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天临事件又戳了习近平的心窝子(高新)

2019-03-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美联社)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美联社)

笔者在本栏目上周播讲的文章《秘密处死曾成杰的法盲院长原来是习近平学长》中向听众和读者们介绍了当年的长沙中级法院院长罗衡宁在忠实执行了周强亲自下达的对曾成杰的密杀令之后半年,居然还能连任长沙中院院长,直到2017年1月已经两届任满才转任长沙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有道是,当年人们在愤怒谴责周强和罗衡宁后,为了反驳司法界对罗衡宁“法盲院长”的强烈质疑,周强向长沙方面“建议”在罗衡宁连任院长的人大会上突出介绍了罗衡宁的“法学硕士”学位。却原来,这位罗某人当年在中南矿冶学院毕业留校当了三年团干部后于1988年9月进入了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花了三年时间获得了一个“法学硕士”学位,这个专业就是当今圣上习近平简历中的那个“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关于“此‘法学’非彼法学”,笔者已经在过去的文章中详细介绍过,只不过习近平简历中介绍的进入该专业“攻读”他的“法学博士”的时间要比罗衡宁攻读“法学硕士”的时间晚了整整十年。所以,虽然罗衡宁比习近平年轻十岁,但习近平也还得称他罗衡宁一声“学长”才是----清华大学的“法学”学长!!!

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当初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在从无到有的过程中,当事人一度还是计划把这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思想政治教育当成正经的大学“学术性专业”来做的,所以当时招收的硕士生都是学制三年的在校全日制硕士,所有被录取者都是应届本科毕业或者本科毕业后已经有过一至数年工作经历者,都是通过了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的英语、思想政治理论等公共科目的全国统一命题再通过清华本校的专业考试后方获录取。

也就是说,人家罗衡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授予的“法学硕士”虽然和“法”字完全不沾边,但去掉“法学”两个字,其硕士的学历确是货真价实的,全国统考,三年全日制!

相比于通过了全国统考及本校专业考试之后在校全日制寒窗三年也才获得一个硕士学历和学位的罗衡宁,其同校同专业的“学弟”习近平不需要任何形式的入学考试即可成为博士候选人,只花了三年多一点就拿到了博士学位,而且这三年也只是一个过程,并非在校上课。如此对比,那位罗衡宁在心底里能看得起习近平的博士学位才怪!

习近平当上总书记后不久,中国内地的《中国改革论坛网》于2013年9月刊登了《图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他们的老师》一文,这篇文章的内容当时曾被中国大陆众多公开网站转载,其中有关习近平的描述内容是:“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外出均有秘书陪同的习近平,每次到北京跟博士论文指导老师刘美珣讨论论文,都会请秘书离开。”

该文还详细介绍说:“习近平就读的这种在职博士与普通博士略有不同。一是入学不需要参加全国考试,他们是带着已经研究了的成果来读博士的,然后全校组成专家组来考评,通过这个以后才能入学,二是不需要在课堂上听课,学校会对每门课程进行教学录音,然后寄送给学生”。

笔者在不久前的一篇文章《习近平靠录音磁带“修成”“法学博士”》中根据“清华大学对论文博士的严格规定”计算出来的习近平即使出“满勤”,在其“攻读博士”的三年中,也是至多上过三十四次课,但都不是在清华大学的课堂上,而是在自己当年的福建省长办公室里听取刘美珣寄给他的录音磁带。

《图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他们的老师》一文中还介绍说:“刘美珣透露,习近平的毕业论文最初叫《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研究》,她觉得题目太大,让习近平重新选题,这才有了《中国农村市场化建设研究》。”

岂止是“题目太大”?当年身为福建省长的习近平居然能够想象可以用一篇“论文”包罗万象----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无论是社会还是文化统统都要囊括其中?说得好听是没有自知之明,说的难听是狂妄自大。

今年1月笔者的《习近平靠录音磁带“修成”“法学博士”》一文刊登和播出的次日,有转载此文的网站附上了两篇短文,一篇是《习近平成了博士害的导师刘美珣成了三无教授》,一篇是《习近平和年轻13岁的美女教授刘慧宇经历高度一致》。前文说的是习近平成了博士,导师刘美珣当然也出了名。但是没得好处。网上一查,这位刘美珣国师,一没出生地点,二没学位说明,三没外语水平,成了三无教授,偷偷摸摸像超生游击队。教出伟大习博士,老师东躲西又藏。

笔者也上网仔细查对了一下,这位刘教授的简历中虽然说了她是1961年清华大学毕业留校,但却没有具体系所和专业。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都知道,自从五十年代中共建政之初搞了所谓“院系调整”之后,清华由全科性综合大学转为多科性工业大学,所以当时被称之为“工程师的摇篮”。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后,清华大学逐步恢复类学科,并新建了诸如理科、人文社科、经济管理、马克思主义和思想政治教育等政治学科,重新成为综合性大学。那么1961年毕业于清华的刘美珣之所以不愿意让外界关注她当年所学专业,应该是因为就算“马克思主义理论”也是学问,她刘美珣也是“半路出家”。

有一种说法是这位马列主义老太太其实是1961年清华毕业后留校的政工干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才开始做起“学问”来了。但这种说法未获证实。

《习近平和年轻13岁美女教授刘慧宇经历高度一致》一文中说:刘慧宇1966年生,比习近平年轻13岁。工作经历是,福州、厦门、宁德、福州。同时期习近平的经历是厦门、宁德、福州。特别是在宁德,习近平是地委书记,刘慧宇是宁德市人大副主任,宁德市蕉城区副区长。

网传习近平博士论文由刘慧宇代写。这个完全可能。这里也要说句公道话,当时领导弄了在职博士是一阵风,没有在仕途竞争上吃亏。这种博士论文当然全是让人代写的。

笔者在过去的相关文章中已经介绍过居住挪威的华裔政论家钟祖康发表的调查文章《是她为习总代写博士论文吗?》,将习近平的那篇博士论文《中国农村市场化研究》,跟刘慧宇以“刘惠宇“之名出版的著作《经济全球化与中国农业发展》进行了详细的对比,找出了多处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段落。钟祖康的结论是,刘慧宇是学术科班出身,“当时以其学术专长帮了习近平一把,但在处理自己的著作时,在把文字搬来搬去时,对自己曾为他人做枪手代写的文字失去警觉性,以为还是自己的。”

笔者去年曾经在中国内地一家民间网站上读到过质疑“刘慧宇涉嫌抄袭习近平“的高级黑网贴,但现在再也找不到这则贴子了。

其实习近平的法学博士学位及论文自从他还是国家副主席的时候就开始广受质疑,两年多前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专文再次推动此质疑之声浪,文章甚至认为习近平上台之后打压网络和微博就是始终担心网络和微博的力量有一天会涉及到他的“学历问题”。

该报道说,“因为习近平自己高叫反腐, 但上台之后却从没有谈到文凭和学历反腐, 他自己在此问题上心虚”。该报道文章作者所以报导揭露习近平博士学位问题,因为他们已拿到习近平博士论文的复印件;而网上只能查到习近平博士论文的500字介绍, 检索不到原文。从学术角度讲,这篇长达161页的论文不但漏洞百出,且缺乏原始调研结果,很可能是综合官方调查报告和外国研究成果后,由专人以马列主义理论词汇合成。中国已建立“博士论文检索系统”,但习近平的论文就是不进入这个“系统”,这本身也说明习主席可能心虚(不是谦虚),知道自己的文章是作弊的。为什么习主席不敢把自己的博士论文公开?因为他的论文明摆着跟法学毫无关系。

依笔者之见,习近平之所以不敢把他的博士论文公开恰恰不是因为他论文的内容和法字不沾边。因为在中国大陆把马克思主义、思想政治教育等的“学术门类”全都归入了“法学大类”,这本身不是习近平的错。最有可能的应该是习近平或者说习近平的下属们最担心亿万臣民中的好事者们利用现代检索系统查出破绽。已经发生的一个重大“政治事故”就是因为新疆“再教育”集中营而受到习近平大力表彰的陈全国居然被外国人查出了涉嫌论文剽窃。英国《金融时报》不久前报道了陈全国博士论文是抄来的。这意味着陈全国所谓的博士头衔名不副实。报道中说陈全国在2004年发表的论文,以《中部地区人力资本积累与经济发展相关性研究》为题,论文令他成功获得武汉理工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不过该论文有13段内容与中共社科院莫志宏的2002年论文相同。论文另有65段内容,与暨南大学 Zhu Yimin于2002年撰写的论文相同。不过陈全国均没有标注出处。

《金融时报》又检视了十份在网上找到的中共高官博士论文,结果发现有三篇论文都是大篇幅抄袭他人文章,没有标注出处。涉嫌剽窃论文的包括中共政协副主席王正伟、国家自然资源副总督察陈尘肇、以及中共中央统战部任副部长侍俊等。

相信如上文章作者也曾经尝试了检索习近平,但和笔者一样是无功而返。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不妨登录进去那个大名鼎鼎的翟天临博士居然根本没有听说过的《中国知网》,输入“论我国经济的三元结构 李克强”几个字后,你想要的东西就出来了,但输入“中国农村市场化建设研究 习近平”几个字后,立刻冒出来数不清的东西,就是没有习近平这篇论文的原文。

前不久,著名演员翟天临遭遇“学术打假”之后,中国内地官媒民网齐声喊打,教育部也不得不出面表态“零容忍”,但没过几天这轮“学术打假”和“高校反腐”热就被官方下令降温,用一位内地记者朋友的话说,“翟天临事件又戳了习近平的心窝子了”。据闻中宣部已经要求对翟天临事件的宣传要“就事论事,适可而止”,严禁受境外媒体影响,把该事件与“所谓的‘官场学术腐败’挂勾”。在此之前 ,网监部门也奉命全力防堵陈全国论文涉嫌抄袭之类的境外媒体内容“翻墙入境”。表面上保的是陈全国的声誉,最直接的目的当然是要力阻“拔出萝卜带起泥”……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