慄戰書十九大能否當上副總書記(高新)


2017.02.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811-ql2p.jpg 中共中央辦公室主任慄戰書。(public domain)

十九大上慄戰書能否當上副總書記?筆者在本專欄上篇文章《習近平還想坐幾屆,十九大新常委分工見端倪》中已經告訴聽衆和讀者,除了留任的習近平和李克強,十九大上無論還會有幾個“五十後”能夠“入常”,第一個中選的肯定還會是慄戰書。

筆者在過去的文章中也已經介紹過,無論是十七大還是十八大召開之前,爲新一屆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的人選進行所謂“黨內民主推薦”的幹部會議,都是在該“大”召開的當年五月舉行的。筆者不太相信習近平連這種黨內民主過場也都懶得進行一次了,所以他習近平最後拍板十九屆中央政治局及它的政治局常委會組成人員,當然也還包括中央書記處和中央軍委的組成人員,都應該是今年五月之後的事情。屆時,從十八大召開前被習近平提名接替了令計劃中辦主任職務的慄戰書鞍前馬後隨侍習近平已經整整五年了。五年來,幾乎是日日夜夜陪侍習近平左右的除了習辦主任丁某,就是他慄戰書。沒有功勞還有苦勞,更何況在鼓動黨內擁戴習近平自封“核心”的最重大問題上,慄戰書想皇上所想,急皇上所急,令習近平龍顏大悅,豈有不論功行賞,加爵晉級的道理?

而慄戰書“入常”後是否會被安排接替劉雲山現任的政治局常委兼主持日常工作的書記處書記,取決習近平是否真得已經打定主意在二十大上繼續連任第三屆,甚至第四、第五……直至終身!是否還會連任第四屆甚至更長的議題太過遙遠,而是否連任第三屆,從十九大上的常委會“分工”即可看出端倪。

最簡單的道理就是,如果習近平已經打定主意要在臺上留任比十年兩屆更長的時間,那麼培養的訓練自己接班人的問題在十九大上就還不是當務之急。先不說恢復“黨的領袖終身制”是否可行,就算他習近平謙虛到了只打算連任三屆,那麼把接班人放在關鍵崗位上進行熱身的行動也只需要在五年之後的二十大上再進行。

所以,即使在十九大上安排一至兩名“六十後”入常,除非習近平計劃在二十大上向其中一個“六十後”交班,否則接替劉雲山現有職務的十九大新常委應該不會是“六十人後”。而“五十後”裏誰最有可能接替劉雲山?當然是慄戰書。

筆者在上篇文章裏也已經介紹過,一九八五年成爲當時最年輕的中央候補委員的慄劉雲山因爲是當時的總書記胡耀邦看好的第三梯隊人選,更要命的是他在內蒙古自治區黨委的“伯樂”是當時被陳雲和薄上波、宋任窮等人恨之入骨的“胡耀邦死黨”,時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周惠,所以胡耀邦下臺之後召開的十三大上,劉雲山的名字在中央候補委員名單上消失了。

據田紀雲在 2006 年第 5 期《炎黃春秋》撰文《萬里:改革開放的大功臣》介紹,萬里是第一個站出來爲包產到戶正名的。1980 年 1 月,在一次重要會議上,萬里說:“包產到戶原則上不同於分田單幹,雖然形式上與分田單幹相似,而生產資料所有制並沒有變,土地所有權仍然是公有的,生產隊有權根據情況加以調整。”不久,四川、內蒙、河南、貴州都普遍推行包產到戶。因此,時任黨中央總書記的胡耀邦同志說:“包產到戶,萬里第一,(趙)紫陽第二,周惠第三。”

在另外一篇懷念杜潤生的文章裏也介紹說:當時黨內鄧、陳對農民土地承包,尚未明確表態;黨內分爲“反承包”和“挺承包”兩派。四川趙紫陽、內蒙周惠等爲挺派;安徽萬里爲“堅定派”,其餘多爲觀望派。

可見周惠和萬里一樣,在改革開放的問題上都是鄧小平的引路人。此人一九八六年被黨內保守派施壓卸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之前主持的最後一項人事安排,就是報請中組部批准劉雲山升任自治區黨委常委兼宣傳部長。這也正是胡耀邦下臺之後劉雲山未能在十三大上連任中央候補委員的最主要原因。

十四大召開之前,江澤民對當年胡耀邦安排提拔後又在十三大前後被“嚴格考察”的一批“第三梯隊”人馬重新啓用,其中就包括劉雲山。於是劉雲山官升半格,成爲內蒙古自治區委副書記,十四大上重回中央候補委員序列。

正所謂視時務者爲俊傑,十四大召開後因爲中宣部需要一個“筆桿子”副部長分管媒體,劉雲山被時任中宣部長丁關根發現。日後劉雲山跟着時任中宣部長丁關根越變越左,奠定了他在中共政權步步高昇的政治基礎。十八屆中央政治局裏雖然比他年長的還留了好幾個,但政治資歷無人能和他相比,所以習近平第一屆總書記任內,劉雲山顯然是靠“論資排輩“才被習近平接受爲自己中央黨務工作副手的。

正因爲是憑比習近平老許多的政治資格成爲習近平的副手, 即使他已經發自內心地對習近平表示臣服,被習近平使喚起來總不是那麼得心應手。好在只有五年,而且在這五年時間裏習近平已經給他定下了大事一定要“事先請示事後彙報”的“政治規矩”,同時還有慄戰書和趙樂際在書記處裏“配合“工作,劉雲山習近平之間基本上還能和平共處。

去年春境外媒體曾刊登一篇幅報道文章《入常第一大熱門 慄戰書要接管劉雲山職務》,說是慄戰書在中共十九大入常幾乎沒懸念。慄戰書入常後有3種可能:接劉雲山,掌黨務;接王岐山,掌中紀委;接俞正聲,掌政協。目前看,第一種可能性較大。 

報道中說:美國《華爾街日報》就曾引述國外外交官的分析認爲,慄戰書現已成爲習近平的左右手,他在對外事務上角色甚至比楊潔篪等資深外交官都更爲關鍵。

在內政方面,慄戰書清晰中辦系統,操刀黨內法規工作,出任“國安委”辦公室主任;慄還在黨報等刊物上大談反腐和組織人事。

現已年滿65歲的慄戰書和習近平一樣,也擔任過縣委書記、市委書記、省長和省委書記這4箇中共政治中的重要職務,符合習對重要幹部的成長經歷和履歷要求。身爲習近平“大管家”的慄戰書,是習最高權威的維護者。深得習的信任,極有可能獲得習的鼎力支持。到了中共十九大時,慄戰書已有67歲,即使按照中共“七上八下”的規律,慄戰書屆時晉升政治局常委可能性很大。但慄將屆時分管哪項工作,還要看王岐山的去留情況而定。如果王岐山按照“七上八下”規律退休,慄戰書很可能接任中紀委書記一職,但如果王岐山再任5年,慄戰書可能接任劉雲山的職務,分管黨務工作。

王歧山如果本人希望而且習近平也有慰留之意,那麼具體操作上也還要指望慄戰書出手,就象去年號召全黨擁戴習核心,製造出習近平如果不再不接受“核心“封號就對不起人民對不起黨的”黨心民意不可違“的政治氛圍一樣,也製造一出希望王歧山書記再領導五年”反腐永遠在路上“的”全黨一致認爲“。

而無論王歧山是否留任,慄戰書接替劉雲山的可能性都不能排除。因爲劉雲山十八大以來扮演的角色就相當於副總書記。所以十九大上如果習近平不恢復黨總主席制的話,設立一個協助總書記分管黨務工作的副總書記職務也不是沒有可能。

假設王歧山“高風亮節“,慄戰書接替劉雲山,紀委書記職務安排趙樂際也行,甚至有可能安排李鴻忠直升政治局常委接掌王歧山的”未竟事業“----中共黨內現在已經有此一說,詳細內容,留待下篇文章慢慢道來。 

(文章僅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