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夜话中南海:“武昌起疫”大难临头,且看习近平还能淡定到几时!

2020-01-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武汉肺炎”的患者在当地的金银潭医院接受治疗(路透社资料图片)
“武汉肺炎”的患者在当地的金银潭医院接受治疗(路透社资料图片)

从“武昌起疫”开始至本文完稿并录制的美东时间1月24日中午时刻为止,被中共官方开始还定义为“非非典”的武汉肺炎的官方通报内容,是全国确诊病例达893例 - 包括危重病例近200例,死亡26例 - 包括湖北之外的河北和黑龙江各1例。“起疫”的源头武汉被宣布封城之后的两天之内,它所在的省份湖北省陆续又有12个城市被宣布封城。整个湖北省的6000万人口中的三分之二强,居住在这总共13个城市和下属县份里,如果加上外来人口,流动人口的话,保守的估计也有4500百万左右的人口被禁闭在这13个城市和它们下属的县份里。

包括“武昌起疫”自己的所在省份湖北,包括了香港和澳门在内的整个中国版图里的省级行政区划里,仅剩青海省和西藏自治区尚未检出此疫的确诊病例。但最新消息是,青海省也已经有了待确诊的疑似病例。被疫情攻陷的13个省和直辖市先后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Ⅰ级响应”,也就是最高级别的响应,包括了4大直辖市和数个人口最为密集的省份。

当然,真正头脑清醒者,没有几个会相信中共当局公布的数字 - 特别是危重病例和死亡病例的数字是真,完全没有漏报和瞒报。退一万步说,特别是在死亡数字上,即使没有刻意瞒报,百分之百还有相当比例的漏报。

一篇标题为《武汉病毒性肺炎患者:难预想的传染与未被确诊的感染》的报道文章中,引述了中国大陆上相对敢于说几句真话的《新京报》记者现场采访的内容,其中详细介绍 了一个叫刘睿的65岁女性和一个叫李顺的67岁男性感染肺炎后即告死亡的病例。他们从发病到死亡的时间分别是10天和18天,医生最后的“诊断”只是“重症肺炎”,死后被匆匆火化了事。

笔者核对了中共官方公布的17人死亡名单,这两个人都不在其列。至于从微信等非官方信息中陆续透露出来的,并不在17人死亡名单上的武汉死亡人员,这里就不再一一例举。

这里特别强调了17人死亡名单是因为从那以后,再有多少死亡人员,中共官方已是只公布数字 ,不公布具体名单了。

笔者自己联络到的一位中国内地的病毒专家分析说:假设截止目前公布的这些数据基本属实,基本上没有瞒报和漏报,同时也假设 - 虽然这种假设百分之百没有可能成真 - 疫情发展到今天嘠然而止,那么这近200危重病例大体上,就是未来几天至十几天内陆续增加上去的死亡数字。

这位专家的说法令笔者马上想到,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轶博士,本月22日从武汉返港后的悲观表示 :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

有外界媒体引证香港大学联合病毒学研究所副所长朱华晨,对管轶博士之悲观看法的认同: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力,将远远超过当年SARS的规模。

按照朱华晨的说法:以目前的病例资料来看,这个病毒导致的症状差别很大,从症状很轻微甚至隐形到重症患者都有,而SARS总体来说大部分都是重症患者,感染后很快会出现症状,因此这次的武汉肺炎相较于SARS来说,更加难以防控。

笔者所联系到的那位中国内地的病毒专家还对笔者具体分析说,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两天前政府宣布“只有”17个死亡的时候,除了刻意强调这些死者都是老年人,还特别详细地、不厌其烦地例数这些人在是次染疫之前的各类病史;对其中唯一一个不足五十岁的女性死者更是刻意说明,她这次染疫之前即已经有“心梗”病史,再配之以“证据确实显示儿童、年轻人对病毒不易感染”的误导性大力宣传,目的还是和此前一直都是强调疫情不但“可防可控”而且“可治”的出发点一样,那就是基于“稳定压倒一切”的“核心意志”,诱导百姓们不要因此而“大惊小怪”。这就是为什么直到宣布封城的前一天,整个武汉市的大街戴口罩者,特别是戴N95口罩者少之又少。

当然,封城以后情况变了,头一天还在要求交通安检人员不能戴口罩,“以免引起恐慌情绪”的武汉政府,一夜之间把思路跳到另一个极端,发出了“外出不戴口罩就法办”的强硬通令。但是,这就和下令封城的举措一样,即使可以被理解为除此之外再无计可施的万般无奈之不得已的下下之策,都是为时已晚。

这位专家的分析也令笔者联想到了管轶博士逃离武汉之后的回顾:我是21日到达武汉当地的一个菜市场叫小东门市场,看到的场景一片祥和,好多人还忙着置办年货,我对此极其惊讶。因为这次武汉肺炎发源于华南海鲜市场,目前动物感染源还没有找到,而其它菜市场看起来卫生情况也不理想,小东门市场地上是潮湿的,卫生状态十分恶劣,通风设备也很差。我观察,市场里的民众只有不到10%的人戴上口罩。


武汉爆发疑似非典疫情,防疫人员为此在当地的华南海鲜市场内消毒。(网民提供/记者乔龙)
武汉爆发疑似非典疫情,防疫人员为此在当地的华南海鲜市场内消毒。(网民提供/记者乔龙)

此后,我又见了一些当地部门,到了晚上我判断,疫情在武汉已经无法控制了,就连我这种也算“身经百战”的人都要当逃兵,于是赶紧定了22日的出城机票。

……当我过安检的时候,拿着放行李盒子的安检小姑娘只带着最简易的一次性口罩。我说:丫头,你的口罩质量不行,你每天接触这么多旅客。她说,因为上面担心影响形象不让戴。这是她自己准备的。

如今的武汉和整个湖北境内的封城之举的“果断”和严酷,倒是起到了习近平一向希望的“令世人皆惊”和“举世无双”的效果。但管轶认为,时间点已经错过了黄金防控期,效果并不乐观。春运大潮已经快结束了,许多年轻人或者老家在外地的已经回家过年了,他们很可能是在社区接触到了病人,出城时还在潜伏期,很可能都是移动的病毒。这些人回老家,就把病毒带去了全国各地……:爆发是肯定的。“武汉九省通衢”,加之错过黄金防控期、以及春运大潮,有些人不作为。

管轶直言道 :“我也算身经百战,经历过禽流感、SARS、甲流H5N1、猪瘟等,但对于这次武汉肺炎,我真的感到极其无力,根本没法跟SARS疫情相比较。当年SARS最初是在珠三角几个城市发病,之后是北京和香港;SARS的60%-70%的感染者都是来自个别超级传播者,传播链很清晰,只要封堵那几个人的接触者就可以了。但是这次,传播源已经全面铺开了,要做流行病学调查已经做不了了,而且控制成本应该要几何级数字计。保守估计,此次感染规模最终可能会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经历过这么多,从没有感到害怕过,大部分可控制,但这次我怕了。”

提请注意,如上管轶的悲观总结和预测,是财新网对中国内地的公开报道内容。而比管轶的悲观预测更可怕的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习近平至今仍然还保持着一付“听拉拉蛄叫还不种庄稼了”的满目淡定……,“人民大会堂宴会厅鲜花吐艳、悬灯结彩,各界人士2000多人欢聚一堂、辞旧迎新,欢声笑语间洋溢着喜庆的节日气氛……。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同大家亲切握手,互致问候、祝福新春。文艺工作者表演了精彩的节目。”


武汉肺炎疫情严重,北京照样歌舞升平。(变态辣椒)
武汉肺炎疫情严重,北京照样歌舞升平。(变态辣椒)

席间,习近平照例发表了“重要讲话”,但通篇是自我歌功颂德,只字未提武汉…….。

继而,春晚照旧,人民网、新华网等各主要官方媒体仍然还是把已经蔓延全国的武汉疫情的消息,特别安排在不起眼处。主页面,全是对习近平本人的歌功颂德和举国欢歌笑语的“安康”和“祥和”。

在世界范围内,世界卫生组织突发事件委员会主席在本月23日暂时表态说,将武汉肺炎疫情定性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时尚早……。

正如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已经播出的相关节目中所报道的那样:世界卫生组织相关机构的独立专家们花了两天的时间,评估有关新发现的冠状病毒传播的讯息后,委员会的讨论非常激烈,在支持和反对的几乎是50对50的情况下,做出了这项决定。

不过,在这个决定发布的同时,中国大陆和世界范围内官方公布的被诊断出患有2019 - 冠状病毒,也就是“武昌起疫”病毒的人数是600多人,18人死亡。但次日,这两个数字即分别剧增至近900人和26人。

用笔者本人联系到的中国内地那位病毒专家的话说:即使中国政府官方公布的所有数字都没有被人为缩水,在此前提下的疫情规模、速度和扩展区域的迅速,甚至很可能是以几何级数增加的。未来一段时间内,世卫组织终于承认武汉肺炎疫情已经升格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是迟早的事,而且不会迟于二月份。

根据世卫组织《国际卫生条例》,“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是指“通过疾病的国际传播构成对其它国家的公共卫生风险,并可能需要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应对措施的不同寻常的事件。”


中国警察在即将关闭的武汉汉口火车站前执勤。(美联社)
中国警察在即将关闭的武汉汉口火车站前执勤。(美联社)

该定义暗示出现了如下一种局面:严重、突然、不寻常、意外;对公共卫生的影响很可能超出受影响国国界;并且可能需要立即采取国际行动。

而习近平当局,最担心导致采取“国际行动”是毫无疑问的。有心人都已经注意到,“武昌起疫”的源头被封城之后,武汉市各大医院超负荷运转,医疗资源严重紧缺,特别是象口罩和防护服甚至一次性乳胶手套这样的最基本的防病毒、防感染医用配备,已经达到随时告罄的地步。包括武汉协和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这些武汉市境内的顶级医院,也包括武汉儿童医院等数十家医院,已经相继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求助公告,向社会各界征集防护物资。而这也引发了一些内地网民们,对不作为政府的强烈谴责。

一位署名宁方刚的内地网友愤怒至极地写道:医生这个群体向来是最乖的,正常情况下物资不足,医院会首先找主管部门和兄弟单位想办法;即使向社会募捐,也是由政府部门出面,然后统一安排分发。这次武汉各医院甩开上级部门公开向社会求援,明确声明现有物资无法保证一线医务人员安全,而且是几个医院同时步调一致的行动,这是毫不顾忌地在公众面前狂抽武汉政府的脸。这种做法,几乎就是兵谏和逼宫,即使在萨斯(SARS)时期都没有过。这说明武汉医疗界是真的伤心透顶了,失望透顶了,彻底绝望了,忍无可忍了。

其实,就在这武汉市各大医院万般无奈地不通过政府,自己向外界求救过程中,政府不是完全不作为,而它的唯一“作为”就是,赶紧由成立才几天的“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出通告,强调“暂不接受……境外捐赠”。

毫无疑问,这暂不接受境外捐赠的公告是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旨意。自吹“正在引领世界”、出访一次非洲就要撒币数百亿美元的习近平,至今还拉不下这张脸来主动向外界求助。有中国内地网友恳请美国总统特朗普赶紧对习近平喊话,主动提出向中国提供医疗人员和物资的无偿援助。届时,他习近平拒不接受或者装傻充愣,他的真实嘴脸就在中国老百姓面前彻底暴露无疑了。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