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兵團後代” 是中共新疆維穩的最可靠力量

2022.01.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夜話中南海:“兵團後代” 是中共新疆維穩的最可靠力量 前新疆區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朱海侖
(Public Domain)

我們本專欄播出的上篇文章中,已經向讀者聽衆們介紹了日前剛剛發生的中共駐港部隊換帥,證明了多維新聞網的相關分析文章總結出的習近平“用人理念和鬥爭性格” -- 把一個前新疆武警部隊的參謀長,任命爲中央軍委第九任駐港部隊司令員。

這所謂的“用人理念和鬥爭性格”,按筆者本人的理解,就是指習近平的“用人理念”即是把是否好鬥、是否敢鬥、是否會鬥,作爲提拔和重用幹部的首要標準。

《人民日報》去年9月5日刊登的該報評論員文章《堅持原則 敢於鬥爭 -- 論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中青年幹部培訓班開班式上重要講話》中說:習近平總書記明確要求年輕幹部堅持原則、敢於鬥爭,指出“在原則問題上決不能含糊、決不能退讓,否則就是對黨和人民不負責任,甚至是犯罪”,強調“共產黨人任何時候都要有不信邪、不怕鬼、不當軟骨頭的風骨、氣節、膽魄”。該文章還說:“堅持原則是共產黨人的重要品格,是衡量一個幹部是否稱職的重要標準。”對共產黨人來說,“好好先生”並不是真正的好人。

聽明白了吧,不會鬥爭、不敢鬥爭、不善鬥爭的幹部不但談不上“稱職”,連“好人”都不是。這就是爲什麼,處在“反美鬥爭第一線”和“反西方鬥爭第一線”的中共當局大大小小的外事官員們,個個都以被外部媒體譏諷和羞辱爲“戰狼”爲傲,因爲這是他們日後在統治當局內部得到賞識的資本,有機會得到晉升的起碼條件。這也就是爲什麼,在得知自己被美國政府列入制裁名單之後,那些在對新疆實行種族滅絕政策的主要執行者們個個都像中了大獎一樣,表現得異常興奮。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王明山。(Public Domain)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王明山。(Public Domain)


新華社中文賬號“China Xinhua News”2020年7月21日曾發佈消息稱,美國近日宣佈對4名新疆官員及新疆公安廳實施制裁,宣佈禁止這些人及其直系親屬入境美國,凍結在美資產和實體,禁止美國人同被制裁對象及其擁有的實體進行商品或服務交易。這四名官員就此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

首當其衝的時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兼新疆自治區委書記的陳全國,利用這一機會的表態內容是:“我本人根本沒有興趣去美國,在美國也沒有一分一釐的資產”,制裁“是美國政客的醜陋鬧劇和令人作嘔的拙劣把戲”。陳全國還表態說:“這些更絲毫動搖不了我們推進反恐和去極端化工作、維護新疆長治久安的堅強意志和堅定決心。我們將堅定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繼續堅定不移地打擊暴恐勢力、分裂勢力、宗教極端勢力。任何外部勢力的干擾阻撓都是徒勞無效的。”

出現在制裁名單中的前新疆區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朱海侖則表示:“我不會去美國,在美國也沒有任何資產,所謂的制裁只不過是美國政客們的鬧劇而已。”

同時被美國製裁的時任新疆公安廳長王明山更是喜形於色地表示“對於制裁感到很榮幸”,並向黨中央保證他自己和他的家人“根本不願去、也不會去美國”。

另外一位名列美國政府制裁名單的時任新疆公安廳黨委書記霍留軍也表示“被制裁感到非常自豪”,而且還煞有介事地“奉勸美方不要再違背良知、無事生非,否則必將自取其辱、自食惡果!”

如上除陳全國之外的3人裏,出生於1958年1月的朱海侖是新疆出生的漢族人。前幾年有中共官方媒體奉命對他進行宣傳表彰時,特別強調了他的父母都是中共建政之初的所謂“援疆”人員。而王明山和霍留軍據說也是“兵團後代”。

有一位到南疆地區採訪過的內地記者曾對筆者說,時任烏魯木齊市委書記朱海侖的父母退休前都是農三師的,在“新疆棉”的主要產地之一、南疆的喀什地區生活了半個多世紀了。

在中國大陸曾有一部電視“軍旅劇”《八千湘女上天山》。官版的劇情介紹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初期,爲了鎮壓邊疆叛亂和分離勢力,同時爲了開發邊疆沃土,更重要的是解決鎮守邊疆的20萬中國人民解放軍官兵的婚姻問題,中共新疆黨組織籌劃從湖南省抽調已經成年的女性前往邊疆組建“革命家庭”……。

朱海侖應該就是這種“革命家庭”的產物。他日後從中共新疆基層政權開始從政,起點就是他父母的“第二故鄉”,南疆的喀什地區。

電視劇《八千湘女上天山》是一部爲中共當年治疆政策歌功頌德的政治宣傳劇。而此前公開出版的文字作品《八千湘女上天山》一書的內容則相對客觀。

當年王震率部入疆之後,爲解決部下官兵們的“個人”問題,提出“家裏有老婆的、訂了婚的,可以送來;家裏既沒有結婚又沒有訂婚的,父母親戚能給你訂一個的也可以送來;路費等一切由公家負擔。”但最終解決辦法,是從內地 “吸引”女性進疆。

《八千湘女上天山》一書介紹說:1950年,王震委派手下熊晃前往湖南招收女兵。當時王震給湖南省委書記黃克誠、湖南省人民政府主席王首道的信中,表明了徵招女兵的目地、要求:解決在新疆屯墾、戍邊部隊軍人的婚姻問題。女兵最低年齡18歲,初高中文化程度,未婚,有過婚史但已離婚的也行。不計家庭成分。女兵入疆後,參加新疆建設,“繁衍人口,與我部隊將士同建繁榮富強的新疆。”

當年的這些女兵抵達新疆後,通過“組織介紹”結成夫妻是常見現象。《八千湘女上天山》一書提及的女兵大都遇到此類“聯誼”式的相親。

當時,那些相對18歲左右的女兵,結婚對象的年齡通常在30歲以上,是年紀大十餘年的男人。是否接受結婚對象的年齡,結成夫妻,因人亦異。書中提及進疆軍人在甘肅張掖成婚的個案,出生貧苦、年輕的地主家“丫環”高興的接受45歲的結婚對象。但是,亦存在“有文化的湖南女兵”不願接受年齡過大結婚對象的現象。被“組織決定”和誰結婚,就不得不從,有拒絕的女兵被槍殺,也有女兵被逼嫁喪偶的老幹部,結婚當晚就瘋掉的。

有相關回憶揭露說:當年王震在新疆的部屬們,對不願接受組織包辦婚姻、堅持自由戀愛的女兵處理方式不一,有些部隊通過不斷地勸說,進行心理施壓;有些部隊通過崗位調動,以處境艱苦的崗位懲罰不情願被組織上分配的女兵。

“八千湘女”對當時的王震部隊來說實在是“狼多肉少”,遠遠不夠分配。於是,王震又在1951年冬,派人到華北和華東地區招收女兵。其中,單是一次從當時的解放軍華東野戰軍醫院徵調山東籍未婚女醫護軍人就有2000餘名。

前新疆公安廳黨委書記霍留軍。(Public Domain)
前新疆公安廳黨委書記霍留軍。(Public Domain)


1952年初,王震的手下、第22兵團的總務處長劉錫憲向王震訴苦,說是湖南女兵過於年輕,與部隊老同志並不適合,不願結婚。所以劉錫憲建議,找農村姑娘,最好是喪偶婦女。因山東是老戰場,很多男人在戰爭中死亡,王震決定在山東尋找農村喪偶婦女。但此批招入的山東女兵也還多是18歲左右的女孩子,出現過與湖南女兵同樣不願意接受“分配婚姻”的問題。

到了1953年,當時的中共駐疆部隊開始整編,分編爲國防軍和生產部隊。國防部隊4.15萬人,生產部隊13.5萬人。當年6月,一份《新疆軍區請求輸送婦女入疆的報告》稱:部隊人員年齡偏大,未婚,強烈要求解決婚姻家庭問題。生產部隊13.5萬人,家屬小孩1.95萬人,未婚女青年0.6萬人,因此要解決部隊婚姻問題尚缺10萬婦女。

當年7月,中共中央軍委做出《軍委關於輸送婦女入疆的五年計劃之初步意見》,要求1953 - 1958五年內,從川、鄂、湘、豫、冀、魯、陝、甘等省輸送10萬婦女入疆。年齡18至30歲,寡婦可以帶孩子。路途住宿、就餐、醫療等費用,由新疆軍區預算向總後勤部報銷。1953年以後,進疆婦女除知識分子參軍的狀況外,不再給予軍籍。

當年那批所謂的“軍墾戰士”們,與被組織分配的“援疆婦女”在所有被“屯墾”的新疆地域裏組建了幾十萬個漢族家庭。無論這些漢族家庭的組成過程中經歷過什麼樣的人性扭曲,但這些家庭的成員,無論男女,相對當地的維族和其他少數民族而言,都是統治階級的一分子。這些家庭繁衍出來的後代們,漢人優越感和優勢感,以及對新疆那塊土地的所謂“主人翁姿態”,都是與生俱來。所有的所謂“兵團後代”出身的新疆漢族幹部,雖然在其填寫個人簡歷時還是習慣把自己的“原籍”寫成自己父輩、祖上曾經的居住地,但他們本人以及他們的父母早已經把新疆視爲自己的“家園”,把新疆維族和其他當地少數民族視爲天然的被統治者。所以他們是中共當局非常放心的,以暴力防範維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中堅力量。

去年1月8日,《人民日報》還發表過一篇標題爲《重大斗爭既是磨鍊石也是試金石》的文章。說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多次對在重大斗爭一線考察識別幹部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強調要在重大政治任務中、在火熱社會實踐中鍛鍊幹部、培養幹部;要有組織、有計劃地把幹部放到重大斗爭一線去真刀真槍磨礪,強弱項、補短板,學真本領,練真功夫。

而這位朱海侖在中共政壇經歷中的最得意之時,就是2009年烏魯木齊的“七五事件”發生後,以時任中共新疆自治區黨委常委身份“臨危受命”,接掌了烏魯木齊市委書記一職,以及日後又伴隨着陳全國的到任,以新疆自治區委副書記身份親自兼任區政法委書記。

2019年12月底,總部在北京的多維新聞網曾刊登《被“機密文件”點名的朱海侖 在新疆扮演什麼角色》一文。文中說:近日,媒體網絡中再度傳出幾份被指新疆“機密文件”的影印圖片,曾任新疆黨委副書記兼政法委書記的朱海侖的名字赫然出現在其中一份文件裏,並因此遭受一些長期批評中共治疆政策的媒體、組織和人士的指責。

“機密文件”之一是《關於進一步加強和規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工作的意見》,該文件本有9頁,網傳版本共有8頁,只在前期12條指導意見的基礎上又提出5項,囊括對所謂“教培中心”的各方面細緻入微的管理事項。例如第一項爲“確保培訓場所絕對安全”,要求“嚴格落實防逃跑、防鬧事、防地震、防火災、防疫情措施要求”,並提出了5個“決不允許”,分別是:絕不允許發生逃跑事件、決不允許發生滋事鬧事事件、決不允許發生襲擊工作人員事件、決不允許發生非正常死亡事件、決不允許發生食品安全和重大疫情事件。

該文件的發電單位是時任新疆黨委政法委,籤批蓋章者的姓名爲“朱海侖”。朱海侖在2016年11月至2019年1月間,擔任新疆黨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以及網信黨工委書記。

多維的文章中承認:據信,這份文件就是在這一時間段裏所發。如果文件屬實,確實可以大體推斷出朱海侖對教培中心的運作和管理承擔着相當的責任。仔細觀察朱海侖的履歷,“也可以發現他是新疆近年反恐局勢轉變過程中的一位重要人物”。

關於朱海侖,以及其他幾個陸續被美國和西方國家宣佈實施制裁的那些中共治疆官員的罪行和出路,我們本專欄的下篇文章還會繼續介紹。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