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西藏縱覽:專家質疑西藏反貧困運動成效 德斯特羅出任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


2020-10-30
Share
1 美國政府指定國務院民主、人權及勞動事務局助理國務卿羅伯特•德斯特羅(Robert A. Destro)爲新任處理西藏事務的特別協調員。(美國國務院網站)

據西藏問題專家說,中國當局推動在藏族地區消除“絕對貧困”的運動,是以犧牲藏族的民族和文化身份爲代價的,這侵蝕了少數民族的語言權利,並迫使成千上萬的牧民進入荒涼的移民小鎮,遠離傳統的牧場。

近日在西藏自治區首府拉薩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共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吳英傑宣稱勝利,他說,去年有628,000名西藏人擺脫了貧困,74個縣級地區從貧困名單中移除。

根據中國新華社10月15日引述吳英傑的話所取得的成效,從2015年到2019年底,藏族貧困人口的年均純收入從1,499元(223美元)升至9,328元(1,376美元),而反貧困運動現在已將重點從消除絕對貧困轉向鞏固現有成績。

新華社在報道中說:“西藏當局爲將生活在嚴峻自然條件下的貧困人口重新安置到生產材料相對豐富,基礎設施更好的地區做出了巨大努力。”

吳英傑說,搬遷工作完全是在自願的基礎上進行的,這與該地區報道的強行驅逐,銷燬或強迫出售牲畜及其他傳統遊牧生活的支持的報道相矛盾。

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的採訪中,專家們對中國在反貧困運動中取得成功的說法提出了質疑。

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政策研究所訪問學者帕登·索南表示,吳英傑所說,去年中國統治下的西藏,使很多人擺脫了貧困“沒有真實性,無非是政治宣傳”。

索南說,“從所有實際目的出發,扶貧計劃只是監視和控制當地藏人的思想和活動的一種方式,該計劃表面上看起來很有幫助,但其目的是爲了破壞西藏人的生計,尤其是遊牧民族和農民。”

他並說,“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擺脫貧困的人們實際上是否幸福,以及他們是否能夠避免再次陷入貧困。”

索南補充說,在新冠病毒的全球傳播中,中國可能希望利用這些活動來發布非凡的數字和數據,以顯示其經濟的穩定性, “只要我們和其他獨立機構無法前往西藏覈實這些數字,沒人會相信中國共產黨政府所說的話”。

人權觀察組織中國區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表示:“衆所周知,中國政府的統計數據不可靠,很難對其進行覈查,因爲政府不允許記者進行獨立覈實,並阻止像我們這樣的學者和其他學者。”


理查森說:“我們從某些地區確實知道,扶貧議程已經產生了一些負面影響,特別是對藏族遊牧民族。因此,人們可以輕易地想象中國共產黨只是在說一句:“這個家庭僅僅因爲他們已經重新安置而擺脫了貧困”。

理查森說:“因此,我不會將這些數字當作是面子”。她說:“扶貧議程也已被用來證明將學校的教學語言從藏語轉換爲中文的合理性。”

如今居住在波士頓的西藏前政治犯堅帕孟朗(Jamphel Monlam)說,現在以減輕貧困的名義在西藏發生的事情,是不道德且不可持續的。

他說:“中共的意圖一直是關注其自身的政治利益。中共政府在西藏內部實施了許多政治和經濟政策,但沒有一個與西藏人民自己的願望相協調。”

消息人士說,近年來在中國藏族地區的安置計劃,已經驅使成千上萬的藏人從其家中進入城市地區,在那裏,他們經常生活在擁擠的環境中,大家庭聚集一處,並切斷了就業機會。

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詹姆斯敦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於9月發佈了報告指出,根據一位中國官員的說法,中國當局還把不計其數的西藏農牧民帶到了再教育營,並對他們進行了強迫性的軍事“職業培訓”,然後將他們集體送往遙遠的地方從事新的工作,其中有些地方遠到中國內地。位於華盛頓特區的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中國研究高級研究員鄭國恩在該報告中說 “該計劃的目標是通過增加農村可支配收入,來實現習近平的根本目標,即消除絕對貧困”。

鄭國恩說,儘管官方文件將該計劃描述爲基於自願參與,但在招聘,培訓和工作匹配期間,存在明顯的強制因素。他說,“由於貧困是根據收入水平來衡量的,而勞動力轉移是增加收入的主要手段,從而使人們擺脫貧困,因此,地方政府將貧困人口圍攏起來並納入計劃的壓力非常大。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於十月十四日任命資深人權倡導者和民權律師羅伯特·德斯特羅(Robert A.Destro)擔任該部門的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該職位自2017年以來一直懸缺。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左)於2018年10月8日與中國外長王毅在北京會面。(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左)於2018年10月8日與中國外長王毅在北京會面。(美聯社)

蓬佩奧在華盛頓對記者表示,現任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局助理國務卿戴斯特羅將同時擔任這兩個職位,並補充說戴斯特羅將敦促中國恢復與流亡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對話。

按照西藏政策法(Tibetan Policy Act),特別協調員德斯特羅將主導美國爲促進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達賴喇嘛或其代表之間的對話進行的努力;保護藏族獨特的宗教、文化和語言特徵;並敦促尊重他們的人權。他還將支持美國爲解決藏族難民的人道主義需求和推動高原各藏族社區可持續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進行的努力。

國務院並在聲明中表示,美國始終關注中華人民共和國對藏族羣體的壓制,其中包括缺乏有意義的自治、各藏族地區人權形勢的惡化以及對中國境內藏族宗教自由和文化傳統實施的嚴厲限制。特別協調員德斯特羅將聯絡藏族領導人和國際夥伴及專家努力解決這些問題。

他還將促進國務院爲聯絡和支持全球海外藏人和衆多勇敢地爲他們發出保護人權呼籲的維權人士開展的工作,其中包括宗教或信仰自由。

從2002年開始,達賴喇嘛的特使與中國高級官員之間舉行了9輪關於在中國西藏地區實現更大自治的會談,但在2010年停滯不前,此後一直沒有恢復。

蓬佩奧說:“有系統地侵犯其本國人民的最基本人權,並在西藏一貫鎮壓,這是我們從中共確定的核心挑戰之一。這就是特朗普總統指示我們所有人努力工作並盡力維護的:最大程度的自由,每一箇中國公民的尊嚴,當他們面對中國共產黨正在發生的大規模侵犯人權行爲時,無論是在西藏,新疆,內蒙古還是香港,我們都只是向中共要求我們對每個國家的同等要求-維護其每個公民的基本自由,人的尊嚴和宗教自由”。

蓬佩奧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稱,近期聯合國的投票結果,使中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獲得一席之地,“這是暴君的勝利,也是聯合國的尷尬”。

特朗普政府於2018年將美國從人權理事會撤出,原因是美國所說的會員制規則“允許選舉世界上最嚴重的侵犯人權者擁有人權理事會議席。”

蓬佩奧表示,當機構不可挽回時,特朗普總統領導的美國根本就不會參加。


美國總統特朗普總統夫婦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夫婦一起在紫禁城觀看京劇演出。(美聯社)
美國總統特朗普總統夫婦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夫婦一起在紫禁城觀看京劇演出。(美聯社)

華盛頓倡導組織“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副主席布丹次仁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藏語組的採訪時,感謝特朗普政府任命了負責西藏問題的特別協調員,並指出該職位是由2020年《西藏政策與支持法》規定的。布丹·次仁說,“但是,我們擔心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局助理國務卿羅伯特·德斯特羅的職位比該職位所要求的職權低,這可能會向中國政府發出錯誤的信號。不過布丹次仁補充說,儘管任命助理國務卿,還是表明美國政府致力於通過談判解決西藏問題。因此,直到2021年1月特朗普總統的本屆任期屆滿,由本屆政府任命的新任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都有責任,並且必須盡最大努力促進美國保護西藏和關注西藏事務的目標。

藏人行政中央駐北美辦事處代表歐珠慈仁(Ngodup Tsering)指出,總部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藏人行政中央(CTA)已多次呼籲美國政府在國務院任命負責西藏問題的特別協調員。

歐珠慈仁說:“在此期間,中美關係惡化了,我們相信這一任命表明了對西藏的支持。中國共產黨政府多年來一直壓制和折磨西藏人民,我相信這一任命也是加強美國對華立場的舉措”。

特朗普政府的西藏政策已經獲得了總部位於印度的藏人行政中央和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的支持。

2020年7月7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根據2018年12月特朗普總統簽署的《西藏旅行對等法》,對被認爲對限制外國人進入中國藏區的政策負有責任的某些中國官員進行簽證限制。

該法律還要求國務院每年向國會提供遭拒絕進入西藏的美國公民名單。

華盛頓長期以來一直抱怨中國外交官,學者和新聞記者在美國旅行不受限制,而中國則嚴格限制美國同業進入西藏與其他地區。

中國當局對該地區保持嚴格控制,限制藏人的政治活動以及民族和宗教身份的和平表達,並使藏人遭受迫害,酷刑,監禁和法外處決。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