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董軍 — 普京和紹伊古爲習近平培養出來的國防部長

2024.02.12
專欄 | 夜話中南海:董軍 — 普京和紹伊古爲習近平培養出來的國防部長 董軍完全可不需要翻譯,使用熟練的俄語與紹伊古交流, 這是因爲董軍八十年代初就讀大連海軍學院時即已經熟練掌握了俄語。
X截圖

自從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戰爭開始以來,中國境內的大批俄粉、普粉們就獲得了"黃俄孝子"的美稱,也常常在網絡文章裏被簡稱爲"俄孝"。

中國內地的“知乎”網上如此介紹說:黃俄孝子,網絡流行語,網絡上對無腦支持俄羅斯,無法容忍他人發表反對俄羅斯的言論,甚至千方百計爲俄羅斯歷史上的暴行洗白的人的一種稱呼。他們認俄做爹,宗旨是“俄爹虐我千百遍,我待俄爹如初戀”,常在B站出沒。又被稱俄孝子、黃鵝、黃鵝漢奸、黃俄狗等。

中國數字時代在“油管”上解釋“黃俄孝子”的視頻內容特別配發了慄戰書在俄國杜馬錶態支持侵烏的有聲視頻,配文介紹說“黃俄孝子”是網絡上一種對“精蘇”、“精俄”網民的蔑稱,這類人的共同特徵是喜歡毫無原則地吹捧俄羅斯、崇拜前蘇聯,不能容忍任何反俄反蘇觀點,無視俄羅斯給中國國家利益帶來的威脅,並試圖爲俄羅斯的歷史罪行開脫。他們被認爲是身在他國卻比本國人更愛俄羅斯的“精神俄羅斯人”。 “黃俄孝子”中的“孝子”即“孝順父母的兒子”,這也衍生出了“俄爹”一詞,在中華傳統孝道文化中,存在着“長幼有序”的尊卑等級觀念,因此以俄爲父,其實是自我的一種地位矮化,意味着對上的服從。

不過呢,事實上的中國“俄孝”中,“有腦”者也是大有人在。比如本專欄上篇文章中才介紹過的中共新防長董軍。此人說起來是前蘇聯加上如今的俄羅斯帝國爲中共政權培養出來的第二位國防部長。是中共現役高級將領中參與、指揮中俄各類聯合軍演次數最多的一個,他不是“俄孝”,誰還敢自稱是“俄孝”?

先披露一下董軍前不久與對俄羅斯“膠合板元帥”紹伊古防長通話的第一個重點細節,就是雙方互相用對方語言問候。從紹伊古嘴裏吐出的漢語“你好”二字,當然是現買現賣,而董軍則是完全可以不需要翻譯,自己使用熟練的俄語與紹伊古交流。這是因爲董軍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就讀大連海軍學院時即已經熟練掌握了俄語。在海軍訓練部任職期間,對俄交往的最重要一例就是參與向俄國購買現代級導彈驅逐艦的談判過程並多次赴俄參與試航、驗收。日後擔任海軍副參謀長期間,還被習近平特別委派到俄羅斯最高軍事學府俄羅斯聯邦武裝力量總參謀部軍事學院受訓。

據中國軍網2013年11月的一篇報道文章介紹:俄羅斯聯邦武裝力量總參謀部軍事學院就是蘇聯時期的伏羅希洛夫總參軍事學院(又稱伏羅希洛夫高等軍事學院),成立於1936年,院址在俄首都莫斯科,是培養俄軍高級領導幹部的最高學府……。俄總參謀部軍事學院之所以蜚聲海內外,主要是由於該學院培養出了衆多的軍事統帥人物。這其中有兩位前蘇聯國防部長:華西列夫斯基元帥和格列奇科元帥;四位蘇聯武裝力量總參謀長:扎哈羅夫元帥、安東諾夫大將、庫利科夫大將和什捷緬科大將;十多位國防部副部長。還爲波蘭、保加利亞、朝鮮、越南、蒙古和古巴等國家培養了數百名將軍,其中最著名的有原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國防部長霍夫曼大將、保加利亞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長朱羅夫大將、波蘭人民共和國國防部長雅魯澤爾斯基大將、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國防部長武元甲大將和匈牙利人民軍總參謀長奧拉赫中將等。 

中國軍網刊出這篇文章的第二年,董軍便進入了這所學院。日後成爲這所學院爲中國培養出的第一位海軍司令員和第一位國防部長。

有道是,董軍中共國防部長的前任,中共最短命的國防部長李尚福去年八月中旬造訪莫斯科過程中,在覲見普京大帝的次日即由紹伊古陪同參觀了這所俄羅斯聯邦武裝力量總參謀部軍事學院。紹伊古當面向李尚福允諾說:俄羅斯國防部同意增加在該學院專門學系進修的中國學員人數,本年(2023年)秋天將有逾20名中國軍官在總參軍事學院高級進修班學習。 

據中共官媒報道,當時的李尚福在瞭解了俄羅斯的這所軍事學院的架構、訓練設施、教育過程及外國軍事學員培訓特點,並參觀學院博物館後,誠摯感謝該學院從1996年起培訓中國學員,該學院畢業生目前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擔任高級職務。紹伊古則回應說:在這所俄羅斯最高軍事學院留學的中國軍人數量,將是外國軍人中人數最多。

從這一信息足以見出當今中共高級軍事人才的培養對俄羅斯依然依重,就如同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對前蘇聯的依重一樣。

說到此,就不能不特別強調一下,要論整個蘇俄爲中國培養的軍事人才,中共政權的歷任國防部長中,董軍已是第二位被蘇俄培養出來的。上一位是曹剛川,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畢業於前蘇聯的炮兵軍事工程學院指揮系。

李尚福在參觀俄羅斯聯邦武裝力量總參謀部軍事學院時向紹伊古所介紹的該學院的畢業生目前在中國人民解放軍擔任高級職務者之中,最值得一提的當然就是當時已經擔任了中共解放軍海軍司令員的董軍。當然,當時的李尚福和紹伊古誰都不會料想到,幾個月後的董軍居然會成爲李尚福中國國防部長的接替者。而可以想象的是,無論是紹伊古還是普京,會是多麼得以此爲傲!

前面說了,董軍去俄羅斯武裝力量總參謀部軍事學院受訓時已經官至解放軍海軍副參謀長。所以當時進入的肯定是該學院的高級進修班。據《人民海軍報》2014年12月26日頭版的一則消息,海軍東海艦隊副司令員董軍已經調任海軍副參謀長。

另據中國內地的澎湃新聞2017年3月27日引述中共國防部官網消息: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訪問馬來西亞和沙特的隨訪人員包括南部戰區副司令員董軍。

可見董軍擔任海軍副參謀長的大概時間應該是2014年年底至2017年春。有中國內地軍事網站的軍評文章透露說:董軍在擔任海軍副參謀長的這段時間裏,兩次帶隊參加中俄2015年和2016年的聯合演習。“算是紹伊古的老熟人了”。

中國內地網站上的另外一篇軍評文章的標題就是《見到中國防長,紹伊古大將對着老熟人,開口先說了一句中文 》。

話說2012年11月6日,俄羅斯當時的國防部長因腐敗醜聞被普京解職,曾任俄羅斯緊急情況部長的時任莫斯科州州長紹伊古被任命爲國防部長,直到如今。如此說來,這個紹伊古擔任俄羅斯防長的時間和習近平擔任中共黨軍一把手的時間一樣長。那麼董軍在俄羅斯武裝力量總參謀部軍事學院學習受訓期間接受過紹伊古部長的親切接見是很可能的。如此說來,如今的習近平在對李尚福“揮淚斬馬謖”之後“比選”出董軍出任中共對外軍事交往最高負責人,藉此向俄羅斯的普京和紹伊古示好的用意再明顯不過了。

我們在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了中國內地網站上有一篇軍事評論文章的標題就是《新國防部長董軍,第一個電話打給了俄羅斯,紹伊古:無條件執行 》。該文中描述道:令人沒想到的是,在(視頻上)見到董軍防長的時候,紹伊古竟然專門使用中文打招呼,說了句“你好”。這個微不足道的細節,外界卻看出了很多內容。

文章分析道:大家都知道,美俄現在都非常重視與中國的軍事溝通,尤其是美國,希望儘快促成中美防長對話,這也是中美重啓軍事交流的重要環節。在此背景下,董軍防長的首次通話的對象成了外界關注的焦點。這代表的不是他個人的外交策略,而是代表着中國未來軍事外交的方向。董軍防長就職後,首次選擇與俄羅斯防長紹伊古進行視頻會談,而非與其他國家的防長溝通。這一行爲在國際社會中產生了重大的象徵意義,展示了中俄之間的緊密關係,暗示了中國可能在軍事外交上更傾向於與俄羅斯深化合作。

文章中還介紹說:在這次對話中,雙方的主旨圍繞着如何進一步加強中俄兩國的軍事合作達成共識。董軍防長特別強調了實施兩國元首重要共識的重要性,同時指出中俄兩軍需要不斷提高戰略互信,並繼續拓展務實合作的領域。這不僅展現了中俄兩國在軍事領域合作的堅定意志,也體現了雙方希望通過加深合作,共同應對當前複雜多變的國際局勢。從宏觀的角度來看,中俄兩國在軍事領域的深化合作有助於提升兩國在國際舞臺上的影響力。尤其是在當前全球局勢複雜多變、地緣政治競爭加劇的背景下,中俄加強軍事領域的合作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本月初網易刊登的《中國新防長上任,董軍9字定調中俄關系,俄羅斯想要的被中方滿足》一文分析說:在北約大軍壓境俄羅斯之際,董軍和紹伊古打了通視頻,用9字定調了中俄關系,稱“中俄保持高水平發展”。這就是給這次會晤定下基調。董軍防長接着表示,中俄兩軍要堅定應對全球挑戰,不斷提升戰略互信,持續拓展務實合作,推動兩軍關係邁向更高水平。董軍防長的這番表態,毫無疑問是俄羅斯現在最想要的,中方此舉堪稱是雪中送炭。爲什麼?因爲現在正是俄羅斯與北約的敏感時刻。據官媒此前發佈的消息,北約集結了全部成員國,外加一個準成員國瑞典,一共32個國家的約9萬名軍人、航母,80多架戰鬥機、直升機和無人機,以及至少1100輛戰車將大軍壓境俄羅斯——在俄羅斯邊境展開演習。甚至北約自己都表示,展開演習的目的是爲了“模擬與勢均力敵的對手爆發衝突的場景”。這就是直指俄羅斯啊……。現在北約已經不再隱瞞:他們正在演練對俄羅斯發動攻擊的行動。所以在這種危急情況下,我防長董軍和紹伊古進行通話,並表示中俄兩軍會加強關係,並且還會堅定地應對“全球挑戰”。“全球挑戰”是什麼?這勢必會給北約敲響警鐘。

這兩篇文章的作者當然都是地地道道的“俄孝”,但其所言絕對符合習近平與普京兩人之間,以及董軍與紹伊古兩人之間的所思所想。

請聽董軍對紹伊古的阿諛內容:“我最近擔任了中國國防部長。您是最早向我發來賀電的人之一,這反映了發展兩國和兩軍關係的良好願望。在此,我謹向您表示深深的謝意”;“您爲促進和發展中俄兩軍聯合做出了巨大貢獻,在俄羅斯武裝力量中享有崇高權威。我欽佩您在瞬息萬變的國際環境中的勇氣”。 

面對董軍的這番阿諛,紹伊古先重複了他此前在董軍被宣佈爲中國防長的次日即發給董軍本人的賀電內容中的很重要的一句:“我相信,您與俄羅斯武裝力量的互動經驗將有助於進一步擴大我們兩國之間的軍事合作”。

紹伊古接下來又說:,“在軍事領域,兩國關係正在各個方向穩步發展……。雙方定期聯合舉行海陸空聯合作戰訓練活動,成功演練不同複雜程度的作戰訓練任務”。

“相信當前的談判將有助於進一步加強俄中防務領域的戰略伙伴關係。我期待着與您進行最密切、最富有成果的合作”。

下面就要着重談談董軍在擔任國防部長之前“與俄羅斯武裝力量的互動經驗“ 了。

去年12月29日,筆者曾在本專欄發表《新任國防部長爲何選中了海軍出身的董軍?》一文,文中介紹說:2001年8月25日,中俄兩國海軍舉行首次兩棲聯合軍演,這也還是中國軍隊首次登陸外國領土參加演習。過程中約有200名中國海軍陸戰隊員從停靠在距俄羅斯太平洋海岸半英里處的071型兩棲戰艦登陸……。當時的相關報道中援引時任中國海軍副參謀長董軍的話說:如此大規模聯合登陸需要精心統籌和指揮。 顯然當時的董軍是這次聯合軍演的中方負責人之一“。

需要向讀者和聽衆們致歉的是,這裏的2001年是當時沒有校對出來的筆誤,應該是2015年。也就是董軍擔任海軍副參謀長的第二年。該次軍演的詳細信息出自2015年08月28日的中國內地參考消息網文《美媒關注解放軍在俄登陸演習:2萬噸戰艦戰時危險》。

更多的關於董軍多次參與中俄軍備採購談判、中俄軍事交流以及指揮中俄聯合軍演的詳細介紹內容,留待本專欄的下篇文章繼續。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評論

匿名
2024-02-12 23:18

應該是紹伊古,而不是伊紹古。名字錯了。

匿名
2024-02-12 23:18

應該是紹伊古,而不是伊紹古。名字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