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鍾南山的“火線入黨”領誓與武漢殯葬工的壯膽歌


2020.03.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鍾南山領誓廣東一線醫護人員火線入黨。(Public Domain)

上週二,中共官方媒體刊登和播發鍾南山左手捧着一份中共入黨誓詞,高舉起右拳,口中唸唸有詞地爲“火線入黨”的醫護人員“領誓”的動圖和視頻。有外界媒體感嘆說,“他向中共效忠的鏡頭,使人們突然意識到這位院士的政治角色。自願或者無奈?或許,他在專業領域的聲望難以避免被當局利用?”

而筆者則強烈認爲,“難以避免被(中共)當局利用”的命題,根本就是莫須有。太多的事實已經證明,根本不是什麼“被利用”,而是他鐘南山一直在自覺、自願地爲當局所用,甚至是急當局所急,想當局所想。更準備地說,他鐘南山本來就是“當局”的一員,何來被當局利用一說?

事實上,鍾南山早已經是黨齡比習近平長許多年的中共政權的老黨員,三十年前即已經擔任了中共廣東醫學院的黨委書記了。但就是因爲這次中共官媒突出報道了他在黨旗下,高舉右奉拳的照片和視頻,所以不但是外部媒體的受衆,就是許多中國大陸內地的電視觀衆和線上網友也都不明就裏,大都以爲官方媒體突出報道此情此景,所要刻意營造的,根本就是八十四歲高齡的鐘南山本人在“抗疫”最前線的“火線入黨”。總之是,“鍾南山被入黨”的說法一時間甚囂塵上。

貌似同情鍾南山的網友“藍靛廠” 發表評論說:“鍾老辛苦了,別怪他火線入黨,換誰都得入黨,想要在中國正經乾點活不入黨會束手束腳。佛說:我不入黨誰TM入黨?”

有一個署名“亮油 ”的網友質疑道:“鍾南山入黨時間蹊蹺,戰疫的是醫護不是TG,後者沒理由一改鍾老80年信念。但願他不是投惡自保,不明財產太多。”

一位自稱“澳洲老農“的網友則認爲: “爲了表現所謂各階層的參政和團結,雖然一些知名的知識分子主動要求入黨,但政府特意把他們留在黨外。鍾南山的入黨,不知道是他本人的意願還是被入黨。有一種可能就是,鍾南山瞭解這次病毒的來源和一些內情,政府爲了控制鍾南山的話語,引導了鍾南山的入黨。”

網友“一條小路” 的評論是:“ (這隻能)證明鍾南山一直都不拒絕共產黨的病毒,到了八十四歲了,終於被共產黨的病毒傳染了;八十四歲以前可悲,八十四歲以後更可悲。”

署名“國境之南”的網友揶揄說:“ 這時候入黨就好比1911年10月9日痛下決心自宮,準備第二天入宮當太監……。”

筆者本人在看到鍾南山站在黨旗下高舉右拳,口中唸唸有詞的視頻和動圖時,倒是沒有誤解爲是鍾南山本人在“火線入黨”,而是即刻聯想起了此前在“油管”上看到的一則恐怖視頻:……一長排被密封在黃色屍袋裏的屍體,和長長的一排火化爐爐門的背景裏,武漢某火葬場的燒屍工一遍又一遍地乾嚎着成龍春晚名曲“問我國家那像染病”壯膽:“萬里長城永不倒,千里黃河淚滔滔……。”

真的是,你說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鍾南山領誓廣東一線醫護人員火線入黨。(Public Domain)
鍾南山領誓廣東一線醫護人員火線入黨。(Public Domain)

關注我們自由亞洲電臺的聽衆和讀者中應該有不少人都注意到了,我們亞洲自由電臺推特帳號上月12日發出一張照片,顯示一羣身穿制服、面戴口罩的殯葬業人員,站在重慶市一間殯儀館前,高舉“重慶市援鄂殯葬服務隊”旗幟。相關報道中指出: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中國各地相繼派出醫療團隊趕赴湖北支援。但這一次,重慶市派出的卻是“重慶市援鄂殯葬服務隊”。不少人看後表示,這照片讓人慎思極恐。

無獨有偶,在全中國各地殯葬行業裏的火化工,也有很多是和鍾南山一樣的“久經考驗的中國共產黨員”。中國大陸內地的公益時報《中國殯葬週刊》上月11日深夜曾發文稱,河南省洛陽殯儀館於2月7日,舉行了一場有3人組成的“突擊隊馳援武漢”儀式,過程中3個整裝復待發的火化工黨員面對舉着右拳的黨委或者黨支部的領導,宣誓必須完成黨交給的任務。不過,該文早已被“河蟹”(和諧)。

另有一家殯葬刊物證實如上消息說,河南省洛陽殯儀館這批支援武漢的人員均爲共產黨員,主要任務爲支援當地的疫情防控工作。2月7日,河南省洛陽殯儀館爲3人舉行壯行儀式,洛陽市民政局黨組書記巴永山向3人授旗。三名支援武漢的火化工黨員面對黨旗,重溫入黨誓詞,宣誓要“牢記初心使命,發揮黨員的先鋒模範作用……。”

誰都知道,曾因爲薩斯病毒而廣爲人知的鐘南山,如今又是因爲這一次的武漢病毒而被家喻戶曉。但是,如今中國內地官方媒體也都已經披露的事實內幕是,當時的中國國家疾控中心高福等人事先已經和鍾南山一起進行了討論,“已經人傳人”是他們的共識。

一篇標題爲《同一個鍾南山,一個爲入黨領誓,一個道出人傳人重大隱情》的外界報道文章,似乎是要把火線入黨領誓的鐘南山和“道出人傳人重大隱情”的鐘南山區別開來。評論中說:無論如何,(已經人傳人)此言一出鍾南山之口,一下子打破了一個禁區,也一下子讓還矇在鼓裏的中國平民百姓陷入恐慌。可以想象,多少年後,人們想起鍾南山的時候還會和‘人傳人’三個字連在一起。”

但是請不要忘了,鍾南山接受記者採訪時,在官方媒體此前已經承認的“有限人傳人”,但是“可防可控可治”的基礎上,說出“現在可以說,肯定有人傳人現象”的話,已經是一月二十號的事情了。而按照已經被中共當局刻意對外公開的,習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上的自我表功的說法,他早在1月7日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已經“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我時刻跟蹤着疫情蔓延形勢和防控工作進展情況,不斷作出口頭指示和批示……。”這是官方媒體受權發表的,習近平當時在政治局常委會議上的原話。

由此可見,鍾南山的那句“肯定人傳人”,完全是事先經過了整個專家羣體之間達成了一個遲到得不能再遲到的共識的前提下,肯定也是已經得到上級認可的前提下,才於一月二十日對記者說出的。

也就是說,遲至一月二十日,“肯定人傳人”事實上已經不再,或者說不可能再繼續被“隱”的前提下,無論是高福還是鍾南山,或者是其他參與了武漢考察的中國國家疾控中心的專家們,誰都已經被同意或者說被授權“別再隱瞞了”。而鍾南山之所以成爲“第一個”,完全是因爲他由薩斯積累起的名氣讓記者最先採訪了他。僅此而已。


鍾南山領誓廣東一線醫護人員火線入黨。(Public Domain)
鍾南山領誓廣東一線醫護人員火線入黨。(Public Domain)

這之間也還有一個鐘南山自己口中說出,但卻未被外界特別關注的事實。那就是,鍾南山在武漢確切知道了已經有數字“不是個別”的醫護人員被感染的前提下,“爲了慎重起見”,還是在回到廣東之後,確認了有廣東被感染者本人從未去過武漢,但其家人去過武漢的事實之後,才完全說服了自己,先讓自己確信“肯定是人傳人”了。

衆所周知,一月二十四日是農曆的大年三十,此前一天,也就是一月二十三日,武漢宣佈封城。武漢封城的當天傍晚,習近平在鶯歌燕舞、張燈結綵的春節團拜會上,發表“熱情洋溢”的春節賀詞中,因爲沒有半句對武漢疫情的關心而引發中國百姓的強烈憤慨。一位中國網民寫道:“我的問題是——當前最緊迫最重大的事情是什麼,救命還是做夢?”

另一位爲網民寫道,“前幾位,但凡出事了,不說總是第一時間吧,但起碼也能迅速趕到。也不說人家是不是逢場作戲,但實際上必要的穩定民心的表態無可非議。現在出了這麼大的事,......上面的還在團拜會。我認真看了講話,全篇讀稿,沒有一處提到武漢疫情。真的是徹底的冷漠,就靠批示的幾句片湯撐着,真讓人寒心,噁心,痛心。”

……接下來發生的故事是,官方媒體配合宣傳習近平“我一直都在親自部署,親自指揮”,把二十三日的武漢封城宣傳爲習近平的“英明決策”。此後,鍾南山帶領他的團隊所做出的一項“重大研究成果”就是:如果不是以習近平總書記爲核心的黨中央及時採取果斷決策,批准於一月二十三日封城武漢,而是在五天之後 ,也就是一月二十八日才採取果斷措施,“內地疫情規模擴至近三倍”。

鍾南山此言一出,立刻招致一位“中號打狗棍”網友的怒嗆:“鍾南山說的話已經沒譜了,他最近一直在爲維穩政治說話,習近平拿他當擋箭牌了。”

網友“布衣之才”和 “big-guy” 發表評論說:“鍾南山已經是一政客,他雖然也有真言,但夾雜着中共的謊話,真假難辨”;“當一個科學家爲政治所用,他已經沒有信譽了。”

毫無疑問,大疫當前,放着那麼多的以救人救命爲最重要前提的研發項目不做,單單要去抓緊“研究”和“論證”自一月二十三日開始採取“防控干預措施”的“偉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是誰都會將鍾南山如此研究成果的“自身意義”理解爲是在爲響應習近平“科研爲政治服務”的偉大號召的身體力行。和他“百忙之中”還一定要抽出專門時間,幫“火線入黨”者宣讀“爲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身誓詞的居心,如出一轍。

當然,事實上他鐘南山的這項“研究成果”中,確實也還有一句輕描淡寫:“如果將干預措施提早5天實施,那麼最終疫情規模將爲4099例”。


鍾南山領誓廣東一線醫護人員火線入黨。(視頻截圖)
鍾南山領誓廣東一線醫護人員火線入黨。(視頻截圖)

拋開數字真僞不談,措施採取得越早,日後的病例越少只不過是個最簡單的邏輯推理。但是,中共官方媒體在拿他鐘南山的這項“研究成果”來證明習近平,一月二十三日下令犧牲武漢的決策不但英明而且果斷,不但果斷而且及時的宣傳文章裏,都是刻意忽略掉他鐘南山最後這一句輕描淡寫的。

當然,他鐘南山最爲政治所用的表現,就是適時拋出了所謂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並不等於是發源在中國的所謂“專家權威分析”。

上月27日,鍾南山在廣州市政府新聞辦舉行的第24場疫情防控保障專題新聞通氣會上稱,“對疫情的預測,我們首先考慮中國,沒考慮國外。現在國外出現了一些情況,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

他還說,“現在已經是人傳人了,但這個病毒從哪裏來還是存疑。發現有這個病毒的第一例是12月中下旬,以前是不是已經有了都不知道。”言下之意,這個病毒也可能最初是被從中國之外的某個國家,以某種形式,送到了武漢。

從那以後,無論是中共官媒還是對外發言人,都把武漢病毒的源頭從華南海鮮市場轉向了中國之外 ,明裏暗裏地故意和“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聯繫在一起。詳細的介紹和分析內容,留待下篇文章繼續 。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