲“團伙犯罪”的一種形式。

該指令還禁止不具官員身份者介入調解地方糾紛,但在西藏這項重要的民事功能通常是由喇嘛或其他地方賢達擔任。當局過去從未將這種活動視爲非法。

該指令並規定,“破壞基層選舉”或涉及羣體“借土地徵收、租用、拆遷、工程項目等事由製造事端”的行爲,也列入“團伙犯罪”。

根據這項指令,在西藏只要批評政府政策就可視同犯罪團伙,尤其是涉及羣體的,作爲代言人的,或支持達賴喇嘛的。

與此同時,人權組織和藏族活動人士九月三十日在一場聽證會上說,中國政府對西藏的嚴重侵犯人權行爲有罪,特別是以北京限制進入該地區的方式以及其在學校取代藏族語言教學的努力。

在北京出席會議的藏族代表戴着有習近平等國家領導人的胸章。(美聯社資料圖片)
在北京出席會議的藏族代表戴着有習近平等國家領導人的胸章。(美聯社資料圖片)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衆議員吉姆·麥戈文Jim McGovern(D-Mass)說,“達賴喇嘛逃亡以來已經過去了60多年,如今,中國的藏人仍在努力行使其基本權利:包括說和教導他們的語言,保護他們的文化,控制他們的土地和水源,在國內外旅行,並選擇他們自己的宗教信仰,”

中國的《民族區域自治法》規定,民族自治地方有權對教育做出決定,包括課堂教學中使用的語言。

但是,北京最近支持了將漢語作爲教學語言的政策,不僅在西藏,而且在蒙古人和朝鮮人居住的許多地區,都把漢語作爲教學語言。

紐約人權觀察組織(HRW)中國區主任蘇菲·理查德森(Sophie Richardson)說,在西藏,政府的政策被冠以“針對藏人的母語教育”的名稱。她說,“中國政府對該術語的使用極具誤導性。並非所有西藏地區的學生,都能同時接受兩種語言的教學。實際上,除了純粹的藏語課,國家政策導致逐步將漢語替換藏語。”

理查德森引用了人權觀察的發現,多年來西藏的政策已逐步擴大。她說,“所謂的雙語教育”最初僅限於城市中學,但現在擴展至小學,幼兒園和整個農村地區。她說:“促進混合學習或集中教育的區域政策,將藏族和漢族兒童混合在一起,這很好,證明在教室裏只使用中文是合理的,這是錯誤的”。理查德森對目前還缺乏可用的藏語資料表示關注,她說,使用漢語資料不僅消除了年輕人對藏語的流利程度,而且還灌輸了對中國政府有利的政治觀點。

扎什倫布寺住持祖基嘉布仁波切說,中國的語言政策實質上是種族滅絕的。

他通過翻譯說 “很明顯,中國對西藏的政策是有意企圖從地球上消除我們的種族和文化特徵。中國政府幹預寺院教育系統的運作方式,通過對喇嘛和尼姑施加限制,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即使在我們的學校中,我們也看到這種惡意的設計,借重組課程結構和禁止學習藏語的形式消滅了我們的獨特身份。簡而言之,西藏的文化,宗教,語言和環境,受到持續不斷的破壞。”

聽證小組獲悉,中國能夠通過壓制批評人士使其噤聲,並限制進入西藏及其控制下的其他地區來控制人權。


紐約藏族警官昂旺(Baimadajiejie Angwang)涉嫌向中國提供情報被捕。(Public Domain)
紐約藏族警官昂旺(Baimadajiejie Angwang)涉嫌向中國提供情報被捕。(Public Domain)

西藏行動研究所的丹增·多傑(Tenzin Dorjee)告訴委員會,北京有能力利用其在世界上的地位,來壓迫甚至在其境外的權利。他說,“隨着中國成爲全球大國,它對自由和人權構成的威脅遠遠超出了西藏。北京的監視和影響行動,正在破壞居住在美國的人的自由和安全。中國使用一套複雜的工具,策略和戰術來進行我稱之爲“無國界的鎮壓”的活動。一種策略是接觸的攻擊化。進入市場,進入家庭,獲得資金。通過謹慎地控制接觸,中國購買了美國個人、公司,甚至好萊塢和美國職業籃球聯盟的沉默” 。

丹增·多傑說,中國領事館和大使館通過歧視性的簽證發放做法,使在中國以外的藏族人保持沉默。在他所謂的“以簽證爲誘餌”戰略中說,流亡藏人必須寫出他們整個生活史的個人陳述,包括過去參加抗議活動,以及西藏親戚的姓名和身分。“因此,中國政府知道你是誰,你的親戚是誰。現在,你親戚的命運是你的責任。他們是人質;你是目標,”

丹增·多傑還說,微信日益增加對流亡藏人的控制,以分裂社區和扼殺支持西藏運動,他將此稱爲“審查和國家監督的最終平臺。

微信是由騰訊於2011年推出,目前擁有超過11億用戶,但該公司仍將用戶置於中國複雜的區塊鏈、過濾器和人工檢查系統(一般稱爲“防火牆”)的背後,即使他們身處國外。中國國家安全警察還使用該應用程序,對流亡的持不同政見者和激進分子進行監視和騷擾,他們對中國境內的侵犯人權行爲,或民主改革運動進行了宣傳。

在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聽證會之前,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中心(TCHRD)在關於中國對西藏人進行大規模高科技監測的報告中,發佈了“西藏的監視和檢查制度”。報告說,過去十年來,中國建立了“一種系統化的社會控制機制,忽視了言論自由,宗教信仰與和平集會等人權。”

報告指稱:“在線監視,閉路電視攝像機,有問題的房屋和檢查站,提供了簡單的觀察和監視工具,以擴大國家的影響力。”

報告還說,中國的監控已經擴展到西藏的城市和農村地區,以及佛教寺廟,在中國其他地區也已經出現了藉助人工智能的大規模監視,這激發了當地人的自我檢查。

“任何政治或國家政策評論,都被認爲是分裂主義的罪魁禍首;張貼,擁有甚至點擊達賴喇嘛的圖片,都是被指控宗教極端主義的理由。在國家的眼中,與外人談論此類問題,通常是一種更爲極端的罪行,而且不鼓勵藏人以任何方式與外界進行任何接觸。”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