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夜話中南海:此專家組非彼專家組 鍾南山“失勢”於習近平絕無可能


2020.03.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1 中國傳染病專家鍾南山。(路透社)

本專欄的上篇文章《鍾南山的“火線入黨”領誓與武漢殯葬工的壯膽歌》中已經分析到了,被中共黨媒大肆渲染的鐘南山爲“火線入黨”的醫護人員“領誓”之行爲,“難以避免被(中共)當局利用”的命題根本就是莫須有的。太多的事實已經證明,根本不是什麼“被利用”,而是他鐘南山一直在自覺、自願地爲當局所用,甚至是急當局所急,想當局所想。更準確地說,他鐘南山本來就是“當局”的一員,何來被當局利用一說?

而鍾南山的這句“肯定人傳人”之所以令人印象深刻,完全是因爲在此之前的第一批專家組成員之一,日後自己也被病毒感染、自稱是靠抗艾滋病藥物治癒的王廣發在一月十日,對官媒發言稱,“整體疫情可控,沒有出現參與救治的醫護人員感染的情況”。次日武漢衛健委即通過央媒,向全中國乃至全世界隱瞞已經有多例醫護人員被感染的實情,公然宣稱:“未發現醫護人員感染,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

現如今,被中國老百姓和外部世界記憶猶新的是,鍾南山一月二十日晚間接受央視採訪時說出的那句“肯定人傳人”。但事實上,在此之前的當日下午,與鍾南山一起出席記者會的其他專家們也都是同一口徑,唯一例外的是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 。

這個在國家衛健委召開的記者會主題是“專家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答記者問”,與會專家是鍾南山、李蘭娟、高福、曾光,以及香港的袁國勇。

當時的高級別專家組,也就是國家衛健委派至武漢的第二批專家組組長鍾南山第一個被 央視記者提問,長篇回答的關鍵幾句是:“感染人羣的地理分佈跟武漢海鮮市場關係很密切”;“……證實了有人傳人的傳染,也證實了有醫務人員的感染”;“春節期間這40天,我們估計得病的人數還會有增加……, 但不是增加得很多。”

事後回顧起來,如今又斷定世界範圍武漢病毒大流行會在六月份結束的鐘南山,當初的預測實在是過於樂觀了。

一月二十日下午的記者會上,袁國勇在回答記者提問時最重要一句話也是:“人傳人這個問題已經發生了”。

而在這個會議上,在鐵定“人傳人”的問題上,比鍾南山表達更乾脆也更形象的是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他當時的表述是:“既然叫傳染病,如果這個病沒有人傳染,我倒覺得驚訝……。華南海鮮市場高濃度的病毒暴露,那麼多人突然感染了,這個感染遠遠超過了一般人傳染,短期內出現病毒。現在都算早期,就發現了人傳人的現象……。這個傳播進入了一種社區傳播的早期。另外還有一些醫務人員,有很多做公共工作的,公交車的售票人員,還有銀行櫃檯人員等面向老百姓的,一個人得病以後可能傳染很多人,所以每個行業都得行動起來。千萬別帶病工作、帶病旅遊,這是非常危險的。”

現如今,無論中國大陸境內還是境外,都把中共當局從拼命隱瞞到不得不重視的“政策拐點”,以鍾南山口中說出了“肯定人傳人”爲標誌。但事實上,在一月二十下午的記者會之後,如果中央電視臺當晚採訪的是曾光而不是因爲當年的薩斯出名鍾南山,曾光只會在鍾南山的基礎上,對“人傳人”的確定更爲直接,更爲堅決。

事實上,當時作爲國家疾控中心主任的高福是在一月二十日下午的記者會上,唯一一個堅持 “有限人傳人”說法的。

高福當時宣稱,自己一直都是在“第一線”,這證明了王廣發參與的第一批專家組的負責人就是高福的推斷。高福在一月 二十日下午記者會上的原話是:“爲什麼我們推斷病毒的來源在華南海鮮市場?現在看來經歷了三個階段:最早的時候所有的病人都和華南海鮮市場有關,非常清晰,從動物跳到人類,有適應性變異,就有有限的人傳人……。”

毫無疑問,作爲國家疾控中心一把手的高福肯定是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的。但在習近平已經問責前湖北衛健委主任,黨組書記及前湖北省委書記和武漢市委的前提下,卻仍然讓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和高福兩人都繼續留任,這是否說明了馬曉偉和高福兩人在武漢和湖北的疫情被向中國公衆及全世界隱瞞,具體說就是直到今年大年三十之前的那個時段裏,都是對外一套,對內一套,一直向中央乃至向習近平本人實話實說的。

試想,如果筆者所分析的,直到大年初一中共官媒奉命報道的習近平召集政治局常委專題研究武漢肺炎之前的那段時間裏 - 到底是起始於去年12月初,還是12月底,已經不是最重要的。馬曉偉和高福兩人確實一直是向習近平當局實話實說,那麼習近平若公開向此二人甩鍋的話,除非直接滅口,否則二人就會有乾脆也對外實話實說,拼個魚死網破的可能。

回過頭來繼續說鍾南山。我們上篇文章已經提示了,他鐘南山最爲政治所用的表現就是適時拋出了所謂“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並不一定發源在中國”的所謂“專家權威分析”,內容是:“對疫情的預測,我們首先考慮中國,沒考慮國外。現在國外出現了一些情況,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是發源在中國”;“現在已經是人傳人了,但這個病毒從哪裏來還是存疑。發現有這個病毒的第一例是12月中下旬,以前是不是已經有了都不知道。”言下之意,這個病毒也可能最初是被從中國之外的某個國家,以某種形式送到了武漢。

正是從鍾南山開了頭之後 ,無論是中共官媒還是對外發言人,都把武漢病毒的源頭從華南海鮮市場轉向了中國之外,明裏暗裏地故意和“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聯繫在一起,其“論據”都是鍾南山的“專家論證”。最新消息是本月12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推文,攻擊美國:“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美聯社)
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美聯社)

同時也另有外界報道說,意大利在線雜誌《寒冬》最近刊登《病毒“去中國化”:中共宣傳如何改寫歷史》的社論。主編馬西莫·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表示,近日有中國同事問候他在“意大利病毒”盛行時,是否安然無恙。在這之前,英特羅維吉還從來沒有聽說“意大利病毒”的叫法,接着他發現,日本友人也被問及有關“日本病毒”的問題。

如上文章的作者說:“3月9日,左翼天主教日報《十字架報》國際版(La Croix International)公佈一份調查報告,該日報以往從不發表對中國不利報道,此次罕見披露一週前,中共向駐外使節和遍佈全球的‘中共同路人’發出祕密指示,要他們說服那些親華人士統一口徑,不要說新冠病毒源自中國而要堅稱雖然病毒重創武漢,但其真實來源仍然未知。”“該調查報告稱,密令要求他們‘質疑’公衆輿論,暗示武漢肺炎最開始是從國外傳入中國的。”

前面已經回顧過了,在武漢肺炎發源自海鮮市場的說法上,無論是過去的高福還是石正麗,無論是當時的中共武漢和湖北當局還是鍾南山,都是異口同聲。但在武漢和湖北的普通百姓和醫護人員付出慘重代價之後,剛剛出現了病亡人數開始每天遞減的苗頭,他鐘南山的“研究方向”就突然調頭,把武漢病毒的源頭從武漢的海鮮市場轉移,及時引導了中國境內輿論從被動辯解不是中國實驗室製造,轉換爲主動攻擊美國向中國輸出了病毒。由此,不能不懷疑他鐘南山是在用“科研”服務於政治,服務於“愛國主義”。

與此同時,被外界人熱炒的另外一則關於鍾南山的新聞則說,他因爲“犯了方向性錯誤”,未能配合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中藥抗疫”的批示而遭免職。

相關報道說:本月11日晚上,中國社交平臺突傳中國國家防疫專家組組長上月初已經悄然換馬,原組長鍾南山遭免去組長一職,但他仍然爲專家組成員。消息說,國家衛健委體制改革司司長梁萬年任組長,而在改組後的專家組成員中,有多名中醫背景的專家成爲骨幹。

但事實的真相之一是,就在本月十二日,鍾南山還在向美國同行鼓吹了中藥抗疫的功效和在病人身上的實驗成果。

日前,衆多中共媒體爲配合當局指導全球抗疫的對外宣傳攻勢,突出報道了“鍾南山院士團隊連線美國ICU團隊,討論重症救治並達成合作”。鍾南山向美國重量級專家們表示:“一些中藥已經在我國的p3實驗室內進行了細胞層面測試,研究證明,特別是中藥顯示出對抗病毒和抗炎有效。他舉例道,六神丸顯示病毒的數量減少了; 連花清瘟膠囊也顯示使用後,患者出現了較少的病毒負載量。”

另外筆者也特別關注到,“披露”鍾南山被免職的相關報道中,無論是原發還是轉載,都沒有弄清楚被“免”的到底是哪個組的組長。

事實是,鍾南山自武漢病毒爆發後,先後被任命爲兩個專家組的組長。第一個就是前面介紹的“高級別專家組”的組長。截止前文介紹的一月二十日下午的記者會,這個臨時性專家組的使命已經完成。所以,如今根本就不存在這個該專家組“重組”的前提,何來鍾南山被免去組長職務的運作?


鍾南山領誓廣東一線醫護人員火線入黨。(Public Domain)
鍾南山領誓廣東一線醫護人員火線入黨。(Public Domain)

至於鍾南山的第二個組長職務 ,是科技部牽頭組建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聯防聯控工作機制科研攻關專家組”。該組由十四名專家組成,成立之初即納入了天津中醫藥大學校長、也和鍾南山一樣有院士頭銜的張伯禮等中醫、中藥專家。而這個科研小組裏即使鍾南山不再是組長,也不可能是由梁萬年接替組長職務 ,因爲此人不是病毒專家。而他梁萬年當組長的那個專家組不是科研攻關組,而是“國家衛健委新冠肺炎疫情應對處置工作專家組”。

正是因爲對那麼多與武漢肺炎相關的工作小組、領導小組,還有專家組多到中共官方媒體的記者們都會搞混,所以“中國-世界衛生組織新冠肺炎聯合專家考察組中方組組長梁萬年”陪同世衛專家考察的消息見報後,因爲消息中也還介紹了他的另一個職務是“國家衛健委新冠肺炎疫情應對處置工作專家組組長”,所以才被不少人誤以爲,“專家組組長”已經被從鍾南山換成梁萬年了。殊不知,此專家組非彼專家組。而事實上,鍾南山本人不但從未被免去什麼組長職務,“失勢於習近平 ”的猜測更是莫須有。

現如今,倒是因爲他鐘南山已經開始了率隊“支援美國抗疫”的大肆渲染,又一次及時配合了中共當局,把習近平塑造爲全球抗疫領導者形象的新一波對外宣傳攻勢。如此一來,習近平很可能已經在計劃着什麼時候爲他鐘南山授勳,怎麼可能會想起來要撤消他的什麼職務?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