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的十九大即已经就习近平终身执政达成党内共识(高新)

2018-03-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变态辣椒:十九大权力游戏
变态辣椒:十九大权力游戏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到底为什么要“提前召开”三中全会?》中引述了前美国驻京大便芮效俭和人在中国大陆的历史学者章立凡等人对习近平下令通过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的评论,芮效俭认为这次召开人大之前之所以接连召开了两次党的中央全会,是因为“有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提议在党内有阻力”。所以,“需要举行另外一次全会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即中共领导人之间对于如何处理某些问题存在严重的分歧。”

章立凡的看法是:(取消国家主席任期)为什么在二中全会上没有提出建议?可能因为体制内没有通过;二中全会和三中全会之间可能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三中全会今天召开,而任期改动的方案在此之前便公布,意味着先斩后奏,使得三中全会必须就范,不管愿不愿意都要通过。一般来说,中共过去都是在全会结束时才提出建议。

如上二人不同看法的共同之处是仍然还是以“中共党内权力斗争“旧有思维模式来分析习近平已经完全彻底实现了他个人高度集权和独裁统治的“新时代”。事实上,习近平终身执政的“领袖地位”早在去年七月的十八届六中全会至十月的十九大及其一中全会阶段即已经完成了从“达成党内共识”到实现党内“立法”的步骤。所以自那以后国家主席任期制是否取消已经百分之百地会依习近平个人意愿行事,所谓的“党内反弹”已经不可能再会发生。

去年七月中共十八届六中闭幕之后,笔者即在本专栏发表《领袖地位一经确立习近平二十大断无退位可能》,认为以习近平正式“封核“为标志的六中全会决定表明了近平平已经做好二十大绝不退位之准备的最有力证据就是其“核心地位”确立之后立刻又向“领袖地位”迈进。

而现在回想起来,也正是从那个六中全会开始,中共政权的宣传机器即已经开始为习近平的“长期执政”大做舆论铺垫,把习近平的“核心地位”演进至与毛泽东并列的“领袖地位”。把习近平的“领袖地位”说成不但是中国党和中国人民的需要,而且是整个世界的需要。当时的人民网上刊登的一篇文章《中国共产党的郑重选择——论六中全会明确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赤裸裸地吹捧说:当今世界正在发生重大而深刻的变化。当代中国正在进行重大而深刻的变革。中国正在进入世界舞台中心,中华民族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实现伟大复兴的目标。这是一个风云际会、成就大业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雄才大略的政治领袖也能够造就这样的政治领袖的时代。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主题重要、意义重大、成果丰硕。最具标志性历史性意义的成果,就是明确了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正式提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信息一经公开,党心大振、军心大振、民心大振,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一片欢腾。历史一定会不断证明: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这个决定,是中国共产党的郑重选择,不仅将造福中国,而且将影响世界。

笔者在去年七月的这篇文章中还分析了人民网上《中国共产党的郑重选择——论六中全会明确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中的许多内容,未来都会出现在十九大的政治报告中,比如 “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做好党和国家各项工作的根本保证。坚持党的领导,首先是坚持党中央的集中统一领导”,等等。

众所周知,在中共历史上被正式称为“领袖”的最高领导人只有毛泽东和华国锋,但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中国进入改革开放后,为防止出现新的个人崇拜,邓小平、江泽民等中共最高领导人不再被称作“领袖”,而以“核心”取代“领袖”。到了胡锦涛时代,连“核心”也被弃用,直到十八届六中全会重新将习近平确立为“核心”。而六中全会之后立刻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将习近平由核心升为领袖的宣传热潮。领导核心是可以换届的,甚至是要有任期限制的。领袖则不同。领袖应该是终身的,永远的。

中共十九大开过之后,笔者去年十月又在本专栏发表了《十九大党章已经“法定”了习近平的终身“核心”地位》一文,文分析道,“习思想”进党章已经不足为怪,“习核心”的表述进党章才是关键的关键。邓小平理论进党章的时候他本人已死,江、胡二人的思想或者观点进党章的时候意味着对他们两人政治生命的“盖棺论定”。 现如今,习近平要求把“坚定维护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这句话明白写入党章,很明显的用意是籍此向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宣示他习近平已经绝没有可能像他的前任江泽民和胡锦涛一样接受十年换代的“陈规”制约。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和习近平的”特色思想“一样”都必须长期坚持不断发展“!

回顾以往,一九六九年的中共九大之前,一九五六年的八大党章内容中既没有毛泽东思想,也没有毛泽东。一九六九年的文革党章产生时,中共政权还是有最高领导人的“接班制度”的,该份党章中明文“以毛泽东同志为领袖的中国共产党,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党,是中国人民的领导核心”,但同时也申明“林彪同志一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最忠诚、最坚定地执行和捍卫毛泽东同志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林彪同志是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

一九七三年通过的第二部文革党章中,只有毛泽东思想,没有毛泽东。

一九七九年通过的十一大党章也没有把时任党主席华国锋的名字写入。

比较下来就不难发现,如今的习近平已经比当年的毛泽东更过分。文革中的毛泽东在林彪死后要求在党章中只出现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思想,不再要求把他毛泽东的最高领导人身份用写入党章的形式“法定”下来。事实上,一旦把某个人的“核心地位”在党章中“法定”下来,那就意味着他已经没有任期的限制了。

早在中共十九大召开之前,自由亚洲还曾一一篇题目为《习说: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的文章,文中引述一位要求匿名的学者的话说:    “现在习近平的目标非常清楚,在中共十九大到二十大之间,要把中国共产改造为习党。他有基础,才能终生执政。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只是第一步,最终要实现终生执政”。

该匿名学者发表此说是在“习氏党章”正式公布之前,笔者当时也是持类似看法,认为习近平很可能会在二十大时行恢复党主席制之名,行“法定”他本人终身任期之实。但十九大公布的习氏党章内容等于是对全党全国乃至全世界宣布了,虽然他习近平暂时还没有把党总书记重新改回为党主席,但他本人长期执政甚至终身执政的“法理”已经提前奠定。

总之,从去年七月的中共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至去年十月的中共十九大和它的一中全会这个时间段里,即已经为习近平个人的事实上的终身制,即所谓“长期执政”做足了宣传和舆论上的铺垫,并顺利以党内“立法“的形式完全确立。也就是说,中共党内已经就习近平本人的”终身领袖“地位问题达成了高度共识,自那以后,党内任何人无论是在公开场合质疑或者只是在私底下稍稍对习近平的”终身领袖“地位发发议论,都是违反党章的表现。换句话说:十九大上通过的习氏党章已经以”党法“的形式确立了”谁反对习近平个人谁就是反党“。这 就决定了日后在召开党的十九届二中会不会讨论修宪(实际上就是一个举手通过的党内民主过场)的过程中,他习近平只需要把所谓的”三位一体“(即党总书记、军委主席和国家主席三个职位放在他习近平一个人的身体上)和党领导制定的宪法具体内容不能和党章内容相冲突这两项理由往桌面上一摆,会场上出现质疑之声的可能性等于零。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