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习近平为代表的清华工农兵大学生被邓小平斥责为“清华小学“的产物(高新)

2019-01-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工农兵学员”习近平(后排右三)在清华大学的一张合影照。(Public Domain)
“工农兵学员”习近平(后排右三)在清华大学的一张合影照。(Public Domain)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一生只接受过七年时间的正规教育》已经介绍过了读完小学六年级后于1965秋季入读初中一年级的习近平刚刚读完了初中一年级的课程,“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即全面爆发,“停课闹革命”随即开始。所以说习近平在校接受正规教育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只有七年。

当年亲自采访了时任福建省长习近平本人的杨筱怀 发表于他自己当社长的《中华儿女》月刊2000年第7期的文章《专访习近平:我是如何跨入政界的》中记录的习近平回忆内容是:“文革”中我们家被抄之后,搬到党校里去。到党校后,因我有一股倔劲,不甘受欺负,得罪了造反派,有什么不好的事都算在我身上,都认为我是头,我就被康生的老婆曹轶欧作为“黑帮”的家属揪出来了。那时,我15岁都不到。……当时连夜送派出所,只是在威胁我,说专政机关对你实行专政,再给你5分钟。之后,念毛主席语录,天天晚上熬夜。我说,我只要在哪能睡觉就行,别管去哪。我被送到派出所门口就又被拉回去了。后来决定送我去少管所,当时少管所设有“黑帮”子弟学习班。在要我去的时候,床位满了,大概要排到一个月才能进去。就在这时候,1968年12月,毛主席最新指示发表:‘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于是我马上到学校报名上山下乡,我说,这是响应毛主席号召。他们一看,是到延安去,基本上属于流放,就让去。

习近平的这段亲口回忆内容证明有外界媒体说他“文革”中曾因“反革命罪”入狱的说法并不符合事实。习近平亲口回忆出来的事实是当时他一度被造反派计划送进少管所,但因为没有床位所以没能进去。1968年12月习近平自己到学校报名上山下乡,说明他当时是行动自由的。

笔者在上篇文章里所说的“在习近平日后成为一名‘无比光荣的清华大学工农兵学员’之前实际接受的正规教育的时段不过是完整的小学六年级再加基本完整的初中一年级,满打满算是七年时间”一段,被一些网友拍砖。

《万维读者网》以《习近平的最高正规学历是 初中肄业》为题目转载此文后,网友EvanHg 评论说:作者白痴吗?当时是文革乱世,谁可以顺利完成教育?君主是否有治国才能是一回事,但绝对不是以学历可以评定的,这世界到处都是白痴书虫!中国历史很多著名的帝王或者开国君主是知识份子?刘邦和朱元璋,大汉与大明两位帝王有学历吗?统治者政治家需要的是用人之才能和气量,而不是狗屁学历,而习帝有没有治国才干,那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网友五步蛇 发贴说:波兰首任民选总统还是夜校毕业生喃,再说,东欧, 南美,独联体,印度,菲律宾,泰国,等等国家, 不论什么学历,都不如今日中国.气死你自幼亚洲。

网友温杯发贴说:没有显赫的学历,并不妨碍他们成为……

沈从文:最高学历只是小学;梁漱溟:中学毕业生;陈寅恪: 正规学历是复旦公学毕业,高中;钱穆: 中学都没有毕业;刘半农:常州府学堂肄业证;华罗庚:最高学历初中毕业;齐白石:竟然没有上过一天学;鲁迅: 仙台医学专科学校(中途弃学);巴金: 中学毕业……

笔者没有逐一考证温杯网友所列举的如上名人们的学历是否全都确实无误,但如上人等肯定没有一个是要靠一个“在职博士”的“狗屁学历“来冒充学养的。

如上五步蛇网友所说的“波兰首任民选总统“无疑说的是萊赫·華勒沙,夜校学历,电工出身。但人家日后的政治生涯中是夜校学历为荣,绝对也没有弄一个”在职博士“来掩饰自己夜校学历。

至于网友EvanHg 所说的“当时文革乱世,谁可以顺利完成教育“当然没有错,笔者本人当年上山下乡之前还拿到了一纸”高中毕业“文凭,但事实上截止1966年6月停课闹革命,文革前接受正规教育的时间比习近平还短,只有短短四年。

不过呢,笔者本人是凭自学完成初高中课程并以较好的成绩通过1978年高考,从笔者当年父母下放的省份考回北京。

当然,笔者本人下乡插队时根本就没有机会被“推荐上大学“,当时如果有成为一名”光荣的工农兵学员“的机会的话,应该也会当”仁“不让。

这里想要表达的意思是,同“文革“耽误了当时的”老三届“和”小五届“整整一代人的基础教育并不是习近平的过错一样,习近平的”工农兵学员“学历也是时代的产物。曾有过”工农兵学员“经历者日后真正成器者也是大有人在。

就拿习近平身边人举例,王歧山当年虽然是和习近平一共插队陕西延安地区,但只在乡下熬 了三年就被“召 工回城“,于1973年 进入陕西省博物馆工作,几月后便又捞上了一个被“推荐上大学“的指标,成为当时的 西北大学历史系历史专业的一名”光荣的工农兵学员“。三年后回到陕西省博物馆继续工作,直到1979年回京,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历史研究所任实习研究员。日后他在经济理论方面的建树,无疑是自学成才。他日后有高级经济师和正局级研究员等几个高级职称,但在其简历上从来都是老老实实地如实填写自己的学历是“西北大学历史系历史专业毕业,大学普通班学历”。

何谓“工农兵学员”,被中共官方审查许可的百度百科曾经的解释是:“1966年文化大革命一开始,高考就都取消了。直到1971年,大学才重新开始招生。主要问题是在经历了这样一场动乱后如何招生。由于毛泽东坚决反对高考,中国又恢复了唐朝以前的推荐制度。大学新生直接从工人、农民和士兵中推荐产生,而不是通过高考。报名者必须当过三年以上工人、农民或士兵。这就是‘工农兵大学生',工农兵上大学的由来。工农兵大学生在校期间被称之为工农兵学员。当时令人羡慕的身份,如今却略有贬意……。1972到1976年,百分之七十通过推荐上大学的学生是干部子女,或者有政治背景或者出卖人格。同时,本科学制从四年缩短到两三年。由于在劳动中荒废了学业,以及新生的水平参差不齐,一些教授抱怨说不少工农兵大学生的水平还不如’文革’前的中学生。‘工农兵学员’是世界教育史里的一大笑柄。”

1993年人事部、国家教委联合下发教学厅字[1993]4号文件做出了规定,对于1970-1976年进入普通高等学校的大学生也就是工农兵学员,他们的学制当时规定:普通班暂为2至3年,学习期满毕业时已由学校颁发了毕业证书,国家承认其学历为大学普通班毕业。该时期进入高等专科学校的,自然为专科毕业。

当时,有个别地方高校应在当地官居高位的前工农兵学员们的要求,给他们“补发“了”学士学位“证书,但被当时的国家教委宣布为”非法“,限令收回。

如上就是所谓“大学普通班“这一特殊”学历“的来历。而笔者所读到的中共官场上正省部级以上的工农兵学员出身的以习近平为代表高官显贵们,除了王歧山,再没有另外一位在简历中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只不过是”大学普通班学历“。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知耻近乎勇,在中共高层中至少有三个人在恢复高考后楞是把自己的“工农兵大学生“的学历漂白了。一是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二是现政治局常委王沪宁,三是陈希。李源潮1972年至1974年是上海复旦大学数学系的工农兵员学员,结业后即当了数年中学数学教师,1977年恢复高考后考回复旦又读了四年本科。

王沪宁是1972年至1977年被选拔推荐在上海师范大学干校外语培训班学习,1978年恢复研究生考试制度后直接考入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国际政治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班。

第三个人就是当年与习近平在清华大学睡过上下铺,习近平是他的入党介绍人之一的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 陈希。这位陈希当年和习近平一同拿到清华工农兵学员毕业证书后被分配回原籍福建福州大学化工系任教,但当年就和王沪宁一样,通过了正经的研究生入学考试,重回清华大学化工系读硕士。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王沪宁和陈希当时都是正经的正规的三年学制的在校硕士研究生,不是所谓的“不脱产学习的在职研究生”。

从陈希当年通过正式考试回到清华攻读了三年硕士,以及他日后又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做了两年访问学者的经历看,他无疑是当年的工农兵大学生里的学业优秀者之一。至于当年的的习近平是否也应该被归类于连“文革“前的中学生水平都不如的”工农兵大学生“笔者无从考证,只知道不习近平登基之后,“梁家河大学问”高级课题专项研究横空出世,粉墨登场,民间从此有了“中国最大的图书馆在陕西梁家河”的黑色幽默。

关于习近平当时为什么能有资格被推荐进入清华大学的化工系,笔者听到过的一种说法是当时延安地区被分配到了一个清华工农兵学员的名额,习近平在自己的报名材料上叙述了一项关键内容:“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科学、技术发明大都出于被压迫阶级,即是说,出于那些社会地位较低、学问较少、条件较差、在开始时总是被人看不起、甚至受打击、受折磨、受刑剹〈戮〉的那些人。’我习近平如果不是到梁家河插队落户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永远不可能发明出沼气池来。”

当时清华大学派到陕西的招生人员一看到习近平的如此自我介绍,强烈认为习近平能够把大粪变沼气,就是在用化学知识为贫下中农服务。于是习近平就进了化工系有机合成专业。

如上说法有可能是网民的调侃之作,一些“揭露”习近平在清华当“工农兵学员”期间的“不学无术”的网贴也难辩真假。不过有一点是绝对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当年深深刺痛了邓小平,促使他下决心立刻恢复高考制度的最直接原因,恰恰就是当时习近平正在“就读”的清华大学校方对该校工农兵学员素质的根本否定。据当年被邓小平召见的武汉大学教授查全性回忆:1977年8月4日开始召开的邓小平亲自主持的有33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科学家、教授以及科学和教育部门负责人参加的科学和教育工作座谈会。会议共开了5天,邓小平仅缺席半天。 8月6日下午,清华大学党委负责人忧虑地说,现在清华召进的学生文化素质太差,许多学生只有小学水平,还得补习中学课程。邓小平插话道:“那就干脆叫‘清华中学’、‘清华小学’,还叫什么大学!”

召开这个会议之前,当时的教育部已经以“来不及改变”为由,决定仍然维持“文革”中推荐上大学的办法,并刚刚将方案送出上报中央。会上,邓小平下令立即恢复高考制度,当即决定,把文件追回来!

当时还发生的一个故事是,因为考卷用纸紧缺,也是邓小平下令紧急调运印刷毛选的纸张印制高考考卷。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