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省长不带秘书见“博导” 她感激涕零(高新)

2019-01-1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担任福建省长期间的习近平(中)。(Public Domain)
担任福建省长期间的习近平(中)。(Public Domain)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到底是用什么东西换了个“法学博士”》介绍了2002年9月的人民网曾刊登一篇抨击揭露官员高学历其实都是“伪学历”的文章,说是本来有学历,有高学历是件好事,但一到官场就变味,其原因就是高学历可以给官员带来好处。一是可以提高身价。因为一旦有了“研究生”、“硕士”、“博士”的名号,在一定程度上便可以修补其本来面目,可以掩盖其知识方面的缺陷,可以起到拉大旗作虎皮包着自己吓唬百姓的作用。于是,在高学历面前,有人尸位素餐,还要以“稳重”面目示人;面对听众有人离了讲稿讲不了三分钟,还要作大智若愚状,总要让人产生错觉:这位领导同志有这么高的学历,有这么高的学位,还会是等闲之辈……有人一升官就长“学问”,一长“学问”就再升官。

人民网发表这篇文章时,时任福建省长习近平刚刚拿到清华大学颁发的“法学博士”学位证书几个月,一个月后习近平便官升一级,从福建省长位置上调往浙江没几天就省委书记和省长“双肩挑”了。

现如今,习近平这位领导同志有这么高的学历,有这么高的学位,面对众人岂止是“离了讲稿讲不了三分钟”,低头盯着讲稿念都还一再出错。当他把“通商宽农”楞是读成“通商宽衣”,把“金科玉律”硬是读成“金科律玉”……时,更有必要追踪一下他到底拿什么什么换了个“法学博士”,而且还是堂堂清华大学的“博士”。

当习近平还是政治局常委,距他接班胡锦涛的时间还有两年左右的时候,曹常青先生曾在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发表文章《习近平害怕舆论,悄悄拿掉了“法学博士”》。文章中说:前美国微软公司中国区总裁唐骏的假博士事件,成为网路焦点新闻,被称为“诈弹”;不仅把他的“打工皇帝”头衔,炸成了“打工谎帝”,而且还“株连‘谎’族”,导致很多跟唐骏一样拿到美国“西太平洋大学”等野鸡大学文凭的中国名人们,纷纷修改他们的网上简历,把过去吹嘘的“辉煌”,涂去几个光环……。在中国各种唐骏的“野大”校友们纷纷修改简历时,中国有个更大的“名人”、被钦定为“国家副主席”,拉着架子等待接班、要统治中国的“皇储”习近平,他的网路简历,最近也悄悄地修改了。

在2007年的中共十七大上,父亲曾是中共高官、被称为太子党的习近平,近水楼台,平步青云,成为中国最有权力的中共政治局九名常委之一,而且还是“国家副主席”、“中央书记处书记”,明摆着要做胡锦涛的“接班人”。

常青先生在他取小标题《“习常委”视“伪学历”习以为常》的一段里揭露和分析说:中共权威喉舌新华社当时刊出的(十七大上产生的)九名政治局常委简历中,数习近平的最显眼,因为他是中国赫赫有名的清华大学的“法学博士”。其他常委列出“博士”头衔的,只有李克强,是“经济学博士”。

但习近平的这个博士,只看新华社列出的简历,就令人生疑,不像那么回事。因为第一,上面写的是“在职研究生学历”;第二,竟然是“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这是个什么“专业”?怎么读这个“专业”就可以获得“法学博士”?而且还是“在职研究生”,等于明说了,不是在校学习,不是“正规”博士。

都不用追踪调查,就可以发现“习常委”的这个学历是“伪”的。因为从新华社刊出的简历,人们清楚地看到,在习近平“在职研究生”期间,他是全职的中共福建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省长(1998年到2002年)。众所周知,福建是中国大省,人口3,500万,无论是国民生产总值(GDP)还是对外贸易,都在中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中排名第6。做这样一个大省的一把手,会多么繁忙,他还怎么能到清华大学“学习”?又怎么“在职研究”的?是不是共产党官员习惯打官腔说的“研究研究”,就算“在职研究”了?但“习常委”就敢把这样的“伪学历”,习以为常地放在他的政治局常委简历上……。

笔者在这里所要纠正常青先生的是,习近平自就任浙江省委书记,再到就任上海市委书记,再到十七大上升任政治局常委,十八大上正式接班胡锦涛至今,他的官方正式简历中从来都是清清楚楚地写明他是“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这一段最令习近平引以为荣的介绍内容从来就没有被删改过。

习近平的这个“法学博士”学位到底是怎么拿到的?中国大陆已经有公开媒体试图帮习近平“排疑解惑”。2017年11月5日,搜狐网曾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首次曝光!习近平总书记博士生论文照片》。文章说,1998至2002年,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在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读了4年在职研究生,专业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并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笔者要在这里说明一点,那就是虽然习近平的官方简历中介绍他是在担任福建省省委副书记和省长期间于1998至2002年“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在职研究生班学习,获法学博士学位”,但事实上他“获法学博士学位”的时间是2002年,而“论文”在2011年底之前即已经被通过并上了清华大学图书馆的博士论文书架,所以事实上他从登记为“在职研究生班”学员到“论文”通过的整个过程只有三年。

有意思的是,搜狐网上的这篇文章本来就不长,却用将近一半的篇幅介绍习近平对“没有读过大学,照样能成才”的“英明论断”。文章介绍说:2003年7月11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在《浙江日报》的《之江新语》专栏发表《路就在脚下》一文专门讨论如何看待高考。文章很短、语言朴实,却引人深思,值得一读。习近平说,“考上大学固然可喜,但没考上大学也不用悲观,更不能绝望。路就在脚下。一个人能否成才,关键不在于是否上大学,而在于他的实际本领。社会本身就是一个大学校,留心处处皆学问。只要你肯学习、能吃苦,没有读过大学,照样能成才。”

搜狐网的文章里介绍完如上这段内容之后,紧接着这是下面这一句:“(习近平的“博士导师”)刘美珣曾在采访中提到,习近平在跟她谈话时不带秘书。”

搜狐的这篇文章乍看上去是在给帮习近平“洗地”,但读完如上两段内容后就应该会意出该作者的用心之良苦,却原来是要用习近平所谓的“没有读过大学,照样能成才”来暗示习近平的这个“博士”根本就不是“读”出来的。他的导师为证明当时的习近平省长是如何的“平易近人”,居然会夸赞自己当年的这个学生与自己谈话时“不带秘书”。那么习近平那三年里和自己的这位“博导”谈了几次话呢?三年时间里有没有那怕是几个小时的课堂听讲呢?如果有的话,在“课堂”上是不是也“平易近人”到了居然可以不带秘书的地步呢?

就在习近平当年以福建省长之尊,召见自己的“博导”居然屈尊到了“不带秘书”的时候,时任中国人民大学校纪宝成在杭州召开的一个高等教育论坛上大胆直言:“中国最大的博士群体并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场。”

当时的《中国青年报》记者 叶铁桥和原春琳于2010-03-08发表文章抨击说:“把文凭搞上去”,对于许多中国官员而言,这是他们经常获得的耳熟能详的“忠告”。

该揭露文章引述用了当时福建省长习近平治下厦门大学教授,当时全国政协委员杨春时的话说:手握公权力的官员,利用自己的职权,动用公共财政占用高教资源,为自己的前途谋利,“实际上是一种严重的腐败行为”,其恶劣程度“比贪污受贿有过之而无不及”,并由此提交提案,建议整治这一现象,清理官员读博,维护高等教育的纯洁性及公平公正。

该《中国青年报》的文章还揭露说:细心人士发现,近几年来,翻开一些官员的履历,“博士”赫然成为了越来越常见的头衔。但细究取得博士学位的时间,则大多与他们担任行政职务的时间重合。而官员读博的规律是,“官员级别越高,读博就越容易”。

……官员读博假多真少。这些官员不经过正规考试,即使考试也是走过场。而读博后,基本不上课、不读书、不做作业,有的官员甚至让秘书代劳。毕业论文也是或请人代劳或抄袭,“原因很简单,他们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时间写博士论文……。这种做法,极大地伤害了教育的公平性。”因为那些刚刚硕士毕业的学子在激烈竞争中尚难考上博士,官员却能轻而易举获得录取资格……。与此同时,对于正规的博士生来说,白天黑夜地攻读,尚觉时间紧张、精力不够,许多人还不能按时毕业,而那些领导干部不脱产,白天工作、晚上应酬,最终却也几乎无一例外地顺利毕业并获得博士学位……。这既败坏了党风、政风,也败坏了校风、学风……。

这是习近平“在职读博”时的2010年“两会”期间由习近平治下的厦门大学的教授杨春时委员向全国政协提交的提案内容摘要,字字句句揭露的都是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

十分难得的是,如上介绍的《中国青年报》记者叶铁桥从那时起便成了揭露中共官场上“学历腐败”的“专业户”。2012年05月07日,也就是当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习近平博士还差几个月就正式登基的时候,这位叶铁桥记者又大胆撰写了《 官员读博会否妨害教育公平 清华大学论文博士引发争议》一文。而这明摆着是在“指着和尚骂秃驴”的影射文章当时的《中国青年报》居然也敢刊登。

该文章介绍说:曾因老家房屋被强拆而给山东省潍坊市市长写公开信的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生王进文在微博上称,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徐景颜正在清华大学法学院读博士,是他的同班同学,但同学们从未见过徐景颜。当天,清华大学法学院党委副书记廖莹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徐景颜确实是清华大学法学院在读博士生,但他并非是全日制博士生,而是论文博士生。

这位廖副书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清华大学对论文博士有严格招生规定,论文博士相当于以研究为主,他们的课时安排跟全日制博士生课时安排是不一样的:论文博士生都是在职学习,他们在第一年做课程学习,之后专门做论文研究,不需要上课。而且,第一年上课均是在周末。

却原来,象习近平这样的官员“在职”期间获取的“博士学位”居然还有一个“论文博士”的雅称。

那么,我们假设习近平“读博”期间清华大学对他这样的“在职博士生”即有如上 “严格规定”,谁会相信当年在福建当省长的习同学会在他“读博”的第一年里,会是除了寒暑假每个周末都飞到北京“上课”?更多的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