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届河南省委书记都晋升为全国政协副主席(高新)

2018-03-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人民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路透社图片)
中国人民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路透社图片)

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里我们已经分析过了无论即将公布的十三届全国政协秘书长会由哪一位副主席兼任,习近平从全国政协入手,犒赏给自己的老部下何立峰一个副国级几乎是可以肯定的。因为已经有周小川以政协副主席身份继续担任国务院系统的人行行长的前例,所以何立峰以政协副主席身份由专职改成兼任发改委主任的可能性还是存在。

进入十三届政协委员“中共界别”名单中的十九届中央委员除了汪洋和刘奇葆以及料将会连任十三届政协副主席的张庆黎、卢展工、王正伟、马飙,再加上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应该会成为十三届政协新任副主席的何立峰、李斌,另外还有现任国家民委主任兼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巴特尔、河南省委书记谢伏瞻、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张裔炯以及中央政法委秘书长汪永清等。

如上人中,蒙古族的巴特尔之前的中央民委主任王正伟是上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巴特尔2016年同时接替了他的中央民委主任和中央统战部副部长职务,从那以后王正伟便成了专职政协副主席,因为他十九大上继任了中央委员,所以肯定会在十三届政协里连任一届副主席---既算党内副主席,也是政协副主席里按惯例都会安排的回族代表。而巴特尔大概会象五年前的王正伟一样,以中央民委主任身份接受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殊荣。有外界报道说巴特尔也许会接替尤权的统战部长职务。持这种分析者认为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中安排了一名少数民族代表杨晶,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和书记处中都没有少数民族代表,而把巴特尔安排成政协副主席后,先接替尤权统战部长,而后再等某次中央全会增补他为中央书记处书记是有可能的。 笔者的观点是可能性不大。

有台湾媒体注意到现任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张裔炯也已经进入了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名单,并且也已经进入了十三届全国政协第一次会议的大会主席团,因此也可能是新任政协副主席人选之一。

其实,早在二零一二年六月即已经接替了朱维群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的张裔炯当年即已经当选十八届中央委员,次年三月的十二届全国政协会上又被安排为全国政协常委。

依笔者的看法,这个张裔炯象五年前一样,继续以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在任中央委员的身份继任一届全国政协常委是一种可能。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先以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身份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日后或可能接替尤权的统战部长职务,或可以就会形成一种新的模式,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即是副国级的政协副主席,而统战部长则由中央书记处书记出任,进一步突显党的领导。

总之,如果拿张裔炯和巴特尔做比的话,政治资历比巴特尔老得多的张裔炯应该是更有资格接替统战部长职位。

这位张裔炯本是青海省汽车修理工出身,担任基层团干部后在青海省广播电视大学语文专业函授大专班“不脱产”学习过,日后在青海省一路爬升至省委常委兼西宁市委书记,而后又成为援藏干部,担任过四年时间的西藏自治区委副书记,一度还兼任过自治区政法委书记,回调内地后出任江西省委副书记,期间还兼任了井冈山干部学院第一副院长,并在此职务上引起了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习近平的关注。2012年十八大召开之前,本来已经被中组部提名为江西省政协主席候选人的张裔炯被习近平点名调进北京,接替已经年满六十五岁的朱维群的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的职务。至今还已经在这个位置上坐了将近六年时间。未来的张裔炯搞好了会被习近平犒赏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凭此即可终身享受副国级待遇。搞不好便会在两年之后退居二线,象六年前的朱维群一样,在政协里担任一段专职常委后告老还乡。

笔者在上篇文章中提到的台湾媒体的相关报道中介绍说:北京青年报微信公众号政知圏的相关文章中特别提醒 其首先提到十三届政协委员中共界别的99人中有两人较为特殊,一个是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一个是河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谢伏瞻。二人特殊之处在于:汪洋是99人中唯一的一个政治局常委,而谢伏瞻,1954年8月出生,今年63岁,2016年3月由河南省长升为省委书记,至今两年。

显然,文章的潜台词是在暗示大家:作为唯一的政治局常委的汪洋,铁定是全国政协主席。对此,外界亦早已推断出。而其特別提到谢伏瞻的年龄、任职期限,也是在暗示其应出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如果与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会委员名单中出现的时任河北省委书记的张庆黎、江西省委书记苏荣的名字相对照,就可知这样的安排已有前例。2013年“两会”后,张庆黎、苏荣卸任省委书记,出任政协副主席,而业已到年龄的谢伏瞻恐怕也是作此安排的,否则其“特殊”在哪里?

其实,苏荣当年被安排为十二届政协副主席之前即已经因为年龄原因没有在十八大上继任中央委员,所以笔者坚信这个谢伏瞻已经是习近平钦点的新任政协副主席,其河南省委书记职务会在两会结束之后换人。但严格地说不是苏荣模式而是张庆黎或者卢展工模式。

十分巧合的是,五年前的卢展功也是在继任中央委员之后继续留在河南省委书记位置上,等“当选”为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之后,其河南省委书记随后被安排卸任。更巧合的是,卢展功之前的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奎元,也是从河南省委书记位置上晋升政协副主席的。

现如今,在没有机会从政治局、书记处和国务院系统晋升副国级的前提下,安排担任一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或者全国政协副主席,从而享受终身的副国级待遇,是习近平政权犒赏正省级属下,特别是省委书记们的重要手段,刺激得那些已经接近六十五岁退休年龄的省委书记们纷纷争抢着向习近平表忠心、献红心。

不过具体到这个谢伏瞻,他被晋升副国级的政治设计,很可能是在十八大和十九大之间即已经被考虑过的。

一九五四年出生的谢伏瞻有着和习近平一样的当“知青”时积极要求进步入党,进而被推荐为“工农兵学员”的早期经历。日后他长期在国务院系统工作,主要任职离不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统计局和国务院研究室,1999年晋升副部级同,2006年晋升正部级的国务院统计局局长、党组书记。从国家统计局平调至国务院研究室当了五年主任之后,他于2013年初被外放河南省担任省长。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三年,2016 年4月又被就地升任省委书记。

如此说来,这位谢伏瞻的河南省委书记才当了刚满两年,但考虑到他今年8月即会年满64岁,如果再不安排为副国级,明年就只会被退居二线,在人大或者政协当一届什么委员会的主任了。

不过与五年前的张庆黎和卢展工相比,这个谢伏瞻是个典型的技术型和学术型的干部。他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前身国务院经济技术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担任助理研究员时即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当过一年访问学者,日后又在 清华大学、哈佛大学公共管理高级培训班学习,担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和国务院研究室主任期间一直都是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和国家信息化领导小组成员。因为他的这番经历,今年以来谢伏瞻以省委书记身份进入政协委员名单后,北京政坛内即有议论说也许会让他在央行或者其他主要的财政金融机构担任正职领导人,以政协副主席的副国级身份不受六十五岁退休的年龄限制。若是让他仅仅是担任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孤职的话,岂不是人才浪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