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美珣因习近平“法学博导”而耻满天下(高新)

2019-01-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习近平博士导师刘美珣。(百度百科)
习近平博士导师刘美珣。(百度百科)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此“博士”非彼博士,此“法学”非彼法学》介绍了就在习近平没有几个月就要从十七届政治局常委升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副主席和中央军委副主席升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的二零一二年五月,《中国青年报》的一篇《官员读博会否妨害教育公平 清华大学论文博士引发争议》引发很大的震动,当时的科学网全文转发此文后,有读者留言道:中国社会已经腐烂透顶,五百年后,这些极其无知无聊透顶的官员,这些所谓的名校,所谓的名校校长们都是一堆历史的垃圾!

此科学网上的一位博客随之发表了一篇题目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国情乎?》的短文。文中抨击道:官后高学历之风盛行,持有“真的假学历”的官员之多,已成为当前中国官场一大特色。自教育产业化以来,大学早已不满足于招收本科生所获的高额利润了。学校当局和博导们发现,利用官员们都渴望有一个高学历的“假的真文凭”来满足其升迁和虚荣心的需要是桩发大财的机会。交易中,官员们巧立名目,拨钱、批项目,校方则为其考试作弊,代写论文等无所不用其及。在一幕幕黑色交易中相得益彰,各得其所。这已是公开的秘密,大学校长们,博导们心里比谁都清楚,只不过是心照不宣罢了。试问,敢不敢查一查官员们做官后所获文凭的真假?然而,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明明是用权钱交易弄来的所谓高学历的鸡鸣狗盗之徒,明明是一堆注水肉式的“硕士” “博士”占据了各级组织,非但不觉得可耻,反而竟以此作为领导层知识结构的整体提高而向世人炫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这个国家太不可思议了。

这句“注水肉式的‘博士’“,就是笔者本专栏上篇文章的标题《此“博士”非彼博士,此“法学”非彼法学》中所说的“此‘博士’“。

需要说明的是该科学网博客文中所说的“明明是用权钱交易弄来的所谓高学历的鸡鸣狗盗之徒,明明是一堆注水肉式的“硕士” “博士”占据了各级组织,非但不觉得可耻,反而竟以此作为领导层知识结构的整体提高而向世人炫耀“,明摆着是指的二零零七年中共十七大召开之后,中共官方媒体对该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委员们“高学历”的大肆吹捧。

一位科学网的网友在这篇文章后面评论短短八个字:“习以为常,越克越强“。

另外,当时的《京华时报》也曾为此发表了《教育部介入调查“论文博士”》一文,文中根据记者所查询到的资料,说是早在2008年10月9日,也就是习近平在十七大上已经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一年之后,国务院学位办副主任郭新立就在回答记者提问“怎么看目前有不少官员只要递交论文就可以获得硕士或博士学位的说法”时称,我国目前并不存在“论文硕士”或“论文博士”,并称,如果发现这类情况,教育部将“决不手软”。但日后就没了下文。

正如笔者在前此的文章中已经披露过的,之所以“没了下文“,是因为此时的教育部常务副部长 和党组副书记,是习近平在清华当工农兵学员期间的上下铺室友,并被习近平介绍入党,日后在习近平”读博“期间的职务是清华党委常务副书记和书记的陈希。

当时的新华社也大胆参与了这场对官场上的以习近平最为典型的“论文博士“的舆论围剿,发表了《”论文博士“是为何人量身定做》的评论员文章,揭露所谓”论文博士“的特殊”培养“制度,根本就是为官员量身定做,其实准确地说,是为在职人员量身定做的。当然,既不能因读书丢了官职,又要博取文凭,鱼和熊掌兼得,这个“论文博士”也很对一些官员的胃口。尤其是,“不需要跟全日制博士生入学统考”——与其他考生一条起跑线上的统考……

让人担心的,恰恰是这种文凭颇有“水分”。文凭当然不会是从“办证”那里买来的,但考试的假模假式,已然是公开的秘密,如此的“真”文凭,和买来的假文凭,其实是一路的货色。

这里也要特别说明的是,在中国大陆早有所谓“真的假文凭“和”假的真文凭“之说。

所谓“真的假文凭”里的“假”指是的颁发“文凭”的学校本身是假的,专指那些把国外的假“大学”或者“野鸡大学”买到的假“文凭通过了中国大陆政府专职机构的“学历认证”的“文凭”,变假为“真”----即所谓““留学生假文凭真认证”。

所谓“假的真文凭”里的“真”,指的是颁发此“文凭”的学校绝对是真的,即在象清华这样的真正的大学里“不用通过国家统一考试”、“不用上课”、“不用做作业”、“不用写论文(以上都可由人代劳)”、“不用私人交学费(可报销)”就可以获得的“文凭”,所以也被称之为“五不文凭“。

巧合的是,就在习近平从清华大学拿到一张“法学博士”文凭的当月,二零零二年三月,人民网发表了一篇“人民时评”----《假的真文凭比真的假文凭危害更甚》,文中批判说:对于学术界来说,对于为这些官员开具假的真文凭的学校来说,是腐败,可悲的腐败;而对于官场来说,对于口口声声"实事求是"、口口声声"彻底的唯物主义者"的一些官员来说,这,实在又是官场腐败的一个新品种,新变种! 据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调查,这里面,是有着许多肮脏交易的:或入学不须统一考试,由学校"单招";或课程安排随意,"代劳"、"操刀"公开;或"官员拿证,单位买单";或是投桃报李,官员将地方、单位公款巧立名目公开"回报"学校......这是什么?这是不折不扣的以权谋私,这是货真价实的光天化日之下的公开腐败。

前不久,习近平刚刚对全党全国宣布了他上台以来的“反腐败斗争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但全党上下,举国上下,数百万因“腐败”被抓被查被撤的大小官员里有一个是因为官场学历腐败吗?绝对没有。

所以为了分析问题的方便,我们不妨把笔者在本系列文章揭露和抨击的习近平这类“博士官”的“假的真文凭”的现象视为“合法”,在此前提下进一步讨论习近平的这张由堂堂清华大颁发的确实是嵌有清华大学钢印,更有时任清华大学校长王大中院士签名的“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证书中的“法学”二字是否合“法”。

笔者前面文章中引用过的曹长青先生的文章中曾把习近平的“法学博士”中的“法”字调侃为“变戏法”的“法”。他质疑说:习近平的法学博士论文是《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且不说这种论文是不是习近平的秘书“捉刀代笔”,或者其他管道弄来的,仅从这个论文题目本身就可明显看出,它跟法学、法律等,并不沾边。凭这样的论文,怎么能拿到“法学博士”? 

从网上查到,习近平的博士论文指导教师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学科”负责人刘美珣。这位今年73岁的女教授,一生致力教授马列主义,虽然近年又有以研究邓小平经济思想为专长的“经济研究所所长”头衔,但这些都跟法学、法律等学科没有什么关系,她怎么能“指导”出习近平的“法学博士”? 

网上没有查到习近平的“博士论文”全文,只有一个不到500字的中文介绍,其中说,习近平的博士论文“通过对农村三大现实难题(货往哪里卖,钱从哪里来,人到哪里去)产生原因进行了深入分析”,“由此揭示了研究和解决农村市场化问题的重大理论和实践意义。” 

清华的刘美珣教授真是有能耐,居然从农村的“货往哪里卖”里,就能“指导”习近平“分析”出一个“法学博士”来。也许“习博士”博通政治“戏法”,是这个意义上的“法学博士”吧。

一位网名为“满洲独立”的网友撰文挖苦道:习近平读的是“政治思想教育专业”,却获得的是法学博士,鸭居然下出一颗鸡蛋来!更奇怪的是,网查,习近平提交的博士论文题为《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主题是研究农村“货往哪里卖,钱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去”。诸位,请教一下,这玩意儿和法学的联系在哪里? 帮鸭导出这颗鸡蛋的名导,是著名教授、学者、清华大学人文社会院经济学研究所所长刘美珣。刘美珣的“学术”领域是,马克思主义与邓小平经济思想,和法学根本不沾边儿,而她本人也根本对法学一窍不通,却居然导出了一位法学博士,并且是以《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这样的论文导出来的。网查刘教授的简历,赫然标榜着一句招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的博士生导师”。这个招牌,放在古代,这可称“太傅”了。荣极天下,亦耻极天下。我就是想不明白,中国当代的文化人,怎么就出了那么多极无耻的人?这样的所长,你想想,她会研究出什么利国利民的“法术”来,大概只会弄出些糊弄长官的“巫术”来。

显然是中国内地也已经有不知多少人都在读过习近平的官方简历后私下里强烈质疑习近平“是个博士 也就罢了,凭什么还要是‘法学’博士?“所以”太傅“刘美珣不问自答,向搜狐网记者解释说:习近平的法学博士与人们通常意义上讲的法学博士是有区别的:“这个法学不是法律的法学,我们授学位是按大门类来授的。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属于法学大类。”

确实,就在习近平获授清华大学“法学博士”学位之前,中共政权即已经颁发了相关规定,说是:“除了法学类学科以外,政治学,社会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公安学,民族学也可授予法学学位”。

而习近平当年“攻读”的是清华大学新成立的“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虽然其中的“思想政治教育“若归类为”政治学“的话,政治学教授出身的王沪宁都不会同意,但该学院根据如上规定,为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研究”内容的官员们颁发一纸“法学博士”学位,还真是有“法”可依。但问题在于习近平当时的“论文”《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并非“马克思主义理论”,什么“货往哪里卖,钱从哪里来,人到哪里去“之类的高深学问,退一万步说,也只能归类于经济学范畴。但是,只是因为习近平当时的“博导”刘美珣因为自己的“马克思主义理论“专业,只有资格给”在职读博士“的官员们颁发”法学博士“学位,所以无论他习近平的”论文“标题是什么,内容是什么,因为他“师从”的刘美珣“博导”,所以他的“博士”头衔前面只能冠以“法学”二字。由此推论,即使当时的习近平提交的“论文”是《论彭丽媛女士对我国当代民族声乐的杰出贡献》,应该也可以从刘美珣那里拿到一个“法学博士”学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