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目不识“滇”的云南省委书记是否还会更上一层楼?

2021-01-08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目不识“滇”的云南省委书记是否还会更上一层楼? 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
(Public Domain)

我们专栏上篇文章《习近平和阮成发如此惺惺相惜》,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本专栏前年五月的《“领导干部容易读错的106个字”本是供习总书记御用?》一文中,讽刺了既然习近平是那样欣赏和器重“目不识‘滇’”的云南省长阮成发,自然也会对北大的“白字校长”林建华惺惺惜惺惺……。

现如今的林建华虽然因为年龄原因已经不再担任北大校长,但他的全国人大常委和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的位置,至少是要坐到二零二三年三月。届时的林建华已经是六十有八,是否还会连任一届全国人大常委和某个专门委员会的副主任,有待观察。

两年多前的2018年10月下旬,林建华被正式宣告卸任北京大学校长一职之后,一篇标题为《北大校长林建华被免职的背后!》的讽刺文章在中国内地的新浪等网站上被广为转载,说是“在中国这所万众瞩目的大学,三年祭酒生涯,他(林建华)留给人们的所有记忆,似乎只有‘白字事件’上的‘鸿浩’演讲。”

另外 一篇讽刺文章《领导读错字是一件寓教于乐的大好事》的作者写道:最近在网络上看见一篇题为《最容易读错的106个汉字——供领导秘书收藏》的文章,在列举106个汉字的前面有一段话:“领导讲话时一旦读错了字是一起严重的事情,想必秘书也会吓破了胆,为此,我们梳理了106个容易读错的字,仅供秘书参考。”但我专门查找了领导读错字的相关视频看了几遍,并没有看出领导有多尴尬的表情,也没有听说过哪个领导的秘书因领导读错字把胆吓破了,倒是看了很多人帮助秘书出主意的文章,有的出主意在生僻字的后边注音,有的说用别字代替,这些办法真的管用吗?若按你们说的,在生僻字的后边注音,将“立鸿鹄志”写成“立鸿鹄(hu)志”,谁能保证北大林校长不会读成“立鸿号何无胡志”?将“滇越铁路”写成“滇(读颠)越铁路”,谁又能保证云南的阮省长不会读成“颠越铁路”?把“鸿鹄志”读成“鸿号志”或把“滇越铁路”读成“镇越铁路”,虽然读错了一个字,人们还能明白是什么意思,真要是读成“立鸿号何无胡志”或“镇读颠越铁路”,不仅让人听了当场发蒙,不知领导所云何物不说,倘若事后明白过来,谁能保证不会有人笑死?

现如今,虽然习近平已经又把这个和自己所犯的语文错误一样低级的阮省长再次提拔,而且似乎就是因为他竟然不知道云南省的简称应该读“滇”,所以偏偏就要在云南省将他就地提拔,但难得的是, 诸如如上内容揭露“云南省长目不识‘滇’”的讽刺文章仍然还能在中国内地的许多网站上读到。

从常理上判断,当年的武汉市委书记被习近平钦点出任云南省长后的第一次公开露面,就把“滇越铁路”读成“镇越铁路”背后的故事,应该是那份讲话稿的起草人无论是本来就在云南工作的某位秘书,还是他阮成发从武汉带去的秘书,事先为领导考虑得再周全,也不会周全到把云南的简称“滇”字后面特别注音。

所以,当时阮成发闹出如此荒唐的笑话之后,就连总部在北京的多维新闻网的从业者们都看不下去了,特别发表了一篇《揭云南代省长阮成发的特别之处》,说是在年逾59岁、主政武汉8年之后,阮成发异地调任云南副书记引外界关注。据悉,阮成发的从政生涯和别人有点不太一样……。

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Public Domain)
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阮成发。(Public Domain)


首先就是他的年龄,可以说是赶上副省部级晋升正省部级的“末班车”。

……公开资料显示,在阮成发主政武汉期间,曾获得一般副省部级干部少有陪同最高领导人考察的机会……。

很显然,中共自己的媒体人是想透过阮成发在担任武汉市委书记期间,与习近平之间发生的故事提醒读者,这位阮成发居然能够在59岁的年龄坎上获得晋升,全是因为他的“伯乐”竟是总书记习近平本人。

这位阮成发出生于1957年10月,不久前被习近平就地提拔为云南省委书记时已经年过63岁。这令笔者相起了4年前被中组部强令提前下岗的时任江西省委书记强卫。4年多前的强卫同样也是63岁,却被中共官媒按照中组部的统一口径对外宣布,“因为年龄原因,不再担任江西省委书记职务。

笔者去年十二月在本专栏连续发表了《四年前的江西省委书记强卫为何被提前下岗?》,《强卫“寸心无愧”的自辩激怒习近平 》,《未步苏荣后尘,强卫的不幸与万幸》和 《赵乐际当年省委书记的前后任都是“党内巨贪” 》等四篇与强卫有关的介绍和分析文章。介绍了4年多前的2016年6月底,中共官媒新华社在报道强卫去职消息时说,强卫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省委书记职务,但这一说法立刻引发外界的强烈质疑。因此是次省委书记调整中,从青海到山西当书记的骆惠宁是62岁,强卫只比骆惠宁大一岁。

去年11月,就已经有外界媒体总结道:本月下旬刚刚发生的此次省级主要负责人职务更替的逻辑,依然是“到站下车”。其中卸任云南省委书记的陈豪,以及卸任贵州省委书记的孙志刚均是1954年生人,已经超过中国正部级官员65岁的退休年龄红线,“超龄服役”一年有余;而卸任湖南省委书记的杜家毫,以及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也已到正部级官员65岁退休年龄……。

由此可见,正常情况下,无论是省委书记、省长还是国务院及中央部委的非副国级领导人兼任的正职负责人,年满65岁下岗,或者是“因为工作需要”而超期服役一至两年才下岗,才是常态。而如今这次中共多个省级主要负责人同时调整过程中,与4年前强卫被迫提前“退居二线”的“与众不同”截然相反的另类非常态就是,新晋升的数位省委书记中居然有位年满64岁的,那就是新任湖南省委书记许达哲。

说起来,这位从航天工业转行从政的许达哲晋升至副省部级的时间,要比年轻他的一岁的阮成发晚几年,从国务院系统的副部长级职位上调任地方,官升一级成为湖南省长的时间是2016年9月。3个月之后 ,时任武汉市委书记的阮成发也晋升一级,被习近平委以云南省长。

我们本专栏过去的相关文章中,曾详细介绍过中共副省部级以上官员的退休年龄规定,分别是正省部级65岁封顶,副省部级和副省部级以下都是60岁封顶。而年满64岁后被晋升省委书记的,笔者尚未找到除这位许达哲之外的第二例。

现在需要进一步补充的是,从胡锦涛接替江泽民中共总书记职务的中共十六大之后,年过63岁了还能被从省长位置上晋升为省委书记的只有两例,一是1956年出生的许达哲,二是1957年出生的阮成发。

与如上这两位分别在63岁和64岁的年龄坎儿上被晋升省委书记的阮成发和许达哲相比,四年前在63岁时即被迫“退居二线”的时任江西省委书记强卫,“真的是冤到家了”。

中共湖南省委书记许达哲。(Public Domain)
中共湖南省委书记许达哲。(Public Domain)


已经有外界媒体分析说,因为许达哲长期在航天领域任职,现已64岁,所以刚刚升任的湖南省委书记职位恐怕大概率会是他仕途的最后一站。但也有媒体人认为,既然非要赶在他64岁的当口将他从省长位置上提升至省委书记,也许是已经有了让他在中共二十大上晋升副国级的意图。

而笔者在近几日才听到的传闻之一是,习近平和中组部已经内定许达哲在未来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后接替万钢的中国科协主席职务,继而在2023年3月左右召开的第十四届全国人大上,出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所以,他在二十大上也许会继任一届中央委员。虽然届时他已已经66岁,但正如我们过去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那样,正常情况下,中共每届全国党代会的中央委员人选无论是继任还是新任,都有所谓“三上四下”之说;而在任或者是拟任副国级人选则可以在此标准再延长5岁,即所谓“七上八下”。

关于许达哲的传闻之二是,习近平政权已经计划恢复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的“三院”院长享受副国级待遇,在2023年3月分别安排这“三院”的院长出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或全国政协副主席。届时的许达哲,将以中国工程院院长身份晋升副国级。

不过笔者核对了许达哲的官方简历,发现他并不是中国工程院院士,所以下届中国工程院院长无论能否享受副国级待遇,应该不会花落许达哲。除非习近平已经下令,要赶在两年之内让许达哲“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我们在上个月的一篇介绍过许达哲的文章中已经举出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前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1947年7月出生的郭金龙是2012年7月年满65岁的时候,被从北京市长位置上提升为市委书记的。当年10月的十七大召开时,他之所以能够被连任中央委员,就是因为已经被内定为新任政治局委员。

与当年的郭金龙相比,被云南百姓讥讽为“白字省长”,如今已经是“白字书记”的阮成发到明年10月左右中共二十大召开时,也是年满65岁。

一般情况下,中共官员如果是在省长位置上因为年满或者接近65岁而“退居二线“的话,一般只会被安排出任一届全国政协常委和全国政协某专门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而从省委书记岗位上“退居二线”者,绝大多数都是进入一个全国人大的专门委员会,出任主任委员或者副主任委员。

笔者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发表后,有网友帮助分析说,说他阮成发会在下届全国人大的教科文卫委员会出任主任委员,似乎是有点小瞧他了。届时的习近平犒赏他一个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或者全国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不是没有可能。

按照这位网友的说法,从省委书记岗位上直接升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吉炳轩和王东明,到下届全国人大召开时只会留下王东明一个。另外,从省委书记岗位上直接晋升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张庆黎、卢展工和夏宝龙,到2023年换届时也应该不会继续留任了。届时这几个职位的接替者,许达哲和阮成发也许都已经在候选名单上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