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位中央领导人的亲属被魏民洲喊“干妈”?(高新)

2019-02-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中共西安市委原书记魏民洲(Public Domain)
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中共西安市委原书记魏民洲(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一则数年前的陕西省委和西安市委是如何地绞尽脑汁取悦当今圣上的故事。因为有习近平驾临北京“庆丰包子铺”的故事在先,才有了前不久刚刚被判处无期徒刑的前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当时让西安的一家名为“丰庆宫”的饭馆的“习主席和连主席套餐”简称“习连套餐”的“隆重推出”,令事后听到汇报的习近平龙颜大悦。这就是当年赵正永和魏民洲之所以能够在陕西和西安为所欲为,胆大妄为的首要政治资本。正如中国内地的财新杂志在一篇揭露魏民洲的长篇文章中所披露的那样:魏民洲主政西安期间,“对于向其输送利益的干部,组织部尚未考察,人就提前调到了岗位,考察程序安排在人已到岗的当天下午或者第二天,在关键任命上,当常委会意见不一致的时候,魏民洲便会提出某某中央领导来压制他人意见。通过违规人事任命,拉拢腐蚀了一批干部,形成了自己的小圈子”。魏民洲经常在干部会议上谈论自己与省委和中央领导的亲密关系,中央主要领导曾对其有殷殷嘱托、曾与省委升任中央的领导长谈、并喊中央领导的亲属为“干妈”……

这里说的省委领导,当然指的是时任省委书记赵正永。至于中央领导,因为该段落里特别提及了“中央主要领导曾对其有殷殷嘱托”,毫无疑问是指的习近平 对他魏民洲“商山深处党旗红”的发明当面夸赞,当然也可能还包括了他魏民洲在担任西安市委书记期间曾持续陪同习近平长达三天时间,期间每到一处参观视察点,都是他魏民洲在习近平近旁,随访的栗战书及赵正永等人则都自觉地站在习近平身后的第二排、第三排……。

另外,除了 魏民洲的“以党建促发展”的“商山深处党旗红”发明曾经受到习近平的力捧,如今已经是人所尽知的所谓“看齐意识”,也是魏民洲最先发明出来的。

按照如上财新杂志文章的介绍,早在2014年,魏民洲即已经开始在西安市各个层面大小会议上强调“看齐”意识。西安的干部回忆:“他魏民洲多次在会上讲,省委要向中央看齐,市委要向省委看齐,你们要向市委看齐,而市委的核心就是市委书记。”在魏民洲的要求下,西安全市各区县基层单位也开始提出向各级领导看齐,树立“一级向一级看齐”的意识,同时开展“讲看齐、见行动”“要看齐该怎么做”的大讨论……

而人民网上的一篇专题文章《“看齐意识”的由来与实质》中则介绍说:在2015年12月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要强化看齐意识”。在随后召开的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他再次强调:“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必须有很强的看齐意识,经常、主动向党中央看齐,向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看齐。”这是习近平总书记从总结党的建设规律和经验中得到的一个重要结论。

所以仅仅从时间顺序上分析,很可能是习近平在2015年2月巡幸西安的三天过程中,时任市委书记魏民洲向习近平汇报过他的“看齐意识”的重要党建发明,把所谓的“党的民主集中制”图解成层层看齐,即地方向中央看齐,中央向总书记看齐……。

不过呢,如果财新杂志的文章作者在泄露“天机”的时候,还是很注意拿捏分寸的,所以在揭露魏民洲如上表现之后笔锋立转,用“知情人士透露”带出如下内容:“魏民洲的这些言论曾遭到中央办公厅的警告,也有领导直接责问魏民洲,‘我什么时候和你长谈过’?”。

至于中央办公厅当时对魏民洲的“警告”内容都有哪些,该文完全没有涉及,更没有否定“中央主要领导曾对其(魏民洲)有殷殷嘱托”。而仅从常理判断,2015年2月魏民洲鞍前马后陪同习近平在西安整整三天,期间习近平对他魏民洲没有“殷殷嘱托”才是怪事。

至于如上财新杂志揭露魏民洲文章中关于魏民洲自称“曾与省委升任中央的领导长谈、并喊中央领导的亲属为‘干妈’”的这段表述,更值得我们多费笔墨去详细分析。

首先,如果按在陕西和西安担任过要职日后又进京升任副国级,和由副国级再升至正国级的官员的晋升时间顺序排列,第一个是李建国,担任陕西省委书记的时段是1997至2007年,“升任中央”的时间是2008至2018年。具体职务是2008至2013年春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兼秘书长;2012至2017任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并以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出任新一届全国人大常务副委员长,政治局委员身份是2017年10月任满一届,副委员长身份是2018年3月任满了第二届,自此告老还乡。

第二个是栗战书,1998年由河北省委常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位置上被李建国向中组部要求,平级调任陕西省委常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2000年被李建国重用为陕西省委常委兼组织部部长,两年后升任中共陕西省委副书记兼西安市委书记和市人大常委会主任。

中共官方媒体曾对栗战书主政西安时的政绩大加夸赞,但事实上他实际主持西安市委工作只有一年多的时间,随后即被中央进一步重用,从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兼副省长到省长,继而又继续高升,在习近平主持中央书记处和分管中央组织工作期间调升中贵州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接下来的故事就是2012年在习近平登基前夜进中央接替令计划的中央办公厅主任职务 ,继而在习近平登基的十八大上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书记处书记。近侍习近平五年多后,在九十大上升任正国级,是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

第三个是赵乐际。他和李建国陕西省委书记职务的接班人,但和栗战书在陕西的工作时段没有交集。

2017年赵乐际的入陕之前已经有了长达八年时间的青海省长和青海省委书记的任职资历,曾经是当时的中国大陆是最年轻的省长。另从政治资历上讲,他和习近平一样都是从十六大开始当选中央委员的,而日后进入中央接替了中央组织部长角色的李源潮十六大上只是中央候补委员。栗战书则是十六大和十七大连续两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八大直接从中央候补委员跳升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也就是说,虽然赵乐际比栗战书年轻七岁,但在中央任职中央委员的资历要比栗战书长十年。再相比于蔡奇等人,他赵乐际还真是“一步一个脚印”的晋升上去的。

需要指出的是,赵乐际接替李建国的陕西省委书记职务的时间是2017年3月,当时中央内部的政治背景之一是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在正式交班之间已经步步让权,特别是是组织大大权基本上已经完全掌握在习近平手中。因为这段时间的重要人事安排都是要基于未来习近平 接班之后能够指挥和领导得得心应手的角度考虑,所以省部级以上的重要人事议案,基本上都是他习近平说了算了。更何况当时的总书记胡锦涛相比于此前的江泽民,最大的特点也可以说是最大的弱点就是没有政治担当,在提拔和重用干部问题上基本上不敢搞排斥异己和重用宠臣那一套,更别提为自己的接班人隔代指定接班人了。所以当年有分析说赵乐际是胡锦涛为习近平指定的隔代接班人,根本就是一种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胡猜乱测。

完全可以想象,当时的赵乐际被异地调动,设计让他在两个省的省委书记岗位上各完成至少一个五年任期,就是为他日后晋升中央领导层奠定足够的政治资本。

果不其然,赵乐际在陕西省委书记位置上任职五年半后进入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同时顶替了李源潮的中央组织部长。再过五年之后,在十九大上晋升正国级,进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并兼任中央纪委书记。

那么,如果李建国和栗战书以及赵乐际三人,谁的“亲属”被魏民洲认了“干妈”呢?如果从可能性大小分析,出生于1950年的栗战书和出生于1957年的赵乐际夫人都不应该被出生于1956年魏民洲拜为“干妈”。李建国比魏民洲仅年长十岁,他的夫人如果被魏民洲唤作“干妈”的话,李建国的夫人也不见得会心安理得地受用。

再者,栗战书到陕西后,在任职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和省委组织部期间,当然是时任商洛府领导人魏民洲的上级,而且当年他魏民洲从副地厅级升任正地厅级的过程中,操作人正是当时的中共陕西省委常委兼省委组织部长栗战书。不过日后栗战岀任陕西省委书记兼西安市委书记期间,和当时还是商洛市长的魏民洲就没有太多工作上的交集了。魏民洲再被李建国从商洛市长提升了市委书记的整个过程中,栗战书已经不在陕西工作了。

至于魏民洲日后与栗战书的交情,应该是栗战书调升中央之后才热络起来的,当时 身为西安市委书记的魏民洲有机会就和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套近乎,称他为“西安人民的老领导”,栗战书无疑会非常受用。

不过也正因为栗战书在中共政坛内的日益重要都是在调离陕西之后的事情 ,在陕时间与当时还在地方基层工作的魏民洲难有可能交往很多,所以被魏民洲拜为“干妈”的那个陕西省调升中央的某领导人的亲属,应该不是栗战书或者栗战书夫人的母亲。

继续分析下去,当年虽然是李建国一手提拔了魏民洲,力助他完成了从副地厅到正地厅,从市府一把手到市委一把手,进而升至副省部级的省委常委这最关键的三级晋升,但日后升任中央领导的三个前陕西省领导人中,魏民洲在长达五年时间里几乎是天天直接接触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赵乐际。

前面提到的栗战书曾经以中办主任身份近侍习近平长达五年半时间。与之同理,魏民洲在2007年到2012年的时间段里,也曾是以市委秘书长身份随扈赵乐际整整五年。仅从这个角度分析,当时的赵乐际的住在陕西省委大陆里的某位“亲属”被魏民洲拜为“干妈”的可能性最大。也许是赵乐际自己的母亲,也许是赵乐际夫人的母亲。

1999年6月19日,1934年4月出生的赵乐际父亲赵喜民在西安去世,时年仅65岁。在其长子赵乐际率领其他三兄弟陪伴母亲为赵喜民送终的整个过程里,时任商洛地委副书记魏民洲代表赵喜民生前曾经任职过的商洛地委和地区行署赶到西安,从赵喜民的弥留之际一直陪伴到火化下葬,令当时为青海省委副书记并已经被内定为青海省长的赵乐际大为感动。

赵喜民生前好友回忆说:向遗体告别时,魏民洲拉着赵乐际母亲的手一口一个“玉冰妈妈”,哭的比所有家人更伤心无比。

在下篇文章里,我们将介绍赵乐际父母与习近平父亲的关系及赵乐际父亲赵喜民曾经是魏民洲在陕西商洛专区的老领导的那段历史掌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2)
Share

匿名游客

错误好多,1赵乐际07年接替陕西书记,文中写17年,2赵07.三月调陕西书记,习近平还是浙江省委书记,绝无半点可能掌控人事布局,所以肯定是胡锦涛的主意,或者说得到胡锦涛排班。3文中写1999年赵乐际父亲去世,那时候他还是青海省长,和魏半毛钱关系没有,哪来的魏哭天喊地,逻辑好乱

2019-02-18 12:06

刘啸韵

习近平小时候家里很穷,每当家里支撑不住的时候,他妈妈就会带回来一个特殊的叔叔,每次他爸爸必然自觉出门回避!因为只有一张床,“怪叔叔”要习近平趴在自己背上,看着他把他妈妈得“咿咿呀呀……啊啊……”。完事后,怪叔叔会扔下一点钱作为打赏,而习近平就屁颠屁颠的去捡起那点赏钱,顺便会帮叔叔添干净鞋子。虽然习近平的爸爸最后气得吐血死了,但“叔叔”大义凛然、急公好义的高大形象就深深的树立在了习近平的心中!他在日记本上记着每一句“叔叔”说的话。有一大帮人羡慕习近平有那么一个“好叔叔”的五毛,每天习大大习大大叫个没完,以此憧憬自己某天家里也来一位这样的“叔叔”。

2019-02-18 10:57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