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绝没有可能“对陈元下手”

2021-01-11
Share
专栏 | 夜话中南海:习近平绝没有可能“对陈元下手” 原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
(Public Domain)

本月7日,原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的接班人胡怀邦受贿一案,在河北省承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新华社报道说:对被告人胡怀邦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胡怀邦受贿所得财物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胡怀邦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新华社报道引述判词说:被告人胡怀邦的行为构成受贿罪。鉴于胡怀邦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自己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事实,认罪悔罪,积极退赃,受贿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依法可以对其从轻处罚。法庭遂做出上述判决。

说起来,这位胡怀邦在习近平“打虎”过程中相继入狱的所有金融大鳄中,知名度是数一数二的 -- 无论是在中国大陆内部还是在海外中文媒体上,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大陆的无数网络媒体都转载了一篇标题为《突发重磅!原国开行董事长胡怀邦夫人跳楼自杀 曾称家里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的报道文章。

文章中说:2020年1月1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胡怀邦“四个意识”缺失,背离初心,背弃职责,落实重大决策部署阳奉阴违,落实中央巡视整改要求不到位,对抗组织审查;违规出入私人会所;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滥权妄为,与不法商人沆瀣一气,大搞权钱交易;家风不正,家教不严,纵容家属大肆收取财物。

因胡怀邦是纪委出身,其对于有关调查手段较为清楚,故在进行权钱交易时并不会明目张胆地收钱,其主要是收字画与古董,大量的财物更是通过其妻子薛迎娟与儿子胡啸东收取。

相关报道说: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5月8日,业内人士向“行长要参”透露,国家开发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的夫人跳楼自杀。此前便有传闻称,胡怀邦一家三口都被带走调查。财新曾报道称,胡怀邦的夫人薛迎娟更是曾在一家美容院随意夸下的海口:“我家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了。”如今来看,繁华散去,只剩下一地鸡毛。

在2019年7月31日胡怀邦“上榜”中纪委公告之前,薛迎娟作为副部级金融高管的夫人,鲜少为外界所知。薛迎娟此前在原银保监会医务室工作,已退休多年。

原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的接班人胡怀邦。(Public Domain)
原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的接班人胡怀邦。(Public Domain)

胡怀邦案发后,夫人薛迎娟的信息亦随之在媒体的报道中浮现出来。胡怀邦曾任原银监会纪委书记,进行权钱交易时多通过薛迎娟与儿子胡啸东收取。胡怀邦在国开行任职期间提拔的干部中,胡啸东与薛迎娟“推荐”了不少,而这些人大部分与其皆有利益关系。

去年1月11日,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称,胡怀邦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当日,已经被单独关押“协助调查”半年之久的薛迎娟刚刚返回家中。

薛迎娟自杀的两个多月前(2020年2月13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开宣布了对胡怀邦决定逮捕。

相关报道中还详细介绍说:这是目前为止,涉及胡怀邦案的第二起命案。2019年7月17日,国家开发银行山东分行行长钟小龙在国开行宿舍椿树园的家中割腕自尽。在其自杀16天后(2019年7月3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公告称,胡怀邦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中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当时的中共官媒曾报道说:胡怀邦成为今年7月以来第六位落马的金融业人士、今年以来被查的第一个国有金融机构一把手,更是第一个副部级金融高管。

可悲的是,被中纪委指斥“家风不正,家教不严”的胡怀邦不但是中共副部级以上贪官中少有的从不“乱搞男女关系”者,而且在自己入狱后所存之唯一生存信念就是极力保全夫人和孩子。也正是因为胡怀邦在中纪委调查阶段,即把原来是夫人薛迎娟主谋的所有受贿行为全都揽到自己头上,这才换得中纪委调查组对薛迎娟做了 “不予移交司法”的建议。

在国开行所有金融腐败大案中,与胡怀邦案的处理结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原广东分行行长兼党委书记吴德礼受贿案暴发后,他的妻子,原在国开行北京分行任职的冷庆云被判四年,他的儿子吴昊也因卷入吴德礼受贿案被判8年。而吴德礼本人却因为“案情复杂”,至今未见司法处理结果出台。

吴德礼夫人和独生儿子分别被判刑的时候,是2019年1月和2月。一年后的胡怀邦夫人薛迎娟被从中纪委的“双规”地点释放回家后,一联想到吴德礼夫人和儿子的下场,就对自己丈夫尽可能保全家人的“义举”更感内疚。当胡怀邦被“移送司法”的消息传出后,看到网络上的官方报道都是在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胡怀邦的夫人薛迎娟曾在美容院自夸‘我家的钱,几辈子都用不完了’”,当然也可能还想到了日后丈夫被判刑时肯定附加没收个人全部资产,日后自己虽然不会入狱,但后半生肯定是生活无着,万般自责,万念俱灰的薛迎娟于2020年5月8日,在北京康乐里小区从十层楼的窗口一跃而下。

在那段时间里,境外媒体曾广为转载一篇标题为《习近平向太子党陈元动手,逮捕前国开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怀邦》的分析报道文章,文中内容仅仅是依据胡怀邦是陈元的国开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的接班人,便得出了抓胡怀邦就是“向陈元动手”的结论。殊不知,虽然胡怀邦当初确实是陈元自己点的将,但日后的胡怀邦因为“交友不慎”和“家风不严”而“自甘堕落”,不但是陈元本人所始料不及,胡怀邦日后被罗列的罪状之一,“导致国开行成为金融犯罪的重灾区”的案例中的所有够级别的当事人,事实上都是陈元执掌国开行的旧部,甚至还有和陈元一起“创行元老”。而胡怀邦落马后陈元却不受追究,恰恰说明了习近平对陈元的另眼相待,而不是什么抓胡怀邦是要“向陈元动手”。

20世纪60年代初,陈云与陈元(左一)在北长街家中。(Public Domain)
20世纪60年代初,陈云与陈元(左一)在北长街家中。(Public Domain)


前年2月,已经从国开行一把手位置上退休数月的胡怀邦被中纪委官宣“双规”后,中共官方媒体曾发表《金融反腐:国家开发银行沦为案件“重灾区”》一文,开头一句就是“中纪委再出重拳,这次是国家开发银行已经退休两年多的一位高管郭林。”

报道总结说:近年来,从原副行长王益,到“创行元老”姚中民,再到因“王三运受贿案”受到牵扯的原董事长胡怀邦,以及刚被宣布开除党籍的郭林,国开行已然也成为金融腐败案件的“重灾区”。

文中说的郭林是1956年生人,1994年加入国开行,在国开行工作了20多年,是一位从基层开始干起的“老员工”,拥有在国开行多个分行历练的经历:1994任国家开发银行办公厅行长办公室正处级秘书;2000年1月任国家开发银行石家庄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2003年12月任国家开发银行宁夏分行党委书记、行长;2007年1月任国家开发银行江苏分行党委书记、行长;2009年12月任国家开发银行天津分行党委书记、行长;2015年1月任国家开发银行行务委员、巡视组组长;2016年因年龄的原因退休,退休前还被评选为“廉政勤政优秀党员干部”。

也就是说,在陈元担任国开行行长时,郭林是他的秘书,显然是因为护主有功,才会被陈元外放到分行;并在陈元的任内,一步步从副行长升任不发达地区的行长和发达地区的行长。

国开行的大小头目们都知道,不发达地区的分行和发达地区的分行虽然行政级别一样,都是国家机关的司局级,但油水大有区别。

上文中所说的原副行长王益,原本是在中央顾问委员会办公厅负责给陈元的父亲陈云送机要的,偶然的机会被陈云知道他是北大历史系硕士生,这才有了和陈云及一直都是和父亲住在中南海里的陈元偶有交谈的机会。

1992年,王益被当时已经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的陈元推荐到新成立的国务院证券委办公室当副主任,三年后即升任中国证监会副主席,但当时只是被明确为享受正司局级待遇。

1998年,中国投资银行并入国开行,中组部宣布将国家开发银行明确为正部长级,陈元出任行长兼党委书记。次年,陈元就把王益调到自己手下,成为被中组部明确为享受副部长级待遇的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

2008年国开行改制,陈元任董事长兼党委书记。同年,王益被查。

原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Public Domain)
原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陈元。(Public Domain)


据中共官媒公开报道,这个陈元的铁杆心腹王益有一个弟弟叫王磊。王磊居然能够在国开行给河南的一笔贷款中,以财务顾问费的名义获取数千万元报酬。由此可以见出,整个国开行每年放贷5至6千亿元的规模后面,会有多大的财务黑洞。

2010年4月15日,陈元和秘书在国开行的办公室里观看电视新闻:北京市 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王益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至于上文中说的“创行元老”姚中民,在1993年4月起曾短暂担任河南省副省长一职;1994年1月调任国开行副行长并兼任纪检组副组长,开始了其在国开行长达20年的任期。
陈元执掌国开行期间,这位姚中民一直是第一副手,副行长兼党组(党委)书记。2008年12月,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挂牌成立,国开行也成为首家由政策性银行转型而来的商业银行,姚中民出任股改以后的首任监事长。

2013年底,随着陈元的交班,姚中民也因为年龄原因退休。

当时的中共官方媒体报道说:胡怀邦从国开行原董事长陈元手中接任时,胡怀邦和陈元双双出现在国开行2013年一季度工作会议现场,国开行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开发性金融机构、国内最大的中长期信贷银行、最大的债券银行,以及最大的对外投融资合作银行。此外,已揽得“投、贷、债、租、证”五证,金融航母廓然成形。胡怀邦表示,将对陈元时代的国开行战略定位、发展方向、经营重点等内容,采取“保留、延续、承继的态度”。

2016年6月6日,姚中民被中央纪委监察部通报落马,一年后被判刑14年。

中共官方的相关报道评论说:“回顾近几年来,国开行因腐败而落马的高管,不禁让人深思。”

但是,官方媒体的评论也只能点到为止。我们本专栏的下篇文章里,会详细分析为什么说习近平绝没有可能“对陈元下手”。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