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秦剛案最終揭曉也許還需要很長時間

2024.03.04
專欄 | 夜話中南海:秦剛案最終揭曉也許還需要很長時間 中國外交部前部長秦剛
路透社圖片

去年9月1日,筆者曾在本專欄發表《從中共前駐韓大使李濱曾被"性勒索"聯想到秦剛在美"失足"的可能後果》一文,文章一開頭便預測說:……除了火箭軍的那幾個高級將領被終止全國人大代表資格只是時間問題,秦剛被從重處理的可能性也只能會因爲時間的推移而增大。聯想起中共前駐韓國大使李濱當初就是因爲中了“美男計”而被迫出賣情報,如今秦剛正在被習近平當局所追查的內容,應該也包括他是否也因爲在美國的“失足”而被CIA所“敲詐”?

筆者這一文章發表後的當月,即去年9月26日,原火箭軍司令員李玉超和原火箭軍司令員周亞寧,還有原火箭軍裝備部長呂宏,即“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火箭軍軍人代表大會罷免全國人大代表職務。

同月28日,原火箭軍裝備部副部長少將李同健,“因涉嫌嚴重違紀和職務犯罪”,被駐京部隊的軍人代表大會罷免北京市人大代表職務。 

繼而,去年12月5日,又有原火箭軍副司令員李傳廣“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火箭軍軍人代表大會罷免全國人大代表職務。

不久前發生的故事就是秦剛的全國人大代表職務也被宣佈“終止”。雖然秦剛的被“終止“和前述火箭軍衆將領們的被”終止” 有形式上的區別,即被所在選舉單”宣佈“罷免”職務和“接受(本人)辭去”職務的區別, 但正如本專欄的上篇文章《辭職並非“主動”,秦剛被重罰還是輕處尚無定論》中已經向讀者和聽衆們介紹和分析的那樣,王立軍的例子最能證明人大代表被“接受辭職”之後再接受黨紀政紀處分甚至司法嚴懲實乃常態。

說起來,當年調查王立軍案和如今調查秦剛案的相似之處就是當局必須弄清楚他們是否曾與美國政府之間有過交易。

當年王立軍進入美國成都總領館之前無疑是已經打定主意要向美國政府尋求政治避難並相信能夠成功的。但是,美國人的態度令他大失所望。

日後有外電報道說:王立軍事件發生後,美國華盛頓時報記者格茨曾發表多篇報道,援引相關外交人士話說,國務院不給予王立軍庇護並將王交給中方,是擔心得罪中國當局,是一種綏靖政策。一些國會議員認爲,王立軍是個非常難得的“線人”,可以給美方提供不少中共內情,使美方更加了解中共高層如何“黑箱作業”。衆議院外委會時任主席羅斯雷提南曾專門發函國務院,要求交出所有當時外交電報內容、電子郵件和相關外交密件和材料……。

但前美國第一夫人,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日後在其回憶錄中談及美國政府之所以拒絕了王立軍庇護懇求的理由卻是“他腐敗兇殘,是薄熙來的打手,在這方面他‘記錄’不彰”,所以他不符合美國給予(外國人)政治庇護的所有類別。

筆者較爲傾向於相信的美方當時的幕後考量之一是,當年王立軍進入領館的時機對兩國最高當局來說都是再敏感不過,因爲美中雙方都不願意壞了習近平的好事。

大家都應該記得,從2007年10月中共十七屆一中全會閉幕的那一刻開始,全世界就都知道了新任政治局常委,而且是被排名李克強之前的習近平已經是確認“王儲”。而王立軍進入美國駐成都總領館的那一天,距習近平接受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的邀請對美國進行“正式友好訪問”的預定時間相差剛好一週。所以當時有美媒擔心說:如果接受王立軍的避難申請的話,習近平訪美有可能泡湯或生變。

而依照中共政權的行事邏輯,只要當時的美國政府沒能儘快把王立軍“禮送”出館交給中共國安部,哪怕只是因爲猶豫不決、舉棋不定而讓王立軍在領館裏多待了幾天,當時的習近平訪美百分之百不會按時成行。而且不排除中共當局在接到王立軍進入成都領館報告的第一時間就已經以中斷“習副主席訪美”向美方要挾了。

至於筆者相信的外界當時所分析的美方的幕後考量之二,則是美方權衡再三之後,相信即使同意了王立軍的庇護要求,他所能夠向美國方面提供的情報也必定是“價值有限”。

我們知道,王立軍“自願離開”領館之後即被時任中共國安部第一副部長邱進專機帶回北京,“審查”了剛好7個月之後即被正式起訴,庭審幾天後雖然是以叛逃罪、徇私枉法罪、濫用職權罪和受賄罪等罪名被“合併執行”15年有期徒刑,但其中的第一項罪“叛逃罪”只獲刑兩年。更重要的是並沒有被處以“故意泄露國家機密罪”,這就足以證明當時的王立軍確實沒有向美國政府提供“有價值”的情報。

王立軍案發生的11年之後,當時才被“決定”爲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3個月時間的秦剛因爲“生活作風問題”被審查之後,當局自然就會把審查方向首先指向是否曾被美國政府“性勒索”的問題。

筆者在本專欄上篇文章中還特別提示了新華社於2012年6月30日刊登的一則“快訊”:“重慶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2012年6月26日接受了王立軍辭去第十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職務。依照代表法的有關規定,王立軍的代表資格終止。” 24天之後王立軍即被宣佈“因涉嫌叛逃罪由成都市國家安全局執行逮捕”。

筆者以此爲例並非是要從時間角度說明秦剛也會在被“終止”全國人大代表資格之後很快就遭受進一步的處理。恰恰相反,因爲秦剛案要比當年王立軍案中的“叛逃”部分複雜得多,調查的困難程度更遠遠不是一個檔次,所以秦剛案從今往後直到結案繼續拖延較長一段時間的可能性挺大。

筆者去年7月上旬曾在本專欄發表《傅二奶事小,"秦二世"事大》一文,文中分析了秦剛在擔任駐美大使期間於大使官邸內與傅曉田小姐通姦並導致其懷孕,從此留在美國從安胎到生子再到生子數月之後才返回中國的這一整個過程都是發生在美國的華盛頓和洛杉磯,美國政府和美國情報部門怎麼可能都一無所知?

那麼據此再深入分析下去,雖然中共政權歷史上確實有駐外大使被人家色誘成功而淪爲間諜的李濱案的“深刻教訓”,但傅曉田小姐當初貼上身爲“中華人民共和國駐美利堅合衆國特命全權大使”的秦剛是美國CIA所施之“仙人跳”的可能性,似乎已經被傅小姐產後拼死也要讓孩子認爹的執着所排除。在此基礎上,我們只能從秦剛在去年一月初離任駐美大使之前,具體時間是從秦剛用專機從美國洛杉磯迎接當時的香港鳳凰名記傅曉田到華盛頓大使官邸,並在“採訪”過程中與之含情脈脈開始到傅曉田在洛杉磯產仔的那個時段,是否就已經被美國CIA據此敲詐過了來分析。

去年9月,也就是秦剛被免去外交部長職務之後,被免去國務委員職務之前的那段時間裏,中國境內媒體競相轉載過《美國間諜, 僞裝成“海外愛國成功人士”, 靠近甚至色誘我外交人員》一文,主要內容是有一個名叫梁成運美國中情局華裔間諜,原本只是美國的一個小餐館老闆,在美國情報機關的運作下,先後被包裝成英國大學畢業生、美軍老兵、聯合國任職等履歷,出手闊綽大方,憑藉其打造出來的社會地位和表現出來的關心中國國家發展的人設,很快與中共駐美外交機構搭上了關係。在搭上關係之後,此間諜就通過多種手段,“伺機貼靠我國駐外使節或者外交人員,並以請喫飯,交朋友,甚至找人色誘等方式與中方駐美外交人員發展關係,意圖從中獲取情報或策反我外交人員……”。

這個梁間諜已經被中共當局判處無期徒刑,足以證明他的收買中國駐美外交人員的行爲曾經取得了成功。筆者在此到不是說他與秦剛之間具體有什麼瓜葛,只是想說明中共駐美外交官中肯定是有被“色誘”了的。而這個梁間諜從被中共國安採取強制措施到被送上法庭,期間“調查取證”階段即歷經兩年。

記得去年9月筆者的《從中共前駐韓大使李濱曾被"性勒索"聯想到秦剛在美"失足"的可能後果》被一些網媒轉載後,有網友指斥是“無中生有,胡亂推測”,並挖苦筆者:“編,繼續編”。但這類網友怎麼就不懂得先上網搜索一下筆者所言是否有事實依據呢?

最近一年來,因爲中共當局“抓間諜”行動的走火入魔,中國境內媒體又開始重新炒出了中共國防大學前教授金一南2014年一次公開的演講課中透露了數起重大間諜案,其中之一就是 “前駐韓大使李濱案”。

卻原來,那個叫李濱在擔任駐韓大使的時候,被韓國的情報部門給收買,以一國大使的身份,成爲了其他國家的間諜,最終導致國家的利益遭受了巨大的損失。當時李濱在被國家安全部門逮捕之後,以經濟罪被判處了七年有期徒刑,雖然李濱確實犯下了經濟罪,但是一開始其實並不是因爲經濟罪而逮捕的他,而是因爲間諜罪。

在這次演講的最後,金教授說:“之所以最後以經濟罪判了他七年,是因爲太丟人了。你們看看全世界有哪個國家的駐外大使被收買,還跑去當間諜?”

關於中共前駐韓國大使李濱淪落到甘願替韓國提供情報的地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當時的韓國情報部門先掌握了他的性取向,然後就施以“美男計”。色誘成功之後,照片、錄音甚至好幾個X級別的“男歡男愛”錄相迫使李濱別無選擇。

而在那之後秦剛與傅曉田兩人被美國CIA所掌握的“證據”也許更不止於如上。傅曉田在洛杉磯的第一次產檢後就已經被美國CIA祕密拿到了胎兒的DNA是很可能的。而這一“證據”比當年韓國情報機構出示給李濱的歡愛場景錄相帶之類文雅得多,但也更有殺傷力得多。

但是,美國政府有關部門是否曾因此“敲詐”過秦剛,以及秦剛是否以出情報爲條件換取美國政府爲他保守祕密,中共當局當然不能僅聽秦剛本人的交待,調查取證的過程肯定是十分複雜和艱難。

再舉個例子,一個名爲張向斌的前中聯部官員在奉命長年外派中共駐越南大使館以及回到中聯部任職的前後20年裏,先後向越方出賣了50000多份情報,中共國安在他的電腦與光盤、U盤等儲存設備中發現的高達5200份國家情報中包括了其中59份絕密級情報、848份機密級情報、541份祕密級情報。

而從這個張間諜被國安立案到被判處死緩,期間經歷了整整三年。由此也可以想象一下從去年4月傅二奶回國即失蹤到日後秦剛案結案的整個過程需要一兩年甚至兩三年,都是有可能的。

有道是,這個當年的張向斌案與如今的秦剛案有一個共同之處就是都是駐外期間在當地生下了私生子。不過秦剛只生了一個,張向斌則生了兩個,兩個私生子的媽媽都是越南外交部青年女幹部A某。據中國境內的公開媒體披露,如果不是張向斌回到中聯部任職之後繼續通過A某向越南投遞情報,他在越南駐館期間的所有出賣情報行爲和育有兩個中越混血非婚生兒子的事情,“組織上”可能永遠不會覺察。

而這個張向斌因爲當初的外交身份只是中國駐越南大使館“高級翻譯”,所以他被判刑後公開他與越南女外交官產出兩個中越混血私生子的醜聞對他本人的侮辱性極強,但對“國家形象”傷害不大。而秦剛可就大不一樣了。他的行爲不要說嚴重有損黨國形象,連親自下令越級提拔他的習總書記的老臉都被抽得火辣辣得疼。僅爲此,筆者就非常相信秦剛的黨籍很難保住。如果最終被查出他確實與美國政府之間有過“保密協議”的話,最不幸的下場就是自己的合法夫人林彥女士和地下夫人傅曉田小姐雙雙爲他守寡了。

 

(本期節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講)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