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庆红传话,习近平对李源潮慈悲为怀?(高新)

2018-01-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曾庆红(Public Domain)
曾庆红(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曾团结如一人,试看党内谁能敌》介绍了赶在2018年新年前夜,有好事者突然斗胆贴出习近平的私密照片,内容是略显谦恭的习近平和神采奕奕且还老当益壮的曾庆红肩并着肩,手拉着手,各自夫人随侍左右两傍,给人一种“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的强烈感觉。

这张照片被“私自张贴”在互联网迅速传遍全世界之后两天,十九大闭幕之后就一直被习近平雪藏,目前还是习近平唯一行政副手,其国家副主席职务一直还要担任到今年三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召开为止的李源潮突然被千呼万唤始出来。如上两个“突发事件”之间有无必然联系,便是本篇文章的中心内容。

笔者几年前自五年多前的习近平被从普通中央委员直升排名在李克强之前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到今年年中,笔者为力证曾庆红与习近平之间的关系是血浓于水和曾庆红为推举习近平所起到的最关键性作用,,曾先后为本专栏撰写了十数篇专题文章,其中发表于一年半之前,题目为《习近平的“伯乐”是江泽民还是曾庆红?》一篇介绍了中共政权之所以在胡锦涛之后再次实现了“红色江山的血脉传承”,可以追根朔缘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李锐先生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访问美国时曾向笔者回忆过,当时的中共政权第二把手陈云力主推荐李锐出任中组部常务副部长之后,当面交给他的首要任务就是培养、选拔“干部子弟”陆续进入“接班梯队”。习近平就是那段时间里决心到基层去为进入“干部第三梯队”积累政治资本。

一九八七年胡耀邦倒台后,推出了一个烈士后代李鹏;一九八九年赵紫阳倒台时,又推出了一个烈士遗孤江泽民,从此形成了外界所说的“江、李体制”。

江泽民接替赵紫阳总书记职务到他把军委主席职务也让給胡锦涛,在位长达十五年,而胡锦涛全面接班之后在位时间只有八年,中共最高领导权即又交回到“红红色后代”手里。可见,陈云早在胡耀邦在位时即说过的“还是自己的子弟(在政治上)可靠一些”,对中共最高层组织运作的影响力一直都是决定性的。难怪李锐先生二十多年前即说过陈云对中共组织工作的影响力事实上比邓小平更大。

更需要强调的是,无论把胡锦涛的在位说成是十年也好,八年也好,他在位的两个时段,即十六大至十七大这第一时段和十七大至十八大这第二时段,分别是由两个“太子党”成员“辅佐”,前一个是曾庆红,后一个是习近平。

自习近平上台之之后将两个前任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政治上打翻在地之后,中共内部即把胡锦涛八年间的军委主席权位事实上是被两个军委副主席“驾空”的说法对外公开,但无论是中共内部还是外部世界在回顾胡锦涛事实上从来没有把军权抓在自己手里的同时,都忽略了胡锦涛在位时的党权也从未“独揽”,尤其是党内组织大权,前五年是被他“放心”地交給曾庆红行使,后五年则是由曾庆红的接班人习近平接掌。

自习近平二零零七年从十六届中央委员直升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之后,因为“团系”出身的李克强虽然也同时进入政治局常委但却排名习近平之后,所以外界无人不信中共这一轮的“权力争斗”是“江派”战胜了“团派”。而所谓的“江派”中,恰恰不是江泽民本人首先提名习近平。首先提名习近平的人就是十七大上被习近平接替了职务的曾庆红。

而在二零一一至二零一二年之间最终敲定由习近平上位的幕后原因之一是被曾庆红、江泽民和胡锦涛全都看好,原本是最没有争议的李源潮在十六大上意外落选中央委员,不得不委屈进入中央候补委员序列,令他在十七大上由中央候补委员跃升政治局常委,而且是等待接替总书记职位的政治局常委,在党内很难服众。十年前的十七大之后,中共元老子女圈子里有所谓“瑜亮情节“的议论,指的就是这段故事。所以令计划被习近平扣上”密谋篡党权权“罪名打入天牢之后,习近平即使没有抓到任何真凭实据也很难相信李源潮会与他习近平”政治上保持高度一致“。

笔者上个月二十日曾在本专栏发表《习近平唯一的行政副手似已人间蒸发!》一文,介绍说,在十九大上未继续留任党内职务的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中,所有直到明年三月仍然还有行政职务在身者,只有李源潮一人被人间蒸发。

笔者在该文中揶揄道:说起来,整个中共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的各级领导、大小干部全都是习近平的臣属,但从国家层面来讲,他习近平主席的副手只有一个,那就是李源潮。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二把手,唯一的国家副主席说失踪就失踪,不能不说是习近平“中国特色”中的尤其“特色”!

上文发表十天后,李源潮终于被习近平恩准对外露一次面,被外界媒体文为转载的一篇题目为《李源潮19大後首露面 表情像做错事的孩子》的报道文章中说:12月29日,中共政协在北京举行新年茶话会,习近平、李克强等7名政治局常委均出席了此次会议。出席茶话会还有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政协主席俞正声、副总理张高丽,在京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等。

而在中共十九大上意外出局后,缺席多个重要场合的中共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也罕见出席了此次会议。央视画面显示,李源潮坐在侧边的一个圆桌前,他右手边坐的是政治局委员、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左手边坐的是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许其亮。央视画面显示,李源潮低眉顺眼的坐在圆桌前;有人调侃,表情好似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这是李源潮自10月的中共十九大结束后,近两个多月来的首度公开露面。

有内地的朋友调侃说,从央视的画面上看,李源潮本人那付诚惶诚恐的表情令人不能不联想到他十九大之前在政治局生活会上向习近平做“深刻检讨“时情景。而在这次政协会上他李源潮虽然被安排露面,但座次安排却又奇怪地他把安排在中纪委常务副书记和军委常务副主席之间,虽然这种安排可能不是有意为之,但却更容易引发外界的”无端猜测“。

不过,联想到李源潮这次被习近平恩准露面的前两天,刚刚有人把他习近平和曾庆红的牵手照公开上网,所以不能排除是曾庆红传话,一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令习近平对李源潮顿生”慈悲之心“的可能性。

去年早些时候笔者也在本专栏发表过《习近平大肚能容,李源潮平安降落?》一文,分析说无论外界传闻的李源潮的“巨额贿赂”是否有踪有影,到目前为止应该仍还未被中纪委查证落实或者说已经被“证伪”。

在北京政界都知道习近平已经在一次召见中纪委官员的内部讲话中要求说:要把“政治问题和腐败问题交织”的领导干部列为重点查处对象。如果已经被事实证明对习近平来说至少是属于政治上不能与他习近平同心同德“李源潮同时又是外界传闻的贪污受贿金额高达三亿的巨贪,他在十九大召开之前即很可能已经 在秦城监狱和令计划“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了,哪还有平安降落之说?但如果对他的腐败调查能够证明只是“教子无方”,本人绝对没有收钱,与此同时在政治上的问题也只局限在担任中组部长期间的“用人失察”,那么在政治局学习会上诚恳表示一下“认错服输”的态度之后,习近平“大肚能容”,恩赐他一个“平安降落”的结局也还是有可能的。

不过,这次李源潮突然被安排露面之后,立刻就有外界媒体因此联想到过去的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的故事。说是中共前军委副主席徐才厚2014年1月20日出席军委慰问驻京部队老干部文艺演出晚会时,他已盛传被查;同年3月落马,6月被开除中共党籍。所以,能被习近平恩准出席今年三月召开十三届全国人大,并在主席台上与接替国家副主席职务的杨洁篪或者是王沪宁握手交接无疑是李源潮最为期待的事情,再往后如仍能被习近平“既往不咎“,那才叫中南海之内其乐融融,中南海之外其乐泄泄。

曾庆红当时有一个内部讲话,大意是,对在复杂国内外势下,在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仍然能够保持清醒头脑,自觉自愿将个人前途与党的未来、社会主义事业前景紧密联系在一起,而且确有一定领导工作能力者,应根据其各自专业、经历,分别在党、政、军各级领导岗位上逐级培养提拔。简单一句话,就是那些不为全民经商大潮所吸引,一心一意从政的干部子女,应该成为共产党政权的主要依靠对象。

有消息说,曾庆红正是在中办接见了进京公干的习近平之后讲出这番话的。笔者在二零零三年三月看到中共官媒特别渲染曾庆红与习近平在全国人大会议上的国家副主席交接班“拥抱仪式”之后即从内地记者朋友处得到消息说:十七大之前江泽民、曾庆红和胡锦涛在“比选”习近平和李克强时,曾庆红一强调习近平的基层领导工作经历,特别是县级和地市级领导工作经验,胡锦涛立马哑口无言,因为这也同样也是胡锦涛的软肋。

十年前的十七大人事尘埃落定之日,也是当时的胡温体制结束倒计时的开始。十七大上,总书记接班人习近平入局接替曾庆红的党政职务,习近平是作为胡锦涛总书记接班进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的,但先接的是曾庆红的“副总书记”和国家副主席的班。而曾庆红虽然失去了连任五年政治局常委的机会,却颠覆了共青团系人马全面接班的格局,换来了另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这个新时代就是中共太子党时代。他们要接过父辈打下的江山,传承“正统”的中共血脉,“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我们不接(班)谁接,我们不干谁干”。曾庆红终于以少当五年常委的代价,完成了一种不是颠覆的颠覆,结束了一个时代,开创了一个时代。他在十七大会议期间,在到老家江西代表团参加讨论时,表达了这种心情。他说,中共的事业“是面向未来的伟大事业,这个事业是‘铁打的营盘’,我们一届又一届、一茬又一茬党的各级领导干部都是‘流水的兵’。”对自己亲自举荐的整个中共政权的接班人习近平的放心和满意溢于言表!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